轻小说 目录 A-AA+

             

第九十六章 战鬼牙

    南岸震惊,所有认识白小纯的弟子,在这一瞬,仿佛从来不认识他一样,这一刻的白小纯,给他们的感觉,极为陌生,与记忆里的那位喜欢让人喊他白师叔,贱贱的,总是让人想揍他一顿的身影,完全不同。

    北岸传来无数吸气声,他们所有人都在这一刻,呆呆的看着白小纯,每个人的心神都掀起轰鸣巨响,他们在这之前不认识白小纯,对他的印象停留在之前几场的无耻,可如今这一幕,让他们所有人,都倒吸口气。

    露台上,郑远东目露奇芒,四周其他各峰掌座,每个人都凝重起来,李青候的目中有笑意,他的心里带着温暖,看向白小纯时,有一股自豪。

    那些长老,一个个也都深吸口气,神色凝重。

    半空中上官天佑,鲜血喷出,他的目中露出茫然,他不相信自己居然输了,而且是输给了他瞧不起的白小纯,这对他来说,内心的耻辱之大,超过了身体上的创伤,他不甘心,眼看自己要掉出战台,他发出一声凄厉的嘶吼。

    “白小纯,我们这一战,还没有结束!”他话语传出时,咬破舌尖喷出鲜血,头发肉眼可见的枯萎了一些,双手飞速掐诀之下,立刻他的全身颤抖,从他的天灵位置,竟爆出了一道血光!

    这血光一瞬滔天,居然化作了一把血剑!

    “十大秘法,本命剑!”不少人立刻认出,失声惊呼。

    “地煞阵!”上官天佑不顾一切的双手掐诀,向着白小纯一指,立刻他血剑轰的一声,化作无数血丝,竟纵横在了一起,化作了一张剑网,刹那直奔白小纯。

    所过之处,传出更强烈尖锐的破空声。

    白小纯抬起头,右手抬起,依旧是一指。

    这一指,立刻他的前方,瞬间虚无仿佛扭曲,一尊庞大的紫鼎,蓦然间幻化出来,此鼎极为凝实,甚至上面的图案都清晰可见,如同真实的大鼎,看不出丝毫虚幻之处。

    “紫气化鼎,天啊!”

    “太真实了,这不是寻常的紫气化鼎,这是到了第二阶段了!”南岸顿时惊呼,尤其是紫鼎峰,惊呼之人更多。

    北岸那里也都纷纷倒吸口气,在这所有人的目中,这紫鼎与血色剑阵,蓦然间碰到了一起,爆发出了震耳欲聋的巨响,上官天佑喷出鲜血,惨笑一声,直接被卷了出去。

    白小纯神色如常,站在战台上,望着天空消散的大鼎,忽然的,北岸人群前的鬼牙,眼中爆出奇异之芒,身体瞬间飞出,直接就站在了战台上。

    “上官天佑已无力再战,那么也省了繁琐,你来与我……一战吧!”鬼牙话语一出,全身上下瞬间升起阵阵黑雾,环绕四周时,那些黑雾化作了一道道厉鬼,向着白小纯发出无声的嘶吼。

    那一个个厉鬼样子狰狞,有的披头散发,有的全身青皮,还有的如腐烂了不知多少年的尸骸,提着自己的头颅,极为可怖。

    整个战台,瞬间就被一股死气弥漫,使得南北两岸的弟子,纷纷心底一寒。

    与此同时,一道道身影从两岸人群内飞出,那些人一个个神色凝重,他们不是外门弟子,而是两岸的内门弟子,此刻全部出现,重点关注这天骄战的最后一战!

    甚至种道山顶的四道太上长老的神识,也都一扫而来,凝聚在战台中。

    这一刻,万众瞩目!

    白小纯转身,望着鬼牙,他的神色凝重起来,这一场天骄战,鬼牙出手的几次,实在太过惊人,一指几乎灭杀吕天磊,而且那还只是七成之力。

    若是爆发出全部战力,难以想象。

    就在白小纯看向鬼牙的刹那,鬼牙眼珠幽芒一闪,右手抬起一指向着白小纯点去,与此同时,天地轰鸣,在鬼牙的身边,一个庞大的鬼爪,蓦然出现,占据了半个战台,掀起破空之声,带动惊人气势,直奔白小纯,瞬间轰去。

    速度之快,眨眼就临近,白小纯右手抬起,猛地握拳,全身上下银光闪耀,仿佛成为了一个银人,向着那来临的庞大鬼爪,一拳轰去。

    远远一看,瘦小的白小纯,他与把惊人的鬼爪相比,微不足道,可他的拳头,却是在这一瞬,与那鬼爪碰触的刹那,爆发出了惊天动地,震耳欲聋的巨响。

    轰轰轰!

    这声音如天雷翻滚,传遍四周,使得战台两边的外门弟子,全部倒退开来,神色骇然,甚至不少人直接被震的头晕眼花。

    一股大力在白小纯的拳头与鬼爪之间爆出,那鬼爪颤抖,咔咔声下,竟出现了碎裂,这碎裂瞬间弥漫,扩散整个鬼爪,也就是一个呼吸的时间,砰的一声,这庞大的鬼爪,竟然崩溃的四分五裂。

    无数黑色的雾气向着八方卷去,整个战台都仿佛震动了一下,鬼牙目中爆出精芒,身体退后一步,狠狠踏了一脚。

    脚下的地面,出现了一圈碎裂,他对面的白小纯,此刻面色红润,身体一样退后一步,右手银光闪耀,可仔细一看,也在微微抖动。

    四周的观望弟子,此刻全部倒吸口气,无论是北岸还是南岸,全部都传出了惊呼与哗然。

    “这……白小纯居然……这么强!!”

