轻小说 目录 A-AA+

             

第109章 紫鼎山的小雨……

    在紫鼎山开始的一个月,白小纯借用的洞府很安静,丝毫没有影响紫鼎山的弟子,张大胖也放下心来,偶尔来洞府时,看到白小纯在那里炼丹,慢慢也就来的少了。

    可……一个月后。

    白小纯双眼冒光,望着面前的丹药,仔细的看了后,大笑起来,神色露出振奋,这一个月来,他开炉了四次,每次都是在尝试寻找新的祛除杂质的方法,此刻他终于再次找到了一条路。

    “以雷霆外力祛除杂质是一种方法,同样的,从灵药内部融化杂质,一样是说得通的方法!”

    “我白小纯真的是个天才,哈哈,我知道该怎么做了,我要用草药相生相克的原理,在炼制灵药的同时,借助相生相克产生燃烧之力,去燃烧灵药的杂质,把那些杂质逼出来,这样的话,最终丹药成型,就不会再是毒丹了!”白小纯越想越是振奋,他深吸口气,立刻开炉。

    一株株草药被他整理后扔入丹炉内,更是按照自己所想,加入了不少炼制灵药不需的草药,而且随时去记录。

    四天后,白小纯再次沉浸在了疯魔中,绕着丹炉不断转动,时而调整地火,时而加入灵药,更是会根据不同情况,要么稀释,要么加量。

    渐渐的,在这一天的深夜,白小纯精神一振,看向丹炉时,这丹炉内传出啪啪声响,很快的丹炉颤动了一下,一股黑烟瞬间升起,这黑烟抢人,似带着毒素,白小纯袖子一甩,赶紧把这黑烟送出洞府外,飘升半空时,一大半留在了紫鼎山的半空云层内,还有一部分在风中,无声无息的,飘向青峰山。

    直至洞府内没有了黑烟后,白小纯连忙来到丹炉旁,低头看去,丹炉内出现了一粒丹药,拿起一看,虽然依旧是毒丹,杂质占据了九成以上,可却比以往的十成少了一点,变成了九成**的样子。

    白小纯顿时高兴,他觉得自己的方向是对的,接下来需要的是不断地尝试,直至找出最佳的搭配方法。

    “哈哈,这一次我炼药,动静很小,没有打雷,没有轰鸣,也没有影响到其他人。”白小纯很开心,他也不想因为自己炼丹而让其他弟子愤怒。

    此刻心满意足,在一旁盘膝打坐,完成了每天的龙象化海以及不死长生功后,又施展水泽国度。

    最终结束,重新来到丹炉旁,开始炼药。

    这一次他极为勤奋,几乎每天都要炼四五炉,每一次都会有黑烟升起,被白小纯挥出洞府外,飘然升空。

    直至十天后,他惊喜的发现,他十次里有四次的毒丹,杂质再次降低,如今只是九成七八了,比之前的十成,生生的减少了很多。

    非但如此,十次里成功的那五次,杂质也有减少,似乎若这么持续下去,炼出三阶灵药中的中品,也将指日可待。

    白小纯目光狂热,不去理会外界的一切,如闭关一样,开始了疯狂的炼药,不断地记录,不断地改变,每天开炉的次数达到了七八次之多,每天都有大量的黑烟从他的洞府中散出,飘升半空后消散,又过去了半个月,他激动的发现,炼制的毒丹杂质,降低到了九成五。

    而白小纯在紫鼎山的这两个月后,香云山的很多人都松了口气,他们不知道白小纯去哪了,纷纷享受着香云山重新恢复的安宁。

    紫鼎山的弟子,除了张大胖外,其他人都不知道白小纯正在紫鼎山炼药,而慢慢的,有关白小纯在香云山炼丹造成的一幕幕事情,也都传了过来,纷纷心惊的同时,张大胖已经哆嗦了。

    他没想到白小纯在香云山,居然闹出了这么大的风波,虽紧张,可眼看白小纯那里很安静,没有引起什么影响后,心底慢慢安稳起来。

    时间流逝,又过去了一个月,白小纯的炼药,已进行了三个月了,他的洞府内,冒出的黑烟更多,甚至也引起了紫鼎山弟子的注意,但却没有多想……

    张大胖心底更为安稳,只是最近有些烦恼,因为紫鼎山开始下雨了,这雨很奇怪,只在紫鼎山出现,其他地方都没有。

    而这雨水有些脏,落在身上会形成一个个泥点,渐渐地很多紫鼎山的弟子,也都觉得不对劲时,白小纯的炼药,已到了丧心病狂……他每天开炉的次数,超过了十五次。

    几乎很少有间断的时候,整个人都憔悴了,而他的毒丹,杂质也快速的减少,此刻已到了九成二三的程度。

    “再有几个月,我有信心让杂质降低到九成以下,称为下品灵药!”白小纯激动的大吼,继续沉浸炼药时,紫鼎山上,渐渐有哗然惊呼之声,蓦然传出。

    张大胖此刻正走在紫鼎山的小路上,忽然察觉天空的雨水逐渐的大了起来,甚至在这雨水落下时,他还闻到了一股酸味,紧接着双眼猛地睁大,他看到这雨水落在自己身上,并没有对身体造成什么伤害,可是他的衣服……竟在被打湿后,肉眼可见的……融化了。

