轻小说 目录 A-AA+

             

第142章 各宗天骄!(第二更)

    剑深渊的介绍,白小纯觉得那里太危险了,愁眉苦脸时,又简内还有关于三宗的介绍以及一张张画像,于是连忙抬头寻找,对比之下,将丹溪宗与玄溪宗的弟子,都一一对照。

尤其是对玉简内重点介绍的弟子,他观察的很认真,慢慢的心惊肉跳。

“丹溪宗赵柔,擅长幻体,疑有幻体,曾在三个同阶中抬手间,三人自相残杀死亡!这么厉害,与公孙婉儿的幻术,有的一拼啊。”白小纯眨了眨眼,偷,立刻丹溪宗内一个妙龄女子,相貌绝美,肌肤吹弹可破的样子,此刻正与公孙婉儿彼此凝望,目中都有光芒闪耀,居然在这里,就已暗中较量。

“玄溪宗雷山,炼体之修,一身雷火玄身,力大无穷,术法精湛,在筑基修士追杀下,生生逃出七天而不死,疑有火灵体,恢复远超常人。”白小纯里,赶紧瞄向玄溪宗,立刻就找到了雷山,那是一个全身粗壮的大汉,盘膝时,身体似有雷火缭绕,气势惊人,似察觉白小纯的目光,他向着白小纯狞笑一声,目中有杀机。

“他的敌人,应该是吕天磊才对啊,都是玩雷的。”白小纯赶紧收回目光,再次简。

“丹溪宗方林,丹溪此代第一天骄,半年前名气不显,最近半年突然崛起,擅长毒道,杀伐果断,修成天地炉鼎,实力远超凝气巅峰,难以评估,只有两战参考,一战击杀七位叛乱凝气圆满修士,自身无损,一战灭去堪比筑基的防护之宝,击杀我宗外派密子。”白小纯睁大了眼,赶紧去寻找对方,一个面无表情的少年。

“玄溪宗九岛,玄溪宗三千年来,首个练成泯灭绝生功的第一天骄,此功传闻可泯灭一切生命,所过之处,一切消散,更可凝聚泯灭之纹,曾与凡道筑基一战,不相上下!”白小纯头皮发麻,赶紧抬头寻找,一个冷脸的青年,不知是不是错觉,白小纯方的身体上,居然有一道道符文在游走,仿佛连成了铁链一样。

仅仅是眼,白小纯就觉得眼睛生痛,仿佛眼前的世界都要成为黑色,他赶紧收回目光,觉得对方太恐怖了,简时,白小纯忽然发现,丹溪宗的弟子介绍最详细,玄溪宗也较全面,可血溪宗的信息,居然只有两条。

“血溪宗许小山,资质寻常,血溪宗一代老祖代代单传血脉,地位超然,性格纨绔,法宝无数!”

“血溪宗宋缺,第一天骄,被称为小无极,有八百年前无极子的气势,功法不详,只有一战逆天,以凝气修为,击杀筑基修士,开创前所未有,对凝气弟子而言,此人极度危险,杀之大功!”血溪宗的第一份资料还算正常,白小纯没在意,可这第二份资料,他在,直接倒吸口气,眼珠子都圆了。

“杀……杀了筑基?”白小纯心都颤了,觉得不可思议,更是打定主意,这样的猛人,应该是鬼牙的对手,自己的小命,可不能扔在这里。

他发现这一次四宗的人,都太可怕了,他好半晌才勉强接受了这觉得不可思议的资料,忽然内心一动。

“不知道其他三宗的玉简里,有没有我的资料,又是如何介绍我的?”白小纯顿时好奇,就在他这好奇心越来越强烈,甚至琢磨着找面善的两宗弟子谈一谈,能不能交换资料时,突然的,一股威压,从天而来。

整个苍穹成为了血色,血溪宗……降临!

与灵溪宗的传送大阵不一样,血溪宗出现在这毕方山的,赫然是一只巨大的血色断掌,这断掌太大,似遮盖了小半个苍穹,盖住了阳光,将天空云层都染成了赤色。

此刻这断掌中赫然有一只缓缓睁开的巨大眼睛,眼内有血丝,透出冰冷与诡异,只是眨动一下,顿时整个毕方山震动,在三宗的中间空旷区域,瞬间就出现了上百身影,一个个快速从模糊中清晰。

随着清晰,更有威压从天空散开,似若有人敢趁这个时候偷袭,那么天空的断掌就会降临灭世之力,毁去所有偷袭之人。

天地震动,血溪宗出现的身影,竟超过了其他三宗任何一宗的人数,足有一百二十一人,刨除最前方的血溪宗带队筑基强者,弟子正好一百二十人。

那些血溪宗的弟子,一个个穿着红色的长袍,神色冰冷,隐隐似有嗜杀之意,周其他三宗时,仿佛狼羊。

那种感觉,使得任何一个血溪宗弟子,都极为凶残,他们身上散发出强烈的煞气,而他们彼此之间似乎也不存在信任,此刻出现后立刻微微散开,每个人之间都隔着一些距离,盘膝打坐。

丹溪宗的弟子全部震动,唯独赵柔与方林,目中露出精芒,更有警惕。

玄溪宗也是如此,除了那几个名动宗门的天骄外,其他弟子纷纷心颤,被血溪宗弟子的煞气威慑。

灵溪宗内,也传来阵阵轻微的吸气声,白小纯睁大了眼,溪宗时,想起了玉简内对于血溪宗的介绍。

血溪宗与灵溪宗在门规上完全不同,他们讲究的是弱肉强食,随时面临同门相残带来的死亡威胁,近乎魔宗,所以在这种环境下成长出来的弟子,大都是凶狠残忍之辈。

“这是魔宗啊……同门居然明目张胆的自相残杀,太可怕了,还是我们灵溪宗好啊。”白小纯咽下一口唾沫,对于血溪宗更加留意,寻找玉简内介绍的那两个人。

他重点关注的,是灵溪宗那位逆天的击杀过筑基修士的天骄宋缺,不管他是如何杀的,能做到这一点,就足以证明他的恐怖。

很快,白小纯就找到了宋缺,这是一个面容寻常,可全身上下充满了冷冽之意的青年,衣袍与其他人不一样,并非单纯的赤色,而是紫红色,盘膝打坐时,他的四周方圆数丈内,没有其他人存在。

而他煞气的强烈程度,远远超过其他所有弟子,这煞气近乎实质,旁人一眼就能四周的虚无,仿佛都有了微微的改变。

白小纯刹那,这宋缺竟也同时小纯,似乎他也在寻找白小纯一样,二人目光瞬间凝聚在一起,一股强烈的危机感,让白小纯心头狂跳,那种感觉,让他一瞬间就仿佛回到了当年的无名丛林内,与陈恒残杀之时。

-----------

呼唤月票~~~~(未完待续。)

本书来自  /book/html/34/34476/index.html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