轻小说 目录 A-AA+

             

第125章 当年那只夜行兽……

    这被白小纯命名为驭人**的神通,在之后的日子里,成为了此地凶兽新的游戏,它们经常会身体莫名其妙的飞起来,然后又掉下来。

    偶尔的,还会突然两腿站立,这些凶兽不但没有觉得恐惧,反而很感兴趣,到了最后,那些瘦小的兽看到白小纯,立刻就跑过来,想让白小纯带着它们玩耍。

    而那些身体庞大的如飞虎般的凶兽,则是经常看着白小纯在自己身边不断地伸出手指,口中还念念有词,往往很快的,白小纯便开始叹息,一副很郁闷的样子默默走开,直至他走远,这些身体庞大的凶兽都在诧异,不知道白小纯在干什么。

    直至一个月后,白小纯不得不暂时放弃了驭人**。

    “此法一旦修成,必定是惊天动地,我暂时先缓缓,等再强大一些,一定可以修成!”白小纯有些不甘心,可尝试了一个月也都没有太多的起色,不由得感慨起来,慢慢收了心,想要继续修行水泽国度时,又控制不住的看了看自己的翅膀。

    “当时北岸那老太婆给我元磁珠子与翅膀时曾说,这里面蕴含了引斥秘法……”白小纯眼睛一亮,把翅膀拿在面前,开始研究,数日后他叹了口气,只能又将其埋在心底,留待以后了。

    直至此刻,才算彻底的收了心,开始全力修行水泽国度。

    时间流逝,不知不觉的,白小纯在这北岸,已接近两年,他后院的那株育兽种,已长出了一丈多高,可惜还没有开花,不过按照白小纯的判断,距离开花的日子,已不算很遥远。

    而他的水泽国度,也在这不断地修行下,渐渐气势越来越强,每次展开,都有轰鸣巨响,有一股奇异之力仿佛不属于这个世界,降临四方。

    整个百兽院内,九百多尊凶兽,已经被白小纯全部观摩完了,每一尊凶兽他都几乎了如指掌,可偏偏他的本命之灵,还是没有形成。

    “难道是我观摩的凶兽还不够?应该去观摩一下更强的凶兽才好。”白小纯沉吟了好久,看了眼古兽深渊,迟疑了一下,觉得那里太危险了,想了想后,他眼睛一亮,猛地抬头,看向北岸的四座山峰。

    “北岸的四座山峰,有守山灵兽!”

    北岸的四座山峰,每一座山峰的山顶,都存在了一尊强悍的凶兽,是各峰的守护兽,虽不如那条天角墨龙,可也是非凡。

    每隔数日,它们都会偶尔外出,要么在天空飞舞,要么就是仰天一吼,撼动四方时,也会引起不少弟子的羡慕与关注。

    白小纯在北岸这段日子,也曾多次看到,尤其是鸢尾峰的那尊七彩凤鸟,更是让他记忆深刻。

    打定主意后,白小纯匆匆离开了百兽院,路过试炼台时,看了眼试炼台的那尊凶兽的雕像,这不是他第一次看这个雕像,可每次都有种说不出的感觉,这也是其他弟子都有的现象。

    甚至白小纯也曾仔细的观察过,但却一无所获,渐渐也就不再关注,只是路过时,会下意识的扫了一眼。

    收回目光,白小纯首先要去的是鸢尾峰,此刻正带着心事,走在路上时,忽然心神警觉,背后元磁翅瞬间出现,身体嗖的一下强行向前冲出了数丈。

    几乎在白小纯避开的瞬间,他之前所在的位置,有一道黑影刹那来临,咣叱一声,仿佛是牙齿用力咬合的声音让人心悸的传出。

    这声音不小,甚至都引动了空气的音爆,让人可以想象得出,这得需要多大的力气,多深的恨意,才会在牙齿咬合时,发出如此惊人的气势。

    那黑影赫然是一条大黑狗,身体足有一丈大小,如同牛犊,只是全身干瘦,更是毛发蓬松,仿佛野狗。

    此刻神色狰狞,盯着白小纯,更有大量的口水顺着牙缝流淌,尤其是那目中的红芒,似带着疯狂。

    白小纯也惊了一头冷汗,蓦然回头,立刻就看到了这条大黑狗,愣了一下后顿时认出。

    “这不是北寒烈的那条夜行兽么,你……”可还没等白小纯说完,那大黑狗就嗖的一下,急速离去,俨然是一击不中,遁之千里。

    白小纯有些发懵时,四周的不少北岸弟子,也都纷纷认出了那条大黑狗,一个个倒吸口气,传出低声议论。

    “北寒师兄的这条夜行兽,太可怜了,北寒师兄没法要它了,其他人也不敢去靠近,长老都觉得它可怜……”

    “是啊,这条夜行兽从那之后,就时常在我们北岸溜达,甚至我有一次还看到它站在一个小山包上,看着夜空发呆,似带着惆怅。”

    “可怜啊,难怪它要去偷袭白小纯……”

    白小纯眨了眨眼,听到这些话后,也觉得心底有歉意,看着大黑狗远去的方向,白小纯决定不追究这大黑狗偷袭自己的问题了。

    “我也没办法啊,我当时出战,都说了让北寒烈认输,我一旦出手,真的是自己都害怕。”白小纯叹了口气,转身走开,去了鸢尾峰。

    以他荣耀弟子的身份,哪怕是在北岸,也一样诸多区域畅通无阻,小心翼翼的到了鸢尾峰的山顶后,他没有太靠近山顶的窑洞,而是在远处找了一处岩石,盘膝坐在那里,默默等待。

    这一等就是三天,三天后的清晨,突然的一声凤鸣仿佛撕裂长空乌云,阵阵七彩之光在山顶窑洞内闪耀时,七彩凤鸟,优雅的飞出,在半空中翅膀伸开,初阳光芒落在它的身上,折射出璀璨的七彩光辉,看的白小纯心神震动,他隐隐感受到了在这七彩凤鸟体内,似存在了一股可怕的力量,一旦爆发,自己即便是有大成的不死银皮,也远远不是对手。

