轻小说 目录 A-AA+

             

第120章 挑战白小纯!

    随着声音的传来,那原本气势汹汹的飞虎,身体猛地一顿,立刻就从半空落下,趴在了地上,甚至尾巴都在用力的摇晃,掀起不少尘土落叶时,它硕大的头颅抬起,舌头都伸出了,乖巧的望着从远处走来的巨大的身影。

    那身影赫然是一尊十丈左右,全身散发凶残气息的穿山甲,绿色的眼睛带着冷漠,一步步走来。

    这一切变化的太快,孙文整个人都呆了,他身后的那两个外门弟子,也都倒吸口气,对这一切目瞪口呆。

    那女弟子整个人都懵了,飞虎的逆转,穿山甲的到来,让她有种不可思议之感,她无法想象,那让眼前孙师兄骇然的飞虎,居然会因为一句话,就趴了下来,而且还露出乖巧的样子,这与之前的威猛凶残变化太大,让人都出现了恍惚。

    “十大战兽?”孙文身后的外门男弟子,喃喃低语,有些无法置信,抬头时,看到了那巨大的穿山甲,倒吸口气。

    “铁甲……山兽……”孙文一样艰难的望着那巨大的穿山甲,仅仅是威压,就让他觉得心惊,尤其是当他看到穿山甲的背部,坐着的一个瘦小的身影时,更是脑海嗡鸣起来,失声开口。

    “是你!”

    巨大的穿山甲上,坐着的正是白小纯,他站起身,一跃而下,到了飞虎的身边,拍了一下飞虎探过来的大脑袋。

    “你啊,又去吓唬人!”白小纯很生气,飞虎眨了眨眼,低下头,去蹭白小纯的腿,这么一副样子,看的孙文只觉得天雷滚滚,他身后的那两个外门弟子,完全傻眼。

    “不好意思,小飞实际上没有什么恶意的,它就是比较调皮,喜欢吓唬人,小飞,快去道歉。”白小纯踢了飞虎一脚。

    飞虎脸上有些委屈,侧头看向孙文三人,低吼一声,吼声虽低,可也如雷一样,震的孙文三人心底一颤。

    “你们是来选战兽的吧。”白小纯目光扫过三人,认出了孙文,但却装作不认识,笑着开口。

    “我们……我们是来选战兽的……”那外门女弟子用力咽下一口唾沫,赶紧开口,看向白小纯时,露出恐慌,身边的孙师兄都骇然的战兽,在对方的脚下,乖巧如小狗,这一幕实在太惊人了。

    “也罢,相逢就是有缘,我帮你们一把。”白小纯干咳一声,这种时候,他一向是非常热心的,于是抬头大喊一声。

    喊声回荡,很快的,四周的地面都震动起来,紧接着一道身影急速来临,出现在了白小纯的面前后,化作了一个大猩猩,兴奋的向着白小纯咧嘴,拳头拍着胸口,不断地叫唤。

    “小猴一边去,你不适合他们。”白小纯一挥手,这大猩猩立刻哭丧着脸,跑到了一边。

    孙文身体颤抖,他立刻就认出,这是十大战兽中的那只凶残额夜行猿,他当年曾亲眼看到,这只夜行猿,生生拧下一头水木狮的头颅,很是残暴。

    可眼下,这猩猩居然在白小纯的面前,如此乖巧听话,孙文有种做梦的感觉。

    与此同时,一头巨熊横冲直撞,奔跑而来,到了白小纯的近前时,居然两腿直立的站了起来,不断地扭着屁股。

    “小熊乖,有外人在,别跳了。”白小纯有些头痛,那巨熊侧头凶狠的看着孙文三人,低吼一声。

    “天……天火熊,它居然在跳舞……”孙文眼前模糊,脑海掀起大浪,他都如此,那两个外门弟子,更是震撼,可很快的,他们的震撼就强烈了十倍,化作了前所未有的恐惧。

    这四周大地颤抖,很快的,一尊尊凶兽出现,到了最后,竟里三层外三层的,到来了数百,而且一个个都不是之前他们三人所见的温顺兽,全部都是凶残无比的凶兽。

    这数百凶兽的出现,孙文哪怕是内门弟子,也都腿软了,那两个外门弟子,已经面色煞白,强烈的危机感,让他们心神颤抖不能自已。

    “选一个吧。”白小纯咳嗽一声,故作深沉的开口。

    孙文已经茫然了,他无法想象白小纯到底是怎么做到的,仅仅半年的时间,竟然让这里的凶兽,全部如此听从。

    又想到自己在这里数年,他的心中已弥漫了无尽的苦涩,这种鲜明的对比,别说是他了,他身后的那位外门男弟子,此刻肠子都悔青了。

    他羡慕的看着那些兽,心中苦涩胜过黄莲,他恨自己之前为何那么草率的选择了一只战兽,若是能再等等,遇到这神奇的师兄,自己也会有这一场惊人的造化,可眼下……没了。

    那位外门女弟子颤抖,有些不敢相信,连忙指了一只大雕,那全身黑色羽毛的大雕嘶鸣一声,凶残的本性竟在白小纯的注视下消散,任由女子的驭兽之力融入身体,慢慢签订了契约后,大雕飞起,在半空盘旋。

    白小纯笑了笑,一挥手,立刻四周这些兽一哄而散,他跃起站在了穿山甲的背上,这穿山甲低吼一声,转身带着白小纯就要远去。

    女子难以相信自己居然成功了,此刻看着白小纯远去,她忽然大声开口。

    “师兄,能告诉我你的名字么。”

    穿山甲的背上,白小纯听到这句话,心底得意,慢慢的抬起小下巴,全身上下自然而然的露出一副高手寂寞的忧郁,小袖很自然的一甩。

    “我叫,白小纯。”

    深沉的话语,随风飘荡,他背着手,站在穿山甲上身影,长袍于风中吹动,发丝在风中飘摇,整个人身上的忧郁感,经过白小纯这些年的努力,已经炉火纯青,难辨真伪。

    这么一副样子,立刻在那女弟子的心中,留下了无穷的烙印,整个人都痴了……

    “白小纯?这名字有些耳熟……”一旁的外门男弟子,愣了一下,很快就睁大眼,露出不敢相信的神情。

    “北岸公敌!!”

