轻小说 目录 A-AA+

             

第122章 此战,我接受!

    在北岸将挑战白小纯看成了是一件壮举时,因太过轰动,此事也都传到了南岸,南岸弟子纷纷面面相觑,带着同情的目光,遥望北岸,不是同情白小纯,而是同情北岸弟子。

    “你们不了解他……”

    “等着吧,用不了多久,你们就知道这白小纯是多么的可怕了。”

    时间流逝,第十天时,挑战白小纯的内门弟子,总人数已超过了两千,达到了两千三百多人人,且每天都在增加。

    似乎,身为北岸的内门弟子,如果你不去挑战一下白小纯,不去试炼台激发一只纸鹤,那么就是很丢人,且还会被人心中鄙视的事情。

    这种风气出现后,挑战白小纯的人……更多了。

    “哈哈,今天我许大宝,用十个贡献点,已挑战了白小纯!”

    “哼哼,我周云聪,在三天前就已向那北岸公敌发起了挑战,可惜这弱鸡不敢来战!”

    第十三天时,挑战白小纯的内门弟子,已突破了三千,整个北岸全部轰动,无论在北岸的任何地方,所有人讨论的,都是挑战白小纯的事情。

    这种因为一个人而形成的连锁风暴,前所未有,而每天在试炼台的四周,都凝聚了数万人之多,这些人都是外门弟子,他们看着一个个内门傲然的踏入试炼台,发出挑战之言,形成纸鹤后,都会欢呼,至于贡献点的多少,已无人关注。

    而最早发起挑战的北寒烈,也都没想到事情会发展成这样,他现在的名气之大,早已超过了曾经,甚至更因当初受害者的身份,使得他如今,在北岸已万众瞩目。

    直至第十七天,当挑战白小纯的内门弟子,已突破了四千人后,北岸引起的这场风暴,横扫了整个灵溪宗。

    似乎这已不再是挑战,而是一种象征,拿出的贡献点多少没关系,甚至不少人拿出的只是个位数,但这种热闹的事情,必须要参与进去。

    “白小纯怕了,他不敢与我们北岸开战!”

    “哈哈,他就算再强,也要跪在我们北岸的团结之下!”

    “北岸意志,至高无上!!”

    不但四峰的掌座膛目结舌,掌门郑远东也都目瞪口呆,甚至都引起了灵溪宗的太上长老关注,毕竟这种事情,从未发生过。

    而北岸的振奋,也在几乎所有内门弟子都发起了挑战后,达到了巅峰,甚至不少人天天都去百兽院,看着那一只只纸鹤不断地飞来,传出欢呼。

    直至第二十天时,内门弟子几乎有**成全部都发出了挑战,终于此事消停了一下,可紧接着,在这天清晨,于这试炼台的四周,有一个外门大汉怦然心动,他看到这么多内门因挑战白小纯而被欢呼,心中也有振奋,暗道自己前面已经有四千多个挑战的了,白小纯就算是选,也看不上自己拿出的这点贡献点,毕竟那是天骄战的第一嘛。

    能挑战第一,而且对方还避战,这种事情,想想就开心,以后还可以作为吹嘘的资本,自己挑战过白小纯,对方不战而逃。

    想到这里,这外门大汉立刻振奋激动,以凝气四层的修为,第一个外门弟子的身份,傲视群雄般的冲出,作为今天首个爬上试炼台者,仰天大笑。

    “我刘大彪,以一百贡献点,欲挑战北岸公敌,白小纯!”刘大彪笑声传开,他背着手,傲然的望着百兽院。

    “白小纯,收到你彪爷的战书,你身为内门弟子,敢不敢与我刘大彪一战!”

    随着此人的出现,四周所有人都寂静了,众人的第一个反应,就是刘大彪傻了,白小纯再怎么可恶,那也是天骄战的第一,不是一个外门弟子能去挑战的,可紧接着就醒悟过来,这分明是刘大彪看中时机,大出风头的好方法啊,于是众人眼睛冒出光芒。

    一想到身为外门弟子去挑战内门弟子,结果对方还避战,这将是何等风光的事情啊,于是一个个燃了起来。

    纷纷傲然的发起挑战,想要加入这场征战北岸公敌的盛事中。

    就在这刘大彪傲然得意的时候,百兽院阁楼内,白小纯从盘膝中站起,叹了口气,推开了房门。

    这二十天,他最头痛的就是开门,可不开又不行,若是积累的纸鹤多了,战意太强,他会受不了,只能每天早上第一件事,打开屋门。

    每一次都会看到数百纸鹤传出无数挑战之声,昨天早上他还特意数了一下,发现纸鹤已经破了四千,密密麻麻的铺了一地。

    此刻刚一推开房门,发现只有几十只纸鹤,白小纯正惊喜时,忽然的,远处天空上千纸鹤,形成了一股排山倒海的战意,呼啸而来,在白小纯一愣时,这些纸鹤纷纷落下,在白小纯的面前汹涌澎湃的爆发,直接把白小纯整个人都淹没了。

