轻小说 目录 A-AA+

             

第137章 我的战兽!(第一更)

    这一刻,似乎整个北岸都在关注这里,甚至种道山上,都有几道目光,刹那凝聚此地。

    “这是……嗯?”

    似有轻咦之声若隐若现的回荡时,突然的,天空中漩涡竟刹那间出现了赤色,很快就连天空也都赤色一片。

    就在这时,一声凄厉的惨叫,从这枯萎的育兽花中传出,紧接着,那强悍的气息骤然逆转,猛地跌落,瞬间就要跌落谷底,更有一股死气散开。

    仿佛是夭折一样,还没有诞生,就即将死亡,白小纯身体一颤,四峰掌座也都大吃一惊。

    “这是血脉混杂,意志无法掌控身躯的表现!”

    “该死,我就知道会这样!!”

    “这兽无法诞生出来了……”在这四峰掌座惊呼时,白小纯身体颤抖,直勾勾的望着育兽花,他能感受到在这育兽花内有一个生命想要降临,可偏偏无法成功,即将死亡,几个呼吸的时间,死气之浓,已向着四周扩散。

    就在这时,忽然的,一道模糊的身影,无声无息的出现在了育兽花的半空中,看不到具体的样子,只能看到那仿佛是一个老者,穿着一身白色的长袍,整个人仿佛没有丝毫的气息,就那么平静的出现。

    修为……深不可测!

    他的出现,让四周人全部心头一震,北岸弟子从没见过这老者,而那四大峰的掌座,也都是愣了一下后,面色瞬间大变,居然立刻跪拜下来。

    “三代老祖……”

    四周的弟子,在听到这个称呼的刹那,全部脑海嗡鸣,一个个立刻颤抖跪拜下来。

    白小纯此刻如傻了,他没有注意到那身影的出现,他的眼睛里,只有枯萎的育兽花以及里面的生命,他的心在颤抖,他的眼中有泪水。

    白衣老者默默的看着育兽花,右手掐诀一指,立刻一股生机涌入进去,但很快的生机就消散,死亡的气息更浓了。

    白衣老者略一沉吟,忽然抬头看向古兽深渊。

    古兽深渊内,天角墨龙猛地张开口,顿时一滴金色的血液,刹那飞出,它的身体明显老迈了一些,遥遥望着育兽花,目中露出紧张与期望。

    那滴金色的血液,划破长空,形成了一道金色的长虹,直奔此地,落入育兽花内,与此同时,那白衣老者轻叹一声,双眼露出精芒,双手抬起掐诀时,天空云层翻滚,似有无上之力凝聚而来,在这老者的手中,化作了一个符文,穿透育兽花,与那金色的血液一起,投入育兽花内。

    “血脉驳杂,九死一生,老夫只能为它吊命九天,能否活下去,从育兽花内挣扎出来,要看此兽的意志,可惜了一头……五阶潜质的灵兽。”老者轻叹,就算是他也没有办法逆天改命,能否活下去,全看此兽自身的造化了。

    带着可惜,他侧头看了呆在那里的白小纯一眼,目中露出怜悯,袖子一甩,身影模糊,化作点点晶光消散。

    直至老者走后,四大峰的掌座才慢慢起身,一个个都带着敬畏望着老者离去的方向,又低头看向在育兽花旁,发呆的白小纯。

    一个个目中都有不忍,换了谁,付出了这么大的努力,最终战兽却无法诞生出来,都会难过,尤其这还是育兽种,恐怕整个修真界,都不多了。

    四个掌座轻叹,对白小纯的气也都消了,纷纷离去,四周的北岸弟子,眼看这一幕逆转的变化,也都无法在这个时候去寻白小纯的麻烦,尽管还有不少人心底怨气依旧,但却沉默中,慢慢散去。

    很快的,黄昏降临,百兽院阁楼四周,只有白小纯一个人杵在那里,呆呆的望着育兽花,此花枯萎了大半,能看到里面有一个瘦小的身躯,正在挣扎,似乎在向生命去挑战。

    白小纯眼泪无声掉落,他缓步走上前,默默的坐在那里,抚摸育兽花。

    他很难过,神色悲伤,不愿接受这样的事实。他此刻所想,不是什么最强战兽,只是纯粹的希望这个小生命可以活下去,哪怕它没有任何资质。

    这是他培养出的生命,那种眼看着对方要死去的感觉,让他的心痛若刀割,可偏偏他却没有任何办法能帮它,哪怕他现在凝气十层,也依旧无能为力,这种无力让白小纯感到一种难言的窒息。

