轻小说 目录 A-AA+

             

第七十九章 小纯,我们信了

    白小纯猛地睁大了眼,满脑子都是三千灵石……看着侯小妹,他的眼睛冒光,这一刻他多么的想上去一把抱住侯小妹,给她三千个大拇指……

    告诉她,你是好样的!

    拍卖场内的众人,对于这个如此提高的价格,全部哗然,在侯小妹的声音传出后,一个个都呆了一下,齐齐看向侯小妹,看到了一个掐着小腰,胸脯挺的鼓鼓的,白白嫩嫩,小巧玲珑,神色得意,如小辣椒一样的少女。

    她抬起下巴,看着周心琪,一副我是修真家族我怕谁,我很有钱的样子,非但没有让人觉得反感,反而越发觉得这侯小妹可爱。

    不少人目中露出笑意,还有一些更是惊艳。

    “三千一百灵石!”周心琪平静开口,神色已冷了下来。

    “小乌龟对我很重要,但凡是小乌龟的丹药,我侯小妹不惜代价,都要买来,哼哼,我出四千灵石,我是修真家族的,有的是灵石!”她又强调了后一句,身边侯云飞此刻低着头,一脸尴尬,心底也在发愁,他这妹妹,不知怎么就崇拜上了那小乌龟,这几年已到了狂热的程度……

    四周有周心琪的倾慕者,有些看不下去了,不少人纷纷开口,说侯小妹为了一个二阶灵药,竟开出如此价格,实在败家。

    “本小姐就是有灵石,你咬我啊?”侯小妹听到这些言辞,立刻不乐意了,挺着小胸脯,掐着小腰,脆声反驳。

    白小纯在阳台上看着这一幕,越发觉得自己当初将侯小妹从歪路上引导到了正道,是多么的正确。

    周心琪皱起眉头,她没有那么多的灵石了,此刻沉默半晌,轻叹一声,只能放弃。

    侯小妹眼看周心琪不开价了,顿时惊喜,她实际上也是装出一副气势,这么一大笔灵石,她自然没有,只不过此刻故意这么说,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老祖总不能不承认吧。

    最终在侯小妹的得意中,这枚炼灵三次的丹药,被她成功买走。

    白小纯心满意足,赞赏的看了眼远处的侯小妹,干咳一声,琢磨着既然侯小妹这么崇拜自己,自己若再不告诉对方自己的真正身份,实在是太不对了。

    于是打定了主意,眼看这第一天的拍卖会要结束了,他赶紧出去,准备当着所有人的面,表露身份。

    拍卖场的后台处,几个修真家族的老祖也在这里,负责此地的防护,其中一个中年男子干咳一声,向着四周同伴苦笑。

    “那个……我孙女性格顽劣,让大家见笑了。”他说着,苦笑的拿出对等的灵石,放在了一旁。

    “赤子之心。”众人哈哈一笑。

    第一天的拍卖结束,这拍卖会一般都持续数日,白小纯不打算继续来了,他的丹药都已卖光,此刻心情振奋的赶紧走出,到了门口时,他站在那里,遥望从拍卖场涌出的人群。

    这些人都是门中弟子,一个个正兴奋的议论方才的紫气升灵丹。

    很快,白小纯就看到了周心琪,塔目中露出鼓励欣赏,似在劝说对方不要气馁,迈步正要上前时,他的目光让周心琪一愣,赶紧避开,没等白小纯靠近,就化作长虹飞出。

    白小纯正郁闷时,身后传来惊喜之声。

    “小纯哥哥!”侯小妹一脸喜悦,蹦蹦跳跳的从人群内挤出,扭着小腰到了白小纯的身边,侯云飞在侯小妹的身后,看到白小纯时,也露出笑容。

    白小纯收回看向周心琪身影的目光,目中露出赞赏的望着侯小妹,一副前辈的样子,拍了下侯小妹的头。

    “小纯妹妹,不错,以后买东西时,就要这样的霸气!”

    侯小妹立刻脸红了,随后想起了什么,高兴的拿出那枚紫气升灵丹。

    “小纯哥哥你快看,这是小乌龟炼的丹药啊,被我买下了,你要不要,我送你给你,你以前不是说你最崇拜小乌龟了么,我特意给你买下的。”她目中露出让人心动的神采,将丹药放在了白小纯的面前,小脸满是期待,仿佛她的世界里,此刻只有白小纯。

    一旁的侯云飞看到这一幕,目光柔和,含笑不语。

    白小纯一怔,没想到对方买下丹药的目的,原来是因为自己,他顿时感动了,看到四周人不少,于是深吸口气,神色露出肃然。

    “小妹,我要告诉你一个天大的秘密!”白小纯目中露出坚定,开口时,一股高手寂寞的样子,油然而起。

    他已经拥有了可以随时随刻,变化出这么一副样子的能力。

    侯小妹一愣,身边的侯云飞也诧异了一下,看向白小纯。

    “什么秘密?”侯小妹露出聆听的神情,好奇的问道。

    白小纯用力的咳嗽一声,抬起小下巴,小袖一甩。

    “我,白小纯,就是那名动天下,神秘莫测,惊天地泣鬼神的……伟大的……龟爷!!”白小纯仰天大笑,他说出这句话后,心里都是感慨,这句话,他憋在口里数年了,此刻终于能说出,而且是当着最崇拜自己的侯小妹面前说出,尤其是四周人不少,这才是万众瞩目。

