轻小说 目录 A-AA+

             

第106章 疯狂的兔子!

    此刻许宝财与不少外门弟子,正在进行药徒晋升,徐长老在一旁望着,原本是很严肃的事情,可就在这个时候,一群飞鸟从天空飞过,噗噗之声此起彼伏……无数的鸟屎,瞬间落下,如下雨一样,许宝财也好,其他参与晋升的弟子,还有四周的观望之人,甚至徐长老的头发上,此刻全部都是鸟屎……

    所有人都呆了,一个个下意识的抬头,看到了那群飞鸟,洒落无数鸟屎,不断远去……

    “这群鸟……有些陌生……”

    “该死的,它们这是怎么了,居然……居然腹泻不断!!”所有弟子,全部惊呼,徐长老呆了一下,面色都变了。

    陈子昂与赵一多,二人如今正在一处山路上,彼此怒视。

    “今天,我们二人在这里,要抉出……”他们的矛盾在杂役时就出现,此刻更为激烈,似乎彼此目中都有狠辣之芒,可就在这时,话语还没等说完,突然的在他们二人中间的地面上,一片尘土掀起,一群长着腿的鱼,飞奔而过。

    二人一愣时,又看到了几只不断打嗝如雷霆般轰鸣的猫,追着那些鱼急速而去,这一幕,让二人倒吸口气,有种不真实的感觉,忘记了彼此的敌对,都目瞪口呆。

    “这个……你刚才看到了长腿的鱼么?”赵一多觉得是自己的幻觉,下意识的问了句。

    “我还看到了打嗝如打雷一样的猫……”陈子昂呆呆的开口。

    外门弟子的半山腰上,此刻有不少外门弟子发出惊呼,居然有一群兔子,红着眼,向着他们咬去,哪怕被制止,这些兔子依旧凶猛,牙齿发出嘎查嘎查的声音,让人触目惊心。

    尤其是还有一只兔子,坐在几只庞大的鸡身上,不断地开口。

    “咦?”

    “你会说话?”

    “哈哈,这丹药不错,我白小纯的确厉害,这兔子都会说话了。”

    整个香云山,这一刻,疯了……无数的人听到了这句话,瞬间就明白了,这一幕,是白小纯弄出来的!

    内门弟子所在的区域,几只蛤蟆在地面上蹦来蹦去,所有看到他们的内门弟子,全部都倒吸口气,那些眼睛,怎么看都很是瘆人。

    还有一只九头虎,在宗门横冲直撞,不断的嘶吼,整个香云山,这一天全部乱了,无数人被震动,齐齐外出。

    更有一只猴子……居然爬上了李青候所在的阁楼房顶,站在了香云山的最高点,坐在那里,望着前来与李青候叙旧,刚刚离去的许媚香,它低头拄着下巴,沉思……

    李青候面色铁青,站在阁楼外,抬头看着那只猴子,正要发火时,噗的一声,无数滩鸟屎,从天而降,他整个人都呆了。

    香云山,已经很久很久……没有这么热闹了,无数的外门弟子,还有内门弟子,全部出动,这些小动物没有对他们造成什么影响,唯独那群拉屎的飞鸟,在短短的时间内,无法想象那么小的身体,是如何装的下那么多的鸟屎……

    还有那只兔子,开始只会说三句话,可渐渐地,会说的话越来越多,学的动作也越来越多,到了最后,就连声音也都极大,扯着嗓子嘶吼。

    “天啊,这是什么!”

    “你看到了么,兔子居然说话了!”

    “白小纯,这一定又是你干的!”

    “我悄悄告诉你啊,我昨天看到周长老与他的那些凤鸟,在一个房间里,里面传出古怪的声音……”

    “周心琪师姐,还有杜凌菲师姐,哪怕有白小纯阻挡,我许宝财也一定会得到你们的!”

    “侯云飞师兄你好坏,不要嘛……啊……这是什么,我看到了几只猴子,居然在抽搐!”

    “媚香师妹,不是我李青候薄情寡义,待我修为突破,踏入金丹,定于你结为道侣!”

    “哈哈,这丹药不错,我白小纯的确厉害,这兔子都会说话了。”这兔子不断奔跑,说的话越来越多,偏偏它耳朵很灵,只要是听到的话,立刻就惟妙惟肖的重复出来,渐渐让不少人面色大变,因为这该死的兔子,它耳朵太灵了,几乎将所有弟子间的秘密都说了出来,还指名道姓。

    里面有不少故事,让众人听了后,全部不可思议,尤其是李青候的那一段……此事前所未闻,轰动所有人,不少长老都是睁大了眼。

    许宝财惊呆了,侯云飞睁大了眼,李青候身体猛地一颤。

    就在这时,白小纯从坊市归来了,他满载而归,带着更多的小兽,目中露出期待,他这一次要将怪丹全部试验完,可刚刚上了香云山,还没等走几步,一泼鸟屎落下,白小纯连忙避开,皱起眉头抬头看着天空。

    看到了一群鸟飞过。

    “咦,有些眼熟……”他正诧异时,忽然的,身边草丛哗哗而动,一群长着腿的鱼飞奔,白小纯愣了,紧接着打嗝如打雷的猫,又飞奔而过,白小纯眼珠子都快瞪了出来,随后……有一群猴子一边抽搐,一边吐口白沫的跑来,从他身边快速路过。

    白小纯颤抖,倒吸口气,全身寒汗毛都竖起了。

    “这……这……不可能!”他呼吸急促,拿出金乌剑,骤然飞起,身后翅膀更是一扇,呼的一声,冲上香云山。

    一路上,他看到了所有的小兽,甚至途中不少人看向他的眼神,都带着古怪,白小纯心惊肉跳,回到了洞府一看,发现洞府大门敞开,里面几乎空了,只有那几只大鹅,如守卫一样,呆呆的站在那里。

    “它们是怎么跑出来的!”白小纯觉得不可思议,似有所查,猛地回头,看到了一只兔子飞奔,口中传出无数的话语,尤其是最后一句……

    “哈哈,这丹药不错,我白小纯的确厉害,这兔子都会说话了!”

