轻小说 目录 A-AA+

             

第166章 天道筑基!

    血殺界,血溪宗中峰传承之法,唯独中峰弟子才可修行,且原则上,只有筑基修士,才能施展,而宋缺在凝气时,就可略展一二,如今地脉筑基,终可将其展现出来。

    哪怕只有第一式,可在拔剑斩下的刹那,苍穹如被一道血色剑光分割,这血色的剑光,取代了一切,成为了四周天地的唯一,直奔白小纯蓦然降临。

    甚至仔细一看,这血剑,分明就是一道剑气,这剑气如虹,所过之处,仿佛可以割裂一切存在,在与白小纯的小木剑碰触的刹那,木剑直接四分五裂,哪怕是三次炼灵,改变了材质,也依旧在这一刻崩溃爆开。

    而金乌剑,因其材质更高,三次炼灵后一样有了异变,与这剑气碰撞后,虽被狠狠抛开,黯淡不少,可却没有损坏太多。

    宋缺嘶吼,目中带着疯狂,更有强烈的信心,他与白小纯曾经的第一战,没有用出这逆血剑式,就是因为以他的修为,如今只能展开一剑!

    这是他最强的杀手锏,为了确保这一剑没问题,他甚至不惜用了最后一个至宝血球,先是重伤白小纯,而后展开逆血剑式。

    为的,就是确保万无一失!

    “要么给我天脉,要么去死!”

    修士对决,勾心斗角相互算计虽重要,可却不需要太花哨,只需在恰当的时候,削弱对方的同时,让自己的力量爆发的更完美,就足矣!

    而宋缺更自信的,是自己的秘法恢复,让他在短时间内,伤势全部痊愈,恢复到了十成战力,他相信,自己准备的这一切,必定无碍。

    可就在这一剑落下的刹那,白小纯目中有古怪之意一闪而过,似对这血剑,有些诧异,可显然此刻来不及多想,他全身略微黯淡的金光,突然全面爆发开来,右手闪电一般抬起,两指一出,直奔宋缺喉咙。

    似要与宋缺,同归于尽!

    宋缺面色一变,很快露出狰狞,居然没有闪躲,而是速度更快,血剑瞬间落在白小纯的肩膀上,向下狠狠一斩的同时,白小纯的双指,也出现在了宋缺的喉咙上,狠狠一捏。

    咔嚓一声,宋缺的脖子居然模糊,出现了重叠血影,使得白小纯这一击,竟抓空,可同样的,宋缺那一剑看似斩在白小纯的肩膀上,可他全身金光猛的爆发之下,不死金皮全面凝聚,竟生生抵抗了一下,使得那一剑,居然斩不下去,仿佛……失去了应有的效果,又仿佛是……威力减少,如白小纯具备天然的抗力!

    宋缺与白小纯,同时面色一变,可二人没有任何迟疑,在察觉对方都早有准备后,立刻展开后续之法。

    “逆血印!”宋缺低吼,手中血气剑瞬间崩溃,化作无数血色的印记,直接覆盖白小纯全身,轰然崩溃,齐齐爆开。

    与此同时,白小纯的右手碎喉锁,突然改变,居然飞速掐诀,向着宋缺一指,这一指之下,紫气驭鼎功全面爆发,不是紫气化鼎,不是举重若轻,而是……白小纯曾经多次尝试,始终没有放弃过的……驭人**!

    这驭人**,曾经在北岸时无法让白小纯满意,只是能让那些战兽出现一些肢体上的意外,难以操控自如。

    可眼下,白小纯要的不是操控自如,而是一个意外!

    驭力无形散开,使得宋缺在避开方才的第一击后,身体四肢出现了不协调,下半身猛的向前,似被人从身后突然的推了一下,一个踉跄,似要摔倒,他面色顿时变化,因为身躯被这么一影响,必须要守的,虽不再是喉咙,可却变成了……丹田!

    这一切说来话长,可实际上却是电光石火间发生,轰鸣之音刹那滔天而起,白小纯全身血印爆开,一层层的崩溃,让他鲜血喷出数口,可同样的,他的一抓之下,碎喉锁再次施展,抓向宋缺的丹田腹部。

    宋缺魂飞魄散,丹田对他的重要性,虽不是致命,可却是灵海所在,是天脉之气所在,此刻正要逆转,但白小纯的碎喉锁内,却有吸力,骤然出现,似之前一直在压制,此刻才爆发出来。

    借助吸力,刹那间,白小纯的右手碎喉锁,直接穿透了宋缺的腹部,深入到了血肉之中,进入到了其丹田灵海内。

    在宋缺的一声凄厉的惨叫中,白小纯的碎喉锁,正要去捏,一旦捏下,宋缺的丹田灵海,就会崩溃。

    若是换了其他人,在这么短暂的时间,根本就无法有太多思绪与自保,下场必定是丹田灵海碎灭,可宋缺……身为灵溪宗明面上的第一天骄,他的确不俗!

