轻小说 目录 A-AA+

             

第163章 你争我夺!

    对于绝大多数的修士来说,天脉之气面前,没有同门,只有竞争!

    毕竟这是天脉之气,无论是已经筑基的还是没有筑基的,只要获得,就可以用这天脉之气,去进行天道筑基!

    哪怕是最弱的天道筑基,也都凌驾于地脉巅峰之上,这对此地的修士而言,就是一步登天的机会!

    若宋缺获得,以其八次潮汐的地脉,成就天道,不说是最强天道,也是仅次于最强,将会横扫八荒。

    同样的,若白小纯能获得,那么他将成就一个……在通天河东脉下游,多少年来,前所未有的……地脉九次潮汐天道筑基!

    那将是最强的天道筑基!

    而对白小纯吸引最大的,不是这个最强,而是增加的五百年寿元,凡道筑基一百年,地脉筑基二百年,天道筑基……将达到五百年!

    五百年,说起来似乎不多,对于修真界来说,动辄数千年乃至万年的历史流逝而言,也并不是很漫长,可对于凡人而言,这代表的是至少十代人的成长,对于白小纯而言,这是他梦寐以求的机缘。

    他岂能不疯!

    不但是他疯了,这里的近乎所有人,都疯了,只有个别的一些修士,因各种缘由,加之大部分处于潮汐冲击中,压下了内心的震动,侯云飞就是其中之一,那些在白小纯的帮助下,正凝聚地脉之气的灵溪宗弟子,也选择了轻叹以及放弃。

    可其他人,岂能放弃!

    瞬间,这里残存下来的上百人,全部在这轰动下,发出嘶吼,一个个猛的冲出,直奔苍穹,直奔那降临下来的一丝金色的天脉之气。

    白小纯速度最快,他眼睛赤红,在冲出时一拍胸口,立刻阵阵黑色从他手腕钻出,凝聚在胸口,化作了一枚黑色的珠子,正是李青候送他的保命法宝,一把按在了侯云飞的肩膀上,融化开来,覆盖侯云飞全身,守护他筑基的同时,白小纯身体拔地而起,冲天而去。

    “天脉之气,是我的!!”白小纯大吼,这一刻他已经疯狂,脑海里没有别的念头,只有一个……抢到天脉之气,不管是谁,与自己争夺,他都不允许!

    因为,那天脉之气,就是他的命!

    “抢我天脉,就是斩我寿元!”白小纯速度飞快,冲出时,直接踏上苍穹,在所有人中,第一个靠近了天脉之气,一把抓住。

    可就在他抓住这天脉之气的瞬间,远处宋缺所在的洞府,宋缺手中的罗盘猛的刺目闪耀,影响了天脉之气。

    使得这天脉之气,在白小纯的手中,要被其吸收的瞬间,骤然分裂,模糊中从白小纯手中钻出,化作了两部分,其中大半向前远去,小半改变方向,直奔宋缺所在的位置,疾驰而去。

    白小纯他眼睛红了,他没有理会那小半天脉之气,目光落在前方疾走的大半天脉之气上,猛的追去,想要再次抓取。

    可就在这时,距离这里不远的鬼牙,此刻仰天一吼,全身上下鬼气滔天,这一刻全面爆发,不惜代价,轰鸣中,他四周雾气浓郁,里面传出鬼哭神嚎之声,更有一只只带着煞气的鬼手,在云雾内似要伸出。

    方才试图阻止宋缺,欲崩溃宋缺阵法的时候,鬼牙担心道基不稳,没有发挥全力,可现在,他不在乎道基是否稳定,全面爆发,战力顿时攀升起来。

    “滚开!”鬼牙咆哮,卷着无边鬼气,冲入苍穹,欲阻止白小纯争夺天脉之气,要在白小纯之前,抢到天脉!

    二人眨眼间,就在这半空中碰到一起,鬼牙出手就是杀招,天地轰鸣,雾气内赫然有十只巨大的鬼手,每一只都蕴含了筑基之力,全部出现,轰鸣中遮天盖日,向着白小纯,毫不留情的灭杀而来。

    “你让谁滚!”白小纯速度不停,大袖一甩,立刻他的前方巨响回荡,紫气磅礴,形成了一尊惊天大鼎,向着鬼牙的十个鬼手,直接轰击而去,他体内地脉九次潮汐之力,全面爆发,加持紫鼎,立刻使得这紫鼎之力更为恐怖。

    轰轰之声,在瞬间滔天回荡,鬼牙的十个鬼手,全部崩溃,四分五裂,鬼牙喷出鲜血,身体被一股大力卷着后退时,白小纯全身不死金光闪耀,如同战仙,看似无碍,可实际上他体内气血也在剧烈翻滚。

