轻小说 目录 A-AA+

             

第八十二章 南岸天骄

    而在这一千年,南岸始终被北岸压了一头,每一次的外门天骄战,前十之中大半都是北岸弟子,使得南岸抬不起头,更不用说第一的名头,千年来,都是被北岸摘走。

    这里面,也有原因是北岸四峰,南岸只有三山的缘故在内,可在这一千年前,只有三山的南岸,与现在完全不同,无论是炼灵还是炼药,都可以成为宗门的支柱,无人敢招惹丝毫,而修剑的青峰山,更是被称之为灵溪宗战力最强之山。

    可如今,处于某些原因,完全逆转,北岸势大,在每一次获胜后,都获得了大量的资源倾斜,使得整体的战力越来越强,再加上北岸的修行之法,与南岸完全不同,也就使得在很多外部宗门与修真家族看去,灵溪宗,北岸强势,已成主导。

    灵溪宗,南岸驭物,北岸驭兽!

    如白小纯入门时所学的,是紫气驭鼎功,而在北岸入门时,所学则是通天驭象功!

    所以香云山的万药阁,不但有草木五篇,还有灵兽五篇!

    鉴于这千年来两岸对战,南岸连连失败,尤其是三十年前的那一次,居然前十中只有一个是南岸之人,此事让南岸三山的掌座与长老,纷纷愤怒,下了狠心亲自外出,这才有了上官天佑三人的出现。

    上官天佑,吕天磊,还有周心琪,是这一次南岸准备的杀手锏,这三人都被各山掌座收为弟子,悉心栽培,如今修为都是凝气八层,且在战力上,已能战胜不少内门。

    尤其是上官天佑,更是惊人,擅长虚空之法,被誉为南岸外门第一天骄。

    而擅长雷道的吕天磊,同样不俗,雷法惊人,就连其师尊许媚香,也都赞叹有加,断定吕天磊此番必定南北天骄战前十。

    还有周心琪,她平日里显露出的是药道造诣,可实际上她的术法,有李青候亲自教导,一样强悍。

    这些事情白小纯从许宝财那里知晓后,心里也觉得不忿,觉得北岸太欺负人了。

    “等我筑基后,一定要去北岸的外门弟子中,好好地杀杀他们的威风!”白小纯傲然的在心底有了这样的豪情,至于这所谓的南岸资格战,还有之后的天骄战,他一点兴趣都没有。

    这种打打杀杀的事情,白小纯觉得不符合自己的身份,他是荣耀弟子,是掌门师弟,辈分都不一样,白小纯觉得自己不应该去和那些晚辈争抢。

    “万一争不过怎么办,这不给掌门师兄丢人么,算了,我还是不去了。”白小纯干咳一声,觉得自己为了掌门师兄,为了宗门牺牲这么大,应该可以去找师尊上香,诉诉苦了。

    白小纯想的很美,也没当回事,在这之后的两个月,他总是去找张大胖,让张大胖炼灵,每次都不当着张大胖的面,自己用龟纹锅再炼,取出时立刻在张大胖面前露出激动与狂喜。

    张大胖开始也很诧异,可渐渐地,却是惊喜,而后慢慢得意,甚至习以为常,他自己也非常确定了,自己的的确确是炼灵天才。

    甚至在他这强烈的自信下,他的炼灵之法,竟形成了念力,越来越强烈。

    时间流逝,一个月后,资格战举行前的第三天,白小纯接到了宗门的通知,但凡是凝气八层,是一定要参与资格战的,没有缓和余地。

    白小纯扫了玉简一眼,打了个哈气,不以为然,继续炼丹。

    直至三天后,清晨时,南岸钟声回荡,他才晃晃悠悠的走在山门内,看着大量的外门弟子一个个神色肃然的前行,他打起精神,跟着人群走去。

    不多时,就到了南岸三山之后的一处山谷内,里面范围极大,白玉铺路,形成了一个巨大的广场,四周更有一根根盘龙柱,惊天而起。

    每两根盘龙柱之间,还存在雕像,这些雕像全部是凶兽,一个个栩栩如生,使得凶煞之意,扩散八方,让这整个山谷广场都处于肃杀之中。

    四周的山壁上,有一处凸起的高台,此刻在高台上有数十个座位,不但李青候、许媚香等三山掌座端坐在内,就连灵溪宗的掌门郑远东也已然到来。

    南北两岸的资格战,并非同时举行,南岸先办,北岸随后,所以身为灵溪宗的掌门,他不能偏袒任何一岸,此刻先来南岸观看,之后还要去北岸那里。

    李青候三人在郑远东身边,彼此正含笑闲谈。

    他们身后还有三山的长老,周长老也在其中,一个个要么闭目养神,要么彼此低声交谈,还有的看向下方不断涌入而来的弟子。

    白小纯在人群内,神色慵懒,来到了广场后站在一旁,好奇的看向四周,此地他之前没来过,尤其是那些雕像,更是让他觉得好奇,于是跑过去仔细打量,滋滋有声。

    “这些凶兽仿佛活着一样,有趣。”白小纯甚至看到一个凶兽雕像上的毛发,竟在风中飘摇,让他觉得不可思议。

    就在这时,忽然的,人群中传出阵阵惊呼。

    “周师姐来了!”