    凝望时,白小纯将凤鸟的身影,烙印在心底,不断地观摩,直至一炷香后,这七彩凤鸟才慢慢飞回,看都不看白小纯,回到了洞府。

    白小纯深吸口气,闭上眼,脑海勾勒出七彩凤鸟的模样,继续等待,又过去了五天,还是清晨,这七彩凤鸟再次出现。

    时间流逝,白小纯在这鸢尾峰的山顶,一连观摩了数月,只是偶尔才回百兽院一次,很快就匆匆归来。

    鸢尾峰的弟子,大都听说了此事,纷纷诧异,大都没有在意,可也有一些内门弟子,若有所思,心底起了猜测。

    直至又过去了一个月,白小纯对于凤鸟的观摩,已到了入微的程度,他这才起身离去,去了落日峰。

    落日峰的守山灵兽,是一只黑色的三眼乌鸦,这三眼乌鸦身体足有两丈,四周有一道道黑丝扭曲虚无,出现的时间不多,一个月也就那么一两次。

    每一次外出时,不但速度飞快,更是会掀起一连串的闪电,且往往都是黑夜出没,白天不会出现。

    白小纯为了观察这三眼乌鸦,在夜里全神贯注,终于在三个月的时间,一共看到了五次,每一次他都目不转睛,沉浸在观摩中,渐渐地,似乎他的本命之灵,诞生的迹象更为明显。

    穹顶峰的守山兽,不是飞禽,而是一只巨大的蜥蜴,这巨蜥动作缓慢,可气势却是极强,而它也最适合白小纯去观察,因为它每次走出洞穴,都会站在一块穹顶峰最高的岩石上,一动不动的遥望远方。

    白小纯远远的看着,不断的观察,几个月后,对于这蜥蜴的观摩程度,超越了七彩凤鸟,更是超越了三眼乌鸦。

    至于鬼牙峰的守山灵兽,更是奇异,或者不能称呼为灵兽,而是一尊山鬼,仿佛是集合无数凶兽于一体,凝聚山脉成灵,而后诞生了意识,自称山鬼。

    这是一个具备人形的身影,全身长满了黑色的毛发,有着人的眼睛,额头以上如狼张开了大口,头顶生着两根扭曲的角,上半身长着蛇的鳞片,胸口的位置探出一个虎头,身后还有一条长长的尾巴。

    它的手中永远都拿着一把森森的骨叉,每次出现时,天空都会出现云雾,遮盖了日月,使得它的双眼,在一片漆黑中,露出幽光。

    白小纯看的心惊胆战,他能感受到对方知晓自己的存在,可似乎彼此差距太多,根本就没有理会自己,而是站在山顶,仰天发出无声的咆哮。

    在这咆哮中,鬼牙峰的无数石头子,都在微微颤抖,许久,随着山鬼回到了洞穴内,这些石头子才恢复如常。

    时间流逝,白小纯沉浸在了观摩中,在这北岸的四座山峰之间不断的来来去去,脑海里,他的本命之灵要诞生出来的感觉,越来越强烈,而却卡在某个隔膜上,就是无法突破。

    北岸的弟子,也慢慢都知道了白小纯在观摩守山灵兽,有的人不理解,可如徐嵩,北寒烈等内门弟子,却是猜测之后,心底咯噔一声。

    “他在修行水泽国度!”这是北岸不少内门弟子,猜出的答案,因为只有修行水泽国度,才需要去长久的观摩凶兽。

    “水泽国度,是与鬼夜行齐名的灵溪宗顶级秘法……且不同的人修行,有不同的效果,有的至强,有的极弱。”

    “白小纯既然在观摩凶兽,就说明他的本命之灵还没有诞生出来……”

    “不知道他的本命之灵,会是什么……”

    在这北岸内门弟子纷纷猜测时,白小纯观摩四峰灵兽,已有一年。

    实际上这一年来,不但是内门弟子关注他这里,就连四峰的掌座以及掌门,还有李青候,也都在暗中关注白小纯水泽国度的进度。

    他们也在诧异,因为按照正常来说,百兽院的观摩,就足以形成水泽国度的本命之灵,可白小纯这里似乎还不够,但就算是不够,加上四座山峰的守山兽,也应该可以了,但偏偏……还是不够。

    “白小纯的本命之灵,竟如此难形成!”

    “本命之灵,因人而异,它是按照一个人的内心潜在世界,形成了一种神秘莫测的灵幻……”

    “白小纯的本命之灵,会是什么呢……”

    在这众人关注时,白小纯结束了对四座山峰守山兽的观摩,茫然的走在北岸,他发现,再怎么观摩也都没用了,明明有强烈的感觉,似乎随时可以在脑海中诞生出水泽国度的本命之灵,只差一点就能突破。

    可这一点,却仿佛无限之大。

    白小纯迷茫,他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做了,此刻默默的在这北岸前行,在路过试炼台时,他下意识的看了眼试炼台的那尊凶兽的雕像。

    这被他曾经看了多次,每次都只是有说不出的感觉,却难以明悟的雕像,在这一瞬,在他看去的刹那,白小纯脚步瞬间一顿,整个人身体一颤,目中露出不可思议。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