轻小说 目录 A-AA+

             

第139章 不是我干的呀(第三更)

    可就在这时,阁楼外,传来阵阵哗然吵闹之声,白小纯一怔,起身推开大门,立刻就看到阵法外,数量众多的北岸弟子。

    “你们干什么!”

    白小纯面色一变,立刻退后几步,脑海里急速转动,搜寻自己这段日子的所作所为,可想了半天,也没想出自己到底做了什么事情,居然又引起了北岸的震动。

    虽没有想出自己到底做了什么,可白小纯紧张,此刻这么一开口,立刻阵法外的弟子,纷纷看向白小纯。

    “白师叔,还请打开阵法,我等进去搜寻一番!”

    “并非只是搜寻此地,整个北岸,我们能找的地方都找遍了。”

    “北岸这一个月来,大量女弟子的肚兜丢失,出现了一个****,白小纯,你若不心虚,就打开阵法,让我们去搜寻一下!”

    “哼,就算是在储物袋内,我们也有办法找出!”

    白小纯听着听着,心底松了口气,放下心来后,立刻生气了,背着手,看着眼前这些北岸弟子。

    “胡闹,我是荣耀弟子,我是掌座师弟,这事不是我干的!”白小纯好不容易站住了道理,岂能罢休,此刻趾高气昂,怒视众人。

    “一定是你,放眼整个北岸,能做到这一点的,只有你!”

    “没错,这白小纯最为可疑,他之前既然能瞒过所有人带走我们的战兽来奉献,这就是最好的例子了,说明他有这个能力,在那些师妹师姐没有察觉下,偷走肚兜!”

    眼看四周众人纷纷开口,白小纯冷笑一声,袖子忽然一甩,立刻阵法蓦然开启。

    “也罢,我让你们来搜,一会我倒要看看你们找不到后,如何对我交代!”白小纯心底坦然,这一次他是理直气壮,一点不担心。

    他这么一副样子,立刻让四周众人迟疑起来,他们原本就没有证据,此刻眼看白小纯居然打开了阵法,一个个面面相觑,很快那些丢失了肚兜的女弟子就一咬牙,当先踏入阵法内,先是向着白小纯一抱拳,正要搜寻时,忽然的,其中一个女弟子的饲兽袋内,跳出了一条赤色的松鼠。

    这松鼠刚一出现,就立刻发出尖叫,直奔前方飞去,四周众人愣了一下后,全部面色大变,这段日子,众人寻找肚兜的主要依持,就是这只特殊的战鼠,此鼠奇异,嗅觉敏锐,在一定距离内,被它闻过的气味物品,即便放在储物袋内,都可以感受的到。

    原本众人有些理亏,可眼下全部都睁大了眼,纷纷冲入阵法内,白小纯都傻眼了,脑袋有些懵,诧异时也跟着过去,直至到了这阁楼的偏房,在大门打开的刹那,哗啦一声,无数的各种颜色的肚兜,瞬间洒落出来,密密麻麻,放眼看去,不下数千件……

    “白小纯!!你还说不是你干的!”

    “果然是你!!”

    “白小纯,你你你……你居然如此无耻!!”四周众人齐齐看向白小纯,人群里的男弟子,更是怒火滔天而起,纷纷怒吼。

    白小纯倒吸口气,身体猛地哆嗦,发出一声尖叫。

    “不可能!!”他话语传出的瞬间,立刻四周那些女弟子一道道可以杀人的目光,刹那就落在了白小纯身上,白小纯头皮发麻,赶紧解释。

    “真不是我干的,我不知道啊……”他咽下一口唾沫,退后几步,心中委屈不可名状,可却不知道该怎么解释,四周的那些女弟子,一个个怒视白小纯,甚至有一些都已经开始掐诀,眼看就要一起出手。

    “该死的,怎么会这样!”白小纯抓狂了,他这段日子闭关,沉浸在修行中,根本就没离开过阁楼,也没去注意偏房,此刻正焦急时,忽然的,百兽院外,铁蛋的身影出现,它口中吊着一件红色的肚兜,神色满是陶醉,快速跑来。

    可还没等进阵法内,铁蛋就脚步一顿,呆呆的看着四周的众人,口中的红肚兜也掉了下来。

    随着红肚兜的落地,四周无数双眼睛,刹那就落在了铁蛋身上。

    白小纯看了铁蛋一眼,顿时头疼,能随意进出阁楼,放下这么多肚兜,即便是白小纯闭关没有留意,也绝对不可能是外人干的。

    就算是大黑狗,都无法任意进出阁楼的阵法,能做到这一点的,只有……铁蛋!

    铁蛋立刻颤抖,它不害怕外人的怒火,最害怕的是白小纯生气,此刻仿佛都快要哭了,趴在地上,低着头发出呜呜的声音。

    四周众人一个个神色古怪,尤其是那些女弟子,更是目中露出不可思议,阁楼外,一片寂静。

    半晌后,有一个女弟子喃喃的声音传出。

    “不可能是铁蛋干的,铁蛋多乖啊,一定是有人指使它这么做!”很快的,陆续有人开口。

    “是啊,铁蛋这么可爱,单纯,是被人蛊惑,强迫它这么做的!”

    “是白小纯,他是铁蛋的主人!”

