轻小说 目录 A-AA+

             

第152章 你无耻!你才无耻!

    扔完古玉,许小山转身一晃,刹那远去,心中誓回到宗门后,一定去找自己的老爹多要些资源,以后出门时,先用符箓,再用法宝,这样出风头,才会嚣张。>≥

    他性子纨绔,宗门的观念没有多少,觉得顺眼就交朋友,不顺眼的话,就打一架,如白小纯这里,他就觉得勉强顺眼。

    当然若白小纯输了,他会毫不犹豫的夺走白小纯的地脉气引,此刻既然打不过,他的想法就是暗中坑一把。

    还没等他走远,他的身后传来白小纯的声音。

    “等下,我白小纯不会占人便宜,你这宝贝借我,我也送你两样。”白小纯拿着古玉,顿时全身舒爽,之前的疲惫一扫而空,头脑也都清晰很多,仿佛之前是在水底,呼吸都不顺畅,而眼下一切恢复如常。

    可他觉得这许小山给自己这古玉给的太随意了,白小纯琢磨着,或许有诈,于是一拍储物袋,立刻取出了两把炼灵两次的飞剑,暗中蹭了下最后一枚怪丹,沾染了一丝怪丹的气息后,扔了过去。

    “不值钱的物件,你拿着玩吧。”

    两把炼灵两次的飞剑,直奔许小山,许小山接过后看了一眼,立刻眼睛睁大,呆了一下。

    “炼灵两次?就这么随手给我了?让我拿着玩……还一次给我两把!”许小山咽下一口唾沫,炼灵两次在他看去,虽不是什么无价,可在凝气修士中也不多见,最重要的是白小纯那随意的态度,仿佛扔寻常之物一样扔给自己,这立刻就让许小山对白小纯的财力,有了新的判断。

    更是觉得自己又学会了一招,这种随手扔出炼灵法宝,才是最好的出风头的方式,想到这里,他迟疑了一下,仔细的看了白小纯一眼,这一次他是真的觉得,白小纯很顺眼,于是长叹一声。

    “罢了罢了,白小纯,你既然如此对我,我许小山也不好去坑你了,这玉佩单独一块虽有些用处,可只短时间有效,过一炷香就会失效,更会起反作用。”许小山叹了口气,袖子一甩,又扔给白小纯一枚玉佩。

    “两个一起用,才可以长久驱开煞魂的诅咒。”

    白小纯接过第二枚玉佩,听到许小山的话语,他眯着眼,心里觉得这许小山实在太阴损了,眼看对方转身要走,他心里多少也觉得对方总算还是个好人,于是一咬牙,喊了许小山一声。

    “等下,许小山,罢了罢了,你既如此对我,我白小纯也不好坑你,你把那两把飞剑给我,我给你换两把。”

    许小山脚步一顿,猛的瞪大了眼,立刻取出那两把飞剑,仔细的看了看后,没看出不对劲的地方,可却没敢继续拿着,赶紧扔给白小纯。

    白小纯干咳一声,接过飞剑,换了两把给了许小山。

    许小山面色古怪,望着白小纯,他虽不知道那两把飞剑有什么问题,但能想象得出,若是白小纯没告诉自己,自己的下场一定很惨……

    白小纯眨了眨眼,与许小山目光对望。

    半晌之后,许小山长叹一声,看向白小纯时,他的目中露出强烈的光芒,他最早对白小纯是假装顺眼,随后是真的顺眼,此刻是……非常顺眼。

    “能遇到一个脾性相投的家伙,不容易,白小纯,罢了罢了,那两个玉佩实际上还需要一段口诀才可以真正引动,否则的话,会形成光柱,虽可以避开煞魂,但却会长久不散,封印自身修为至少一个月以上,这一个月,你什么都做不了。”许小山苦笑,取出一枚玉简,扔给了白小纯。

    “你太损了!!”白小纯倒吸口气,这要是他在筑基前使用玉佩,被自我封印,将会耗费时间,怕是一个月后就算封印解开,也失去了筑基的时机。

    “你也一样!不过我是血溪宗,你是灵溪宗,我们原本就是对立的。”许小山干咳一声,这一次他是真的没有半点隐藏了,这对他来说,是很少见的,同样的,遇到白小纯这样的人,也是他这一辈子的头一遭。

    “算了,你既如此真诚对我,我白小纯也不能再坑你了,你方才对付我的时候,用的所有法宝,记得在这里都别再用了,上面都被我做了手脚,沾染了一些药香,可以吸引煞魂来临,衣服也最好换一套。”白小纯也觉得不好意思,低头提醒了一句。