    女弟子也呆了一下,倒吸口气,也想起了白小纯这个名字,可却无法将众人传闻中的北岸公敌,与前方那忧郁的身影重叠在一起。

    三人都很茫然,默默的离开了百兽院。

    丛林内,白小纯坐在穿山甲上,察觉身后没人注意自己了,这才卸去高手寂寞的模样,得意的哼着小曲,看到小兽就扔出一枚丹药。

    这半年来,此地的凶兽之所以对他这里乖巧无比,除了白小纯是发自真心的对这些凶兽外,还有丹药的缘故。

    这些丹药,使得此地的凶兽,一个个都潜力增大,自然而然的,对白小纯这里就充满了好感,很是亲近。

    当然也不是所有都是这样,还是有一些对他这里始终带着警惕,不过白小纯不介意,在这百兽院的半年,他非常的开心。

    尤其是他阁楼后院的育兽种,这顿日子已经发芽了,这让白小纯更为激动。

    而好事连接不断,在半年的观摩百兽,白小纯发现自己在修行水泽国度时,气势更强了一些,虽然还是没有本命之灵出现,可却明显的,多了一丝凶残。

    按照这么下去,白小纯觉得,这水泽国度,继续修行,必定可以出现本命之灵,他很好奇,自己的本命之灵,会是个什么模样的兽。

    他更期待,这与鬼牙的鬼夜行并列为最强秘术的水泽国度,若自己最终炼成,会展现出什么样的战力。

    在这期待与修行中,又过去了一个月,白小纯来到北岸的时间,已半年多,他虽不外出,虽觉得自己低调,可实际上百兽院中,那些凶兽对他乖巧的一幕幕,还是从很多来此获得战兽的弟子口中慢慢传出。

    很快的,就让宗门内不少人听说,尤其是这半年来,关于白小纯的过往,更是北岸弟子的重点话题,他曾经在天骄战所做的事情,使得无数人咬牙切齿,每次想起,都会联想到北寒烈,使得很多人心中都有一根刺,在看向自身战兽时,这根刺化作了抹不去的阴影。

    终于在这一天,从归来后始终闭关不出的北寒烈,在洞府内猛地睁开了眼,捏碎了手中的玉简,他在半年前就接到了传音,知道了白小纯的到来。

    “白小纯,我北寒烈的耻辱,今日要彻底洗刷,你的确强悍,可这几年我北寒烈一样在进步,而且是前所未有的进步,我终于将落日诀,推动到了第三层,筑基下无敌!”北寒烈站起身,全身修为轰然爆发,凝气九层大圆满的气势,传遍四周,这几年,他被强烈的刺激之后,已经是疯狂的修行,歇斯底里。

    “白小纯!”北寒烈仰天大吼,直接冲出闭关的洞府,一路掀起惊天气势,引的无数人关注,尤其是公孙兄妹与徐嵩,更是凝望。

    “这么强!他居然将落日诀练到了第三层!千年没有之事!不过他在成长,我们一样在成长,与当时比较,不知强悍了多少!”

    “换了谁遇到如此人生大变,整日在回忆中痛苦,都会如此疯狂。”

    就在这些天骄心惊时,北寒烈化作一道长虹,直奔北岸中心位置,最著名的试炼台。

    这试炼台,准确的说是一尊凶兽雕像抬起的右爪,这雕像足有十多丈高,样子狰狞,散出强烈的战意,它的身体,远远一看好似站立的鳄鱼,全身鳞片,背部更有三排骨刺,最惊人的,是它的手爪,占据了半个身子。

    其中左爪已风化,而抬起的右爪,似要去撕开苍穹一般。

    试炼台,就时它的右爪掌心!

    这雕像是四千年前灵溪宗从古兽深渊内发现,花费了极大的代价取出,竖立在这里,成为了北岸的试炼台。

    此刻,北寒烈站在试炼台上,目中露出强烈的战意,大吼一声。

    “我拿出全部贡献点,一共三万七千点,要挑战,白小纯!”他话语一出,整个试炼台轰鸣,四周扭曲,幻化出了一只纸鹤,这纸鹤急速飞出,直奔百兽院!

    北岸试炼台,名气之大,传遍灵溪宗,甚至南岸都听说过,这试炼台有一个规矩,发起人拿出贡献点,可向北岸任何人发出挑战,会有纸鹤出现,飞向被挑战之人。

    挑战的时效是半年,被挑战者在这半年内可随时接受,而一旦接受,就要立刻强制开战,若胜则获得发起人的贡献点,输了的话,不会损失贡献点。

    也可以选择不接受挑战,若没去接受,半年后就自动失效,贡献点返回给发起人,但发起人在这半年内不可取消。

    这规则,对发起人来说很是被动,但越是如此,才越是公平。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