轻小说 目录 A-AA+

             

第165章 夺天脉!

    那是一个难以形容的巨兽!

    甚至没有人能看到这只兽的样子,看到的,只是这万丈范围内,一根似要冲破苍穹的巨大的刺!

    甚至更为恐怖的,是连这个刺的根部,都看不到,似乎万丈的范围,也都无法将其完整的覆盖。

    难以想象,这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巨兽!

    “这……这是水泽国度?!”

    “不可能!!!”

    “水泽国度是灵溪宗的秘法,可这白小纯施展的,也未免太让人震惊!!”五大天骄心神轰鸣,鬼牙与北寒烈还好一些,他们有些准备,可就算是有准备,也依旧在这一刻,骇然不止。

    更不用说九岛与许小山了,他们二人没见过这一幕,此刻首次看到,纷纷头皮发麻,魂飞魄散。

    而最无法接受这一幕的,是上官天佑,他披头散发,鲜血不断地溢出,整个人呆若木鸡,他一万次的不愿去承认,可如今,却不得不承认……白小纯的强悍,超过自己太多太多。

    “当年天骄战时,我们的差距还没有这么多,可现在,居然到了如此程度……”

    这一刻,苍穹失色,这一刻,大地轰鸣。

    方圆万丈,全部水泽,唯有那一根巨峰般的刺,成为了唯一,所有修士与其比较,就是蝼蚁,而在这刺内的白小纯,仿佛成为了擎天之仙!

    轰鸣巨响,撼动九天,扩散九地!

    距离这里有些范围的宋缺,正在吸收他获得的那一丝天脉之气,此刻也都心头狂颤,他之前引下天脉之气,将其提前爆发,目的就是要让白小纯与所有人展开争夺,而他这里就可渔翁得利,可眼下,白小纯那里传来的波动,让他也都倒吸口气。

    “该死的,这波动……”宋缺忍着心惊,加速吸收。

    白小纯所在的四周,这一瞬,杀戮无数!

    他从来没这么杀戮过,他的眼内露出凶芒,他的身体在微微颤抖,他的心也一样在发抖,这是他本能的表现,他就算是此刻地脉九次巅峰,可依旧害怕死亡,对于打打杀杀,更多的是无奈。

    尤其是如今这么多人要抢夺他的天脉之气,这就是抢他的命,让白小纯不得不拼命了。

    水泽国度轰鸣而出,五大天骄喷血倒退,一个个神色露出骇然,而四周的那些凝气弟子,绝大多数,全部身体崩溃成为血花,在死亡的一瞬,绽放了色彩,归于虚无。

    “此人凶残无尽,他怎么可能是灵溪宗,他这分明比血溪宗还要残暴!”

    “太凶狠了,这一击……直接重创五大天骄,灭杀数十凝气!!”那些远处还要靠近的十多人,此刻嘎然而止,一个个面色苍白,看向白小纯时,如看到了魔煞,纷纷吸气,似乎在那天脉之气的疯狂中苏醒过来,一个个如被一盆冰水淋在头上,从里到外,全部冰寒,齐齐后退。

    白小纯身体一晃,瞬间远去,鬼牙等人面色苍白,一个个看着白小纯离去的背影,竟不敢再追。

    此刻回想方才的一幕,分明是因天道之气的出现,自身**压制不住,那种好似灵魂深处的渴望所引起的疯狂,让他们五人心有余悸,如今去想,就算是真的抢夺到了,又岂能在保留的住……

    远处,白小纯飞出不久,他身体猛的剧烈的颤抖,一口鲜血喷出,面色一样苍白,他虽地脉巅峰筑基,可面对五大天骄,面对那些凝气的围攻,尽管做到了将他们碾压,可依旧还是受伤。

    若非不死金皮,怕是他的伤势会更重,好在不死长生功,在达到了不死金皮后,除了防护之力强悍外,恢复力也超出常人太多太多,此刻他的体内,伤势正在飞快复原。

    “最后一人,就是宋缺!”

    “那分裂出的小部分天脉之气,定是被宋缺夺走,他……就是那个方向!”白小纯眼中赤色扩散,此刻他获得的天脉之气,已融入灵海很多,他整个人的气息,也都在逐渐的改变。

    可白小纯清晰的察觉,自己所获得的天脉之气,还不够支撑天道筑基,而他也在这一刻,明显的感受到,于前方一个地方,另一部分的天脉之气,如黑夜的明火一样,格外清晰。

    “天脉之气分裂,宋缺早有准备,极有可能就是他造成!”

