轻小说 目录 A-AA+

             

第七十七章 拍卖会

    不多时,香云山上,白小纯一瘸一拐,头发都竖起来了,脸上有些发黑,心有余悸的爬回了院子里,一想到方才无数的闪电追着自己,他就心底一颤,立刻发誓,以后绝不在雷雨天,御剑飞行。

    这不是飞行,这是去玩命!

    木屋内,白小纯呲牙咧嘴,好半晌才定下心神,盘膝坐在床上,看着窗外的风雨,他体内修为正缓缓游走,流转全身。

    “二阶灵药,适合凝气八层以下,想要继续提升修为,只有炼制出三阶灵药。”白小纯拄着下巴沉吟。

    “三阶灵药难度一定极高,要将二阶灵药大量的熟悉后,才会稳妥,否则的话,根基不稳,成功的把握不大。”白小纯打开储物袋,看了一下自己的积蓄,叹了口气,他之前凭着荣耀弟子的身份,收了不少礼物。

    只是这段日子的炼药,耗费一样恐怖,尽管他的炼丹习惯很是节省,可依旧是此刻积蓄减少了很多。

    “这样下去不行呀,总有用完的时候。”白小纯低头冥思苦想。

    “我现在是很厉害的药徒了,我可以去卖自己炼的药呀。”白小纯想到这里,立刻振奋,等到第二天清晨,外面雨水停了,他立刻离开居所,去山下坊市打探一番,了解了一下丹药的价格后,又买下了大量的药草,甚至还拿着贡献去宗门换了一部分。

    随后回到了炼药阁,开始炼药。

    他没有炼制二阶丹药,虽价格更高,可消耗不小,且白小纯知道自己的习惯,一旦炼药,时间太久。

    所以他选择自己最熟悉的一阶丹药,数日后炼制了三种分别**粒的灵药,还有两根灵香,这才下山去了坊市。

    灵溪宗南岸下的坊市规模不大,除了宗门的长辈以及一些有实力的内门弟子可以拥有店铺外,大都是东林洲的修真家族开设。

    如同一个小镇子一样,平日里灵溪宗南岸三山的内外门弟子在这里进进出出,很是热闹,白小纯来这里已好多次,此刻熟门熟路的走在坊市内,进了一间药铺内,干咳一声,立刻药铺中的伙计连忙上前。

    “把你们家的掌柜的喊来,这一次我除了采购药草,还要卖一些丹药。”白小纯坐在椅子上,笑眯眯的说道。

    时间不长,一个穿着紫色长袍的中年男子,快步走来,看到白小纯后脸上露出笑容。

    “白道友,在下孙尘,早就听说白道友诸多辉煌之事,因担心打扰道友,没有主动去拜会,莫怪莫怪。”这中年男子笑容可掬,坐在了白小纯的身边,抱拳说道,对于白小纯这里,他不敢得罪,知道对方在宗门内地位超然,尤其是那荣耀弟子的身份,让他所在的家族,哪怕有掌门的百年之约,也依旧想要讨好。

    白小纯哈哈一笑,与这中年男子客套一番,这才取出了三个药瓶与那两根灵香,放在了桌子上。

    “孙道友估个价吧。”白小纯抬起下巴。

    孙尘含笑拿起这些丹药,一个个看过后,神色露出惊讶,这些一阶丹药虽都是下品,杂质占据八成一二,可却无限的接近中品,不像是他们之前收购的丹药,一样是下品,可杂质却八成四五的样子。

    “白兄药道精湛,这些灵药我孙家全要了,这样吧,作价一百二十灵石,如何?”孙尘抬头看了白小纯一眼,双眼渐渐明亮。

    白小纯顿时惊喜,这价格,差不多是一粒灵药相当于四块灵石了,已经是一阶下品丹药里最高的了。

    实际上成本,平均下来一粒丹药也就是一块半灵石而已。

    带着愉悦的心情,白小纯与孙陈交接一番,孙尘有心示好之下,二人相谈甚欢,到了最后约定再有丹药也送来后,白小纯没有要灵石,而是换取了等同的草药,这才心满意足的离去。

    时间流逝,很快过去了数月,白小纯这数月里,除了炼制一阶灵药去卖,换来了大量的草药外,还在不断的熟悉各种二阶灵药的炼制。

    渐渐地,他对于炼制二阶灵药更为熟练了。

    同时与孙家药铺的合作,也越发的稳固,他的丹药几乎全部被孙家药铺买走,这一日,白小纯在孙家药铺内,拿出几瓶灵药,换来草木后,与孙尘聊天时,孙尘感慨的说了一句。

    “白兄,以你的炼药造诣,何不炼制一些二阶灵药,三个月后就是此地数年一次的百家拍卖,若白兄能在那个时候炼出二阶灵药,孙某可安排上拍卖,价格一定会多不少。”孙尘望着白小纯,这几个月的接触,他发现白小纯性格非常开朗,且做人圆滑,相互结交很是愉快,于是建议道。

