轻小说 目录 A-AA+

             

第八十章 张大胖的天赋

    有了足够的灵石,白小纯不想再去琢磨小乌龟的事情了,他的心已经被伤的千疮百孔,只能在炼药阁内,沉浸炼药中,去慢慢的恢复。

    渐渐的二阶灵药在白小纯的手中,已经炉火纯青,将成功率提升到了一个惊人的程度,这才开始尝试炼制三阶灵药。

    随着他炼制三阶灵药,轰鸣之声在这炼药阁的房间里,时常传出,甚至有一次不知道什么原因,那丹炉都直接被炸的飞了起来,哐当一下掉在一旁。

    这些还不算什么,可直至有一次,竟爆出了浓烟,此烟诡异,就连阵法都无法阻挡,一瞬覆盖大半个炼药阁,使得众多此地炼药之人,一个个咳嗽中怒骂,纷纷跑出。

    白小纯诧异,也跟着跑了出去,最终众人也没查出到底谁是罪魁祸首。

    白小纯心底委屈,迟疑了一下后,小心翼翼的继续炼三阶灵药,慢慢的他自己都神色古怪了,他发现自己总是炼制出一些稀奇古怪的灵药,似乎从最早炼丹时就出现了这个迹象,那个时候引起了无数的蚂蚁来临,还有那发情丹……

    他隐隐觉得,自己炼制出的怪丹,自己都害怕。

    “莫非是因为我不愿意用固定的药方炼药,每次炼药时,都想着要去按照自己的心意去改变有关?又或者因为我天赋秉异,就连老天爷都嫉妒,所以对我百般刁难?”此刻白小纯望着面前放着的数十枚花花绿绿的丹药,愁眉苦脸。

    这些丹药有的还保持圆形,有的却是四方,还有一些不规则如泥巴胡乱的捏在一起,一看就不是正常的灵药,可偏偏每一个都有药香散出……

    只是给白小纯一百个胆子,他也不敢去亲自吞下,鬼才知道这些丹药会出现什么匪夷所思的药效。

    “我追求的,是极致的药道,就如天空上的白云,缥缈无痕,淡泊名利,而在追寻药道的路上,必定是坎坷的,我不怕坎坷,要坚定地走下去,这才是我,不一样的白小纯。”白小纯深吸口气,慢慢脸上露出执着,如同殉道般的神情,将这些丹药收起,继续炼制。

    这一炼,就是大半年,到了最后,炼药阁内几乎没几个能继续炼药的了,这里实在太危险,甚至白小纯所在房间的丹炉,都在一次炸轰中,裂开了一道缝隙,白小纯哭丧着脸赔偿了一些灵石,被客气的请出了炼药阁。

    他正想摆出掌门师弟的身份去理论,却发现传音玉简内有张大胖的口信,说到了白小纯的居所外,问他去哪了。

    白小纯一看张大胖来了,这才放过了炼药阁,走在香云山的小路上,他心底感慨。

    “追求药道的极致,注定是坎坷的,我白小纯是天空的白云,绝不会因此屈服的!”白小纯挺胸抬头,走着走着,发现有些不对劲,现在是晌午,平日里这个时候,宗门是最热闹的,可眼下香云山却安静了很多,放眼看去,凝气六层以上的弟子一个没有,出没的大都是凝气六层以下。

    白小纯诧异的回到了宅子时,远远地看到一个瘦高的青年,在自己宅子外走来走去,似很振奋的样子。

    此人就是瘦下来后的张大胖了。

    “大师兄。”白小纯赶紧跑过去,高呼一声。

    “九师弟!”张大胖立刻转身,看到白小纯后哈哈一笑,对于白小纯掌门师弟的身份,张大胖不在意,他的眼中,白小纯就是自己的小师弟。

    此刻被白小纯带入宅子内,二人坐在院子里,彼此说了一下近况后,白小纯好奇的开口。

    “大师兄,你很少来我这里,今天怎么过来了,有什么事需要我白小纯做的,你说就是。”对于张大胖,白小纯是真的把他当成自己哥哥一样,当初火灶房的一幕幕,每次回忆起来,白小纯都非常的温暖。

    张大胖干咳一声,神色内掩饰不住的露出得意与激动,看了白小纯一眼,他一拍胸口,虽然在火灶房时拍肥肉的啪啪声变成了如今拍骨头的砰砰声,可气势却在这一瞬,顿时升起。

    “九师弟,告诉你一个天大的秘密!”

    白小纯一听秘密这两个字,顿时睁大了眼,赶紧聆听,隐隐觉得这句话有些耳熟。

    “以后我张大胖,在灵溪宗,一定会声名赫赫,无人不知,甚至还会有不少弟子前来巴结,即便是筑基长辈,说不定也都会对我客客气气。”张大胖傲然开口。

    “啊?怎么回事?你也是小乌龟?”白小纯一愣。

    “什么小乌龟,九师弟,你知道我师父是紫鼎山的掌座许媚香吧?”张大胖神采飞扬,看了白小纯一眼,深吸口气后,沉声开口。

    白小纯点头,此事他知晓,也明白张大胖之所以变瘦了,就是因为他师父不喜欢胖子,甚至因此他还产生过一些古怪的想法。

    “知道我师父最擅长的是什么?炼灵!知道我从我师父那里学的是什么?炼灵!”

