轻小说 目录 A-AA+

             

第174章 星空道极宗!

    “东西南北,四个海川交界处,也就是被称为上游的区域,各自有一个传承了不知多少万年,只手遮天,似乎与世界同在的古老宗门,这四个古宗都是横跨上游主脉大川,他们是这世界的四个庞然大物。”

    “四大古宗,各有势力,掌控一条主脉下的四条分脉河流,以及每条分脉下的四条支脉溪流,还有每条支脉溪流下的无穷末流。”

    “我东脉修真界的上游主脉古宗,名为……星空道极宗!”

    “那里距离我们灵溪宗,极为遥远,遥远到筑基修士这一辈子的时间用在飞行上,也都无法达到……”

    “此宗下方,占据了四大分脉河流的是,星河院,空河院,道河院,极河院,属于星空道极宗的四大分院。”

    “这四大分院下,各有四条支脉溪流宗门隶属,而我灵溪宗所在的,是空河院隶属的第二支脉溪流,血溪宗是第一条支脉,丹溪宗第三条支脉,玄溪宗是第四条支脉,空河院,就是我们四个宗门共同的上宗,而与空河院一样庞大的四个上宗的上面,则是源头一样的古宗,星空道极宗。”郑远东的话语,如天雷一样,使得白小纯呼吸急促,近乎骇然,这消息,比世界的介绍更为惊人。

    “星空道极宗……空河院……”白小纯喃喃,心神摇晃。

    “第三个问题,知道为何整个世界的所有宗门,都要建立在通天河的附近么?即便是末流,也要尽可能的去靠近通天河?”郑远东再次开口,如同释放第三道天雷。

    “通天界太大太大……不说无边无际,可却很少有人能走到世界的尽头,而这片世界很是诡异,她……没有灵气!”

    “没有……灵气?怎么可能!”郑远东的话语传出,让白小纯心头再次一震。

    “整个世界,是没有灵气的,或者说,天地之间,根本就不产生丝毫灵气,产生的只是一股浑浊之力,对于修士而言是剧毒,对于凶兽来说,却是滋补。”

    “似乎从这片世界有记录与历史以来,就是这个样子……之所以我辈修士可以修行,正是因为……通天海!”

    “通天海,是整个世界内,灵气最惊人的地方,似乎那里的每一滴海水,都蕴含了无尽灵气,而此海蔓延的四大川,还有每川的分脉河流,支脉溪流,末流……有通天河的地方,就有灵气!”

    “越是靠近通天海,灵气越浓,越是靠近通天河,灵气越浓,所以上游极强,中游强悍,下游不俗,末流也有希望。

    可……越是远离通天河,灵气就越是稀薄,到了尽头后,会有一大片没有灵气的禁地……即便是通天海四大川流扩散,这片世界里,也依旧还是有近乎一半,夹杂在两条川流之间的区域,是没有灵气的。”

    “这也是间接的保护,使得两个古宗之间的全部势力,彼此若征战,难度极大,所以如今的战争,大都是各脉内部争夺资源。”郑远东说到这里,停顿了一下,看了看完全被震撼的白小纯,又再次开口。

    “第四个问题,落陈家族,为何叛乱!”

    “血溪宗,灵溪宗,玄溪宗,丹溪宗,我们都是空河院的支脉,我们都想有一天……可以提高宗门的地位,成为分脉河流的宗门!”

    “这是老祖的梦想,也是我灵溪宗万年来,不断积累,不断努力的目标,传承序列,就是为了这个目标而设!”

    “而这个目标,在前些年,出现了一个万载难逢的契机!”

    “空河院因某些未知的原因惹怒了古宗,被星空道极宗责罚,近乎灭门,老祖死亡,底蕴崩塌,前所未有的虚弱,可被取代,等于空出了一个名额!”

    “一个……可以取而代之,成为分脉河流宗门的名额,而星空道极宗,也没有去指定任何一个溪宗上任,所以,血、灵、玄、丹四宗,都有可能,故而彼此要争夺,要血战,要从其他三宗杀出来,成为最强,就可以晋升分脉!”

    “落陈家族的背后,是谁不重要,血溪宗也好,玄溪宗也罢,还有丹溪宗,都没关系,因为彼此……都是对手,同样的,彼此也都有可能联盟!

    有人在我灵溪宗内试图养鱼,我灵溪宗一样在其他三宗的势力范围内,也养出了鱼儿。”郑远东微微一笑,那笑容里带着森寒,这看似温和,平衡南北,很是老道,受人尊敬的老者,之前所表现出的,都是在内部,对内如春风,可在对外的时候,他一向是杀伐果断,甚至比豺道人欧阳桀,更加冷酷。

    白小纯的心中早已被这四个问题的答案,掀起了滔天大浪,此刻都懵了。

    “白小纯,你知道通天海的岛屿,通往苍穹的入口,为何很多大能之辈,要去那里?”郑远东看到白小纯已从杜凌菲的事情中被转移了思绪,微微一笑,准备再下一剂狠药!

    “传说,走过苍穹的入口,可以获得……永恒!也就是……长生!”郑远东看了白小纯一眼,慢慢说道。

    白小纯一听这句话,整个人头皮都要炸开,眼睛直了,身体强烈的颤抖,呼吸瞬间急促,他这一辈子,从来没有如现在这样,脑海仿佛要爆开,充满了疯狂,满脑子都是长生。

    “而想要长生,需要具备走上苍穹的实力,你还小,路还长,不要被路边一时的风景所迷恋,走下去,走出一个……无怨无悔!”

    “这四枚玉简,一枚是你从此之后,长老身份的令牌,一枚是你在种道山的新洞府,一枚是筑基后,去祖禁之地选择传承的信物,还有一枚,是开启你当初天骄战第一秘境的钥匙。”郑远东放下四枚玉简,看到白小纯激动的样子,他放下了心,出了洞府后,他看到了在不远处,等待自己的李青候,向着李青候点了点头。

    李青候脸上露出笑容,似松了口气。

    “多谢掌门,这样我也放心了,可以去闭关了!”

    “青候不需如此,他也是我的师弟,希望你出关后,我们灵溪宗……多了一位,传承序列!”郑远东望着李青候,心中有羡慕,他自己是没有可能成为传承序列的了,太上长老,是他的未来所在。

    李青候抱拳一拜,看了白小纯洞府一眼,与郑远东,飘然离去。

    白小纯在洞府内,呼吸急促,甚至郑远东什么时候离去,他都不知道了,脑海的大浪滔天,直至深夜,白小纯猛的抬头,目中露出强烈的光芒。

    “我要,长生!!”他将杜凌菲的事情深深的埋藏在心底,走了出来,而让他走出的,除了这个世界的画面外,更重要的,是对长生的执着!

    他看向面前的四枚玉简,一把拿起!

    查看一番后,白小纯的目中露出期待。

    “还有不死长生功中,不死卷的第二卷……不死金刚,我如今也可以修炼了。”白小纯沉吟片刻,想起了当年那位守陵人,给自己的不死第二卷。

    这第二卷,白小纯之前研究过,分为三层,比不死皮更为强悍,且一旦修行了第一层,就可以获得一个比碎喉锁,还要恐怖的秘法。

    “撼山撞!”白小纯深吸口气,一夜无话,第二天清晨,他走出洞府时,看着阳光,遥望远方,他没有忘记杜凌菲的失踪,而是将其埋在了心底。

    “我白小纯,又回来了!”白小纯小袖一甩,抬起下巴,化作一道长虹,直奔种道山。(未完待续。)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