轻小说 目录 A-AA+

             

第144章 白爷和你拼了(第四更)

    至于入口内是否有埋伏,此事没办法,只能靠自己,玉简也无法传递信息,不过若同宗一次性进入的人多,那么只要不是极为凶残的埋伏,一般都无大碍。

    这缺口在进去了四人后,侯云飞也选择了踏入,临进入前,他告诉白小纯,如果他这一次有什么三长两短,希望白小纯照顾一下他的族弟侯云青,这个侯云青,是侯家继侯云飞外,最重视的子弟,并未加入灵溪宗,而是在家族内修行。

    白小纯连忙安慰,让侯云飞不要悲观,偷偷给了他一把符纸,侯云飞被这一把符纸惊动,看了眼数量,顿时倒吸口气,心中感动,向着白小纯点了点头,凝重的踏入进去。

    随着他身影的消失,缺口缓缓黯淡,再无法进入,众人这才向着下方疾驰,白小纯虽担心侯云飞,可仔细一想五个人进一个缺口,应该无碍,于是带着众人继续前行。

    一炷香的时间,他们彼此笑谈,说着白小纯在南岸时发生的事情,说着自己对未来的安排与理想,当白小纯一拍胸口,告诉所有人自己的梦想是长生时,每个人都笑了起来,周有道更是在一旁大声说着,自己的梦想是成为灵溪宗老祖。

    似乎这条残酷的筑基之路,在这一刻,轻松了很多,在白小纯的带领下,众人一路碾压,所有只要看到的缺口,全部都直接抢过来,而白小纯的声音,在这深渊内,不断的回荡。

    “给我打!”

    “这里是我们的了!”

    “让开让开,此地是我们的!”

    “嗬呦,居然敢瞪我,给我打!”

    这一路轰鸣,白小纯身边的灵溪宗弟子,越来越少,每个人临踏入缺口前,都会对白小纯感激,而这种挥手间,一呼百应,四周弟子一个个出手的感觉,也让白小纯很激动。

    “这就是天骄的感觉嘛,难怪那么多人想要努力成为天骄。”白小纯感慨时,突然看到前方的剑身位置,居然有十多人在彼此争夺,那里赫然有三道缺口,只不过这三道缺口的四周,都有两个血溪宗的弟子,六人很是强悍,竟阻挡了四周**人的试图闯入。

    正僵持不下时,白小纯眼睛一亮,他身后此刻还剩下的十多个灵溪宗弟子,也都振奋起来,在白小纯的一声大吼下,众人急速冲去。

    “这里是我们的了!”

    那六个血溪宗弟子为执行宗门任务,在这里坚守很久,此刻都有些疲惫,眼看灵溪宗来了十多人,他们六位面色一变,没有迟疑,竟在白小纯等人到来的刹那,直接钻入缺口内消失不见。

    四周**个丹溪与玄溪宗的弟子,正要冲去,立刻被阵阵术法神通轰开,看去时,那三道缺口外,已被白小纯等人直接占据。

    “哼哼,乖乖的让开,今天你家白爷高兴,就不难为你们了。”白小纯仗着人多,傲然开口时,四周那**人一个个面色变化。

    “又是他!!”

    “此人名叫白小纯,他太可恶了,这一路上,他带人抢了我三次了!”

    “该死的,也抢了我两次,不然我早就进剑内世界了!”

    他们分属不同宗门,难以联手,况且眼下就算联手,也都不如灵溪宗人多,于是在无奈与怒火之中,眼看着灵溪宗的弟子,从那三道缺口处一个个消失。

    白小纯心中充满了满足,他看着第一道缺口在进入了五人后黯淡,又看着第二道缺口在进入了三人后黯淡,他觉得自己为宗门做了一件天大的好事。

    此刻干咳一声,觉得可以功成身退了,于是与剩下的五个灵溪宗弟子,靠近了第三道缺口,四周的丹溪与玄溪的**人,眼中冒光,可知道此刻就算是出手阻止也都晚了。

    即便是灵溪宗进入后,缺口没有黯淡,还能进人,可他们也不敢踏入,担心在里面有埋伏。

    正要散去,抓紧时间寻找下一个缺口,可就在这时,突然的,这**人眼睛猛地一直,甚至还有一些愣了一下,目中瞬间露出煞气与冷笑。

    在他们的目中,那第三道缺口,当灵溪宗第五个弟子周有道进入后,在白小纯试图进去的刹那,突然的……黯淡了。

    “不能吧!!”

    白小纯也愣了,被生生的挤了出来时,他咽下一口唾沫,赶紧回头,看到了四周那**个弟子,一个个目中带着不善,正缓缓靠近。

    每一个都是凝气十层大圆满,每一个都是各自宗门内,被同门熟知甚至仰望的天骄之辈,尽管不如各自宗门的那种让人绝望的弟子,可也都是天资不俗之人。

    “白小纯,你到是进啊,快点的,赶紧进去。”

    “是啊,你若不进的话,我们帮你,把你切了,说不定就进去了。”

    “哈哈,报应啊,你之前带人抢了我三次,这一次,我看你怎么办!”众人冷笑,煞气弥漫,这一刻的白小纯,已然成为了他们的公敌。

    白小纯倒吸口气,在这**人出手的瞬间,他立刻右手猛地一碰储物袋,顿时拿出大把的符纸,瞬间在胸口狠狠一拍,光芒刹那闪耀,很快居然都刺目了,白小纯的四周,方圆二十丈内,赫然全部都成为了光芒的世界!

