轻小说 目录 A-AA+

             

第146章 强悍!(第二更)

    两个丹溪宗弟子,全部头发飞扬,衣衫狂舞,面色惨白,甚至露出的肌肤,都有被深深凹陷下去的痕迹,几乎魂飞魄散,惊恐到了极致,身体在这狂风中,如同是怒浪里的孤舟,被那排山倒海之力,瞬间推着身体,向着两边不由自主的倒退,鲜血止不住的喷出。

    尤其是那个女子,更是全身如筛子一样颤抖,七窍流血,在这退后时,眼睛血丝弥漫,最后仿佛于这气势的挤压下,无法承受,竟发出一声凄厉的惨叫,眼珠子刹那爆开,头颅爆开,身体爆开!

    整个人,直接化作了血雾,被卷的更远。

    “不!!”那男弟子全身鲜血喷洒,整个人被震撼的无法形容,仿佛世界在这一瞬都漆黑了,他发出凄厉的惨叫,他做梦也没想到,自己招惹的,居然是这么一个……让他难以去形容的逆天之人。

    这种气势,这种威压,他只在宗门长辈身上看到过,凝气弟子,他这一生,前所未见,就算是宗门的最强天骄方林,也都不行!

    “资料错了,宗门对他的资料,完全错了!!”

    “别杀我,我……”这男弟子心神都要崩溃了,颤抖中哭着求饶,他不想死,他害怕恐惧,可话语还没等说完,白小纯的身影,一步走来,速度之快,刹那临近,右手抬起一把抓住这满身鲜血的丹溪宗青年的脖子。

    “我那周师侄,也不想死啊,我,也不想杀人。”白小纯喃喃低语,他不是一个博爱之人,他的心,只向着灵溪宗。

    不管这件事的起因是什么,他都向着灵溪宗,因为,那是他的家啊!

    此刻右手狠狠一捏,轰的一声,直接捏碎了丹溪宗青年的脖子,这青年眼珠子鼓起,双腿蹬了几下,气绝身亡!

    四周慢慢寂静,白小纯松开了手,回到了南岸弟子尸体旁,轻叹一声。

    “周有道,我会送你回宗门。”白小纯轻声开口,取走了道瓶后,将周有道的身体放在了储物袋内,没有去动其他物品。

    至于丹溪宗之人,则被他全部搜刮,远去时,他将四人道瓶中的灰色液体凝聚在一起,四人总量,堪比白小纯之前一个人的数量,总算是到了半成。

    丹溪宗弟子资讯玉简内对他的介绍,白小纯也终于看到了。

    “灵溪宗白小纯,疑似药道奇才,疑似灵溪宗药图乌龟之人,功法不详,战力模糊,似时强时弱,疑有宝物在身,疑鬼牙藏拙,故而天骄战第一,相比他模糊的战力,他的药道,才是重点,遇此人,尝试两人围攻。”

    白小纯不知道丹溪宗的资料是怎么来的,看了后,他对玄溪宗与血溪宗的资料,更为好奇,没有在这里停留,转身远去。

    在他离去两个时辰后,一个面无表情的少年,缓缓走来,正是丹溪宗第一天骄方林,他看到这片区域时,双眼一闪,仔细的查看。

    不多时,他站在白小纯之前低吼的地方,闭上了眼,似在明悟,很快的,他就面色一变,猛地睁开眼时,呼吸急促。

    “好强!”

    “是谁……宋缺、鬼牙还是九岛?”方林深吸口气,慢慢目中有战意出现,四下看了看后,停留在了一处方位,这方位,正是白小纯之前离去的地方,方林沉吟,目光一闪,换了一个方向,不愿现在就去接触。

    两个时辰后,此地又出现了一个身影,那是一个大汉,全身有雷火环绕,他身影高大,站在这里看了许久,慢慢目中露出精芒,胸口起伏,

    “不是宋缺,也不是九岛,莫非是鬼牙?该死的,他们三个任何一个,我都不想去招惹!”这大汉正是玄溪宗雷山,他看着四周,迟疑了半晌,不知道在这里露出气势的那位恐怖之人,去了什么地方,他一咬牙,选择了一个方向,疾驰而去,这个方向,正是白小纯离去的地方。

    很快的,时间流逝,三天的时间,这里陆续有人路过,有的人看出了端倪,在这里骇然不已,还有一些没有察觉,快速离去。

    直至第三天黄昏时,宋缺缓缓走来,于此地脚步一顿,尽管这里的痕迹已消散了大半,可他还是立刻就察觉这里不对劲,蹲下身子,右手按在地面,半晌之后他眼中有精芒一闪。

    “这种气势……不是九岛,也不是方林,更不是鬼牙,那么一定就是……白小纯!”

