轻小说 目录 A-AA+

             

第172章 白小纯,对不起!

    这一夜,整个东林城,全城戒严,修真家族全部出动,严密搜寻的同时,白小纯与杜凌菲,已经离开了东林城。

    按照杜凌菲的说法,她的任期即将结束,就算是提前回到宗门,也不会有碍,于是陪着白小纯,一起向着宗门归去。

    夜晚的天空,繁星点点,明月高挂,白小纯与杜凌菲坐在一处山头,看着天空的星月,月光的映照下,杜凌菲的俏脸,看起来格外的美丽,她微笑的望着白小纯,听着白小纯说着二人这些年没见的时刻,发生在白小纯身上的事情。

    “小肚肚,你不知道,南岸那些人居然拿石头来扔我,打的我好痛……”

    “万蛇谷的那些蛇,我也不是故意的啊,我只不过是想要让它们变的可爱一些……”

    “还有那该死的兔子,小肚肚你回到宗门后,如果看到了,一定要告诉我!”

    “北岸那些家伙,太欺负人了,想当初我一个人孤苦伶仃的去了北岸,谁也不敢得罪,夹着尾巴做人,可他们居然还不放过我……”白小纯说着发生在灵溪宗的往事,杜凌菲在一旁时而柔声安慰,时而掩口轻笑,目中恰到好处的露出崇拜与惊呼,使得白小纯谈性大增。

    只不过对于小肚肚这个称呼,杜凌菲多次抗议,可却抗议无效,她越是抗议,白小纯就越是这么称呼。

    “小肚肚,小肚肚,小肚肚……”

    杜凌菲轻抚额头,无奈的叹了口气。

    直至深夜,二人在这山顶上,找到了一处洞府,在这洞府内,白小纯打坐时,突然一股轻风吹来,诡异的是,这轻风吹起白小纯与杜凌菲的发丝,可白小纯却丝毫不察。

    杜凌菲睁开了眼,看了看身边的白小纯,沉默许久,目中露出复杂与惆怅,走出了洞府时,她抬头看着远处的黎明破晓,风吹散她的头发,杜凌菲右手抬起,下意识的要将发丝婉在耳后。

    可就在她的手,与发丝碰触的瞬间,那些发丝居然穿透了她的手指,飘忽而过,杜凌菲默默的看着此刻模糊的食指,她的目中露出更多的复杂,用力一握拳,手指上的模糊瞬间消散后,她挽着发丝,轻声喃喃。

    “时间,不多了……”

    许久,杜凌菲惆怅的回到洞府,凝望白小纯,乖巧的坐在了他的身边,依偎着他的肩膀,闭上了眼,脸上露出发自内心的笑容。

    时间流逝,转眼三天过去,三天的时间,对于白小纯而言,不算什么,他幻想着回到宗门后,自己的天道筑基,必定可以万众瞩目,每次想起,都振奋无比,恨不能立刻回去。

    而杜凌菲,似乎想让这旅程慢一些,可看到白小纯的兴奋,她微笑中没有开口,三天后,在白小纯筑基修为的支撑下,他们距离灵溪宗,越来越近。

    在第三天的深夜,距离灵溪宗只有一天的路程时,杜凌菲提出休息一下,二人找到了一处山峰内的洞府,在这洞府中,白小纯说起自己在陨剑世界的凶险,说着说着,他觉得有些困,不知不觉的,居然睡了过去。

    四周寂静,只有洞府内升起的火堆,发出啪啪的燃烧声,火光将这洞府,映照的忽明忽暗,外面的天空漆黑,很安静。

    杜凌菲看着火光,许久,她转头凝望沉睡的白小纯,目中露出柔和,更有追忆,没有去在意此刻的身体,开始了模糊。

    半晌后,杜凌菲轻叹,深深地看了白小纯一眼后,起身时身体在颤抖,回头再次看了白小纯一眼,看着他沉睡时嘴角还带着笑容,似做着什么美梦。

    她走到白小纯身边,轻轻地,在他的唇上,吻了一下,转身时,神色带着决然与果断,走出了洞府。

    在她走出洞府的刹那,洞府外,虚无扭曲,竟出现了九道模糊的虚影,这九道虚影,任何一个都神秘莫测,很是诡异,甚至出现时,竟影响了虚无的变化。

    可此刻,这九个诡异神秘的虚影,居然向着杜凌菲深深一拜,似极为恭敬,如同仆从。

    “小祖,您交代的事情,已完成了,一共十一人,全在这里。”其中一个黑影,声音沙哑,仿佛从无数岁月前传来,挥手时,身边赫然出现了十一个头颅,这十一个头颅,每一个脸上都露出前所未有的恐惧,似死亡前的一瞬,看到了多么不可思议,难以置信的画面。