    白小纯也听说过这数年一次的百家拍卖,那是东林洲内百个修真家族,一起举行的拍卖会,一共举办三场,第一场选择在北岸坊市,第二场则是在南岸坊市,最后一场是在东林洲内最大的修士城池东林城举行。

    白小纯在灵溪宗数年,之前这拍卖曾举办了一次,可那个时候他刚刚成为外门弟子,忙着偷吃灵尾鸡,对拍卖没有兴趣。

    此刻沉吟一二,白小纯有些心动,打听了一下拍卖会在南岸举办的时间后,白小纯与孙尘告辞,回到了炼药阁,盘膝坐在那里想了想,有了决断。

    “孙尘说的有道理,与其这样去一点点卖出,不如趁这个机会,一下子卖出一个好价格,这样就可以换来更珍惜的草木。”白小纯想到这里,脑海浮现二阶灵药,最终选择了……他最熟悉的紫气升灵丹。

    在这决心下,白小纯闭关炼药阁,炼制紫气升灵丹,时间流逝,两个月后,随着白小纯将换来的炼制丹药的草木耗费的七七八八,他已炼出了整整三瓶紫气升灵丹,每一瓶都是十粒。

    尤其是其中有一粒,颜色与其他丹药的淡紫色不大一样,它是深紫色,药香不浓,如内敛不外散。

    这一粒丹药在炼制时,白小纯面前的丹炉都明显震动的与平时不同,甚至地火都一下子膨胀起来。

    此刻他拿着这深紫色的灵药,放在面前看去时,目中露出得意与激动。

    “中品!!我白小纯终于又炼制出了一枚中品的灵药!”

    “中品灵药,怕是拍卖会上也不多见,不过想要达到轰动的效果,还是差了一些……毕竟这拍卖会数年一次,奇珍异宝不少。”白小纯思索片刻,一咬牙,取出龟纹锅,开始炼灵。

    三次之后,银光闪耀,灵药不再是中品,而是突破佳品,成为了……优品!

    这种优品,已是惊人,杂质只有一成多。

    白小纯神色满意,望着手中的优品紫气升灵丹,此丹的颜色已近乎黑色,上面三道灵纹虽黯淡,可一样明显,使人一眼看去,就能看出这丹药的非凡。

    看着手中的丹药,白小纯忽然觉得自己又找了一个可以名传天下的方式,得意的大笑起来,拿出一把小刀,在这丹药上,画下了一个……好看的小乌龟。

    “龟爷再出江湖!”白小纯振奋的起身,目中露出期待。

    拿着丹药,白小纯下了山,一个时辰后归来时,他神清气爽,神色得意,脑海里浮现方才孙尘在看到自己拿出了三瓶紫气升灵丹时的吃惊,还有当他拿出那枚炼灵三次的优品灵药时,对方那仿佛下巴都快要掉下来,目瞪口呆震撼的样子。

    “就等一个月后的拍卖了。”白小纯看着手中的一块玉牌,这是参加拍卖会的资格牌,拿着此物,就可以去参加拍卖会。

    这段日子,宗门内众人的话题,也渐渐提到了拍卖会,很快的,南岸三山的弟子,纷纷筹备,打算在拍卖会上碰碰运气,于是山下的坊市,比以往更热闹了

    “我听家族里在北岸的族兄说了,在他们那边举办的第一场拍卖里,竟出现了黄泉火!那可是传说之物,哪怕只是一个火苗,都堪称异宝,被北岸的一位弟子重金买走。”

    “这一次上百修真家族的拍卖会,奇珍异宝不少,尤其是丹药,更是惊人,想来应该是因南北两岸半甲子一次的外门天骄战就要开始导致!”

    “应该就是这个原因,南北两岸外门天骄战,那是我灵溪宗的盛事,可恨我南岸多少年来,在前十的抉择上始终不如北岸!不知这一次抉择出的我南岸前十,是否可以一雪前耻!”

    在之后的一个月,有关拍卖会的讨论,在宗门内越来越多,白小纯也听说了不少,尤其是那南北两岸的外门天骄战,他也有耳闻,可却没放在心上。

    很快一个月过去,这一天清晨,白小纯正在打坐,忽然双眼睁开,右手一模储物袋,手中出现了一枚正在发光的玉简。

    “拍卖会要开始了。”他目中露出期待,赶紧走出院子,飞奔下山,一路上看到不少外门弟子的身影,天上还有一道道长虹呼啸而过。

    白小纯一拍额头,想起自己也会飞,于是赶紧掐诀一指,顿时金乌剑出现,踏着金乌,他化作一道金光,冲天而起,急速远去。

    很快到了坊市,他昂首挺胸,抬起小脑袋,走入了拍卖阁。

    拍卖阁极大,大厅有数千个座位,甚至后方还有大片区域,虽没有座位,可也是人山人海,至于白小纯,他几乎刚一进来,就立刻被等待那里的孙尘接走,从另外的路走入到了二层,进入了一个单独的房间后,孙尘告退。

