轻小说 目录 A-AA+

             

第160章 斩天骄!

    在睁开眼睛的一瞬,白小纯看到了九岛的狰狞,看到了方林的残忍,看到了所有筑基的修士,包括眼前这个伸出了食指,距离自己眉心只有一寸的赵柔,那绝美的容颜上,此刻露出的是怨毒。

    整个世界,在他的眼睛里,似乎真的凝固了,又仿佛是一切都变的缓慢。

    缓慢到,他清晰的感受出自己的第九轮潮汐,此刻已然结束,正在体内轰然扩散,在丹田的位置,凝聚出了第九层灵海。

    九层灵海,一层比一层磅礴,于体内散出无尽的灵力,涌入全身的同时,这九层灵海,也在急速的凝固,最终成为了……道基!

    这些人不知道,地脉巅峰,九层潮汐,在完成的一刻,不需要向其他地脉筑基那样,需要一些时间来完成筑基,而是……瞬间就会凝固。

    随着凝固,一股前所未有的强悍之感,在白小纯的身心中扩散,他的灵力从来没有这么庞大过,他的元气从来没有这么充足过,他感受到了身体内外,散发出恐怖的生机之力,那是寿元增加的表现。

    同样的,他也感受到了自己的不死皮,已然突破,不再是不死银皮,而是成为了不死金皮!

    全方位的突飞猛进,全方位的强悍,带来的是一种生命层次的与众不同,从此,他不再是凡俗,而是真正的成为了超凡脱俗的……修士!

    可这代价……一样极大,白小纯懂了优胜劣汰,懂了弱肉强食,懂了长生的路上,哪怕自己不喜欢打打杀杀,可这条路太窄太窄,他愿意与人一起走,可太多的人却不愿意他在身边。

    他更是懂了,很多时候,不是你去想杀别人,而是别人要来杀你,要么闭目等死,要么就需……怒起拔刀!

    他看到了洞府外,看到了四周的残破,看到了重伤的灵溪宗弟子,看到了嘴角带着鲜血已支撑不住昏迷过去的侯云飞。

    他感动,甚至眼中有了泪水,这是他的同门,如同他的家人,每一个灵溪宗弟子,他都无法忘记。

    他也看到了灵溪宗弟子的尸体,他的心被刺痛,如同周有道死亡时的一幕,他愤怒,他的眼睛赤红一片。

    这愤怒无尽!

    他愤怒的是众人的围攻,愤怒的是灵溪宗弟子为保护自己的死伤,愤怒的是自己明明没有招惹这些人,可他们却要自己的命!

    “我修行为长生,不愿打打杀杀,可这不代表我不会杀人!”白小纯的眼睛,刹那成为了血色,染红了他眼中的世界,在这一瞬,整个世界的缓慢,瞬间结束!

    “灵溪宗的同门,为了守护我而战,我白小纯一样可以为了他们筑基而战!”

    “地脉筑基……我要让此地的灵溪宗弟子,全部地脉筑基!”白小纯心中的愤怒滔天,如有誓言传出的刹那,四周所有的一切,都成为了正常,赵柔依旧残忍,右手食指就要穿透白小纯的眉心,可却戛然而止,再无法寸进丝毫,白小纯的右手不知什么时候抬起,快的让赵柔没有察觉丝毫,一把就抓在了她的手臂上。

    “不!!”赵柔一愣,骇然中正要自断手臂退后。

    白小纯眼中杀机闪动,狠狠一捏,咔嚓一声,赵柔惨叫一声,整个手臂,直接碎灭,与此同时,白小纯身体站起,一步走出,整个人撞在了赵柔的身上,咔咔声下,赵柔的胸口直接凹陷,发出凄厉的尖叫,鲜血喷出,试图逃走时,全身上下,轰的一声,直接崩溃!

    在崩溃的瞬间,她体内的道基崩溃,因刚刚筑基,地脉之气并未稳固,此刻随着崩溃,随着死亡,大量的地脉之气从她碎灭的身体内爆发出来,被白小纯袖子一甩,全部推到了灵溪宗众人所在之地。

    这一切瞬间发生,白小纯头发飞扬,没有丝毫停顿一步走出,直接就出现在了一个潮汐两次的玄溪宗弟子面前,速度之快,这玄溪宗弟子甚至都没有察觉,白小纯的右手已抬起,一把掐住这玄溪宗弟子的脖子,狠狠一捏。

    咔嚓碎裂!

    其身体被猛地抡起,直接扔到了灵溪宗众人所在之地,一样崩溃,一样有大量地脉之气爆发。

    白小纯身体再次一步走出,落在了另一个血溪宗三次潮汐的筑基弟子面前,一拳落下,这血溪宗弟子全身猛地膨胀,轰然崩溃。

    没有停顿,白小纯第三步走出,出现在了另一个潮汐一次的丹溪宗弟子面前,挥手间,水泽国度的气息散出一些,仅仅是气息,就立刻让这丹溪宗弟子,双眼血线弥漫,直接爆开,连带着头颅,都全部瓦解!

    而这二人,同样身体被抛起,在崩溃中散发出大量地脉之气,凝聚在灵溪宗众人之中。

    直至此刻,白小纯才脚步一顿,而从他击杀赵柔,直至眼下,这所有的一切,用的时间,只是一刹!