    他们,赫然是东林城内,所有来历不明的暗子,都接受了暗杀白小纯的任务。

    杜凌菲没有理会那些头颅以及四周这九个虚影,她转身,凝望洞府内沉睡的白小纯,很久很久,她轻声喃喃。

    “我在灵溪宗的一切,都是虚假的,唯独落陈山脉那个意外,是真实的。”

    “任务我已完成,可却没有快乐,只有对你的歉意……白小纯,对不起。”呢喃时,杜凌菲的眼中,似有泪水流下,可这泪水滑落脸颊时,在落地的过程中,却变成了飞灰,消散开来。

    “小祖,老祖为您塑造的这具凡身,无法维持太久,派遣我等到来,为您接引,是否选择回归?”杜凌菲身边,九个神秘的虚影正中的一个,恭敬的开口,声音飘忽不定,扭曲了四方。

    杜凌菲沉默,再次看了一眼沉睡的白小纯,她轻轻的点了点头,目中露出疲惫,转身时,身体慢慢消散,最终化作一缕青烟,与四周九个虚影,一起消失……

    而那十一个头颅,也在他们消失的同时,成为了飞灰。

    第二天清晨,当初阳的光芒洒落大地,照耀在了洞府内时,白小纯迷迷糊糊的睁开了眼。

    “小肚肚,我要喝水……”白小纯打了个哈气,心底也有诧异,自从修行后,他就很少睡觉了,更不用说如这一次的长觉,此刻揉着眼睛,他起身时没看到杜凌菲。

    白小纯没太在意,走出洞府时,迎着阳光,伸了个懒腰。

    “定是这段时间太累了,居然睡着了,不过这一觉睡的真好啊。”白小纯深吸口气,只觉得精力无比的充沛,似全身内外,都透出盎然的无穷生机,而他体内的九层灵海,此刻也彻底的成为了金色,凝聚成了天道筑基。

    他的气息不再内敛,而是收发由心,体内灵力磅礴,每一次呼吸,似乎都可以听到体内传来的惊涛骇浪的声音。

    那种感觉,让白小纯觉得好久没有这么舒服过了,他索性在一旁打坐,熟悉体内天道筑基内,蕴含的那一缕天道之气的同时,等待杜凌菲。

    一个时辰后,杜凌菲居然还没有归来,白小纯睁开眼时,心底有些焦急。

    “怎么还没回来?”白小纯沉吟中取出传音玉简,向杜凌菲传音,可却石沉大海,没有丝毫回应。

    “不对!”白小纯立刻起身,开始四周寻找,可直至到了黄昏,他找了四周所有地方,竟没有找到任何蛛丝马迹……杜凌菲,仿佛凭空的……消失了!

    白小纯越发着急,心中忐忑的同时,更有了一些不好的预感,他面色苍白,眼中露出血丝,再次寻找。

    “小肚肚,你在哪!”

    “杜凌菲,你去哪了!!”

    “杜凌菲……”白小纯的寻找,一连找了四天,这四天,他找了四周全部区域,直至自己披头散发,憔悴无比,也都没有找到杜凌菲。

    “小肚肚,是我做错了什么么,你不要躲着我,你告诉我!”

    “杜凌菲,你出来!”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白小纯如发狂,他呼吸急促,最终回到了杜凌菲始终的洞府,在那里仔细的寻找,依旧一无所获。

    他的心不知为何,在刺痛,仿佛要撕开,空落落的,这种感觉,他从来没有过,他握着胸口,面色苍白,仔细的回忆,想起了自己无缘无故的沉睡,他的心渐渐也沉了下来,目中露出茫然。

    甚至白小纯的长久没归,使得宗门内都派出人来接应,侯云飞带队,还有南北两岸的弟子,甚至李青候也出现了。

    当他们找到白小纯时,看到的是眼睛赤红,坐在一处洞府外,神色憔悴,整个人瘦了一大圈,如魔怔一样发呆的身影。

    “小纯,你怎么了!”李青候这还是首次看到白小纯这么一副样子,立刻心痛,赶紧上前问道。

    白小纯身体一颤,目中依旧茫然,转头看着面前的李青候,喃喃低语。

    “李叔,杜凌菲……丢了。”(未完待续。)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