    白小纯眼睛瞪起,那兔子立刻看到了白小纯,也立刻眼睛瞪起,转身一晃快速逃走,白小纯知道闯祸了,飞速上前,正要一把抓向兔子,那兔子不知为何,竟速度暴增,瞬间逃没影了,看的白小纯都呆了一下,与此同时,他听到了从香云山顶,传来的李青候的怒吼。

    “白小纯,你自己处理干净,有一只兽没处理,有一泼鸟屎还在,我送你去万蛇谷!尤其是那该死的兔子,让它闭嘴!!”

    听到万蛇谷这三个字,哪怕白小纯获得了天骄战第一,不死银皮大成,可依旧还是哆嗦了一下,他对于万蛇谷的阴影极大,此刻哭丧着脸,下意识的抬头,随后眼珠子又差点瞪了出来。

    他看到了山顶的阁楼顶,一只猴子在那里拄着下巴,露出沉思。

    白小纯都快哭了,赶紧去了山顶,身体一跃飞出,直奔猴子而去,这猴子侧头看了白小纯一眼,目中竟露出一抹感慨之意,仿佛是在享受着难得的自由,看的白小纯都愣了,抬手一抓,就将这猴子抓在了手中,扔到了储物袋内。

    这才小心翼翼的赶紧离开,一路奔波在香云山上,于无数弟子古怪的目光中,白小纯哭丧着脸,一把抓住那九头虎,又抓走了长满眼睛的蛤蟆,急速离去。

    很快的,大象般的鸡,还有那群长着腿的鱼,还有打嗝的猫,都被白小纯陆续的抓走,至于天空上飞舞的那群鸭子,最好抓了,几下就被白小纯收走。

    至于那群癫痫的猴子,也都被白小纯一个个扔进储物袋,折腾了一整天,最难抓的是那些拉屎的鸟,费了好大的劲,白小纯才将它们一个不拉的抓住,直至夜晚时,他数来数去,忽然发现,那学舌的兔子没看到。

    找了好久,白小纯沮丧的发现,找不到了,这兔子太能藏了。

    “唉。”白小纯长叹一声,看着香云山上的鸟屎,无奈之下,用了一整夜的时间,才将香云山的鸟屎都打扫干净,日出时他拖着疲惫的身体回到了洞府内,倒在一旁就累的睡了起来。

    清晨时,香云山的弟子看着焕然一新的山门,一个个回想昨日的一切,对于白小纯的丹药,有了极为深刻的认识,只是几乎所有人都被鸟屎粘过,心底愤愤,可又没办法,毕竟他们也看出来了,白小纯也不是故意的。

    可偏偏就是这不故意的行为,已经多次出现了,所有人都心中悲呼,对于白小纯的恐怖,有了直观的感受。

    这一觉睡到了下午,白小纯醒了后,不敢继续试验怪丹了,离开了山门,去了荒野中,找了一片安全的荒原,打开储物袋将所有的小兽都放了出来。

    “你们自由了……”白小纯看着那些小兽,苦笑的说道。

    那些没有来得及吞下怪丹的小兽,瞬间就四散,可吞下了怪丹的,却一个个都看向白小纯,白小纯也望着他们,又从储物袋内拿出不少丹药。

    “吃了这粒丹药,你们说不定也有一些可能去自我修行,以后别捣乱了,这次你们把我害惨了。”每一个小兽,白小纯都给了一个丹药,最后一挥手,转身正要离去时,那只九头虎发出一声咆哮。

    白小纯回头看去,九头虎望着白小纯,目中似有种奇异的光,仿佛要将白小纯牢牢记住,这才转身一晃,飞奔远处。

    天空上的那些鸭子,还有飞鸟,还有地面上的鱼儿,以及打嗝的猫,甚至那几只守卫般的大鹅,长满眼睛的蛤蟆,还有那群抽搐的猴子,全部都如九头虎一样,奇异的望着白小纯,这才一哄而散。

    最后离去的,是那只喜欢沉思的猴子,它望着白小纯,目中露出一抹智慧的光,隐隐的,居然给白小纯一种沧桑感。

    它深深的看了白小纯一眼,转身远去。

    白小纯愣了,方才那一刻,他有种强烈的感觉,这猴子似乎成为了一个睿智的老人,那目中露出的沧桑,白小纯觉得自己不会看错。

    他沉默中取出玉简,找到了记录给那只猴子吞的丹药,这原本被他记录为废丹的灵药,此刻被他重点的记录了一下。

    “那枚丹药……拥有我所不了解的药效!”白小纯若有所思,望着四散的身影,目中露出祝福,这些小兽,因他而改变,他由衷的希望,它们能活下去,快乐的活下去。

    许久,白小纯转身翅膀一扇,急速归去。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