轻小说 目录 A-AA+

             

第117章 寒门药卷!

    “破坏香云山符文,难的地方,是算计好一个让你都察觉不到的改动,而要动手,只要方法得当,哪怕一个凝气弟子,只要到了香云山,花费一些时间,也可以慢慢完成,这破坏,已完成了一段时间!南岸有内奸!”老猴沉声开口。

    寒宗眼中露出寒芒,他明白,破坏容易,而修复困难,如一个花瓶,孩童举起都可打碎,而要修复,则需一个专门的大师,故而不可同日而语!

    “内奸……”寒宗沉吟时,他右手立刻抬起,向着种道山一抓,片刻后,一枚玉简破空而来,落在他手中时,里面有关于半甲子岁月内,宗门所有事情的记录,他看了一圈,也看到了白小纯进入宗门内,所有事情的记载,包括天雷,包括酸雨,包括万蛇谷以及他炼丹的种种怪异。

    寒宗看了后,神色逐渐古怪,在他看来,白小纯就是一个宗门的祸害……可很快,他忽然双目一闪。

    “这小娃的炼丹……似乎带着邪性……”

    “药道万千路,人人皆不同,或许白小纯……罢了,逆河丹的丹方,还有寒门药卷,给他吧,或许,在他的手中,未来可以炼出……逆河丹……”猴子轻声喃喃。

    寒宗双眼收缩,逆河丹,灵溪宗万年来无人能炼成,甚至灵溪宗还找到丹溪宗,愿意花费极大的代价,让丹溪宗炼制,可就算是丹溪宗,也都难以炼成。

    这逆河丹,已成传说,若非灵溪宗如今存在了一粒,寒宗都会认为,这是不可能炼出的灵药,而此药的唯一作用,就是……唤醒,真灵!让真灵苏醒十息的时间!

    而那寒门药卷更是当年寒门灵道,三大传承根基之一,上面记录通天药道,传闻来自天外世界。

    “炼丹带着邪性,而逆河丹本身就是邪门的丹药,或许……未必不可能!”寒宗沉吟后,点了点头,又问道。

    “师尊,您老人家的修为……”

    “难以恢复,需要时间,可既然回来了,我怎么也要多坚持一些岁月,我要亲眼看着……九天云雷宗灭亡!”猴子眼中露出仇恨,当年全宗覆灭,只有他以及不多的一些人逃出,走过禁灵的区域,九死一生,来到了东脉末流,这才残喘生根。

    “徒儿,归来的,不仅仅是我一个,那些老家伙,或许都陆续的归来,老夫不知道这是为什么,可我想……这或许是一个大世,即将开启的征兆。”

    猴子轻叹,寒宗沉默,尽管苍老,可目中依旧慢慢凝聚精芒,更有执着。

    时间流逝,一个月后,白小纯在洞府内,结束了修行,有些忐忑出去后会是什么样子,愁眉苦脸,唉声叹气,可在这里又不能出去,只能继续打坐吐纳。

    这一天,他刚刚结束修行,睁开双眼,还没等如往常一样去叹气,突然一愣,看到面前的地面上,不知什么时候,居然多了一枚玉简与一卷竹书。

    这两样物品都很古老,似乎存在了很久的岁月,甚至看去时,能感受到沧桑之意。

    “咦?”白小纯愣了一下,四下看了看,狐疑的拿起玉简,灵力融入,查看起来,很快的,他就睁大了眼。

    “逆河丹?不需要任何草木,而是用通天河水炼丹,这……这是什么丹药,看起来似乎很厉害的样子,通天河水,居然还可以炼丹?”白小纯觉得不可思议,仔细的看了看炼制的方法,倒吸口气。

    “太邪门了,居然是以身体为炉……”他又看向那卷竹书,很快眼睛睁的更大。

    “寒门药卷?”

    “长生不老寒门起,永世不灭轮回落!”白小纯倒吸口气,这竹书打开后,他看不到具体,一片模糊,只能看到开卷的第一句话,可这一句话,让他整个人都疯了。

    “莫非……莫非这药卷,可以炼制长生不老丹,啊啊啊啊!”白小纯尖叫起来,他浑身颤抖,双眼出现血丝,露出激动,如获至宝。

    “一定是掌门师兄看我这么努力的修行,才给了我这两个东西奖励,掌门师兄太好了,逆河丹,小意思,等我以后厉害了,给掌门师兄炼个一千粒出来。”白小纯兴奋,赶紧研究寒门药卷,虽然看不出更多的内容,可依旧执着不减。

    尤其是这寒门药卷的竹子,白小纯研究之后发现,居然忍不出,可上面散出的沧桑之意,似乎存在了万年以上。

    他无法想象,什么样的竹子,居然可以存在万年,而且明显,有阵阵清香散出,融入体内后,使得修为都运转加快不少。

    白小纯更为振奋,再次确定,这是了不得的宝贝,心底多少也出现了一些怀疑,觉得莫非自己这段日子的修行,真的感动了掌门?又或者是师尊冥冥有灵,赏赐给自己的?