    在他脚步停下后,四周传来轰鸣之声,四周冲杀而来的众人,一个个骇然的看到,原本盘膝打坐的白小纯,消失了,出现时,竟站在了众人身前。

    在看清的瞬间,赵柔全身碎灭,丹溪宗,玄溪宗,血溪宗的三个筑基修士,全部崩溃,同时,浓郁无比的地脉之气,也在这一刻爆发,使得灵溪宗众人,全部一愣。

    “灵溪宗的诸位同门,即刻地脉筑基,我为你们护法!”白小纯的声音,天雷般滚滚传出时,这所有的灵溪宗弟子,一个个颤抖,立刻盘膝打坐,开始吸收地脉之气。

    这种生生从筑基修士体内爆出的地脉之气,可以被人直接吸收,哪怕没有地脉气引,一样能吸来筑基!

    这一切太快,快的让四周所有人,脑海轰鸣,头皮发麻,吸气之声骤然传出时,一股强烈的生死危机,从他们此刻目中所看到的白小纯身上,爆发出来。

    九岛眼珠子都要瞪出,无法置信,方林全身猛地一颤,身体所有血肉都在这一瞬发出强烈的提醒,提醒方林,眼前这个白小纯,可怕的无法形容。

    “不可能!”

    就在众人被这一幕骇然的瞬间,白小纯眼中杀机一闪,再次动了,他一步走出,落在了九岛的面前,一拳落下。

    九岛体内传出巨响,鲜血喷出,发出尖锐之音,所有的泯灭绝生之力,全面爆发,竟与这一刻的白小纯,对抗了一下,面色苍白,没有任何迟疑,蓦然后退,疾驰逃遁。

    白小纯眼中一闪,这九岛体内有一股奇异之力,锁定其生机,在方才那一击下与自己抗衡,虽不如自己,可一样强悍!

    白小纯身体一晃,没有追击,而是出现在了方林的面前,右手两指直奔其喉咙。

    任凭方林如何阻挡,任凭他施展术法或是法宝,在这一刻,都于白小纯的双指之下,全部崩灭,他的手指势如破竹,摧枯拉朽,在方林的脖子上,狠狠一卡!

    碎喉锁!

    咔嚓,方林睁大了眼,鲜血溢出时,体内七层道基,瞬间坍塌,惨叫都无法发出,身体被抛出,在灵溪宗众人身前,轰然崩溃,化作比方才浓郁了数十倍的地脉之气,让所有灵溪宗弟子都颤抖,疯狂的吸收。

    “比九岛弱了这么多?”击杀方林,白小纯目光一闪。

    可就在这时,从崩溃的方林体内,却出现了一枚黑色的魂火,试图逃走,可却被白小纯一步走去,一把捏住。

    那魂火内,露出一张面孔,可却……不是方林,而是一个面孔有一半被黑色胎记弥漫的阴阳脸,他盯着白小纯,忽然诡异的笑了。

    “也罢,我这个魂种找到了你这样有意思的同辈中人,死也不算浪费了,以后,我们会有机会见面的!”

    话语说完,魂火自行消散,这一幕外人看不出端倪,就连声音,也都是直接传入白小纯心神内。

    “装神弄鬼!”白小纯冷哼。

    直至这个时候,四周众人才彻底反应过来,一个个发出凄厉的惨叫,急速后退,全部魂飞魄散,试图逃走。

    这一刻的白小纯,在他们看来,就是魔神!

    “赵柔死了,方林死了,九岛重伤逃走!”

    “天啊,这……这就是地脉巅峰么!”

    “八百年前血溪宗无极子就是地脉巅峰,那一次,整个陨剑深渊其他三宗弟子,近乎灭绝。”

    凄厉的惨叫传出时,这四周上百弟子,一个个疯了一样,拼了全力要逃走,他们的心神颤抖,已经被白小纯的恐怖,彻底的震慑。

    与此同时,灵溪宗众人颤抖,一个个激动,北寒烈呼吸急促,看着白小纯,他心中的复杂更多,但坚韧的程度,依旧不减,试图超越白小纯的决心,更大了。

    白小纯没有去追,他身体一晃,出现时已到了侯云飞的身边,右手抬起在其身上猛的一拍,立刻大量的地脉之气,竟被吸引而来,融入侯云飞体内,为其修复道基,因侯云飞之前是枯萎中止,此刻在这吸收下,居然出现了重新化作潮汐的征兆。

    侯云飞苏醒,向着白小纯微笑。

    对于灵溪宗的同门,白小纯感激,他看着四周众人都在地脉筑基,尽管他们不可能出现三次潮汐,最多也就是一两次,毕竟就算是有白小纯的帮助,可地脉之气众人分配下,还是太少了。

    但就算是这样,传出去也依旧会震撼所有人。

    “地脉之气有些少了……”白小纯想要帮侯云飞加速吸收地脉之气的速度,可这里的地脉之气不多,他抬头,目光刹那就落在了远方苍穹上,此刻唯一存在的漩涡上。

    那是宋缺的第九轮潮汐!

    “你之前让人来杀我,阻止我九次潮汐,来而不往,不是我白小纯做事的风格!阻止你的潮汐,让我侯大哥,吸收地脉之气更多!”白小纯眼中寒芒一闪,但却迟疑了一下,此地弟子不少,他还需要护法。

    “白小纯,你去吧,你我虽有私怨,可我更加不想血溪宗出现第二个无极子,你去阻止宋缺,我来守护同门!”北寒烈深吸口气,蓦然开口,他也感受到了自己体内,枯萎的下一轮潮汐,也出现了重新复苏的征兆。

    白小纯深深地看了北寒烈一眼,心中有歉意,也有感慨,抱拳深深一拜,转身化作长虹,踏空而起,直奔……宋缺!

    (未完待续。)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