    “哈哈,我张大胖具备得天独厚的炼灵天赋,这天赋之强,就连我师父都赞不绝口,甚至惊讶无比!她今天亲口和我说,用不了多少年,我就会成为我们灵溪宗,炼灵第一大师!”张大胖站起身,激动的抬头望着天空,气势爆发,仿佛天下地上,唯我独尊。

    “炼灵?”白小纯眨了眨眼,看到张大胖此刻威武不凡的模样,连忙摆出崇拜的样子,惊呼起来。

    察觉白小纯如此配合,张大胖更为高兴了,一拍白小纯的肩膀。

    “九师弟,以后别人找我炼灵,我看不顺眼都不给他炼,看顺眼的也要价格昂贵才可,不过你和三胖,还有咱们火灶房的其他人,我这辈子不要你们一块灵石,自家兄弟,你们只要把材料准备齐,我定给你们炼好!”张大胖意气风发,这段日子,他从进入紫鼎山后,就始终压抑苦恼,如今发现自己具备炼灵天赋,他立刻狂喜,第一个想到的就是来找白小纯。

    “师兄威武!!”白小纯露出狂喜的模样,欢呼起来。

    “来来来,你随便给我拿一个物品,师兄当着你们,就给你炼一次,你拿着这把武器,几个月后的资格战,定可列位我南岸前十,代表南岸与北岸进行天骄战!”张大胖高兴,大声说道。

    “呃……”白小纯眨了眨眼,看到张大胖这样振奋,于是索性从储物袋内拿出一把灵溪宗寻常的飞剑,这样的剑,他有好几把,此刻带着期待递了过去。

    张大胖拿过飞剑,深吸口气,一拍储物袋,竟从储物袋内飞出数十块矿石之物,被他操控,与飞剑漂浮在了一起。

    他双眼闭合,片刻后全身修为轰然爆发,他的修为虽不如白小纯,可也到了凝气六层大圆满的样子,此刻头发飞扬,白小纯立刻看到张大胖的左手,竟在这一刻散发出强烈的银光。

    这光芒闪耀时,四周顿时出现大风,隐隐仿佛改变了四周的灵气波动,更有一丝丝灵气赫然从四周急速的涌来,直奔那些矿石,如过滤一样又飞出,冲向张大胖的左手,而那些矿石也飞速的融化,眨眼间少了大半。

    白小纯目中光芒闪耀,这还是他第一次看到别人炼灵,与他用龟纹锅截然不同,似乎是炼灵师本人,去沟通天地,引来磅礴狂暴之力,通过那些矿石转化后,变的温和起来。

    很快的,张大胖身体颤抖起来,哆嗦了足足半柱香的时间,他深吸口气,双眼猛地睁开,左手银光刺目,顺着剑身一扫。

    “开灵!”

    仿佛四周的虚无都震了一下,银光瞬间从张大胖的左手飞出,化作无数丝线钻入飞剑内,眨眼间,这把飞剑就成为了银色。

    这一幕太过惊人,白小纯看的倒吸口气,心神真的一震。

    许久,张大胖气喘吁吁,将手中的银色飞剑递给白小纯。

    “拿着,这把剑此刻已开灵了,你将体内灵力涌入试灵,必定成功出现银纹!”张大胖擦了下额头的汗水,自信满满的大声开口。

    白小纯接过飞剑,心情激荡,体内灵力猛地散出,融入飞剑内,可就在灵力与飞剑融合的瞬间,咔咔之声传出,这把飞剑上的银光,瞬间黯淡,到了最后完全消失,而这把剑上,出现了一道道裂缝,似承受不住天地之力的锻造,气息全无,彻底成为了废铁。

    “啊?”白小纯一愣,张大胖也呆了一下,二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

    白小纯干咳一声,正要开口说自己这把剑质量不好时,张大胖一把拿过飞剑,眼珠子都瞪起来了,呼吸急促的仔细观察,片刻后狠狠一跺脚。

    “方才是我失误了,没控制好灵铁融化的量,导致天地之力的狂暴多了一些,没事,九师弟你再给我一把飞剑,我给你在炼一次!”张大胖执着的望着白小纯,目中都有了血丝。

    白小纯不忍,于是再次拿出了一把飞剑,张大胖深吸口气,这一次神色极为认真,片刻后,当这第二把飞剑也充满了银光时,张大胖递给白小纯。

    “要不……大师兄你自己尝试一下?”白小纯迟疑的开口。

    “炼灵第一铁律,任何炼灵物品,除非是炼灵师自身之物,否则绝不可代为试灵!这是铁律,不可触犯,一旦开了戒,日后会引来无数麻烦。”张大胖严肃的说道。

    白小纯眼看张大胖此刻执着的样子,赶紧接过飞剑,他是真的希望可以成功,否则的话,对张大胖打击实在不小。

    沉吟时,白小纯忽然开口。

    “那个……大师兄,你在这里等我,我回房间去试,方才我琢磨着,可能是我太紧张了。”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