    “这也不大可能吧……”白小纯想了想,一咬牙,索性不理会,反正宝贝在手,就是自己的了。

    他没有注意到,这一刻,在他的身后,洞府的深处,一只猴子站在那里,望着白小纯,目中藏着敬畏与疑惑。

    “他到底是如何做到的……难道真的是某个冥冥中的存在,借助他的手,让我归来……”

    许久,猴子转身,走入石壁内,顺着石壁蔓延,直至到了种道山下,直至到了……河岸的大地深处。

    在这里,有一个巨大的地窟,里面灌入了金色的通天河水,这四周存在了一个浩荡的阵法,整个灵溪宗,就是这阵法的核心。

    而这阵法,不是镇压,而是……守护。

    在金色河水的中心,有一口棺椁。

    棺椁没有盖,可以看到里面有一个女婴的……干尸。

    那婴儿虽是干尸,可却存在了一丝生机,在她的身上,那种沧桑的岁月之感,更浓,更浓……

    时间一晃,又过去两个月。

    白小纯始终看不透寒门药卷,虽不甘心,可只能放弃,他琢磨着,等自己炼药更厉害后,或许就能看懂了。

    此刻,责罚期限到来,当白小纯走出石洞时,他精神饱满,修为略有精进,很快的,他就得知了自己要被送去北岸,观摩百兽,加深水泽国度修行的事情。

    “北岸……”白小纯一愣,遥望北岸,想到自己天骄战时,被称呼为北岸公敌,于是迟疑了一下。

    “都过去这么久了,应该忘得差不多了吧。”白小纯不确定的喃喃低语,可没办法,这是宗门下的通知,白小纯想了想,目中慢慢露出期待,他期待的,是储物袋内的育兽种,想到或许自己有可能获得一尊凶兽,就觉得去北岸,也不是不能接受。

    回到了香云山,从坍塌的洞府内整理了行装,在三天后,于种道山上,南岸所有长老,掌座,内门弟子,还有很多的外门弟子,为他送别。

    这送别,是自发的,几乎所有弟子,都来到了这里,他们望着白小纯,要亲眼确定白小纯进入北岸,才会放心。

    眼看这么多人送别自己,白小纯站在掌门的身边,他非常感动,向着众人挥手。

    “诸位同门,我要去北岸了,可我舍不得你们啊,我舍不得南岸,舍不得这里的一草一木。”

    众人听了这句话,一个个都面色古怪,毕竟是很严肃的送别,且掌门以及各山掌座都在,所以哪怕平日里再对白小纯愤愤,这些弟子也都挤出难舍之意。

    唯有张大胖、侯小妹、侯云飞等与白小纯交情莫逆之人,才是真的心底有些舍不得,可南北两岸本就都是灵溪宗,所以这难舍也并不强烈。

    “白师弟,你天资不俗,水泽国度更是开窍,已有气势,难道你不想开创一个奇迹,将水泽国度修成么,北岸资源超过我南岸,在那里继续修行,可以让你的未来更美好,甚至筑基的希望都会大了太多太多,筑基之后,寿元可以增加。”人群内,周长老走了出来,望着白小纯,脸上露出柔和,缓缓开口。

    白小纯身体一震,筑基与寿元增加,让他的眼睛内出现了光芒。

    “走吧,转过身,走向北岸,记住,我辈修士,要一往无前,离开后就不要回头留恋,一路走下去!”

    “是啊白师叔,走吧,你有远大的理想,只有北岸才可以给你梦想飞翔的天空!”

    “白师叔,不要舍不得这里,走入北岸,就不要再回来,你的路在前方啊。”众人纷纷开口,白小纯听着四周人的话语,他的目中露出感动。

    此刻他深吸口气,向着众人抱拳深深一拜,转身时,在掌门一脸古怪中,二人顺着种道山,去了北岸……

    眼看白小纯走了,周长老脸上的慈祥瞬间化作了激动,四周那些弟子,更是一个个全部振奋,不少人甚至在这喜悦中都流下了泪水。

    “苍天有眼啊,这白小纯他终于走了!!”

    “哈哈哈哈,掌门开恩,掌座英明,天道终有公平了,我们南岸的春天,到来了!!”

    “这是真的么,白小纯居然真的走了,我都不敢相信这是真的!”无数人激动的欢呼沸腾,甚至还有人拿出锣鼓,高兴地敲打起来。

    种道山的北边,此刻白小纯正跟在掌门身后,听到了后面的锣鼓喧天,他干咳一声,神色古怪,隐隐觉得这一幕有些熟悉,脸上露出感慨。

    “掌门师兄你听到了么,南岸也舍不得我啊,因为我的离去,他们都悲伤成这样了。”

    郑远东呆了一下,只能抬头默默望着天空……

    ------------

    求推荐票!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