    随着夜色落下,这种深深地无力感以及眼睁睁看着一个生命消逝的窒息,让白小纯颤抖,害怕,他想到了当年在村子里时,爹娘病逝前,拉着自己的手,告诉自己……活下去。

    这三个字,在白小纯的脑海里永恒的存在。

    “活下去……一定要活下去……”

    “铁蛋,不要死……”白小纯泪水滑落,轻声呢喃,抚摸着育兽花下凸起的小兽身体,叫着他为它起的名字,小兽似感受到了白小纯的气息,微微动了一下。

    “要坚持,你还没看到这个世界,你还没看到我,我以后要带着你驰骋修真界……”

    “坚持下去!”白小纯轻声的喃语却充满了坚定,说了一夜,不断地抚摸育兽花凸起的小兽身体,用他的真心,用他所能做的陪伴,去鼓励或是祷告。

    直至天亮,晌午,黄昏,月色……

    很快的,第一天过去了,育兽花内的小兽,挣扎微弱了一些,可似乎还没有放弃,也在努力的想要控制因血脉驳杂渐要分崩离析的身体。

    这一整天,白小纯忘记了四周的一切,他的目中只有眼前育兽花下的小兽,他轻声喃喃,用他最柔和的声音去安抚,用他的心去鼓励,他不断地说着话,甚至尝试用灵力融入育兽花里,哪怕他明知道这没用,但依旧这么去做。

    渐渐地,第二天,第三天,第四天……

    白小纯没有丝毫休息,他的双眼已弥漫了血丝,他体内的灵力在这不断地释放下,早已枯竭,而每一次灵力的新生,都会被他融入育兽花内。

    那灵力,带着他的祝福,带着他的哀伤,更带着他的鼓励安抚,四天的时间,他都在说话,一直鼓励,每次这小兽挣扎的剧烈,似感受到了疼痛而传出轻声的如哭泣般的呜咽时,白小纯的安抚,仿佛让它感受到了温暖,渐渐平静下来,可是白小纯却绝望的发现,它的气息越来越微弱,而死亡的感觉,也越来越强烈。

    “铁蛋,你知道么,我小的时候,爹娘还在的时候,没有这么怕死……也不知道什么是死。”

    “等你好了,我带你去见李叔叔,他对我很好,就像父亲一样……”白小纯喃喃低语,说着自己的过去,说着自己在村子里以及宗门的一切。

    在第四天深夜,无论是四峰的山兽,还是深渊的天角,都慢慢收回了目光,带着叹息,不再关注这里,可却有一条大黑狗,在这天夜里,默默地来到了百兽院,来到了阁楼后,来到了白小纯的身边,趴在育兽花旁,同样悲哀的望着育兽花内的生命,轻轻的舔着。

    又过去了一天,第五天的黄昏,白小纯疲惫不堪,这五天对他来说,仿佛不眠不休炼药五个月,可他没有也不愿放弃,他依旧在鼓励,不断地说着已翻来覆去的话,不断地安抚,可这小兽的挣扎,越来越微弱,当第五天深夜时,它忽然猛烈的挣扎了几下,接着挣扎变慢似乎还带着阵阵的抽搐,渐渐的不动了,死亡的气息,笼罩着育兽花也弥漫着白小纯及夜行兽。

    “活着!你要活着!”白小纯一把抓住育兽花下的小兽身体,带着泪眼大声吼道。

    “落陈家族追杀我,十多个人要杀我,我都活下来了,我以伤换杀,我用断了的骨尖去挣扎命运,你也要这样,活着!!活下去!!!”

    白小纯大吼,他不断地涌入自己的灵力,不断地鼓励甚至是咆哮,那原本不动的小兽,渐渐颤抖,渐渐开始了挣扎,这挣扎越来越强烈,它的求生之欲,在这一刻似乎随着白小纯的话语而更强的激发出来。

    “展开你的求生之力,去控制你的身体,去从这里冲出来!”白小纯擦去眼泪,大声吼道。

    育兽花内的小兽,挣扎更努力,发出了呜呜的声音,每一次挣扎都会有剧痛,让它身体颤抖,可它不再放弃,似乎有一股意志在支撑着它,这意志极为强烈,仿佛超越了它的求生之欲,成为了它此刻生命中的一切。

