轻小说 目录 A-AA+

             

第一百零三章 我要为宗门做贡献!

    在这荒芜山脉内,灵溪宗的弟子不多,大概十几人的样子,毕竟这里对于内门弟子而言,虽少有筑基凶兽,可也有一定的危险。

    故而都是认为自身强悍者,才会到来。

    在白小纯很是密集的呼唤下,所有在这里的弟子,都陆续的听到了他的声音,其中大多数都听从了白小纯的劝说,拿着白小纯给出的歉意谢礼离开,可还是有那么两三个天性薄凉之辈,神色不屑,带着轻蔑,以为是求救,根本就不理会白小纯的呼唤,装作没听到,甚至心底也未尝没有等呼唤之人灭亡后,拿走储物袋的心思。

    在这里依旧独来独往,他们开始还没觉的什么,可很快的就发现这里的凶兽有些不对劲,一个个连习性都改了,暴躁疯狂。

    上官天佑也在荒芜山脉,一样曾听到了白小纯的呼唤,可目光一闪,没有理会,他接下的任务与白小纯一样,都是寻找寄灭兽,此刻他很是心惊,他亲眼看到有一头堪比凝气六层的巨熊,居然抱着一颗大树,不断地撞击……

    这样的一幕,他不是第一次看到了,途中,他还看到了一只兔子,居然敢来袭击自己,那目中的疯狂,让他觉得熟悉的同时,也觉得头皮发麻。

    “不对劲,这荒芜山脉莫非发生了什么变故!!”上官天佑倒吸口气,他立刻就想到了白小纯的发情丹,心底猛地一颤。

    而此刻,白小纯的储物袋内,寄灭兽的内核,已有三十多个,他带着振奋,还在散播发情丹的粉末,直至半个月后,白小纯惊喜的发现了一处八字形的山脉交汇处,这里居然有一个很大的风口……

    似乎四周的风,在吹过这里时,都会被引来,从这里向着半个荒芜山脉扩散,风速之急,按照白小纯的判断,三天的时间,就可以吹过半个荒芜山脉,站在这风口下,白小纯需要很大的力气才可以保持身体不被吹飞,这还是他没太过靠近的缘故。

    他的头发飞舞,看着上方的风口,整个人都激动了。

    “这里就是最绝佳的散播之地啊!!而且这山脉内应该没同门了,我可以放心大胆的收割啦!”白小纯兴奋了,他为了不殃及同门,这段日子送出了十多个内核,但却没有心痛,毕竟这里的内核,他有把握拿到更多,此刻仿佛已看到了无数的贡献点飞到了自己的口袋里。

    他深吸口气,立刻将所有的发清丹都取出,全部捏碎后,撒向风口,被这里的风一吹,立刻卷向前方,扩散大半个荒芜山脉。

    白小纯站在山顶,傲然的望着大地丛林,一股高手的感觉,油然而起。

    “我白小纯为了造福荒芜山脉,不容易啊,想来多少年后,这片山脉的凶兽会多了好多好多……这都是我的功劳。”

    他感慨时,一声嘶吼从不远处的丛林内传出,紧接着,无数的嘶吼声,陆续的回荡,很快的……这嘶吼越来越多,不断地扩散,一天后,两成荒芜山脉的区域……吼声惊人,三天后……半个荒芜山脉,彻底疯狂!

    在这半个荒芜山脉都疯狂时,白小纯快速飞出,每隔一片距离,就扔下大半的雌香丹,引来这片区域所有的凶兽后,收割寄灭兽的内核。

    这一路他非常满足,不仅仅是收获内核,还有那种造福整个荒芜山脉的满足感,尤其是他看到那些凶兽一个个在发情后,开始了彼此扑来扑去,那种造福的感觉,更强烈了。

    “我是一个好人,以后这片山脉的所有凶兽,都会感激我的。”白小纯快速飞出,又扔下大把雌香丹。

    山脉内,灵溪宗那几个之前没理会白小纯呼喊的弟子,此刻一个个都目瞪口呆,他们看着各自四周一个个发狂的凶兽,尤其是那些凶兽居然彼此扑来扑去……每个人都倒吸口气。

    “这……这是怎么回事!”