    “他竟与鬼牙师兄平分秋色!我想起来了,他当年曾在落陈家族叛变时,九死一生,越级杀敌,本以为有些夸张,可现在……”

    “我还是第一次看到,有弟子能碎灭鬼牙的鬼爪!”

    那些内门弟子,一样心惊,他们看着白小纯与鬼牙,每个人都心里咯噔一声,更有苦涩,这种外门弟子,让他们都觉得骇然,在他们眼中,这已经不是外门了,这是妖孽,多少年都未必能出现一个的妖孽,而如今……居然出现了两位。

    露台上,掌门目中露出惊喜,四周灵溪宗长老,也都纷纷侧目。

    白小纯皱起眉头,他的右手方才出现了酸麻,虽然很快就恢复过来,可眼前这鬼牙,对他来说,是个劲敌。

    “能碎灭我五成力凝聚的第一指,你比其他人要强很多,那么……我可以放心的展开八成力了。”鬼牙望着白小纯,目中竟露出强烈的兴致,似很欣喜一样,右手掐诀,向着白小纯再次一指。

    话语一出,立刻白小纯头顶的半空,突然云雾缭绕,黑气凝聚,刹那如被一只无形大手撕开一道裂缝,一个居然的鬼爪,再次出现。

    甚至比之前险些击杀了吕天磊的鬼爪,还要粗大,还要惊人,轰的一声,直奔白小纯来临,如山峦压顶,轰轰而来。

    白小纯蓦然抬头,右手握拳,在那鬼爪降临的刹那,身体拔地而起,化作一道长虹,主动出击,临近鬼爪,一拳轰出。

    这一拳具备了某种势,他全身银光弥漫,撼动苍穹,一身不死皮,在这一刻强烈爆发,使得一拳落下,那鬼爪颤抖,竟一样出现了裂缝!

    鬼牙面色一变,掐诀第三指,第四指,第五指,全部同一时间展开。

    眨眼间,在白小纯的四周,三个磅礴的鬼爪,同时出现,向着他这里狠狠轰来。

    这一切说来缓慢,可实际上只是刹那发生,眼看四个鬼爪都在冲向白小纯,四周的外门弟子一个个传出惊呼,那些内门弟子也都心神震动。

    露台上,掌门等人纷纷起身,李青候目中精芒一闪,但很快就收了要去救人的念头。

    电光火石间,巨响滔天,轰鸣间,那四个鬼爪同时轰在了白小纯身上,掀起冲击向着四方扩散时,战台更是碎裂开来,无数碎石被掀起,还有尘雾弥漫,使得白小纯所在的地方一片模糊。

    可就在这模糊的瞬间,一道身影快若闪电,直接从那片模糊内一冲而出,速度之快,瞬间临近鬼牙。

    “碎候锁!”一个低沉的声音,蓦然爆发,银光成为了所有人目中的一切,那仿佛凝聚了全身银芒的两根手指,直接就出现在了鬼牙的面前,一股他首次感受到了的强烈的生死危机,让鬼牙这里低吼一声,全身雾气瞬间爆发,更有大量的防护之光出现,身体急速后退。

    可就在他退后的同时,一股吸力从白小纯的两指内传出,使得鬼牙的身体不但无法后退,反倒被吸的越发靠近。

    而他展开的防护之光,在与白小纯的两指碰触时,仿佛脆弱的不堪一击,全部崩溃,任凭他如何抵抗,甚至还展开了三个小盾,也都于事无补,那三个散发光芒的小盾,在与白小纯的两指碰触时,第一面盾摧枯拉朽,直接四分五裂,第二面咔咔声下,成为了两半,第三面虽还完整,可却被大力撞击,直接飞向一旁。

    依旧是无法阻挡!

    眼看白小纯的两指,穿梭了一切,势如破竹的出现在了鬼牙的面前,就在这时,鬼牙发出一声凄厉之音,他的头发,赫然有三成瞬间化作白色,以这种代价,换来的是身体猛地模糊,被白小纯的双指直接穿透,可却一捏抓空。

    轰的一声,抓空的地方,传来阵阵啪啪声响,仿佛捏碎了空气一样,而在白小纯的远处,鬼牙身影再次出现,一口鲜血喷出,脸上甚至出现了一些皱纹。

    “能让我动用一次保命之法,白小纯……我小看了你!”鬼牙气喘吁吁,抬头盯着白小纯,目中不但没有退缩,反而露出强烈的战意,可心底早已骇然,他不知道对方最后用的是什么神通,竟爆发出了超越凝气的战力。

    白小纯嘴角溢出鲜血,他站在那里,此刻身影显露出现,背后的大锅碎了,身上的皮衣有不少崩溃了,全身上下看似如常,可他的气息也都紊乱了一些。

    之前对方的五指鬼爪,白小纯虽承受下来,可一样艰难,若非是不死皮到了银色,他之前就败落了。

    可惜的是,势在必得的一击,却被对方躲开。

    ----------

    今晚12点,约!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