    鬼牙七次潮汐,与他之间只差两次,而凝气时又不相伯仲,好在白小纯开了第一层桎梏,这才可以横扫镇压。

    此刻逼退鬼牙,白小纯一晃,就要抓向那一丝天脉之气,可就在这时,突然的,一声带着怨气的低吼,蓦然传来。

    “白小纯!”吼声就在耳边,一道长虹,似具备破空之力,化作一道惊人的剑光,直奔白小纯。

    剑光内,是上官天佑,这一刻的他,不在乎自己的道基,甚至施展了秘法,不惜展开体内的某种轮回封印,化作这充满了煞气的一剑,如要开天,向着白小纯,直接穿透而来。

    白小纯面色一变,上官天佑的这一剑,让他感受到了危险,在这剑气临近的刹那,白小纯眼中露出精芒,双手掐诀,向着两边急速挥舞时,他体内赫然冲出了一条巨龙虚影,龙头从胸口咆哮而出,直奔那剑气而去。

    同时,在他的身后,一头巨象虚影也嘶吼幻化,抬起双脚,向着上官天佑,狠狠一踏。

    正是龙象化海经,在修炼到了大成后,形成了术法神通,此刻出现,立刻就与上官天佑碰到了一起。

    轰鸣之声,震耳欲聋,白小纯脚步一顿,他面前的巨龙撕裂,巨象崩溃,一股大力冲击全身,在金光连续的闪动下,这才压制下来。

    而对面的上官天佑,此刻鲜血不断地喷出,身体都萎靡下来,踉跄的后退,似这一剑,对他消耗极大。

    这么一耽搁,那天脉之气远去更快,在其四周,此刻十多个三宗弟子,已经临近,正在相互厮杀争夺。

    而鬼牙也放弃了对白小纯出手,直奔天脉之气而去,上官天佑咬牙,也急速靠近。

    白小纯眼睛赤红,背后翅膀轰然一扇,瞬间如穿梭虚无,直接超越鬼牙与上官天佑,杀入人群内,大袖一甩,一股大力在他四周爆发,形成冲击,卷动四周无数人不断后退时,白小纯右手一把……直接抓住了那一丝天脉之气。

    这一次他有经验,在抓住的瞬间,狠狠一捏,让这天脉之气融入手指,使得他的右手食指,天脉气息浓郁。

    四周众人眼看白小纯夺到天脉之气,一个个杀机滔天。

    “他还无法立刻吸收,斩断他的手指,夺走天脉!”

    “杀了他!!”

    四周的十多个三宗修士,立刻疯狂出手,里面有不少是筑基,此刻出手时,立刻轰鸣四方,尤其是血溪宗的弟子,术法诡异,其中一人居然释放出了如恶魂般的魔头,向着白小纯吞噬而来。

    还有一个血溪宗弟子,身体极为强悍,出手时,身后居然出现了一个大手的虚影,那种熟悉的感觉,再次浮现白小纯心神,可此刻他无法多想,在这四周十多人围攻的刹那,他眼中一样杀机弥漫。

    他虽怕死,可落陈山脉的一幕,让白小纯早就明白,想要自己不死的办法,就是杀了要杀自己之人!

    而今天,不是这些人死,就是他自身亡,天脉之气下,没有道理,只有机缘!

    “你们……找死!”白小纯低吼,他除了之前刚刚筑基成功,因怒而杀人外,在这陨剑深渊内,始终不愿多杀人,即便是其他三宗弟子,他也没有嗜杀之意。

    可现在……他要大开杀戒!!

    话语回荡时,白小纯将不死金皮运转到了极致。

    轰的一声,生生硬抗了这些人的神通的瞬间,他全身气血翻滚,嘴角溢出鲜血,速度之快,出现残影,一连轰出十多拳,每个人都是一拳!

    轰轰轰!

    白小纯带着杀机的一拳,突破人体桎梏的一拳,地脉巅峰的一拳,在这一刻化作了血色的风暴,滔天巨响中,四周十多个三宗弟子,全部在被这一拳落下后,身体颤抖,直接崩溃爆开,化作血雾。

    鬼牙与上官天佑,也一样在这一拳下,面色变化,不得不退。

    还有一个血溪宗弟子,在身体崩溃的刹那,竟不知展开了什么神通,似身体先失去了魂魄,成为了空壳,在死亡的刹那,有一面模糊的面具,似要逃走,可却被白小纯察觉,一把抓住,揉捏之下发现无法立刻灭杀,索性融入修为将其封印,扔到了储物袋内。

    他转身时,这四周十多人,全部灭亡,可不远处,更多的三宗修士,红着眼厮杀而来,有一道身影最快,超越众人,直奔白小纯。

    “白小纯,留下天脉之气!”来人正是许小山,他神色复杂,可依旧挥手间,四周轰隆隆的传出巨响,出现了九个巨大的石棺,上有封印,唯筑基修为才可开启激活,有死气散出,此刻在许小山的筑基修为下,石棺开启,赫然出现了九具,全身长满黑毛的僵尸!

    每一个,都爆发出筑基的气息!(未完待续。)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