    “你你!!无耻!”许小山睁大了眼,赶紧检查储物袋与衣服,半晌后他望着白小纯,咬牙开口。

    “你也一样!”白小纯抬头瞪眼回道。

    二人目光对望,很快彼此都笑了起来,许小山笑着笑着,认真的看向白小纯。

    “希望以后还可以相见。”他说完,转身一晃,急远去。

    远处,许小山一边飞奔,一边换了衣服,心有余悸,他觉得白小纯的阴损,与自己有的一比,这样的人,以后接触时要时刻留意。

    白小纯也感慨,觉得许小山虽是血溪宗的弟子,但却是个可以交的朋友。

    “不过此人太狡猾,没有我白小纯实在,以后和他接触,要留意一点,唉,我做人就是太实在了。”白小纯摇头,小袖一甩,转身疾驰。

    将那两枚玉佩仔细的检查后,按照玉简的口诀,白小纯催了玉佩之力,他的四周立刻形成了一片模糊的光幕。

    这光幕一闪,渐渐消失,肉眼看不到,神识也无法察觉,可在煞魂的眼中,白小纯的四周这层防护,如同禁地。

    三个时辰后,白衣小女孩出现了数次,但每一次都在靠近白小纯时,被立刻弹开,渐渐神色扭曲,出凄厉之音,可却依旧对白小纯无效。

    这才不甘心的消散在了虚无中,白小纯终于松了口气,知道玉佩有效,立刻选择了一处偏僻的区域,选择了一处湖泊,沉入进去,在湖底挖了一个洞府,盘膝坐下。

    再次确定了玉佩之力可以驱散煞魂后,白小纯双眼一闪,取出了地脉气引。

    “地脉筑基……虽晚了几天,可我依旧还是第一个!”白小纯眼中露出期待,一把握住地脉气引凝聚出的灰色晶石,体内凝气十层大圆满的灵力,轰然爆,游走一个周天后,如万马奔腾,直奔手中灰色晶石而去。

    这晶石如同一个无底洞,白小纯的灵力涌入进去,顿时就被吸收,随着吸收,这晶石散出灰色的光芒,越来越明亮,到了最后,更是传出轰隆隆的巨响。

    在这声响中,晶石如被燃烧,化作了丝丝灰气,顺着白小纯的七窍钻入进去,也就是三十多息的时间,晶石震动,彻底消失后,大量的灰气爆,全部钻入白小纯的体内。

    白小纯目中浮现赤色,灰气入体,融进经脉,游走全身时,一种撕裂感扩散开来,那种剧痛,仿佛这灰气化作了实质,成为了铁链,在身体血肉内摩擦。

    这痛楚让他颤抖,可与修行不死长生功比较,明显弱了好多,白小纯哼都不哼一声,咬牙坚持,当最后一丝灰气钻入体内后,他身体内的灰气终于尾相连,化作了一个圆圈。

    在这圆圈形成的瞬间,白小纯脑海顿时轰鸣滔天,撼魂震魄。

    他全身修为形成的灵河,顿时沸腾,从身体的各个位置爆,全部游走,看似一片散乱,可实际上,仔细去看,可以看出这些灵力,正欲形成一个漩涡。

    这漩涡,就是潮汐!

    也是地脉筑基的关键所在!

    灵力成漩,凝聚潮汐,化气为液,筑地脉道基,斩断凡俗!

    “潮汐!”白小纯猛的抬头,全身青筋鼓起,颤抖中出一声沙哑的嘶吼。

    轰轰轰!

    在这嘶吼下,他体内的漩涡猛的加,在这加中,如形成了一个黑洞,瞬间就将白小纯体内所有的地脉之气都吸来,而这些不足千中之一。

    虽然如此,可只要这漩涡形成,就如同是有了去吸收这陨剑世界内,积累一甲子岁月而成的磅礴的地脉之气的资格!

    刹那间,这吸力穿透白小纯的身体,笼罩整个洞府,使得洞府内的岩壁上,出现了一丝丝地脉之气,直奔白小纯而来。

    这吸力还在扩散,很快的,整个湖泊都沸腾起来,大量的地脉之气,滚滚凝聚,而这吸力还在扩大,不断地散开时,整个陨剑世界的苍穹,立刻翻滚,无数的地脉之气幻化出来,向着白小纯所在的地方,风云涌动!

    这一刻,所有陨剑世界内的四宗弟子,全部都抬起头,一个个神色骇然,有的吃惊,有的震撼,有的复杂,有的无法置信。

    “潮汐,天啊,这是地脉筑基的潮汐!!”

    “是谁,这才一个月多几天,居然就凝聚了气引,开始地脉筑基!”

    “是宋缺?鬼牙?九岛?还是方林!!”(未完待续。)8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