轻小说 目录 A-AA+

             

第八十一章 念灵古法

    张大胖心底也紧张,听到白小纯这么说后,他也觉得似乎有些道理,于是连忙点头。

    “对对,师尊也说过,让我不要看到失败与成功,九师弟,你快回房间里试灵吧。”张大胖咳嗽一声,故作镇定的赶紧说道。

    白小纯转身快走几步,回到了房间后,他看了手中飞剑一眼,皱起眉头,担心打击到了张大胖,没有轻易去尝试,而是掐诀一指,立刻龟纹锅出现。

    “唉,大师兄之前始终压抑,如今好不容易恢复了信心,可不能让他失望的离去,不知道这样的话,会不会使得飞剑炼灵成功。”白小纯沉吟中,取出一色火,将手中没有试灵的银色飞剑,扔入锅中。

    银光本就刺眼,此刻再次一闪后,白小纯收起龟纹锅,拿起银色飞剑,咬牙之下,体内灵气轰然而出,一瞬间,没有丝毫阻碍的融入剑身内,银光刹那强烈的收缩,最后在剑身上形成了一道银纹。

    “成了!”白小纯惊喜,他也不知道是张大胖本就成功了,还是自己后加工的原因,赶紧推开大门走了出去。

    “大师兄,成了,成了啊,大师兄你太厉害了!”

    院子里,张大胖患得患失,心底紧张的不得了,面部都僵硬,看到白小纯后,他身体一颤,当看到白小纯手中的飞剑上的银纹时,他猛地一拍大腿,扬天大笑。

    “怎么样,怎么样!”

    “我就说么,之前是没控制好力度,我在紫鼎山可是成功过三把武器了,连我师父都说我天赋高,九师弟,这一次成功了吧!”张大胖激动,拿过白小纯递过来的飞剑,眉开眼笑的看去。

    白小纯在一旁,目中露出崇拜,看的张大胖更为振奋,他深吸口气,手臂一挥。

    “来,师兄今天高兴,再给你炼一次,让这把剑,炼灵两次!”

    “大师兄,要不下次吧……”白小纯隐隐觉得,这样似乎有些不妥,他依稀记得宗门对于炼灵,似乎有很多忌讳。

    “无妨!”张大胖不容分说,拿着飞剑,精神抖擞,全力以赴的开始炼灵。

    这二次炼灵明显比之前困难好多,张大胖的那些矿石几乎全部都用了,全身颤抖,甚至还吞下了不少丹药,这才勉强的引来天地之力,融入剑身中,直至此剑银光闪耀,张大胖整个人虚脱的坐在地上,气喘如牛。

    但他的目中却带着兴奋,把剑给了白小纯。

    “再试试!”

    白小纯立刻点头,接过飞剑后还没等试灵,张大胖一把抓住他的手,严肃的叮嘱。

    “别在这里试,我和你说九师弟,试灵最重要的就是感觉,感觉好的时候,如有神助,你既然在房间里成功,那么就还是回房间去试!”

    白小纯眨了眨眼,觉得张大胖对于炼灵真的很懂的样子,于是凝重的点了点头,跑回房间后想了想。

    “说不定大师兄的炼灵,的确是很厉害,方才我就算不用龟纹锅,也是成功的。”他想到这里,看了手中飞剑一眼,索性不用龟纹锅,体内灵力猛地散开,融入剑身内。

    眨眼间,银光一闪,可却飞速的黯淡,咔咔声中,飞剑上出现了一道道裂缝,成为了废品。

    白小纯立刻苦着脸,正发愁时,外面传来张大胖紧张中带着焦急的声音。

    “九师弟,我好像方才看到银光了,怎么样了,成没成?”

    “那个……我还没试,我这就试……”白小纯连忙开口,焦急起来。

    院子里,张大胖沉默,脸上露出苦涩,他也不傻,怎么会听不出来,况且方才白小纯进入木屋后,他依稀看到窗户的位置有银光一闪。

    轻叹一声,他知道白小纯是不愿意让自己失望,此刻深吸口气,他向着木屋开口。

    “九师弟,师兄知道你尝试了,没事的,我……我先走了。”张大胖来的时候满是振奋,此刻被现实打击,难免消沉。

    他知道自己鲁莽了,按照他师父的说法,炼灵是一种很玄妙的术法,这种术法没有人可以具备完全的成功率,可偏偏整个修真界有一个很奇怪的现象,似乎……成功的越多之人,就越是可以成功,而失败越多,就越是无法成功。

    说来拗口,可实际上是一种念的力量在决定,那是很玄妙的感觉,仿佛越是自信,成功的可能就越多。

    所以在炼灵界内,有两种修行之法,一种是正统,讲究的炼灵师只负责炼灵,不会亲自试灵,且物品交给雇主后,会有要求雇主不可在炼灵师面前试灵。

    无论成功与失败,都不会影响炼灵师的心态,一尘不染,物品交给雇主后,炼灵师就会自行忘记此事,始终保持一种平静的状态。

    而还有一种极端的修行之法,叫做念灵古法,讲究是的玄而又玄的念力之法,就是一定要亲眼看到是否成功,越是成功,则自身炼灵越是惊人,只是太极端了,一旦受挫过多,影响之大,甚至可以毁了天赋,一生不敢去碰触炼灵。

