轻小说 目录 A-AA+

             

第一百章 还不向你白师叔认错

    白小纯更委屈了,他早就发现了,自己这里每次但凡遇到需要去解释的时候,总是会莫名其妙的弄巧成拙。

    这不是他的本意啊,他也不想的……

    北寒烈的兄长北寒风,也被白小纯的解释,直接怒意燃烧,深吸口气后,他的右手竟在这一瞬,出现了阵阵黑芒,眨眼间竟在他的手心内,出现了一个黑色的弯月!

    如同是落日后的月亮,可这黑色的月亮,散发出的却是阵阵让人心神震动的恐惧之力,向着白小纯的洞府阵法,直接按去。

    轰的一声,整个洞府都颤动了几下,洞府外的阵法强烈的扭曲,甚至有不少地方出现了碎裂的征兆,可最终……还是没有崩溃,甚至眨眼间就恢复如常。

    这一幕,哪怕是北寒风也都倒吸口气,这洞府阵法之强,让他觉得极为头痛,此刻狠狠一咬牙,正要继续出手。

    可就在这时,一声冷哼,从远处天空蓦然传来。

    “北寒风,你在干什么,还不住手!”这声音如同闷雷,直接在北寒风身边炸开,轰鸣八方的同时,也将北寒烈也震的不发疯了,胆战心惊的赶紧退后。

    四周落日峰的内门弟子,也都一个个面色变化,齐齐退后停手,抬头看向天空,只见六道长虹,从远处的种道山疾驰而来,刹那临近。

    吼出那句话语的,正是其中一个中年男子,此人穿着黑色的长袍,方脸怒目,整个人散发出一股毁灭的气息。

    “师尊……”北寒烈与北寒风,被这中年男子的怒吼吓的心神颤抖,赶紧拜见,四周其他落日峰的内门弟子,一个个都在颤抖,齐齐低头。

    “拜见掌座。”

    这中年男子,正是北寒烈的师尊,也就是天骄战时,狠狠的瞪了白小纯一眼,抱着北寒烈离去的落日峰掌座。

    “不成器的东西,丢然显眼,还不滚去一旁,稍后老夫再收拾你们!”

    “还有你等,回去后每个人闭关三年,作为惩罚!”中年男子怒道,北寒风兄弟二人心神颤抖,有些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他们虽然触犯了门规来到这里,可一向对他们很是慈祥的师尊,不应该如此愤怒啊,毕竟当日师尊也对白小纯这里,很是愤怒。

    北寒烈兄弟二人隐隐觉得有些自己不知道事情发生了,心底不妙,忐忑的退后时,看向天空的师尊,这一看,更是头皮发麻,落日峰掌座身边,竟分别是北岸另外三座山峰的掌座,尤其是鸢尾峰的掌座老妪,更是神色不善,冷眼看着落日峰的那些弟子。

    除了北岸四个掌座都在外,掌门郑远东也在其中,还有一人,神色淡然,仿佛毫不在意下方众弟子的争执,他是……香云山掌座,李青候。

    这情况,不但落日峰的这些弟子觉得不妙,香云山的内门弟子,也都诧异,纷纷觉得这一幕有些诡异……要知道北岸一向狂傲,如今天的事情,以往也发生过数次,每次都是北岸那边大事化小,小事化了。

    如今天这样,居然如此怒斥,极为少见。

    就连洞府内的白小纯,也都怔了一下,好奇的看向洞府外的众人。

    半空中,北岸四座山峰的掌座,彼此看了看后,鸢尾峰的老妪干咳一声,看向李青候。

    “李掌座,按照咱们之前商议的,你看……”

    “若没有出方才的岔子也就罢了,现在我也为难,你们自己谈好了。”李青候摇头,淡淡开口,目光扫了眼下方白小纯的洞府,眼中有一抹笑意。

    “这……”鸢尾峰老妪迟疑了一下,有些头痛的看向落日峰中年男子,落日峰掌座心底长叹,知道麻烦是自己这里的弟子引起的,只能自己来解决,于是脸上露出笑容,看向白小纯的洞府。

    “小纯师弟……”这四个字他说出口后,自己都觉得非常别扭,整个人都不好了,可却没办法,他们北岸四峰商议后,都会白小纯的发、情丹极为重视,甚至也都研究了那些战兽,得出的结论是哪怕一阶血脉,都可以被影响。

    这就让他们疯狂了,这丹药对北岸来说,将是圣物一样,要知道有太多强悍的战兽,因各种原因,很难留下后代,甚至那些一阶血脉,往往数十上百年才有一次发情的时候,这也是北岸多少年来最头痛的几个问题之一。

    尤其是眼下,落日峰的两尊圣兽之一的碧眼冥月猴,就快要寿元断绝,可却没有血脉留下,迫在眉睫。

    可眼下,白小纯的丹药居然如此逆天,让北岸这四个掌座,势在必得,只是查找了无数资料,也没找到有关这个丹药的描述,最后他们不得不确定,这是一枚……白小纯自创的丹药!