    张大胖睁大了眼,整个人呆了一下后,发出一声惊呼,他骇然的发现,自己的衣服,都快没了,这一幕让张大胖连忙跳起,直奔居所。

    可这一路上,惊呼不断,张大胖无法置信的望着整个紫鼎山,此刻所有的弟子都是衣衫破损,但凡是被雨水淋湿的人,衣服都快速融化,甚至有一些倒霉的,此刻全身都快光了,发出凄厉之音。

    “天啊,这是……这是怎么回事!!”

    “我的衣服!!”

    “这是什么雨,酸酸的,虽对人无害,可却能腐蚀衣服!!”

    “该死的,防护之光都没用!”紫鼎山在这一刻,全部疯了,除非是立刻躲在避雨处,否则的话,就算是重新换上衣服,也会瞬间就融化。

    放眼看去,整个紫鼎山,彻底乱了,还有一些老资格的内门弟子,也都抓狂,一个个这辈子都从来没遇到这种事情,而那些女弟子,更是尖叫不断。

    就连紫鼎山的长老,也都呆了,甚至有的长老正在外面讲述术法,被雨水一洒,顿时身体一凉……

    与此同时,有不少人看到白小纯所在的洞府,此刻又有大量黑烟升空,随着升空,这雨水的腐蚀更大。

    甚至在这黑烟出现时,有一个内门弟子衣衫勉强遮身,神色惊慌,正快速飞行,可却一头撞进了这片黑烟里。

    当出来的时候,他的全身已灭有了丝毫的衣服……这内门弟子呆了一下,发出凄厉之音,全身雷霆爆发,已雷光遮盖时,赶紧换了衣服,可明显的还在融化。

    “怎么回事,谁在这洞府里,给我出来!”这内门弟子……正是吕天磊。

    其他人也在这一刻看出了问题所在,纷纷怒吼。

    “该死的,是那里!!我早就发现不对劲了,这一处洞府曾经是没有人居住的,可偏偏这几个月总是有黑烟出现!”

    “这黑烟,就是罪魁祸首,它这几个月升空,影响了气候,才会落下这种酸雨!!”

    在这众人纷纷怒声开口时,张大胖躲在屋檐下,呆呆的看着这一切,他脑海已经完全翻滚,望着那雨水,他忽然明白了香云山的感受……

    而在山顶的位置,紫鼎山掌座许媚香整个人对于这一切目瞪口呆,她在阁楼内不敢外出,右手抬起一指天空,顿时紫鼎山上瞬间就出现了一层阵法光幕,这光幕出现,顿时阻挡了外界的雨水。

    可明显的,就算是这光幕,也正在快速的被雨水腐蚀。

    借助这短暂的没有雨水的机会,所有紫鼎山的弟子都快速的换上衣服,一个个怒火滔天,杀机弥漫,直奔白小纯所在的洞府。

    与此同时,香云山的弟子,有不少看到了紫鼎山的防护光幕,也看到了紫鼎山的雨水,纷纷诧异。

    “紫鼎山怎么了?”

    可就在他们诧异时,突然的,无数人的声音组成在一起,化作的惊天动地的怒吼,从紫鼎山上,蓦然传出。

    “白、小、纯!!”

    这声音传遍四方,仿佛紫鼎山都震动了一下,香云山的弟子,所有人都心神一颤,每个人的脑海里,瞬间就明白了一切。

    “白小纯去了紫鼎山炼药!”

    “一定是这样,掌座不让他在香云山炼药,于是他去了紫鼎山!!”

    就在这紫鼎山弟子都发狂时,白小纯惨叫一声,急速飞奔,他吓的心肝都颤了,一脸委屈,他刚才正激动地炼丹,突然所在的洞府被无数术法轰开,他怔愣的抬头时,看到的是四周无数人的怒目。

    尤其是吕天磊,更是全身闪电弥漫,第一个向他冲来。

    吓的白小纯赶紧背后翅膀一扇,急速冲出,此刻玩了命的逃遁时,他的身后怒火连连,上万紫鼎山的弟子,全部怒追而来。

    张大胖在山上遥望这一幕,咽下一口唾沫,赶紧装作没看到,同时打定主意,绝对不能让人知道是自己同意白小纯来炼药的,甚至是自己帮着找到的洞府。

    紫鼎山的弟子,在追杀白小纯时,突然的……

    青峰山上,有惊呼传出。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