轻小说 目录 A-AA+

             

第132章 本源返祖之血

    望着大黑狗远去的身影,白小纯若有所思,他方才也在观察,看到了大黑狗的身躯慢慢瘦了一大圈,这很明显的一幕,让白小纯对这育兽花育化生命,有了一定的了解,又想起花开时的香气。

    “这育兽花内存在着一股致幻的气息,以此来使各种凶兽在幻境内,气血最旺盛时,抽取一丝生命本源的返祖之血,用来育化,所以大黑狗才会慢慢消瘦……而凶兽不同,使得他们气血旺盛的幻境也不一样,可无论怎样,其目的都是让这些凶兽在不同的幻觉内,失去抵抗之力。

    不愧是近乎灭绝的育兽种……在某种程度上来说,它的存在,凌驾于一切凶兽之上!”白小纯心神一震,渐渐明悟。

    如同蚊子吸血,会散出麻痹之意,这育兽花在吸取本源返祖之血时,会散出愉悦。

    时间一天天过去,七天后,白小纯眼看那育兽花的花期都过去了不少,若始终没有其他更优质的凶兽被抽取生命本源返祖之血,就浪费了这珍贵的育兽种。

    白小纯又想起北岸弟子对自己的污蔑,于是一咬牙,在这一天的深夜,月黑风高,他悄然无息的离开了百兽院。

    “虽然很久没干这种事了,虽然我的身份做出这种事实在是太丢脸了……可没办法啊。”白小纯目中露出精芒,在这北岸飘来飘去,直奔一处宅子,他速度太快,刹那踏入进去,这宅子内有一只漂亮的孔雀,此刻正在歇息,还没等察觉四周的危机,就被一只小手一把掐住了脖子上。

    这孔雀刚要挣扎,身体就被大力的拽了起来,发不出丝毫声音,身体都软了无法挣扎,只能任由白小纯拎着,快速离去。

    白小纯左顾右盼,很是警惕,察觉没人注意后,又冲向下一处地方,很快的,他的手中除了孔雀外,又多了一条青蟒,没有结束,继续前行。

    直至半个时辰后,白小纯披星戴月的回到了百兽院时,他左手拎着一只孔雀,右手抓着一尊夜豹,腋下夹着一只白猴,身上缠着一条青蟒,带着激动归来。

    “大丰收啊!”白小纯兴奋,他知道时间紧迫,于是在这后院,将这些战兽都束缚后,立刻先将孔雀扔到育兽花内。

    眼看育兽花将孔雀吞下,白小纯在一旁振奋的等待,不多时,孔雀被吐了出来,目中居然不是陶醉,而是沉浸在记忆里的美好,显然它进入的幻境,与其他兽不一样,还没等它反应过来,白小纯赶紧抓了过来,又将那条青蟒扔了过去,随后拎着孔雀,赶紧离开,将孔雀送回其主人的居所。

    这一次孔雀不叫唤,也不挣扎,甚至在白小纯走的时候,它竟然还讨好的蹭了白小纯一下,目中露出期待,仿佛是希望白小纯下一次还来带它去。

    “被抽取一丝生命本源返祖之血,不会有碍,可若多了对你不好,听话,对了……别告诉你主人啊。”白小纯严肃的压声开口,立刻远去。

    这一夜,白小纯很折腾,送走了青蛇,送走了白猴,送走了夜豹,天微亮时,就算是他也都觉得挺累的,一想到那些战兽每一个最后都露出不舍与迷恋,白小纯就觉得自己做了一件好事。

    尤其是看到育兽花的茁壮,他更是满足。

    “做一件事情,让战兽满意,育兽花满意,我也满意,这就说明,我的确是在做好事!”白小纯这一天都很高兴,当月色再次降临时,他迎着风,抬起小下巴,继续外出。

    一连数日,他早就轻车熟路了,不管内门弟子还是外门弟子,都是他的目标,每夜都最多选择四个兽,多了的话,天亮前他来不及送回去。

    在白小纯这谨慎中,又因他的修为高深,速度太快,这些天始终没有出问题,唯独在白天的时候,那些所有暗中被奉献了的战兽,一个个在看到白小纯后,立刻就会雀跃,想要上去讨好。

    它们的主人全部目瞪口呆,看着自己的战兽之前对白小纯还是不善,可现在居然在讨好,纷纷诧异,与自己的战兽沟通时,居然没有一个战兽给予回应。

    直至过去了半个月,白小纯得意地看着自己的育兽花又按照计划去不断地获得本源返祖之血,他的最强战兽,也稳定的发展,于是每次深夜,都极为卖力。

    这一天深夜,天空乌云盖住了明月,四下一片漆黑,白小纯手中拎着一只刺猬,肩上扛着一头凶牛,将它们制服,使得无法发出声音后,悄然无形的靠近了一处宅子。

    “碧眼黑猫……”白小纯目露奇芒,他始终惦记这头战兽,此刻靠近后正要有所行动,突然的,漆黑的院子里,有一双碧色的眼睛,猛地睁开,更有一声低吼,仿佛是猫叫,在这安静的夜里,蓦然传出。

