轻小说 目录 A-AA+

             

第104章 我保证……

    带着忧郁,白小纯委屈的回到了洞府内,在那里长吁短叹,最后感慨起来。

    “一个人如果太优秀了,不是一件好事,像我就是这样,宗门都担心,免除了我十年任务,每个月还给我贡献点。”白小纯美滋滋的发愁,觉得自己实在太优秀了,这么下去该怎么办……

    “罢了罢了,既然不让我去执行任务,那么我就炼药吧,原本执行任务也是为了赚取贡献点的。”白小纯想到这里,颇有一种为了宗门,牺牲自己的感觉,走入炼药房。

    “要掌握所有三阶灵药的炼制方法!”一踏入炼药房,白小纯的神色就严肃起来。

    时间流逝,转眼过去了半年。

    这半年,白小纯每天除了固定的修行时间,其他时候都是在炼药房炼丹,没有材料就去用贡献点换取,整个人渐渐有些疯魔起来,大有不熟练的掌握所有三阶灵药,决不罢休的样子。

    而宗门内,也因白小纯不再去执行任务,慢慢恢复正常,不少人都心底松了口气,尤其是掌门郑远东,终于觉得清静了好多,认为自己免除白小纯十年任务的行为,非常正确。

    不但是他这里如此,南岸李青候在内的掌座与长老,也都慢慢放下心来,甚至一次南岸三山例会时,这些筑基修士还说起了白小纯。

    “白小纯这孩子,最近都在炼药,宗门内也都恢复如常。”

    “炼药是好事,让他炼吧,炼药是最安全的了,不会影响到其他人。”众人纷纷含笑,一个个对于这半年来的宁静,很是感慨。

    可这感慨还没持续多久,数日后,一声传遍香云山的惊天巨响,从白小纯的洞府内传出,轰鸣八方,使得无数内门弟子被惊醒,就算是外门弟子,也都被吓的心神一震。

    “发生了什么事!!”

    “天啊,莫非有人攻打我们灵溪宗!!”

    就在这众人哗然时,白小纯咳嗽着从洞府的炼药房跑出,一脸漆黑,鼻涕眼泪都出来了,直接跳到了泉水里清洗一番,这才皱着眉头爬出。

    “居然炸了?”他很是费解,洞府内丹炉,是内门弟子的常规之物,虽是制式,可与炼药阁的一模一样,按照道理来说,就算是灵药报废,丹炉也不会炸的。

    可方才,丹炉居然炸开,甚至洞府的阵法都被激发出来。

    白小纯百思不得其解,沉吟中叹了口气,开始修炼龙象化海经,随着这段日子的修行,他的修为已要突破,只差一丝。

    白小纯不着急,修行完龙象化海经后,又吞下增加元气的灵药,运转不死长生功,全身银光更为璀璨,隐隐的,似乎要出现一丝金芒。

    直至到了晌午,白小纯才深吸口气,收了功法,站在洞府内,双目闭合后双手抬起,体内运转水泽国度的口诀,半柱香的时间后,他双眼猛地睁开,向前大吼一声。

    一股惊人的气势,从他身上蓦然散开,仿佛四周的环境都有所改变,隐隐出现了水雾,可只持续了一个呼吸的时间,这一切就瞬间消散。

    白小纯有些虚脱,擦去汗水,这水泽国度他几乎每天都会练习,可到了现在,也仅仅是有了一丝气势而已。

    “还要继续努力啊。”白小纯休息片刻,结束了今天的修行后,又想起了丹炉炸掉的事情,这半年来,他尝试炼制三阶灵药,虽有成功,可大多数都是失败。

    让他很是无奈,此刻沉吟许久,隐隐找到了丹炉炸掉的原因所在。

    “是药力激化后不稳,造成了爆发?”白小纯若有所思,立刻外出,用贡献点换了丹炉回来,继续炼制。

    而香云山的众人,也慢慢知道了之前的轰鸣来自白小纯的洞府,一个个神色古怪,虽不知这声音是如何形成的,可也能勉强接受。

    只是……数日后,白小纯在洞府的炼药房内,正聚精会神的全力操控丹炉内的灵药,可这三阶灵药的难度太大,其他人炼制,都是凭着经验与运气,十次能成三次,已是极高的造诣,可白小纯追求的是极致,不解决所有问题,决不罢休,如此一来,因他追寻每一个细节,甚至一个细节往往会多次试验,于是就产生了冲突。

    这一刻,他的双眼猛地睁大,他感受到了丹炉内灵药的不受控制,更是看到了丹炉出现了咔咔裂缝,白小纯倒吸口气,背后翅膀一扇,瞬间离开炼药房。

    几乎在他离开的刹那,一声之前还要强烈的轰鸣滔天传出。

    整个香云山无数人哗然,还不容易才一个个忍了下来,可紧接着,三天后,白小纯在炼药房内,发出尖叫,急速逃出后,第三声轰鸣滔天而起,更为惊人。

    尤其是七天后,白小纯心惊胆战的炼丹时,突然倒吸口气,展开全速逃遁,他的身后,第四声轰鸣震耳欲聋,整个炼药房都坍塌了小半。

    香云山彻底震动,所有弟子眼睛都红了,一个个打探之后,都知道了白小纯在炼丹,可他们想不明白,到底是怎么炼丹的,居然会传出这种巨响。

    “我问了灵药堂,这段日子白小纯去换了七八个丹炉了!”

