轻小说 目录 A-AA+

             

第145章 必诛!(第一更)

    白小纯头皮一炸,眼前之人,可是能杀了筑基修士,开创前所未有的逆天猛人,在白小纯想来,对方早就应该进入剑内世界才对,怎么会还在剑外深渊,而且居然也来到了这样的深度区域。

    尤其是在被对方凝望的刹那,白小纯立刻有种强烈的危机,感受到了一股杀机从对方身上扩散,似乎自己只要一动,立刻就会气息牵引,瞬间爆发。

    宋缺也是心惊,他没想到居然还有第二个人,也能来到这里,要知道这里的寒气浓郁,远超凝气极限,就算是天骄,也都很难到来,可这白小纯,居然跟没事人一样,行动自如。

    此刻凝望白小纯时,宋缺目光越发凝重,想起了宗门玉简对白小纯的介绍后,他目光微沉。

    二人沉默,谁都没有动,在宋缺感觉,这一刻的白小纯,神秘莫测,身上虽没有杀机出现,可他的直觉告诉自己,一旦自己出手,怕是……二人之间,必定会死一人,而他没有十足的把握,活着的是自己。

    半晌后,宋缺忽然开口。

    “下方二十丈处,有一个缺口。”

    白小纯目光一闪,忍着加速的心跳,缓缓下沉,他不知道,随着他下沉,越发接近宋缺,宋缺的心跳也都加速,盯着白小纯的身体,做好了对方一旦出手,自己反击的准备。

    直至与宋缺的距离,只有数丈时,白小纯眼睛一扫,宋缺忽然身体动了一下,将身后的一处剑身的区域遮盖,目中露出凌厉。

    “鬼鬼祟祟,一定没干什么好事!”白小纯心底嘀咕,小心翼翼的下沉,直至二十丈后,果然看到了一个缺口,仔细观察,确定无碍后,这才松了口气,一步踏入缺口内。

    宋缺一样心底松了口气,但想到宗门玉简对白小纯的介绍,不敢掉以轻心,直至等白小纯踏入缺口消失,这才彻底放心,目中露出狠辣,他自从修为凝气六层以后,还从来没有如今天这样小心,竟主动告诉对方缺口所在。

    “这白小纯虽不俗,可等我计划完成之后,杀他如碾死蝼蚁!”宋缺眼中露出杀机,转身看向身后的剑身时,目中的杀机化作了火热,更有疯狂。

    “无极前辈分析的果然没错,这里就是一个节点所在!”

    剑身世界内,白小纯刚一踏入缺口,仿佛是穿透了一层水面,出现在了一片黑白的世界里。

    天空是白色,大地是黑色,仿佛整个世界,就是一张水墨画……

    可以看到山脉起伏,黑色的河水默默流淌,更远处,天空中似有一双双眼睛,如同星辰,缓缓眨动。

    而最惊人的,则是整个世界,都是倾斜的,白小纯站在那里时,觉得这个世界,仿佛就是一个山坡。

    那种怪异,他好半晌才适应。

    “这到底是一把什么剑,里面居然诞生了一个世界,虽然与真正的世界比较很小,可也不可思议。”白小纯深吸口气,看向四周,这里没有任何身影,按照他的判断,这个位置虽不是最深处,可对那些提前进入的四宗弟子而言,已经是深处了。

    白小纯思索片刻,带着警惕向着下方飞奔,离开了入口的位置,半柱香后,在他翻过了一座小山时,忽然神色一动,右手瞬间抬起,向着身侧两指散出耀眼的银芒,蓦然一捏。

    他身侧的虚无波动,一条手指粗细的黑蛇,居然凭空出现,可仿佛是主动送到了白小纯的手中,被他一把捏住了已经张开大口的蛇头。

    那小蛇发出一声尖锐的嘶吼,打破了这里的寂静,挣扎起来,身体瞬间缠绕在白小纯的手臂上,狠狠地勒紧。

    力度之大,让白小纯也惊奇,若非是他的肉身强悍到触摸到了生命第一层桎梏的程度,怕是会被这小蛇挣脱开来。

    此刻双指用力一捏,咔嚓一声,直接将这小蛇的头颅捏碎,小蛇不再挣扎,身体肉眼可见的化作了黑白世界里的一缕灰色的气,足有一根香粗细,漂而不散。

    “这就是地脉之气?”白小纯立刻取出道瓶,打开后收了这一缕地脉之气,拿在手中晃了晃,发现这一缕地脉之气在道瓶内,化作了一滴灰色水滴。

    “要想装满,差不多要一千多滴的样子……”白小纯有些咋舌,看了看上方,他觉得如果此刻这个位置,需要击杀一千多只这样的煞兽,那么上面的区域里,恐怕要杀的会更多,或许万只也都说不定。