    宋缺眯起双眼,身体一晃,疾驰远去。

    与此同时,这三天里,白小纯在这剑身的世界内速度颇快,只要是遇到了地脉煞兽,就立刻出手,收集地脉之气。

    道瓶内的灰色液体,也慢慢积累,只是距离形成地脉气引,还是遥远,而且这里的煞兽,虽然每杀死一头,获得的地脉之气比以前多了不少,可却并非总能遇到,绝大多数的时间,都是耗费在了寻找的路上。

    而且这里的地脉煞兽,似乎处于虚幻与真实之间,可以融入虚无内,故而行踪诡秘,甚至每次出手,都神出鬼没,若非白小纯感官敏锐,很难察觉。

    而且这些地脉煞兽,只有靠近时才会从虚无中凝聚身影,若是不靠近,无法察觉它们的存在。

    “得想个办法,最好是能将这里的地脉煞兽都引到一起,不然这么下去,终究太慢,即便是击杀其他宗门的弟子,虽可以获得地脉之气,可一样太慢。”白小纯沉吟时,身体猛地停顿,嗖的一声,他身前的空旷处,出现了一只鳞爪,直接抓空,正要收回时,白小纯右手猛地抬起,一把抓住兽爪。

    向外狠狠一拽,哗啦一声,仿佛是镜子碎裂的声音回荡时,一个一丈多高的,如同猿猴般的巨大地脉煞兽,被白小纯直接从虚无中拽了出来。

    那猿猴没有毛发,全身都是黑色的鳞片,此刻被白小纯拽出虚无,它立刻低吼,眼中露出凶残,似没有太多神智,身体直接抡起,正要继续向白小纯扑来时,白小纯双眼一闪,左手瞬间抬起,一把掐住这猿猴的脖子,没有如往常般直接捏断,而是拿到了近前,仔细的看了几眼后,目中露出奇异之芒。

    “若能创造一个可以吸引这些煞兽凝聚过来的灵药……就可以解决所有问题,可以让我用这最快的速度,直接完成地脉气引,这速度……比杀人夺取,还要更快。”白小纯想到这里,顿时眼睛明亮,四下看了看后,拎着那试图挣扎的猿猴,直奔前方一处山谷。

    在这山谷内,他找了一个隐蔽的地方,看向手中煞兽时,白小纯的目光让那没有太多神智,本性似凶残的煞兽也都哆嗦了一下,那目光锐利无比,似乎可以穿透煞兽的身体,看到它体内的一切结构。

    倒不是说白小纯真的可以做到,而是此刻的他,已将煞兽当成了研究的对象,如同当年在万蛇谷,去研究那些蛇一样,想要创造出特定的对某一类凶兽有效的灵药,就必须要去深层次的了解这一类凶兽的身体所有。

    白小纯目光火热,右手一拍储物袋,立刻手中出现了一把飞剑,神色带着痴迷,在煞兽的胸口轻轻一划,直接破开,开始研究。

    一天后,白小纯双眼带着血丝,沉吟中离去。

    “体内结构与凶兽没什么区别,一样有五脏六腑,一样有血液……只不过在死亡的一瞬,这些都会消散,化作地脉之气。”

    “可地脉煞兽的体内,却没有食物……它们不需要吃东西?”白小纯沉吟中,很快又抓住了一只地脉煞兽,再次研究。

    数日后,即便这片区域已算是剑身世界的中下部,可还是有越来越多的四宗弟子出现,当这些弟子要么杀人夺道瓶,要么击杀煞兽疾驰而过时,白小纯已研究了十多只煞兽,渐渐他的目中血丝越来越多,整个人头发散乱,看起来似乎有些癫狂。

    “眼睛退化,嗅觉不灵,可感官却灵敏……它们是如何融入虚无,如何被地脉之气幻化出来?又为何要击杀修士?”白小纯已沉浸在了炼药的状态中,喃喃低语时他想到了一个问题,这一路他所遇到的地脉煞兽,全部都是主动出手,击杀自己,那种嗜血之意,格外明显。

    “恩?”白小纯心跳加速,他觉得自己似乎抓住了什么重点,此刻猛地抬头,急速前行,他要寻找一只煞兽去验证自己的猜测。

    时间不长,在白小纯的前方,赫然有一只三丈大小的地脉巨熊,全身黑色的鳞片,正凶残的一口吞下了四周围攻的五个弟子中的一个。

    围攻此兽之人,穿着血色的长袍,都是血溪宗弟子,此刻一个个杀意弥漫,哪怕同伴死亡,也没有去在意,依旧攻杀。

    白小纯远远看到,顿时眼睛一亮,身体化作长虹,瞬间临近,在那四个血溪宗弟子正要继续出手的瞬间,他的身影已出现在了四人的面前,直接右手抬起,一把按向巨熊。

    四周血溪宗弟子一愣,没有立刻认出白小纯,可却看出了白小纯身上的衣袍代表的灵溪宗,嘴角露出冷笑,更有讥讽,他们与这巨熊交战多时,清楚地知道这地脉兽有些特殊,肉身之力恐怖的惊人。

    ------

    求月票雨~~(未完待续。)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