轻小说 目录 A-AA+

             

第124章 驭人大法

    白小纯没有继续比下去,顺着这条北岸弟子让开的道路,神色上有一丝忧郁与无奈,轻轻地摇了摇头,缓缓走出。

    在这无数北岸弟子复杂的目光里,渐渐远去,直至走远,白小纯才感慨一叹,小袖一甩,喃喃低语。

    “都怪我,我应该低调的,唉。”他很是唏嘘,心中洋溢着得意与振奋,可表面却保持忧郁与寂寞,使得背影看起来都萧瑟了……

    望着白小纯的背影,四周北岸弟子一个个复杂,说不出心中是什么情绪,公孙兄妹、徐嵩还有北寒烈,此刻心中有不甘,可一样也升起了无力感。

    那种自己已经很努力的去追赶,本以为已经追上,可却发现,原来自己被拉下了更远的感觉,让他们沉默了。

    “或许,他与鬼牙之中,在多年之后,会出现一个……传承序列!”徐嵩心底轻叹时,公孙兄妹的心中也都浮现类似的想法。

    唯有北寒烈,他身体颤抖,此刻握紧了拳头,他没有放弃,也不能放弃,一想到天骄战时的凄惨,他就觉得仿佛有无形的鞭子,在鞭挞自己。

    咬牙时,一只手臂放在了他的肩膀上,那是他的兄长,落日峰内门第一天骄,北寒风,他来到这里已很久,白小纯没有去继续接受的那些纸鹤里,有一个属于他。

    亲眼目睹了白小纯这一个多月的强悍,就算是北寒风也都明白,自己……绝不是白小纯的对手,哪怕此刻的自己已是凝气十层。

    可在白小纯那恐怖的肉身之力以及难以形容的速度之下,一切都将被摧枯拉朽。

    “哥……”北寒烈看向兄长。

    “你的资质比我好,努力修行,一时的挫败算不了什么,传承序列里也有一些前辈,在凝气与筑基时并不起眼,厚积薄发超越他们那一代曾经的天骄。”北寒风鼓励道,这话既是说给自己的弟弟,也是说给自己。

    北寒烈沉默,半晌后用力的点了点头。

    “以后,不要去招惹白小纯了,无论他曾经如何的可恶,但这一刻,他获得了尊重,同时此人的行事做法,也值得你的多多学习,知分寸,懂进退,不被虚幻迷惑,不被财帛动心,只有心中的坚持永恒常在,此人……很可怕。”北寒风轻声低语。

    不但是他这里如此,所有没被白小纯挑战的两千多内门弟子,几乎所有,此刻心中都是这样的感慨。

    白小纯做人圆滑,这场北岸主动发起的挑战,他没有强制的进行下去,而是为北岸,为那两千多人,保留了颜面。

    毕竟若继续接受挑战,已经没有意义,而他的贡献点已经积累的极其恐怖,如眼下这样彼此不提,半年后挑战失效,才是最好的做法。

    不但为北岸保留了颜面,也为自己减少了没有必要的敌意。

    没有人说话,此地每一个北岸的弟子,都沉默了,明白人不少,越是明白,就越是对白小纯这里,在叹息中,也升起了尊敬。

    半空中的北岸四峰掌座,一个个在此刻也都目光凝重。

    “这白小纯,比当日天骄战时,还要强悍……”

    “鬼牙那孩子始终都在闭关,为筑基准备,不知这二人,谁才是这一代的最强弟子,若干年后,又有谁可以进入传承序列,成为我灵溪宗的底蕴之一。”

    “进入传承序列,太难太难,两甲子内不成金丹,不是传承,超过两甲子,即便是成为金丹,也只是太上长老。鬼牙也好,白小纯也罢,他们的路还长……而若有一天真的成为了凌驾于我等掌座之上的传承序列,就会准许进入我灵溪宗最深底蕴所在,灵溪秘境,那里不但有太上长老传法,甚至若有机缘,还可有幸面见……灵溪老祖!!”

    “至今为止,灵溪秘境内传承序列不到二十人……他们,才是我灵溪宗的不灭传承之种啊,任何一个,都是我灵溪宗不断壮大的支撑与后盾……我等是无望了,只能成为守山的掌座,而李青候……他的希望最大!”