    更有砰砰之声此起彼伏的传开,这声音越来越密集,直至几乎震耳欲聋。

    四周那**人全部睁大了眼,脑海嗡鸣,无法置信的看着眼前的白小纯,看着他四周二十丈内,五光十色,防护光幕足有上百层,他们每个人都头皮发麻,似乎这小半辈子,都没见过这样的一幕。

    “这……这是多少个防护符纸?”

    “天啊,这家伙他到底多富有,该死的,这防护光幕,别说是我们了,就算是再多几倍的弟子,一时半会也都轰不开!”这些弟子全部都心神狂震,被白小纯彻底震撼,此刻看向白小纯时,目中都露出强烈的骇然。

    白小纯站在那里,昂首挺胸,背着手,下巴抬起,神色却有些忧郁,似高手寂寞……

    “你们太欺负人了,来啊,你家白爷爷,和你们拼了!”白小纯大声吼道,一副要拼命的模样。

    随着白小纯低吼,他背后大黑锅内,元磁翅猛地一扇,身体骤然加速,身体已瞬间冲出,直接撞在了一个玄溪宗长脸青年身上。

    准确的说,没有直接撞到,玄溪宗的青年是撞在了白小纯的防护光幕上,在二十丈外惨叫一声,身体被直接撞飞,在远处好不容易停下,抓狂中擦去鲜血,看了白小纯身上厚厚的防护光幕一眼,他神色复杂,悲叹一声,转身急速远去。

    他憋屈啊,可没办法……他不认为自己有本事,可以打碎白小纯的防护光幕,与其浪费法力,不如早点进入剑内世界。

    这一幕看的四周众人全部心神震颤,知道根本就无法奈何白小纯,纷纷心中郁闷,瞬间散开,各自展开全速,就要离去。

    毕竟眼下还没有进入缺口,他们也不愿在这里与白小纯拼命。

    “不要跑,决战到天亮!”

    “你们欺人太甚,给我回来!”白小纯的声音不断传出,那些人一个个头痛,离开的更快。

    很快的,四周空了,白小纯眨了眨眼,心底也松了口气,这**人若一起出手,就算是他也要浪费一些时间,而眼下地脉筑基才是重点。

    收了身体外的防护符纸张,这些纸张才燃烧了小半,还可以重复使用。

    白小纯抬起下巴,一副高手寂寞的形象,小袖一甩。

    “我白小纯可不是吃素的!”

    他身体一晃,直奔下方飞速前行,一路身体跃动,顺着四周岩壁凸起的岩石与缝隙,不断向下,寻找大剑缺口。

    至于进入剑内世界的快慢,也存在了利弊。

    快速进入剑内世界,是可以早早的在里面杀戮地脉煞兽,获得地脉之气,可弊端也很严重,毕竟这剑身世界内,越是向下,地脉之兽蕴含的地脉之气才越多,往往下方杀一头煞兽获得的地脉之气,堪比上方数十只以上。

    而想要凝聚地脉气引,所需的地脉之气,也很庞大。

    同时,在剑身世界中,范围太大,更有剑身世界特殊的煞魂存在,很多时候需避开,所以如要向深处赶路,不如在剑身外速度快。

    只不过剑身外,越是向下,深渊的冰寒就越强烈,甚至到了一定的范围,已不是凝气可以进入的区域,反倒是在剑身内,会受到剑身保护,则没有这个顾虑,所以提前进入与否,需要根据个人的实力,难以判断好坏。

    白小纯对这里的寒气,有一定的抵御,琢磨着既然之前没能进入,那么也就不着急了,索性去自己能沉入的极限区域,从那里选择一道缺口,就可以走在很多人的前方。

    时间流逝,白小纯速度飞快,四周早就没有了人影,他不知不觉的,已远远超过了凝气修士能踏入的极限位置,四周寒气越发浓郁,直至他也感受到了身体的不适,四肢正慢慢的僵硬,若是继续下去,将会严重损伤。

    他这才深吸口气,低头看了眼下方,这深渊似乎没有尽头,一片漆黑。

    “最多再下沉一百丈……”白小纯尝试用符纸抵抗寒气,发现没有作用后摇了摇头,开始寻找大剑上的缺口,可时间不长,忽然的,在又下沉了三十多丈后,白小纯身体猛地一顿,隐隐的,竟看到不远处的大剑旁,似有一个人影。

    此人也立刻发现了白小纯,瞬间看来,二人目光隔着寒雾对望的刹那,白小纯立刻认出了这拥有冷漠狠辣的目光之人。

    “血溪宗,宋缺!”

    “灵溪宗,白小纯!”

    ----------------

    今晚12点,继续爆!!!需要月票~~(未完待续。)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