    到了最后,那些女弟子几乎都这么认为,看向白小纯时,更为愤怒,这里面不是没有明白人,只是铁蛋平日的表现,实在太可爱了,尤其是眼下的神情,更是一副害怕的样子,立刻就博得了同情。

    只不过此事太诡异了,这些弟子虽这么开口,可却没有继续闹下去,都是狠狠的瞪了白小纯后,纷纷离去。

    很快的,此地重新安静,白小纯深吸口气,抬头看着天空,欲哭无泪,目中露出迷茫,铁蛋知道自己做错了事,赶紧来到白小纯脚下,蹭来蹭去。

    “铁蛋……你平日里挺聪明的,怎么这一次这么笨啊,你你你……你偷那些肚兜也就罢了,你不能坑我啊,我创造了你,说我是你的爹也都是可以的,你不能坑自己爹啊。”白小纯长叹一声,哭丧着脸蹲下身子,拍了下铁蛋的脑袋。

    “以后记得,不能坑自己人……那些肚兜,你藏在哪里不好,居然藏在自己家里……你啊,要聪明一点,做事情前要想好,一旦暴露了怎么办。”铁蛋低着头,呜呜起来,似知道自己错了。

    白小纯看到它这么一副样子,也就心软了,没继续训斥,转身回到阁楼,郁闷的重新打坐修行。

    院子里,铁蛋趴在那边,又呜呜了几声后,目中露出凶狠,侧头看向远处北岸弟子离去的方向。

    深夜,它悄然的爬出,身体一晃,消失在了夜色里,去了北岸。

    第二天清晨,天刚蒙蒙亮,忽然的,北岸弟子居住的地方,突然传来一声凄厉的惨叫。

    “该死的,是谁,是谁把我的兽灵丹都给偷吃了,那是我好不容易换来,准备让战兽进阶的灵丹啊!!”

    这惨叫几乎刚刚传出,很快的,类似的惨叫,居然此起彼伏,不断回荡。

    “啊,我的万灵草,我养了五年啊,只剩下了根了,没了,都没了……都被啃碎了”

    “有贼,太过分了,我的洞府内所有为战兽准备的粮食,都空了,那是三年的粮食啊!”

    “天啊,我昨天刚刚从李长老那里好不容易借来的三阶血兽骨,本打算观摩其内血脉变化,没了,居然没了!!”

    无论是外门还是内门,这样的声音,越来越多,到了最后,足有数百人怒吼,这些人没有例外,都是男的,而且都是昨天去了白小纯阁楼的男弟子。

    在这些弟子心痛的大吼,纷纷冲出时,他们立刻看到了铁蛋,口中吊着一根血色的骨头,一边跑,一边咔嚓咔嚓的咬碎。

    人群里,传出一声凄惨的尖叫,一个弟子披头散发,眼睛都红了,疯了一样的冲出,眼泪都流下来了。

    “别咬,那是我向长老借来的三阶血兽骨,啊啊,别咬啊……”

    咔嚓,咔嚓。

    铁蛋傲然的抬起头,身体一晃,避开来临的弟子,在远处继续咬着,很快的,那一整根骨头,都被它咬成了碎末,吞下去时,那位披头散发的弟子,只觉得眼前一黑,一想到自己还不上骨头后,李长老的怒火,他就抓狂,此刻大吼,冲向铁蛋。

    不仅是他这里如此,这数百人,全部怒火燃烧,追杀铁蛋,可他们的速度不行,眼睁睁的看着铁蛋飞奔,居然去了鸢尾峰,当众人追杀过去时,一声带着不悦之意的冷哼,如天雷轰开。

    “你们成何体统,这么多人,去吓唬乖巧的铁蛋,看来你们是太闲了!”随着声音传来,鸢尾峰掌座,那位老妪缓缓走出,冷眼望着那数百个弟子。

    这些弟子顿时颤抖,齐齐拜见时,看到了老妪的身后,铁蛋睁着大眼睛,乖巧的跟随,还不时蹭来蹭去,一副可爱的样子,似讨好一样。

    这一幕,让这些弟子一个个心中都在咆哮,可却不敢开口,对于铁蛋的恨意,已经滔天。

    “不就是吃了点你们的东西么,多大点事,它吃了多少,本座赔了,都散了吧,以后别欺负铁蛋!”老妪狠狠的瞪了众人一眼,低头时,立刻神色化作柔和,带着慈祥,摸了摸铁蛋的头,铁蛋更为乖巧,还伸出舌头如小狗一样去舔。

    四周那些弟子,一个个心中都在咬牙,更有委屈,他们觉得不是自己在欺负铁蛋,是铁蛋在欺负他们。

    可眼看鸢尾峰掌座如此偏袒,他们也没办法,只能忍着怒气离去,不敢继续找铁蛋的麻烦,于是纷纷把怒火,按在了白小纯的头上。

    “都怪白小纯,就是他创造了这么一个可恶的战兽!”

    “这战兽太可恶了,好色,偷肚兜,还偷吃的,偏偏那些女弟子还有长老掌座们,一个个都对它好的不得了!”

    白小纯此刻正在打坐,忽然打了个喷嚏,抬头看了看四周,又重新吐纳,他的修为,距离凝气十层大圆满,越来越近了。

    -----------------

    谢谢兄弟姐妹的支持,谢谢大家7年的陪伴,耳根抱拳一拜!看到了好多老朋友的帖子,很开心,天师老头居然也出现了,还有大家别打赏了,订阅就可以,我知道你们为我好,谢谢你们。

    继续呼唤保底月票~~~(未完待续。)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