    “这一幕……怎么这么熟悉……”这几个弟子,全部骇然,纷纷心惊,一个个赶紧逃遁,想要离开这里。

    “白小纯!!”上官天佑也顾不得去击杀凶兽,飞奔远去,他觉得这里太恐怖了,尤其是北寒烈的一幕在他脑海浮现后,上官天佑面色苍白,身子都哆嗦了。

    可他们几乎每个人,都已在了这荒芜山脉的深处,想要离开不是那么容易,尤其是在此刻这半个荒芜山脉的凶兽都发狂的时候,更是无比艰难……

    白小纯一路愉快,飞奔而过,时而扔下发情丹,引来大量凶兽后,收割内核,直至半个月后,当他离开了荒芜山脉时,他的储物袋内,已有了快二百个寄灭兽的内核。

    心满意足的,白小纯出了荒芜山脉后,直奔宗门而去。

    直至白小纯离开了数日,上官天佑等人一个个陆续出来,每个人都面色凄苦,披头散发,狼狈非常,目中大都有茫然,在走出山脉时,仰天发出凄厉之音。

    至于他们到底在这片山脉里发生了什么事情……成为了一个永恒的谜团。

    白小纯一路疾驰,带着振奋回到宗门,赶紧去了任务处,当任务处的弟子看到白小纯居然一口气拿出了快二百个寄灭兽的内核后,眼珠子都差点掉下来,无法置信,每一个都详细的检查后,看向白小纯时,已经目瞪口呆。

    他在这任务处好多年,寂灭兽的任务经常会出现,可最多的一个,带回来也就是几十个内核而已,这还是耗费了一年的时间。

    可白小纯这里,只是去了几个月,回来时,居然拿了如此多。

    “不愧是掌门师弟,荣耀弟子,天骄战第一的白小纯……”这内门弟子倒吸口气,对白小纯这里极为恭敬,清点之后,白小纯拿着近二十万贡献点,努力想要表现出风轻云淡的模样,可那得意劲,根本就掩饰不住。

    此事也轰动了南岸,一次性拿到二十万贡献点,任何一个听到之人,都会无法置信,而随着那些被白小纯在荒芜山脉劝走的弟子,纷纷苦笑的告诉了其他人原因后,南岸三山,每一个内门弟子在看到白小纯时,都会心神一颤。

    “这是一个狠主!!”

    “太疯狂了,他居然给半个荒芜山脉撒了发情丹!!”

    “那里短时间内,去不得了……”

    在这议论纷纷时,上官天佑与另外几个狼狈的弟子,也都陆续的归来,上官天佑本身知道是白小纯的缘故,还稍好一些,可另外几人,此刻才明白过来,每一个都发出凄厉的嘶吼,几乎要滴血一样,但却对白小纯无可奈何,毕竟……白小纯那密集的呼唤,他们都听到过,心底都在后悔,若是当时回应一句,或许就不会如此凄惨了。

    白小纯对于这任务,也因这一次的收获,起了浓厚的兴趣,于是他的身影,经常在任务处出没,每次都是选择这种采集与凶兽有关之物的任务。

    仿佛上了瘾,每次接下任务就炼制丹药,然后立刻外出,而每一次……都会有一些弟子发狂,不管是参与任务的还是没参与任务的,都会抓狂,因为只要是白小纯去过的地方,那里别人短时间就别想去了。

    太危险了……

    云端山脉,寒林山脉,景峰山脉,原东山脉……

    在接下来的一年内,白小纯化身任务狂魔,横扫了任务处上所有与凶兽有关的任务,每一次都收获极大,一次次的轰动任务处的同时,也让无数的内门弟子都越发抓狂。

    甚至当香云山的凶兽任务都没了后,白小纯又去了青峰山,紫鼎山,抢夺与凶兽有关的任务,这一去,紫鼎山与青峰山的弟子,全部体会到了什么叫做任务狂魔。

    到了最后,南岸的内门弟子绝望的发现,但凡是宗门附近的山脉,已经没地方能去了,那里面弥漫了无数时刻发情的凶兽……

    无奈之下,三山集合了数百内门弟子,齐齐上书宗门,要求宗门免去白小纯的任务资格……

    这事就连李青候都无法强行干扰,难得白小纯这么热心的完成任务,最终掌门都头痛了,他发现自从白小纯进入宗门后,几乎每隔一段时间,自己都会为他头痛,现在他几乎是一听白小纯这个名字,就下意识的会心里叹息。

    “他不认真还好,这么一认真……实在是……唉,这白小纯,他是一个在任何地方,都可以掀起风雨的家伙!”

    “他不是要去炼丹么,去炼丹吧,贡献宗门出了,只望他能消停一些……”

    眼看上书的内门弟子,从之前的数百人增加到了上千,掌门一咬牙,与李青候商议后,免除了白小纯的任务资格十年。

    他是整个宗门,唯一的一个,十年内不需要完成任何任务,而且每个月都可以获得一笔不菲贡献点的弟子。

    白小纯也委屈,当他在任务处又看好了一个任务,准备去接下时,被告知了这个结果,他都傻眼了。

    “凭什么,我要为宗门做贡献,我要为宗门付出,你们太过分了!”白小纯愤愤的开口,在任务处弟子敬畏如神人的目光下,白小纯长叹一声,最终无奈的抬起小下巴,小袖一甩。

    “我白小纯弹指间,任务处……灰飞烟灭。”他摇头叹息,身影透出一丝寂寞,忧郁的离去。

    --------------

    傻眼了……竟然没更新成功!!!我真不是故意的,我也委屈……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