    虽然如此,可却有不少人追捧此法,甚至张大胖的师尊许媚香也都承认,若有人修行那种极端的炼灵之法,可以逆天的连续成功到了一定的次数,那么此人的念力将自信到极致,在炼灵上,将惊天动地。

    灵溪宗的镇宗之宝,那把炼灵了十次的天角剑,就是万年前,被一位这样疯狂的炼灵师,炼制出来。

    张大胖苦涩,他明白,他们紫鼎山这一脉,是修行那正统之法的,自己因太激动,犯下了这个错误,没有了平静的心,不知需要多久才可以恢复过来。

    白小纯在房间内,顺着窗户看到张大胖失落的背影,他一咬牙,他不想让张大胖失望,立刻从储物袋内找出了一把一样的飞剑,取出龟纹锅,快速的炼灵两次。

    张大胖苦笑,推开院子的门,正要走处时,忽然的,他身后传来白小纯惊喜的声音。

    “大师兄,成了!!”木屋的门被一把推开,白小纯拿着有两道银纹的飞剑,神色狂喜的冲出。

    “真的?!”张大胖身体一震,猛地转身,看到了飞剑后立刻拿在手中,身体慢慢颤抖,有些不敢置信,慢慢眼中露出激动。

    “哈哈,我张大胖的确是炼灵上的天骄,竟两次成功,炼灵两次啊,我居然都成功了!!”

    张大胖一把抱住白小纯,狂喜中眼泪都差点流了下来,他修行的资质一般,若非是祖上与师尊有些渊源,也不可能进入灵溪宗。

    火灶房时,有那些天材地宝,他才可以而到凝气三层大圆满,进入外门后,没有了那些天材地宝,他修行越发艰难,看着黑三胖超越了自己,看着白小纯超越了自己,他虽祝福,可心中也有失落。

    如今知晓自己有炼灵天赋,他的喜悦外人难以想象,他觉得,自己是有用的,此刻激动中他扬天大笑,一股强烈的信心充斥全身,隐隐的,似乎有一丝丝奇异的力凝聚……这一丝丝奇异之力,正是念力的雏形。

    炼灵极端之路,越成功,越自信,念力越强,成功越大!

    或许,哪怕不是自身,可只要认为是自己做到的,阶梯式的一次次成功,那么,一样可以诞生玄之又玄的念力。

    张大胖走了,带着振奋,带着激昂,远远离去,白小纯送别张大胖,站在院子里,他不知道自己之前做的是对是错,可看到张大胖那么开心的样子,他觉得,自己没错。

    张大胖离开数日后,白小纯从许宝财那里,终于知晓了香云山人少的原因,因为几乎所有的外门弟子中,但凡修为到了凝气六层以上,都开始闭关了,试图突破到八层,渴望参与那半甲子一次的宗门天骄战!

    南北两岸外门天骄战,会在三个月后举行,此战将被整个灵溪宗瞩目,东林洲范围内所有修真家族与小宗门,都对此极为关注。

    这一战,是南北两岸的外门当代天骄争斗,抉择出的前十名,将是灵溪宗的龙子凤女,以此身份晋升内门弟子,无论是名气还是宗门的在意程度,都将与其他时候晋升内门弟子之人,截然不同。

    每三十年一次的天骄战前十,历代都会持续的辉煌下去,成为宗门的翘楚之辈,名震八方,即便是其他与灵溪宗等同的庞大宗门,也都在意。

    同时但凡可以列位南北天骄战的前十,宗门都有惊人的奖赏,尤其是第一,据说仅仅贡献就高达数十万,更不用说天材地宝之物,甚至还可获得一次进入宗门秘境的机会。

    使得无数人心动不已。

    而对于传说中神秘莫测的传承序列的选拔,所需的资历里,以南北天骄战前十成为内门,也是重要的推动力。

    在这天骄战之前,则是资格战,南北两岸各自举行,选择出各岸最强的外门十大弟子,代表各岸参与天骄战。

    而这一次,修为的界限,被定在了凝气八层,只有凝气八层可以参与,想要成为内门弟子,有两个要求,一个是凝气八层,一个是通过试炼,平日里的晋升试炼,各种方式都有,唯独每三十年一次的天骄战时,按照惯例,都会将资格战,列为试炼。

    而这种试炼,也被宗门的弟子称呼为最强试炼,同样也是最瞩目的试炼!

    所以不少外门弟子,之所以始终没有晋升,就是在等资格战的时间,资格战列位前五十,就可晋升内门,列位前十,便可成为代表,参与灵溪宗的南北天骄战。

    如上官天佑,吕天磊、周心琪等人,都是这种想法,成为南岸前十,与北岸天骄开战,最终以南北天骄战前十的身份,成为内门弟子,目标是若干年后,有机会踏入灵溪宗的传承序列,这才是他们的选择。

    ------------

    今晚12点,约!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