    这房间不大,对面中空,有一个凉台,下方就是大厅,可以清晰的看到拍卖台。

    这么热闹的场景,白小纯还是首次遇到,此刻不像其他筑基修士那样在房间里不出,而是于凉台处露出半个身子,生怕没人认出自己,不断地咳嗽。

    渐渐地,下方的人群里,有一些人看到了白小纯,一个个神色古怪,纷纷收回目光。

    只是这里人太多了,白小纯就算是再去咳嗽,也传不开太远,他遥遥的看到了侯小妹,还有周心琪等人,可距离太远,没注意他这里。

    白小纯喊了半天,最终郁闷,失去了兴趣,毕竟半个身子伸出,也是挺累的……尤其是他担心万一自己不小心掉下去……怕是不到第二天,南岸无数人就会知道了。

    时间不长,此地来人越来越多,半个时辰后,一声清脆的鼎音回荡,四周渐渐安静,无数的目光在这一瞬,全部集中在了拍卖台上。

    一个穿着青衫的中年男子,含笑走了出来,站在那里向着四周一抱拳。

    “在下钱颂,想必有不少道友认识钱某,这一次的拍卖,就由钱某主持,规矩依旧,价高者得。”他言辞简单,说完右手抬起一挥,立刻拍卖台上瞬间出现了一道光门。

    一个妙龄女子走出,手中拿着一个托盘,上面放着一块由无数的铁块组成的不规则的石头。

    在光芒中一晃,折射出五彩缤纷之芒,看的四周数千人,纷纷眼睛一亮,更有一些露出惊喜。

    白小纯也仔细的看去,没认出是什么,可看那些惊喜之人的神情,似乎是很了不得之物。

    “第一件拍卖品,金精铁,低价三百灵石,每次开价不少于五十灵!”钱颂微微开口,一股筑基的修为,推动他的声音传遍四方。

    “三百五十灵石!”很快的,就有人开口。

    “四百!”几乎在第一个价格出现的同时,立刻有人竞价,很快就将价格喊到了七百灵石,被一位紫鼎山的内门弟子买走。

    白小纯睁大了眼,他看着那块铁,想不明白此物为何居然值七百灵石,同时他也发现,在拍卖开始后,似乎此地有阵法存在,可以让开出价格的人,他的声音扩大不少。

    “一块破铁而已。”白小纯有些酸酸的,坐在一旁观望。

    很快的,一件件拍卖物陆续被买走,尤其是一块绿色的虬角,似被雷霹过,隐隐似乎在上面还能看到微弱的弧形电光,此物竟直接卖出了八千灵石的价格,看的白小纯心惊肉跳。

    直至拍卖进行了大半个时辰后,钱颂的声音回荡。

    “现在拍卖的,是一瓶二阶灵药,紫气升灵丹,一共十粒,品质无限接近中品,杂质控制在八成一之内,低价一百灵石,每次开价不少于十灵。”

    听到这里,白小纯立刻精神抖擞,赶紧探头眼巴巴的望着,心里患得患失,恨不能所有人都开价。

    可却不知为何,四周有些冷场,白小纯心里咯噔一声,又等了一会,这才有人开价。

    “一百一十灵石。”开出价格的是一个外门弟子,这几乎是他全部的积蓄了,此刻说完,紧张的看着四周。

    可白小纯更紧张,这一瓶紫气升灵丹,成本就足有五十灵石了,放在坊市去卖,也能卖出一百五六的样子。

    此刻他哭丧着脸,有些傻眼。

    好在当钱颂要定板时,终于又有人开出价格,最后零零散散的,把价格推到了一百八十灵后结束。

    “一百八十灵石也不错了,比在坊市多了二十个。”白小纯这才松了口气,擦去额头的汗水,安慰自己,实际上这个价格已经不少了,只是与前面的那些珍贵之物比较,难免会有些落差。

    很快白小纯的第二瓶灵药也被卖出,价格略高了一些,二百个灵石,这让白小纯有些惊喜。

    直至他的第三瓶灵药也被拍卖时,凝气弟子的气氛渐渐提高起来,开价之人陆续增多,到了最后,白小纯狂喜的发现,自己的第二瓶灵药,居然卖出了二百三十个灵石的价格出来。

    “七百多个灵石,不愧是拍卖会啊,够了够了,这些灵石足够我炼制出三阶灵药了。”白小纯是一个很容易满足的人,他此刻之前的郁闷虽还有,可却没有放在心上,在房间内美滋滋的,期待自己的那枚优品灵药出现。

    “这么算的话,我的那枚优品灵药,应该可以卖出……三百灵石?”白小纯迟疑了一下,有些没把握。

    “二百也行!”他点了点头。

    时间流逝,在白小纯的等待下,到了晌午时,拍卖台上的钱颂,神色首次出现了一些古怪,看着四周的众人,他干咳一声。

    “钱某接下来要拿出的拍卖物品,很有意思……那是一枚二阶灵药,一样是紫气升灵丹,可……有些不大一样。”

    白小纯立刻紧张,忐忑的站在阳台上,患得患失之心无比强烈。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