    “要尽快了,争取快点凝聚出地脉气引。”白小纯赶紧加速前行,寻找煞兽,一路飞奔,三天后,白小纯看着道瓶内,积累三十滴左右的灰色液体,皱起眉头。

    这三天,他杀了数十只煞兽,才获得了这些灰液,他觉得速度太慢了。

    “按照这个速度,我要两个多月才可以凝聚地脉气引。”白小纯一咬牙,觉得还是要去更深处才好,于是身体一晃,快速前行,一个时辰后他忽然脚步一顿,在他的前方不远处,竟有两具尸体。

    这是三天来,白小纯第一次看到外人,显然对方是进入这里后,就急速赶路,又或者有特殊机缘,才可以走在白小纯的前面。

    其中一人穿着灵溪宗的衣服,是一个南岸的内门弟子,另一个尸体穿着丹溪宗的衣服,二人似同归于尽,那丹溪宗的弟子手中,还拿着道瓶。

    白小纯看着那位死亡的南岸弟子,此人他认识,记得对方是紫鼎山的内门周有道,也是最后一次进入第三道缺口的五个人之一,热情的称呼自己白师叔,与自己在剑外深渊,一路碾压激战外宗,没想到死在了这里。

    那是一种很难形容的感觉,数日前还彼此笑谈,再次相遇时,已经是生死永隔,似乎死亡笼罩着这个世界,化作了阵阵压抑,提醒着白小纯,此地充满了死亡的危险,稍微一个不小心,就会死去,甚至哪怕死了,还会被人用来布成陷阱。

    白小纯目中露出怒意,他握紧了拳头,除了当年的冯炎,这是白小纯真正意义上第一次看到同门死亡,他心里难过悲伤,他记得对方曾说过,梦想是成为灵溪宗老祖。

    “修仙,是为了更好地活着,为了梦想,可为什么……会有厮杀……这是代价吗?”白小纯沉默,他一眼就看出,这是一个陷阱,可还是选择……走了过去。

    就在他靠近这两具尸体的刹那,突然的,四周的地面,直接传来阵阵轰鸣,仿佛有丹药在四周炸开,形成了一片雾气,这雾气带着剧毒,扩散时直奔白小纯而来。

    与此同时,更有一把飞剑,在这雾气中快若闪电,瞬间临近,飞剑上缠绕一条虚幻的蝎子,发出阵阵凄厉的嘶鸣,仿佛剑鸣!

    另一侧,则有数枚蕴含了不俗之力的爆丹,传出阵阵破空之声,骤然而来。

    左有飞剑,右有爆丹,四周更有毒雾阵法,形成了这么一个杀局,等闲之辈踏入进来,必死无疑。

    “死!”一声冷哼,从雾气内传出时,白小纯气沉丹田,面色阴沉,心中的压抑似火山爆发。

    “是你死!”他的声音如天雷轰鸣,更掀起了无尽狂风,向着四周骤然排山倒海般的冲击开来。

    头发飞扬,目有杀机,气势惊天!

    随着白小纯的仿似天雷般的声音,带着心中的悲哀,带着愤怒的传开,八方天地,巨响滔天,形成的冲击居然化作了一连串的音爆,直接将这四周向白小纯扩散而来的毒雾,瞬间推开,向着四周急速的翻滚而去。

    眨眼间,这些毒雾就被生生的推开十丈外,露出了在白小纯两侧的飞剑与爆丹,还有一男一女两个满脸骇然的丹溪宗弟子。

    那飞剑上的蝎子,发出凄厉的惨叫,如同水墨般,被一只大手,一把抹去,剑身传来咔咔之声,失去了灵力,黯淡下来,颤抖中被直接卷向远处。

    而那几个爆丹,此刻虽然爆开,可里面蕴含的力量,如被压制,竟无法向着白小纯所在的方向宣泄,而是全部在另一面,爆发出来。

    天地似乎都在这一刻,出现了模糊,白小纯的身上,更有惊人的气势,轰轰扩散,他的身影,似乎都高大起来,他的声音在这一刻,回荡四方。

    “杀我灵溪宗弟子者,虽远必诛!”

    字字如雷,字字杀人!

    四周的冲击更为强烈,轰鸣之下,狂风强烈到了极致,那或许已不仅仅是风,还有白小纯的杀意,还有白小纯身上,明悟水泽国度后的本命之灵形成的气势!

    这气势,如一只大手,排山倒海!

    甚至在四周,形成了阵阵水汽,水泽国度……仿若降临于世!

    ----------

    纠结的告诉大家,白小纯要发威啦,可我没稿子了……呼唤一波月票~~~明天早起给大家码字(未完待续。)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