    没有任何停顿,白小纯急速前行,直奔前方。

    此刻,整个陨剑深渊内,曾经进来的四百人,眼下加在一起,不到六十人,其中有大半都是灵溪宗的弟子。

    丹溪宗,近乎全灭,剩下不到五人,玄溪宗也只剩下十人左右,血溪宗虽多一些,可也只是十几人的样子。

    而灵溪宗的弟子,尽管在之前死伤惨烈,可从白小纯出关后,就少有死亡,即便是之前参与了围攻白小纯,也被白小纯只伤不杀,如今还有三十多人。

    对于陨剑世界而言,这种惨烈的程度,只有八百年前血溪宗无极子的那一代,才出现过!

    而眼下,于白小纯身上,再次出现。

    苍穹轰鸣,在白小纯疾驰直奔宋缺所在之地时,宋缺于他临时的洞府中,披头散发,双手按着面前罗盘,一丝丝天脉之气,正从罗盘内升起,钻入他的七窍中,与他体内的八层灵海不断融合。

    可宋缺明白,这种融合,无法稳固,一旦重伤会不断的从体内钻出,而想要稳固,除了需要时间外,更重要的,是需要另一部分天脉之气。

    让其完整的凝聚成一份后,才可以让一个人,天道筑基。

    “白小纯!”当最后一丝天脉之气吸收完毕后,宋缺抬起头,眼中露出疯狂,就在这时,苍穹中,一道长虹呼啸而来,还没靠近,这道长虹凝聚出紫色的大鼎,于宋缺洞府上方幻化,向着洞府狠狠一砸。

    轰鸣之声震耳欲聋,洞府崩溃时,宋缺的吼声震天,一瞬冲出,直接在半空中,与白小纯碰撞到了一起。

    二人都无法退避,无法避战,因为都要从对方体内轰出所需的天脉之气,此刻一出手,就是杀手锏。

    “此人定有诸多准备,我需要一个机会,一击抽取他身上所有天脉之气,否则久战,可能生变!”白小纯内心沉吟,出手更快。

    宋缺右手掐诀,往往一指之下,立刻白小纯的身上,就会出现一个血印,眨眼崩溃爆开,更是在不断的出手下,他的体内滋生出无数的血气,这些血气在他身后慢慢凝聚出了血色的剑尖,还在蔓延。

    白小纯掐诀间,紫鼎轰鸣,更有龙象之影幻化四周,临近时,他的肉身之力,使得一拳一脚,具备排山倒海之力。

    金乌剑,小木剑,更是在他四周飞舞,掀起阵阵破空之声,穿梭无尽。

    尤其是这两把剑上的三次炼灵之纹,这一刻不断闪耀,使得剑气惊天,小木剑上,出现大量的黑气,而金乌剑上,因白小纯此刻筑基,使得金乌幻化,火鸟嘶鸣,威力大增。

    短短的时间内,二人在半空激战了上百次,越战越凶残,宋缺本就不俗,更是八次潮汐地脉,出手时风雷滚滚。

    而白小纯一样超凡,不死金身,突破生命第一层桎梏,九轮地脉潮汐,使得他凌驾于宋缺之上,虽有伤势,影响了发挥,可宋缺一样带伤,二人轰杀时,各自都有天脉之气从全身被震出一丝丝,迅速被对方吸走。

    可总体来看,明显的宋缺震出的更多,白小纯相对震出的较少,往往你吸我三成,我吸你五成!

    相互吸收争夺之下,渐渐白小纯收取越来越多。

    同时,二人神通频频出现,而宋缺这里虽处于下风,可他身上的血气散出更多,在身后慢慢凝聚出了一把巨大的血剑,这血剑,给白小纯一股危机感,可他却让不死金皮的光,逐渐的黯淡,露出仿佛难以支撑的征兆。

    宋缺的心机,白小纯从之前的事情就可以看出一二,而对方明知道不如自己,还要与自己争夺,除了疯狂之外,必定还有杀手锏。

    毕竟……这是名震其他三宗的,血溪宗最强的天骄,即便血溪宗隐藏了其他与其并列的天骄,可能被推出台面的,也绝不会是寻常之辈。

    宋缺眼看不妙,目中露出疯狂,突然张开双口,吐出一个血球,这血球刚一出现,白小纯早有准备,刹那后退,在他退后的一瞬,血球立刻爆开,形成恐怖之力,轰鸣四方。

    苍穹似都颤抖了一下,大地更是狂风横扫,冲击散开,使得这方圆百丈,近乎焦土,白小纯嘴角溢出鲜血,身体退后时,宋缺也喷出鲜血,可却深吸口气后,全身枯萎下来,借助这枯萎之力,居然伤势恢复加快,神色带着狰狞,向着白小纯一步走来。

    “死!!”话语传出的瞬间,宋缺右手在身后一抓,抓到了身后血气凝聚的大剑,握住剑柄,化作一道半月的血光,向着白小纯,狠狠一斩!

    这,才是他的杀手锏。

    血溪宗中峰秘术,血殺界!(未完待续。)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