    “周师姐修为早就到了凝气八层,这一次前十里,必定有她,甚至以她的身份,前三也是稳妥!”

    只见一道蓝绫从远处天空呼啸而来,眨眼临近后,化作了周心琪的身影,她先是向着高台抱拳一拜,这才走到一旁,闭目养神,看似平静,可心中一样存在了紧张,多年的修行,这一次的资格战,她势在必得。

    高台上,李青候看向周心琪,微微一笑,目中露出赞赏。

    “青候,这周心琪不但草木不俗,术法一样造诣惊人,想来这一次,定可为你们南岸增辉。”郑远东笑道。

    “掌门过誉,我这徒儿还需磨练,不过她的心性在同辈中,的确少见,是个可造之材。”李青候谦道。

    在这广场四周人群纷纷羡慕的看向周心琪时,白小纯扫了周心琪一眼,咳嗽一声,摆出与李青候差不多的模样,背着小手,目中露出赞赏。

    关于周心琪的议论还没结束,猛然间,人群内再次传出哗然,所有人都抬头看向天空,只见一道雷霆轰鸣间,竟有闪电银蛇游走,一个穿着青衫的少年,神色倨傲,居然踏着一道电光,瞬间来临。

    他的身后,无数闪电游走,雷霆轰鸣,气势之强,超越了周心琪,在踏入广场时,甚至他四周方圆十丈内,都形成了一片雷池,大量电光向着四周扩散开来。

    而他的身上,一样有弧形闪电环绕。

    “是紫鼎山的吕天磊!吕师兄具备罕见的雷脉,入门之后始终闭关修行,今日一看,竟如此非凡!”

    “这吕天磊不俗,他修行的是什么功法,竟对雷电操控到了这种程度!”四周众人纷纷骇然时,吕天磊神色傲然的向着高台一拜,转身走向一旁,他的目中此刻整个广场上的外门弟子里,只有一个周心琪可以成为劲敌,至于其他人,他不放在眼里。

    高台上,许媚香轻笑,双眸露出满意。

    “掌门,我这弟子修行的极道驭雷法,你看修的如何?”

    “已有两分雷意,以凝气八层,具备这种造诣,此子已是筑基下的天骄了。”郑远东微微动容,多看了吕天磊几眼。

    就在这时,青峰山的掌座,那位枯瘦,可却给人一种锋利之感的老者,抬起了头,遥望远处时,嘴角露出笑容。

    郑远东神色一凝,立刻抬头,不但如此,四周所有长老,全部凝望远方。

    一道剑光……从天地间掀起无尽云层,轰轰而来,这气势太强,竟让云层翻滚,隐隐可以看到里面有一把青色的古剑,形成了一道青虹,瞬间破开所有阻碍,如同是穿梭了虚无,直奔此地。

    此剑古朴,青铜打造,带着岁月之意,极为不俗。

    飞剑上,站着一个青年,这青年穿着外门弟子的衣衫,一头黑发飘摇,样子俊美到了极致,此刻背着手,气势惊人,身体外有一层淡淡的金光,尤其是他的身后,青虹居然化作了一朵朵青莲,形成了异象。

    更后方,还有一头足有三丈大小鱼身龙头之兽,游走四方,仿佛将天空化作大海,所过之处,竟有雨水洒落。

    他还没等临近,就有风雨在广场上吹过,使得无数弟子全部抬头,看到了这一幕后,纷纷倒吸口气。

    “是上官大师兄!”

    “南岸外门第一天骄,上官天佑!”

    “传闻他具备剑灵之身,是某个剑修大能转世之体,因某种原因,苍天愧疚,故而一生福泽无数,三岁走路就可捡到上古残剑,七岁天空落下一头赤云兽的幼崽认他为主,十三岁得到金光护体,故而名为天佑!”

    周心琪双眸睁开,凝望天空时,露出凝重。

    远处的吕天磊,更是猛地抬头,目中刹那闪过雷光,全身无数弧形闪电游走,气势掀起,眼神内露出挑衅。

    “上官天佑,拜见掌门,师尊,二位掌座,诸位长老。”青虹降临,上官天佑抱拳,向着高台一拜,淡然飘落,含笑向着四周外门弟子点头。

    他的目光温和,向着众人点头后,立刻引来无数人的拜见,还有不少女弟子,更是看向上官天佑时,露出羞涩。

    “好、好、好!”高台上,掌门郑远东目露奇芒,大笑起来。

    “竟在凝气八层时,感悟到了剑气化莲的境界,这上官天佑不管是否转世大能,即便拥有剑灵之体,在筑基前能做到这一点,当世罕见!”

    “你们南岸这一次,可是让老夫也吃了一惊!”郑远东看向青峰山掌座,哈哈一笑。

    李青候三人都露出笑容,身后的那些长老,也都一个个笑了起来,大有要与北岸一雪前耻之意。

    郑远东正要继续开口,忽然看到了下方广场上,站在一座雕像旁,背着手,摆出前辈模样的白小纯。

    “这白小纯……装模作样的。”郑远东哑然一笑。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