    竟在这危机关头,果断非凡的,直接将体内的天脉之气,轰向白小纯伸入自己丹田的右手而去。

    借助天脉之气的轰击,形成了一股大力,在他丹田处直接爆开,撼动了八层灵海,咔咔声下,使得八层灵海出现了大量裂缝,可同样的,也利用这股爆力,生生的将自己的身体与白小纯的右手,直接轰开!

    哪怕放弃了天脉之气,哪怕体内灵海有了大量裂缝,可毕竟没有崩溃,宋缺面色苍白,鲜血喷出,头也不回,急速远去。

    更是在逃走时,他忍着剧痛与虚弱,狠狠捏碎一枚玉简,在这玉简捏碎的瞬间,他之前布置在陨剑世界的那些节点,立刻……碎裂!

    碎裂飞快蔓延整个大剑的剑身!原本宋缺做不到这一点,可天脉之气,是支撑这大剑不朽的关键,如今天脉之气消失,大剑不朽之力消散,本就摇摇欲坠,配合血溪宗特定了节点的阵法,同时爆开,撬动了剑身,自然崩溃!

    白小纯双眼一闪,此刻他的右手上,余下的那一部分天脉之气,全部在内,正快速的融入自己手掌内,瞬间钻入体内,进入到了丹田,与另一部分天脉之气融合,成为了一股后,他的整个丹田灵海,顿时翻天覆地!

    天道的气息,更是在这一刻冲天而起,充满神圣,排山倒海般的扩散整个世界,使得所有残存的四宗弟子,全部感受,一个个骇然的看去时,立刻看到了在传来这气息的方向,天地之间,居然出现了一张巨大的面孔。

    那面孔……赫然是白小纯的面孔!

    “白小纯……天道筑基!”

    远处的宋缺,一边吐着鲜血,一边疾驰时,也看到了这一幕,脚步一顿,抬头死死的盯着那天道之气形成的白小纯的面孔,双眼赤色,两个拳头紧紧的握住,指甲都到了肉中,鲜血滴滴答答的流下,他都没有察觉。

    “白!小!纯!”

    在这四周人各种复杂与震撼时,白小纯的丹田内,天道之气浓郁无边,他的丹田九层灵海,正在肉眼可见的,逐渐化作金色,看其速度,估计最多三五天,就会完成,而当灵海彻底成为金色后,就代表着……白小纯完成了……

    天道筑基!!

    他的修为,他的潜力,他的寿元,在这一瞬,轰然攀升,那种感觉,似与这陨剑世界外的真正天地,也都出现了感应,更让白小纯心神震动的,是他在这一瞬,仿佛在更遥远的天空之上,隐隐感受,似乎……还有一层苍穹天地,那里充满了沧桑,充满了远古!

    这感觉瞬间就消失,白小纯惊疑不定,有心去追击宋缺,趁着他现在虚弱将其斩杀,可宋缺临走时捏碎的玉简,碎裂了节点,影响了整个陨剑世界,这一刻,这影响,已从剑身,席卷了剑内!

    苍穹传来咔咔巨响,每一声都似天雷咆哮,一道道巨大的裂缝,瞬间扩散整个陨剑世界的天空,而大地同样在这一瞬,高山坍塌,平原鼓起,出现碎裂,一道道裂缝,在大地蔓延开来。

    似乎整个世界,都要崩溃!

    “不好,这是怎么了!”

    “天啊,这个陨剑世界,莫非要坍塌了!!”此地的弟子,全部骇然时,陨剑深渊外,蛇鳞子、欧阳桀以及玄、丹两宗的长老,原本正在打坐等待,距离圣地关闭的时间,还有一个月,可在这一瞬,这四人面色同时大变,齐齐看向大剑。

    无数的裂缝,弥漫大剑剑身,瞬间龟裂!

    “发生了什么事情!”

    “陨剑要崩溃!!”

    “该死,我们也进不去了!”四人纷纷色变,心中惊疑,不知里面发生了什么事情,居然让这把大剑崩溃!

    他们试图进入大剑世界,却被排斥在外。

    “剑身内有当年此地被发现时,为了防止意外,被四宗老祖布置的各宗传送阵,只有在世界崩溃时才会被引动,虽因崩溃影响,或许无法准确传送回宗门,可一旦开启,也能将弟子传送到宗门附近……应该无碍。”四人面色变化,内心焦急时,都想起了这一点。

    与此同时,陨剑世界内,随着天地的碎裂,四个巨大的阵法,直接在这片世界出现,一股股传送之力,从这阵法内直接扩散开来,一瞬间横扫整个世界,覆盖了所有弟子。

    根据各宗弟子所修基础功法的不同,辨认气息,展开传送!

    轰鸣间,此地一个个四宗弟子,身影被传送之光笼罩,刹那消失,白小纯也在其中,看着天地的变化,他想到了欧阳桀长老所说的不可抗力。

    眨眼间,眼前漆黑,他的四周传送之力出现,眼看就要被传送走,突然地,一只小手从虚无中伸出,要一把抓向白小纯,阻止他离去。

    “哥哥,留下了陪我吧……”(未完待续。)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