    那是上千多个纸鹤的同时落下,在白小纯被那强烈的战意笼罩下,这些纸鹤直接将他瘦小的身体,埋在了下面。

    不多时,白小纯挣扎的爬了出来,整个人都傻了,看着四周无数纸鹤,他懵了半天,似乎脑袋都不够用了,动弹不得。

    而他的手中,此刻拿着之前那一波纸鹤中的第一个,耳边还在回荡纸鹤内没有情绪的声音。

    “内门弟子白小纯,北岸外门弟子刘大彪,凝气四层,以一百贡献点,欲向你发起挑战。”

    白小纯盯着纸鹤,尤其是听到凝气四层这四个字后,他的眼中一亮,顿时生气了。

    “北岸太欺负人了,我白小纯想要低调,可既然无法低调,罢了罢了,北寒烈耍赖,说好的十年闭关,这么快就出来了也就罢了,内门弟子挑战我就忍了,可外门弟子也来挑战,不能忍,我就接受挑战好了,刘大彪?凝气四层,就他了!”白小纯深吸口气,心底也在感慨,要不是百兽院的兽,非烙印契约难以带出去,而他又不会通天驭兽功,他真想将这里的近千凶兽都带出去,横扫挑战场!

    此刻带着遗憾,白小纯抬起下巴,向着纸鹤开口。

    “此战,我接受,立刻开战!”

    与此同时,试炼台上,刘大彪背着手,享受着站在这里,被万众瞩目的感觉,心潮澎湃起来。

    “白小纯,你家彪爷再等你十息,你这个菜鸟,你这个弱鸡,你到底敢不敢接受彪爷的挑战!”

    “白小纯,你给我出来!”刘大彪全身都兴奋了,扯着嗓子大吼,他越是这样,四周人就越是起哄。

    而刘大彪也更为兴奋,他从来没考虑过白小纯会接受挑战的事情,在他看来,白小纯二十天都避战,就算是要接受,也是去接受那些内门弟子,怎么的也不会无耻到来接自己的挑战,毕竟……那是天骄战的第一啊。

    想到这里,刘大彪更得意了,觉得这就是自己出风头的好机会,而且他甚至都想象到了,今天之后,自己在外门弟子里,必定是人人知晓,还有几个自己看好的师妹,说不定也会因为自己的英豪一幕,而心升倾慕。

    “白小纯,还有三息,痛快的,敢不敢与你彪爷一战!”刘大彪再次大吼一声,笑声回荡,觉得满身舒爽,正要下台。

    可就在这时……

    突然的,一道光幕瞬间出现,直接将刘大彪阻挡,使得他无法离开,随着光幕的出现,四周所有人全部一愣。

    紧接着,一个没有任何情绪的声音,在这试炼台上蓦然回荡。

    “被挑战者内门弟子白小纯,接受发起者外门弟子刘大彪挑战,此战即刻开始!”

    瞬间,似有传送之光浮现,白小纯的身影,借助纸鹤,直接就出现在了试炼台上,立刻就看到了四周数万的北岸弟子,也看到了此刻呆呆的如同傻了一样,与他一起站在这试炼台上的大汉刘大彪。

    四周刹那间,一片死寂,这数万人里,有外门弟子,也有内门弟子,可无论是谁,在这一刻都懵了,呆若木鸡的望着试炼台上的白小纯。

    他们无论如何也没想到,白小纯……居然接受了挑战,接受也就罢了,他居然……接的是一个凝气四层的外门弟子的挑战……

    这种无耻的程度,已经超出了所有人的想象,使得他们此刻都懵了,脑海一片空白。

    “你就是刘大彪?”白小纯背着手,凝重的开口。

    刘大彪腿都软了,眼泪都快流了下来,整个人彻底晕乎了,目中露出茫然,觉得这一切仿佛是做梦,他只不过是想趁这个机会,卖弄一下出出风头而已,无论如何用也没想到,白小纯居然接战了!!

    他不去接内门弟子,不去接强大的外门弟子,而是接下了自己的战书……

    “我……我……”刘大彪整个人哆嗦,都结巴了,话语还没等说完,白小纯轻叹一声,淡淡开口。

    “你认输吧,我一旦动手,自己都害怕。”

    这句话传入刘大彪的耳中,立刻成为了雷霆,使得刘大彪的脑海里瞬间就浮现出了他听说的关于白小纯的一幕幕,尤其是北寒烈的凄惨,让刘大彪下意识的一夹腿,吓的几乎魂飞魄散,都快哭了,尖叫起来。

    “我认输!!”

    轰的一声,随着刘大彪的认输,光幕消失,白小纯傲然的站在试炼台上,他的身份玉简内,自动的增加了二百贡献点。

    “人生寂……”白小纯小袖一甩,正要轻叹,可就在这时,四周的所有人,发出了疯狂到了极致的怒吼,这吼声强烈,竟在这一刻,传遍整个北岸,甚至南岸都隐隐听到。

    ----------

    咳咳,写到这里时,我很想大吼一声,我以2张推荐票,挑战白小纯!兄弟姐妹,有没有一起挑战的啊~~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