    “你将是最强战兽,你是我白小纯一辈子的伙伴,我创造了你,我培育了你,我不允许你死!!”白小纯声音带着沙哑,疯癫一样。

    随着他话语的传出,这被他鼓励了整整五天的小兽,不再发出呜呜声,而是传出了嘶吼咆哮,尽管听起来很微弱,可的确是在咆哮,与此同时,它黯淡的生命,居然在这一刻强烈的闪耀,好似燃烧,不断地爆发,越来越磅礴,天空再次出现了云层,轰隆隆的转动,似它心中的那个支撑自己的意志,使得它再次向命运挑战。

    这波动,引起了北岸的注意,不少弟子惊醒,四大峰的掌座,也都纷纷吃惊,直奔白小纯的百兽院,还有更多的弟子,也都神色变化,赶紧冲出,从四面八方,来到百兽院时,育兽花内的生命气息,再次滔天,引动了苍穹,使得云层转动越来越剧烈。

    四峰山兽,深渊天角,还有种道山上的目光,甚至半空中,那白衣老者的虚影,没有人察觉之下,再次出现。

    就在这时,在第五天过去的刹那,第六天到来的瞬间,那育兽花内的咆哮,惊天动地的传出,更有一股冲击扩散,使得疲惫不堪的白小纯,立刻被推的退后,倒靠在了一旁的墙壁上。夜行兽也被推开。

    轰的一声,育兽花直接碎裂,一个小兽的爪子,猛地伸出,这爪子锋利无比,仿佛可以划破虚无,甚至还有火焰在它的爪子上若隐若现,让所有人看到后,都觉得心神一震,触目惊心。

    与此同时,这爪子向着四周狠狠一撕,终于……露出了一个小兽头颅!!

    似马,似狗,似蜥,似鳄,似龙!

    头顶一根独角,能看到背部一排白色的毛发,身上却有黑色的鳞片,牙齿锋利,双目紧闭。

    “这是……”半空中的白衣老者,目中露出奇异的光,顿时心动,他也没想到,这小家伙居然真的可以活下来,而且看这样子,潜力无穷,甚至是可进阶的血脉!

    这一刻,古兽深渊内,天角墨龙猛地睁开眼,四大山兽同时震动,整个北岸所有战兽,全部颤抖。

    四周众人传出惊呼,换了谁,都可以一眼看出,这小兽……必定超凡!!

    四大山峰的掌座,全都倒吸口气,目中露出强烈的光芒。

    “出生就可掌握术法,那爪子上的火焰,说明它是……六阶血脉,天啊,我灵溪宗居然出现了六阶血脉的灵兽!!”

    “这将是我们北岸,未来的护宗之兽!!”

    “哈哈,我们北岸,终于诞生出了一个超越了天角墨龙的六阶灵兽!”

    四周所有人,都不由自主的冲了过去,要近距离去查看,白小纯靠着墙壁,身影被众人遮盖住了,他没有在意,只是在笑,为铁蛋开心的笑,也为自己开心的笑。

    “活着就好……”

    此刻,这小兽在头颅伸出的刹那,它的双眼用力的睁开,瞪着,它的眼睛很大,看起来很是可爱,流露灵动的黑色光芒,看向四周,似在寻找。

    这是它伸出头后,第一个动作,这个动作的意义极大,旁人或许不知道,可半空中的白衣老者,却是心神蓦然一震。

    “它在寻找……”

    四周被众人阻挡,小兽仿佛找不到自己心中所渴望的那个身影,神色焦急,露出暴躁之意,发出阵阵低吼。

    就在这时……

    “铁蛋……”白小纯靠着墙壁,支撑着身体,疲惫中带着激动与喜悦,顺着人群的缝隙,望着那只小兽,轻声开口。

    他话语一出,那小兽不再暴躁,身体猛地一颤,瞬间转头,目中闪耀强烈的光芒,同样从人群的缝隙里,它看到了白小纯,凝望时,它的目光渐趋柔和,慢慢浮现惊喜,仿佛看到了亲人。

    它找到了!

    似乎……支撑它不断挣扎,最后不顾一切的那股意志,就是它想要冲出育兽花,去睁开眼,去看一看,那带给自己温暖,鼓励着自己,安抚着自己的人,哪怕只是看一眼,也就足够!

    这种情绪形成的意志,超越了求生!

    时间,仿佛在这一刻定格,对于铁蛋来说,这一瞬,这个陌生的世界,不管有多少陌生的人阻挡在它的面前,在白小纯开口的那一瞬,全部消失了,只有白小纯一个人,就是自己的全部。

    ------------

    第一更,兄弟姐妹,呼唤月票,还有第二更!(未完待续。)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