    “这么警觉!”白小纯吃了一惊,这猫叫传遍四周,不少人惊醒,白小纯赶紧后退,可就在这时,那碧眼黑猫居然冲了出来,直奔白小纯,似要阻拦其逃走。

    尤其是目中,居然很是人性化的,露出嘲讽。

    白小纯大怒,若是换了其他时候,他收拾这黑猫很容易,可眼下他见光死,焦急中背后翅膀一扇,在四周有人出现前,展开全速急忙远遁。

    那猫叫带着穿透力,白小纯一路狼狈,避开出现的北岸弟子,好不容易才逃了出来,走在回到百兽院的小路上,他对那黑猫,咬牙切齿。

    “得想个办法,那黑猫太警觉了。”白小纯正头痛,忽然神色一动,身体急速避开,一道黑影从他身侧呼啸而过,更有咣叱的咬合声音传出。

    “又是你!!”白小纯之前本就火大,此刻一看这黑影,正是那条大黑狗,顿时更怒。

    这大黑狗之前两次偷袭,都是一击不中立刻逃遁,可这一次却没有离开,而是带着疯狂与凶残,更有恨意,竟再次冲来。

    它若逃跑,以极为灵活与夜行兽的特质,在速度上会极快,白小纯必须用全力,还需一些时间才可以抓住,可眼下它不跑,很快的就被白小纯制服。

    “今晚还缺个兽,就拿你代替了!”白小纯恨恨道,拎着不断挣扎的大黑狗,回到了院子里,先是让凶牛与刺猬去奉献,最后才将依旧挣扎凶猛的大黑狗扔到了育兽花里。

    当他把凶牛以及刺猬送走,又回来时,这一天的时间,白小纯也发了狠,准备给这大黑狗一个难忘的教训,竟一连让它奉献了十五次。

    最后这大黑狗都奄奄一息了,才被白小纯凶狠的扔了出去。

    “下次你若再敢偷袭,我让你变成狗干!”白小纯怒道,那大黑狗勉强的爬起,赶紧钻入丛林内,等白小纯看不到时,它趴在暗处,伸出舌头舔了舔嘴唇,目中竟露出深深的陶醉。

    又过去了数日,白小纯依旧是深夜行动,只不过对碧眼黑猫的警觉,让白小纯很头痛,想要强行出手,却发现这黑猫居然躲在其主人的房间里不出来。

    让白小纯很无奈,虽然不甘心,可也只能放弃,选择其他的兽,但心里始终惦记,这一天深夜,他在送一只蟾蜍兽回其主人的居所后,归来时,猛然间脚步一顿,一道黑影,瞬间从他身边冲过,熟悉的咣叱的声音,再次传来。

    依旧还是大黑狗,他精神抖擞的站在那里,这一次还是没有逃走,而是呲牙露出凶狠,似还要再冲来的样子。

    白小纯目瞪口呆,被这只大黑狗的执着震撼了,可紧接着白小纯就觉得古怪,之前第三次偷袭时,白小纯没多想,眼下仔细一看,这大狗依旧是没有逃走,完全放弃了自己的速度,甚至刚才偷袭时,给白小纯的感觉,似乎有些敷衍的样子,咬合的力度,远远不如前几次偷袭时那么的凶残。

    “你是故意的吧!”白小纯诧异的问道。

    这大黑狗原本正要冲出,可听到这句话后,脚步一顿,停了下来,眼睛望着白小纯,也不低吼,也不呲牙,更不再冲出,就这么直勾勾的望着。

    白小纯神色古怪,没有理会这条大黑狗,绕开疾驰时,大黑狗居然跟在了后面,一路跟着白小纯回到了阁楼,回到了院子里。

    刚一到来,这黑狗居然尾巴都激动地摇晃起来,冲向育兽花,竟然……自己跳了进去。

    白小纯目瞪口呆,神色越发古怪,尤其是他看到奉献结束后,这大黑狗爬了出来,居然没有离去,而是又跳了进去,来来回回,直至第二天黄昏时,这条大黑狗居然自己奉献了七八次。

    “这……这……那么多生命本源返祖之血,你不要命了啊,该死的,你进入的是什么幻境?”白小纯倒吸口气,一把抓住还要继续奉献的大黑狗,赶紧扔了出去,正要威胁一下,白小纯突然内心微动,话锋一转。

    “我知道你能听懂我的话,告诉你,下次如果还想来,别老偷袭我,你去把那只碧眼黑猫抓来,我就允许你再奉献一次!”

    大黑狗一瘸一拐的正要离去,闻言脚步一顿,回头看了看白小纯,转头跑远。

    数日后的深夜,白小纯正要外出寻兽,可刚要走出阁楼,突然的,听到了外门传来熟悉的犬吠……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