    最重要的是,他认为不能让崇拜自己的人始终不知道,原来偶像就在身边!白小纯抬头看着天空的白云,一副孤傲的模样,耳朵却竖了起来,等待侯小妹与四周众人的惊呼。

    心底已经想好了,一会惊呼声中,自己应该说什么样的话。

    可等了半天,却没声音传来,四周一下子安静了,白小纯诧异,忍不住收回看向天空白云的目光,瞄向侯小妹与侯云飞。

    侯小妹呆了,侯云飞也呆了,他们都傻傻的看向白小纯,四周那些从拍卖场出来的弟子,也都一个个神色古怪。

    “小乌龟那是淡泊名利,如天空白云一样的人物,白师叔居然自称是小乌龟?呵呵……走吧走吧。”

    白小纯面色顿时难看,正要去解释。

    “小纯,你没事吧?”侯云飞有些担心,摸了下白小纯的头。

    “我真是!”白小纯着急的说道。

    “啊?好的好的,你是你是……”侯云飞神色古怪,赶紧点头。

    “小纯哥哥,你以前和我说过,小乌龟是如天空白云般,淡薄名利之人……其实在我心中,你和小乌龟是一样的高度,你不用假冒小乌龟……”侯小妹幽幽的看着白小纯,轻声说道。

    “我真的……”白小纯还没说完,一旁的侯云飞神色肃然,拉住白小纯的手臂。

    “小纯,我们信了!”

    “我真……”白小纯睁大了眼,刚开口,侯云飞神色更为严肃。

    “小纯,我们真的信了!”

    “我……”白小纯目中茫然,只觉得万念俱灰,怎么解释也解释不清了,理想与现实的巨大落差,使得他失魂落魄的转身,晃晃悠悠的走远,不知怎么回到的宗门。

    在院子里,他呆呆的望着天空,神色露出悲哀。

    “我真的是龟爷啊……”他觉得委屈,他觉得自己的梦想,自己想要在万众瞩目下说出身份的豪情,此刻全部碎裂了。

    而偏偏他也找出了问题所在,是自己这些年把小乌龟吹嘘的太高了……以至于所有人的心目中,小乌龟的形象已孤傲非凡。

    准确的说,在他与侯小妹的不懈努力下,小乌龟已经被神化了……

    半晌后,他不甘心,去找了许宝财,当着许宝财的面,他严肃的说出了自己的身份,许宝财呆了……连连点头说我信了。

    白小纯哭丧着脸,回到了院子里,再次发呆。

    直至数日后,孙尘来拜访,白小纯立刻惊喜,觉得自己抓住了希望,孙尘知道那丹药是自己送去的。

    可还没等他开口,孙尘送出了足够的灵石后,抱拳向着白小纯,深深一拜,神色肃然,带着凝重。

    “白兄,之前不知晓那枚丹药居然是贵宗天骄所炼,此事家祖也都吃惊,如今宗门内能与那位天骄联系之人,想必只有白兄你了,不然你也不会有此天骄的丹药。”

    “还请白兄转告那位天骄,我孙家,希望与他建议长久的友谊,日后若有丹药处理,定全力以赴!”

    “还请白兄务必转告这位天骄,我知道此人淡泊名利,不惜热闹,如天空之云,追求的是至极的药道,这等人物,日后必定一飞冲天,我孙家愿为他处理凡尘俗事。”孙尘抱拳深深一拜,抬头时发现白小纯目中茫然,他等了片刻不见白小纯回神,迟疑后再次抱拳,告辞离去。

    心底也在感慨,白小纯果然在灵溪宗地位非凡,那无人知晓的神秘天骄,居然都与他有交情。

    他的脑海里,压根就从没想过白小纯是小乌龟,性格相差太大了,对于小乌龟的事情,不但灵溪宗的弟子知晓,外面的修真家族也都早就知道,全部都调查后,得出的性格结论,与周心琪所想的近乎一致。

    直至明月高挂,白小纯才回过神来,叹了口气,身子一晃跃起,站在了院子的竹子上,背着小手,神情陌落的仰望星空,山风吹来,掀起他的黑发,吹动他的衣衫发出嚯嚯之声。

    “没想到我的骨子里,居然存在了淡泊名利,如天空之云般的飘逸,唉,都怪我平日里掩饰的太好了,有时候,优秀,也是一种寂寞。”白小纯小袖一甩,月光下,他的身影真的有了高手寂寞之感。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