轻小说 目录 A-AA+

             

第126章 厚积薄发

    他以前看这尊雕像时,只是觉得这雕像有一股气势,可引起昂然的战意,只是更深层的,他说不出是什么感觉。

    可眼下,不知是不是他连续一年都在观摩四峰守护兽,且沉浸在那本命之灵随时可以突破的境界里,使得他在看向这雕像时,竟下意识的以一种观摩战兽的方式,不是去看这雕像的整体,而是去看它身上的鳞片!

    这似很普通的,如雕刻上的鳞片,在被白小纯看到的瞬间,竟让他脑海里,水泽国度本命之灵诞生的感觉,瞬间翻滚,一下子强烈无比。

    与此同时,他似乎听到了一声仿佛来自远古的嘶吼咆哮。

    这一幕他不知是不是幻觉,正要仔细凝望时,却一切瞬间消失,紧接着,他脑海中水泽国度本命之灵要诞生的感觉,也慢慢平静下来。

    白小纯呼吸急促,猛地上前,直接就盘膝坐在了这尊雕像的下方,抬起头,目不转睛的凝望,他隐隐觉得,之前自己无意中感受到的那一幕,绝不是幻觉。

    “这雕像……有古怪!”白小纯深吸口气,凝望不断,不是去看整体,而是盯着无数鳞片中的一片,全神贯注。

    可偏偏这看似简单的鳞片,白小纯发现自己竟很难记在脑海里,这是一种很诡异的状况,可以看到,但却记不住。

    这种现象,不但没有让白小纯气馁,反而更坚定了他的执着,他双眼一闪,沉浸在目光中的鳞片里。

    时间流逝,很快到了黄昏,这试炼台在北岸的中心地带,四周时常会有北岸弟子出现,他们都看到了白小纯坐在那里死死的盯着试炼台的雕像,纷纷诧异,但却没有停留,收回目光离去。

    可第二天清晨,当那些昨日看到白小纯的弟子,路过这试炼台时,居然再次看到白小纯,似乎白小纯这一夜,根本就没有离开,而是始终保持这样一个状态,甚至眼睛都红了的盯着雕像时,众人的诧异更多。

    白小纯知道,他只能通过这雕像去突破,除此之外,实在是没有别的办法了,水泽国度的本命之灵,他觉得自己能做的都做了,百兽院的观摩,四大守山兽的观摩,甚至北岸弟子所拥有的战兽,他也暗中观察了不少。

    可那水泽国度的本命之灵,却总是没有出现,若一点征兆都没有也就罢了,白小纯或许不会在这上面浪费时间,可偏偏这本命之灵是一副随时可以诞生的样子,如同是能感受到,可却看不到,近在咫尺,又偏偏远在天边。

    那种不上不下的感觉,让白小纯很难受,此刻终于抓住了一丝契机,他性格中锲而不舍的那部分,立刻就爆发出来。

    如同是他炼药时的执着,如今坐在雕像面前的白小纯,一样执着起来,哪怕一夜过去,哪怕双眼都红了,哪怕再没有出现第二次昨天的一幕,可白小纯依旧没有放弃。

    甚至他隐隐有着强烈的感觉,如果这一次放弃,那么水泽国度……他或许一生都无法诞生出本命之灵,而这一次的机会,若他抓住,那么水泽国度的本命之灵,将会破茧而出!

    “我就不信了!”白小纯一咬牙,再次凝望起来,仔仔细细的观摩那一片鳞甲,将其在脑海里不断地勾勒。

    甚至在他的无意识中,封闭了自己的听觉,嗅觉以及感官,全部的注意力都放在了目中,时间一天天过去,当第四天的清晨降临时,北岸的很多弟子,都对白小纯这里吃惊,渐渐大都谈论起来。

    “白小纯在那试炼台的雕像下,已经四天了……他在干嘛?观摩试炼台雕像?”

    “那试炼台雕像的确奇异,我听说很多人都曾去观摩过,想要获得一些收获,但至今为止,除了鬼牙大师兄,没人成功过!”

    在这北岸一部分弟子彼此议论时,北岸的内门弟子,也都注意到了这一切,有不少人特意赶来,凝望白小纯,看到他那种疯魔的状态,纷纷心底松了口气。

    “原来只是在尝试观摩铭记,而非真正的明悟,我就说么,试炼台的雕像,虽蕴含了秘密,可却不是什么人都可以明悟的。”

    “我看过一些典籍,自从这雕像四千年前被宗门从古兽深渊秘境运回,立在这里后,长辈不知道是否有人明悟,但弟子中……在鬼牙之前,无人做到明悟。”

    “这雕像我等也都尝试过,最后都不得不放弃,什么也感受不到,除非是如鬼牙那样,借此观摩进入传说中悟定境界,否则的话,太多人尝试过了,有的人十天,有的人十五天,而最多也就是二十天,身体便会虚弱致昏迷。”

    北寒烈以及公孙兄妹,还有徐嵩以及内门的不少天骄,此刻看出白小纯只是观摩而非悟定,也都心底松了口气。

    甚至四大峰的掌座,也都注意到了雕像下的白小纯,纷纷露出期待。

    “不知这白小纯,能否如鬼牙一样,在这雕像上有所收获。”