    这才找到了掌门,找到了李青候,想要拥有。

    若是换了其他弟子,哪怕是内门弟子,他们只要一句话,此事简单的很,甚至有太多方法,可以让弟子乖乖上缴丹方,可白小纯不一样……他是荣耀弟子,是掌门师弟,这样的身份,让他们只能想办法去换,无法用其他方式获得。

    甚至还需要白小纯同意才可,不能去强迫……原本在掌门的调和下,已经与李青候达成了一些条件,可还没等他们商量完,就听说落日峰的弟子去找白小纯的麻烦,顿时这北岸的四个掌座怒了。

    生怕落日峰的弟子不知道分寸,得罪了白小纯,使得换取丹药的难度加大。

    这才有了方才落日峰掌座怒斥的一幕。

    “小纯师弟,还请出来说话。”落日峰的掌座,努力挤出和蔼可亲的样子,声音也都轻柔了好多,这话语一出,四周所有落日峰的弟子,全部都身体一颤,北寒风兄弟二人,更是睁大了眼,呆若木鸡。

    洞府内,白小纯眼珠转动,诧异的看着外面这一幕,他觉得很不对劲,又看到了李青候之前的目光,若有所思,尽管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可心底却起了无数的猜测。

    “你的那些弟子太凶了,要打死我,我小命差点就没了,我可不敢出去……”白小纯心里想着事,嘴上委屈的开口,传出话语。

    他话语楚楚可怜,传出后,北寒风兄弟二人只觉得一口凉气从背后升起,四周其他的落日峰弟子,也都纷纷神色大变,他们依然看出了北岸四个掌座对白小纯的重视程度,那近乎是讨好了,这个时候,白小纯如此开口,他们的下场可以想象。

    李青候与郑远东,面皮微微抽动起来时,落日峰掌座猛地转头,狠狠的看着那些落日峰的弟子,低吼一声。

    “还不快向你们白师叔认错!”

    那些落日峰的弟子,一个个哭丧着脸,赶紧抱拳向着洞府认错。

    北寒烈悲愤欲绝,正要挣扎,可看到师尊严厉的目光,他委屈的低下头,向着洞府抱拳。

    “白师叔……我……我……我错了!!”

    北寒风沉默,挣扎中抬头望着师尊,看到师尊的目光越发凌厉后,他心底一颤,额头青筋鼓起,可却不能不抱拳认错。

    整个人都颤抖了,看向洞府的目光,已是怒火滔天。

    “小纯师弟,你看这样可好?”落日峰掌座赶紧开口,努力让自己更和蔼可亲一些。

    半晌后,洞府阵法出现了一道裂缝,白小纯的头钻了出来,四下赶紧看了一眼,这才干咳一声,大摇大摆的走出,抬起小下巴,一副趾高气昂的样子。

    “算了算了,我身为长辈,不会与这些师侄一般计较的。”白小纯很是大度的小袖一甩。

    他身前的北寒烈眼睛血丝弥漫,整个人颤抖,恨不能上去一拳打在白小纯的脸上,可却不敢这么做,他的兄长北寒风也都觉得天地旋转,那种憋屈的感觉,让他要发狂。

    二人的目光,让白小纯生气了,他狠狠的瞪了过去,心中暗道这个时候,谁怕谁啊,比眼神,我白小纯这辈子还从来没怕过别人。

    “小纯,你的那枚可以让战兽发……情的丹药,可是你自己独创?”落日峰掌座深吸口气,柔声问道。

    他这一出口,老妪以及另外两个北岸掌座,都看向白小纯,目中露出期待,北寒兄弟二人只觉得脑海嗡的一声,彻底明白了因果,二人苦涩,对白小纯这里,更为憎恨。

    白小纯眨了眨眼,心里顿时明白了原因,一挺胸口,抬头傲然的点头。

    “没错,那伟大的丹药,正是我白小纯独门秘方,外人谁也炼不出来,只有我自个能炼制!”

    北岸四个掌座,立刻心底喜悦,可神色却不露太多,落日峰的中年男子微微一笑,点头开口。

    “小纯师弟如此年轻,就能独创丹方,不愧是天骄,这枚丹药的丹方,对我灵溪宗至关重要,老夫拿出十万贡献点,换取你的丹方,如何?小纯师弟,你将这丹方换给宗门,可是造福整个宗门的大事,你身为荣耀弟子,宗门就是你的家啊。”落日峰中年男子淳淳善诱。

    “好啊!”白小纯立刻开口,大有一副我为宗门赴汤蹈火的模样,甚至直接就说起了丹方,北岸四个掌座顿时惊喜。

    “丹方是明决子,菩木花,灵冬竹,还有……咦,还有什么来着,怎么想不起来了,莫非是方才被人惊吓后,忘了?”白小纯又皱起眉头,冥思苦想。

    李青候嘴角露出笑容,郑远东有些无奈,北岸四个掌座,一个个人成精了,岂能看不出原因,纷纷苦笑时,落日峰掌座一咬牙,不善的看向下方的落日峰弟子。

    被他目光扫过,包括北寒兄弟二人的所有落日峰弟子,都全部身体一颤。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