    北岸四峰掌座相互看了看,都有感慨,由白小纯而联想到了李青候。

    许久,此地众人慢慢散去,整个北岸在接下来的一段日子里,都安静了,无论是内门还是外门,可与此同时,北岸弟子的可怕,也在这段日子体现出来,居然是几乎所有的弟子,都开始了疯狂的修行。

    或许他们不再将白小纯看成是敌人,但却看成了是欲超越的对象,这种爆发力,让北岸四峰的掌座都很惊喜。

    时间流逝,转眼过去了半年。

    白小纯依旧是在百兽院内没有外出,整日要么修行龙象化海经,要么就是练习水泽国度,而更多的时间,则是去观摩此地的所有凶兽。

    无论是性格温顺的还是暴躁的,都在白小纯的不懈努力下,慢慢对他充满了亲和,而这片丛林,也在白小纯太多次的溜达中,对于每一个地方都很是熟悉。

    尤其是在丛林的深处,那里有一个山涧,漆黑无比,远远可以看到无数黑气滋生,这里就是北岸著名的古兽深渊。

    传闻此地通往九幽,连接了一个秘境,在那里有无穷的凶兽,被灵溪宗的老祖,当年发现后花费了极大的代价,将其暂时封印,化作了宗门的底蕴之一,是北岸弟子修行所需凶兽的主要来源。

    只不过这秘境来历莫测,灵溪宗万年来所探索的只是一部分区域,而封印之力需每隔几百年就要进行一次,每次展开都代价不小。可虽然如此,这秘境内无数的资源,也成为了北岸渐渐崛起的原因之一。

    同时,这古兽深渊,也是灵溪宗的护宗神兽,天角墨龙栖息的地方,甚至它的存在,本身也是封印的一部分。

    灵溪宗的那把镇宗之宝,被炼灵了九次的无上天角剑,就是来自此兽当年蜕皮脱落的一根角所炼制。

    其修为恐怖,郑远东在这天角墨龙面前,也要称呼一声老前辈,甚至灵溪宗当年从末流杀入下游,获得在这里开宗立派的资格,这条天角墨龙伴随着灵溪老祖,功不可没。

    白小纯站在古兽深渊的山涧外,探头看了好几眼,他来到这里已多次,对于此地的历史以及天角墨龙,也都从北岸的门规玉简内了解。

    习惯性的向着山涧内扔下了一大把专门为凶兽炼制的丹药后,白小纯咳嗽一声,喊了起来。

    “天角前辈,晚辈白小纯,又来这里了,要用一下这里的地火脉,那个……费用什么的,老规矩,我用丹药代替啊。”白小纯扔完丹药,也不管有没有回应,跑到了山涧旁的一处被他开辟出的石洞内。

    从来到这百兽院的丛林后,白小纯很快就发现,这里有地火脉的痕迹,于是挖出了这个石洞,果然找到了地火脉,成为了他在北岸的炼丹房,给凶兽吃下的丹药,就是在这里炼制出来。

    不过考虑到门规玉简上介绍这里时说的那些历史,白小纯觉得以防万一,于是每次来临时,都会向着山涧扔下大把灵药,作为费用。

    虽然每次灵药扔入山涧后,都没有了声息,也没有出现什么变化,慢慢的白小纯也都没去注意,不过这个习惯还是保留了下来。

    又过去了一个月,当白小纯从这石洞内走出时,他的目中有精芒闪动,神色得意,目中有兴奋。

    这一次的炼药,很是顺利,三阶灵药在他的手中,已出神入化,修为在这一刻,终于不再是缓慢的精进,而是攀升到了凝气九层大圆满的程度。

    “哈哈,用不了太久,我就可以踏入凝气十层,然后就可以去准备筑基!!”白小纯振奋,这半年来,他的不死银皮也略有精进。

    此刻觉得自己修为不俗,白小纯开始尝试紫气化鼎,随着一尊尊鼎的出现,白小纯惊喜的发现,对于这一神通,他已然彻底的收发由心。

    喜悦中,白小纯目中露出光芒,他想到了自己这些年,时常思索的一个算是他自创出来的术法。

    “驭人**!”或许是当年落陈家族一战,危机关头以此法驭陈恒的一幕,在白小纯的脑海里留下了很深的印象,此刻跃跃欲试。

    这里虽没有修士在身边任由他去尝试,可此地是百兽院,有着大量的凶兽,白小纯想到这里,立刻激动,连忙跑了出去,在这丛林中寻找凶兽,找到后立刻施展驭人**。

    数日后,整个丛林乱了起来,白小纯无奈的发现,自己的驭人**,对于身体庞大的,或者是修为高深的,还是无法完全操控,只有在面对瘦小或者是修为凝气五层以下的凶兽,才可以做到勉强控制。

    郁闷中,白小纯不信邪,总结方式,继续琢磨这驭人**,他隐隐觉得,这种凭着自己的灵力,去操控对方的身体,凌驾于对方意志之上的术法,似乎总是缺少了什么。

    而若是能找到所缺少的,或许……就可以成功!

    就在白小纯练习这驭人**时,古兽深渊内,有一双深蓝色的眼睛,不知什么时候睁开,遥遥望着丛林内的白小纯,看着他的驭人**,目中的深处,藏着惊奇。

    “驭人……当年寒宗老怪也曾有过这个念头。”古兽深渊内,传来沧桑的低语。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