    “这需要机缘,悟性,努力,缺一不可,如同一张凌乱的画,有的人去看,看到的只是乱,有的是看到的却是秩序,而还有一些人,看到的却是凌乱之下隐藏的画面,同样的还有很少很少的几个人,看到的……与所有人都不同。”

    白小纯的确是在观摩,而非真正的悟定,他的双眼血丝弥漫,眼中的那片鳞甲,似乎无限的放大,取代了整个世界,他仿佛在这鳞片里,看到了一个天地,看到了无数的浮游存在,说不出那些是什么,甚至很有可能只是眼花的幻觉,这些白小纯不在意,他唯一的想法,就是去记住这鳞片的样子,在脑海里,将这鳞片勾勒出来。

    他不知道自己尝试了多少,或许是一千次,或许是一万次,或许更多,甚至他整个人的精气神,也都在这观察中慢慢的黯淡下来,可却都失败了。

    而时间也在慢慢流逝,第五天,第六天,第七天……直至十天过去,似乎观摩这雕像,会消耗很大的元气,白小纯的身体都枯萎了一圈,可他依旧还在坚持。

    渐渐地,当十九天后,北寒烈等人也都彻底的放下心来,他们看出了,白小纯的状态,最多再坚持一天,就会因元气的虚弱,昏迷过去。

    “当鬼牙在这雕像前,用了十五天的时间,终踏入到了悟定这种传说的境界里,悟定了二十七天苏醒,他的鬼夜行能小成,那一次的悟定,关联极大!”

    “这白小纯已耗了十九天,还是没有悟定,不论他修为的话,在这一点上,他不如鬼牙。”

    “这雕像神秘莫测,之前很多人都试验过了,若第一次不成,则之后更难,明天,他就昏迷了,即便是苏醒后元气补充回来,也再没有机会了。”

    不但是北寒烈等人这么认为,就连四大峰的掌座,也都纷纷叹了口气,觉得可惜。

    渐渐的,白小纯观摩雕像的第十九天,日落了,当第二十天的清晨阳光洒落时,当几乎所人都认为,白小纯会昏迷时,在他们的目光下,在渐渐不可思议的惊呼中,这第二十天,过去了。

    白小纯,居然没有昏迷,只是身体又枯萎了一圈,可他居然还在坚持。

    二十一天,二十二天,二十三天……随着时间的流逝,越来越多的人吃惊,当第三十天过去后,四大峰的掌座也都震撼。

    “这白小纯的元气之浓,居然到了这种地步!”

    “寻常弟子最多十天,炼体弟子最多十五天,就算是如鬼牙那样的天骄,也最多就是二十天,若不能进入悟定的境界,便会元气损伤昏迷,可这白小纯……他竟能坚持这么久!”

    “可这又有什么用?再久,若无法悟定,也都是一场空。”

    北寒烈等人也是心惊,这一刻,他们才算是真正的明白了,白小纯的肉身之力,到了什么样的程度,可心中也有感叹,毕竟不能悟定,时间多长都没用。

    很快的,又过去了十天,白小纯依旧还在沉浸,他的脑海里已不知尝试了多少次去勾勒鳞片,或许是五万次,或许是十万次,或许更多,依旧失败。

    直至第五十天,第六十天的过去,无数人被白小纯这里,深深地震撼了,他们无法相信白小纯的元气到底有多深,这种超乎了想象的坚持,若没有足够的肉身之力,是做不到的。

    终于,在第七十天到来时,白小纯身体一颤,明显的消瘦下来,似乎以他的元气以及肉身,也都到了尽头。

    他这里,早就被众人关注,在白小纯身体颤抖时,立刻引起了很多人的注意。

    “要结束了,就在这几天了,他就要昏迷过去。”

    “没有悟定,终究一场空。”

    可就在众人大都这么判断的瞬间,在这第七十天的黄昏,远处夕阳落下,霞光让天边成为了橘黄时……

    白小纯的双眼,猛地露出了……茫然。

    在这茫然中,他的双目,缓缓地闭合!

    在闭合的刹那,他的脑海中,一片完整的鳞甲……在无数次的尝试下,终于被勾勒出来!

    这鳞甲在出现的瞬间,白小纯脑海传来炸雷般的轰鸣,他整个人长吸口气,气息瞬间消失,仿佛只剩下了躯壳,踏入传说中的……悟定!

    在这一瞬,四周关注这里的众人,全部双眼一缩,实在是太出乎意料了,令人难以相信。

    白小纯的悟定,不是巧合,更不是注定,而是他自身的努力!

    他有水泽国度本命之灵的机缘,有一定的悟性,更重要的,是他付出的努力,超过了所有人!

    他的悟性或许不如鬼牙,可他付出的是鬼牙近五倍的时间,之所以拥有这种时间,是因为他的肉身与磅礴的元气,而肉身与元气之所以强悍,是因他修行不死长生功,这些年的努力与积累!

    这一切的一切,才是他能悟定的最大原因!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