    “那声音,是丹炉炸开的声音,这白小纯到底在炼什么,该死的,他也不怕把自己给炸死!”在这所有人的愤怒下,轰鸣巨响……没有结束,陆续的传出。

    一个月的时间,白小纯的洞府内传出的巨响,足有七次,一次比一次强烈,尤其是最后一次,整个香云山居然都摇晃了一下,白小纯的洞府差点被炸开。

    吓的白小纯赶紧跑出时,香云山的内门弟子与外门弟子,都抓狂了,这一个月,他们甚至都不敢沉心修行,每一次都被惊醒,使得他们心脏狂跳,都出现了恍惚,被折磨的目中都有了血丝,一个个都快要控制不住怒火。

    尤其是就连隔音的阵法,似乎都对这声音效果不是很好,使得所有弟子,纷纷怒火滔天,就连长老也都心惊,对于造成这一切的白小纯,觉得不可思议。

    “这是丹炉炸开的声音,这白小纯是在炼药么?他……他在炼什么药!”

    没有结束,在第二个月时,这声音更大了,轰鸣不断,一共传出了十多次,几乎每两天,必有一次,直至香云山的弟子承受不住了,纷纷发狂,集体的杀上了白小纯的洞府外,传出怒吼。

    白小纯委屈,赶紧出来解释,他看着洞府外上千弟子,面色都苍白了,最后用力的拍着小胸口,保证绝对不会再有下一次后,这才平息了众怒。

    好不容易送走了众人,白小纯哭丧着脸回到了洞府内,看着炼药房已经坍塌了大半,唉声叹气的走了进去,拿出一个新丹炉,在那里发呆。

    数日后,他忽然一拍大腿,双眼冒光。

    “对了,一定是没有温炉的缘故!”他想到这里,立刻振奋,再次尝试……三天后的深夜,香云山所有人,全部听到了又一声……惊天动地的轰鸣。

    一个内门弟子都被吓的险些崩溃,披头散发的冲出,发出凄厉的嘶吼。

    “白小纯!!你哪怕是天骄,我也要打你!”

    不仅是他一个,很快的,在这深夜里,几乎所有的内门弟子都冲出了,就连周心琪也都疲惫的出现,直奔白小纯的洞府,在白小纯一脸赔笑的多次保证后,他们心里无奈,白小纯的态度太好了,让他们不知道该怎么办了,如果态度不好还好说,大不了大打一架,可眼下……只能咬牙接受。

    白小纯疲惫的回到了洞府,欲哭无泪,他觉得坚持自己的理想,困难重重。

    “我白小纯绝对不会放弃的!”他一咬牙,再次取出一个丹炉,死死的盯着,这一次沉吟了足有半个月的时间,他已将所有问题都找过,甚至每一个细节都琢磨了好久。

    “地火,一定是地火的缘故!”白小纯猛地抬头,目中带着血丝,再次炼制……五天后,清晨时,一声让李青候都目瞪口呆,甚至紫鼎山与青峰山都听到的巨响,从香云山内,蓦然传出。

    距离白小纯洞府近的内门弟子,一个个在这巨响中都被震傻了,尤其是周心琪,整个人都要疯了,周长老的几只鸟发出尖叫,被吓的羽毛都脱落不少,灵尾鸡颤抖,一个个口吐白沫,内门弟子被震的头晕眼花……

    而白小纯的洞府,此刻所有阵法齐齐开启,一股地火轰然爆发,甚至引动了香云山的大阵,白小纯挣扎的爬出时,他全身上下一片漆黑,可目中却有激动,他终于找到了原因所在。

    “不是地火主动引发,而是灵药的相生相克,引起了无穷变化,才出现了这样的事情,三阶丹药……已经讲究相生相克之法!”

    很快的,香云山上到长老,下到外门弟子,全部出动,浩浩荡荡杀向白小纯这里,每个人的手中,都拿着石块,被上万人怒视,白小纯忐忑的爬起,狠狠一拍胸口。

    “我保证……”他话语还没说完,这上万人就有不少,立刻扔出了石头,毕竟是同门,不会在这里斗法,可石头还是可以的……

    “保证你个头!”无数带着怒意的石头,轰鸣而来。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