轻小说 目录 A-AA+

             

第八十六章 又来这套……

    白小纯一路心惊胆颤,速度飞快,直接跑下了山,甚至跑出了宗门,在灵溪宗山门外的坊市里,他转悠了好久。

    “怎么办。”白小纯愁眉苦脸,他心底委屈的不得了,一想起分明是那只鸟自己过来抢走了丹药,可如今怎么也都解释不清楚,周长老也不讲理……

    “不过,我好像是……第一?”白小纯正发愁时,忽然想起了什么,愣了一下。

    “哎呀,以我掌门师弟的身份,本不想和那些晚辈去争抢的。”白小纯干咳一声,心底多少还有些小得意,可转念又想到第一的话,是需要去与北岸进行天骄战的,于是又郁闷了。

    在坊市内转悠了好久,直至到了深夜,白小纯琢磨着自己总不能不回去,于是拿出传音玉简,给许宝财传了信过去。

    让许宝财去自己的院子外看看,周长老有没有堵在那里。

    半晌后,当他看到许宝财传回的玉简之音后,这才略微放心,小心翼翼的回到山门,赶紧上了香云山,远远的,他看到院子外只有许宝财一个人的身影,又谨慎的观察了半晌,这才快速靠近。

    许宝财一看到白小纯,眼中立刻露出激动,正要说话,被白小纯一把拉入院子里。

    “白师叔放心,周长老当时就被掌门叫走了……”许宝财连忙开口,他看着白小纯,目中狂热。

    “火灶房时,他就深藏不露,甚至还想出了贩卖外门弟子名额的事情,内门后,更是小比第一,引起小范围的轰动,最惊人的,是落陈家族之事,他居然活着回来,荣耀弟子的身份,掌门师弟的尊高,如今又是资格战的第一,这白小纯……他日后必定是高山仰止般的人物!”

    许宝财是亲眼看到白小纯超越了所有人,成为第一的全部过程,已震撼了大半天,在心里已将白小纯看成了惊艳绝伦之人,尤其是回想曾经的一幕幕往事,对于白小纯更是越发的崇敬,立刻抱拳,深深一拜。

    “恭喜白师叔,成为我南岸资格战的第一人!”

    白小纯在院子里四下看了看,心底长松一口气,抬头瞄了瞄山顶周长老的洞府所在方向,暗自发誓,等自己到了筑基后,一定要将那诬陷自己的鸟炖了吃掉!

    此刻听到许宝财的话语,白小纯转头看向许宝财,干咳一声。

    “本座是淡薄名利,天空白云一样的人物,本不想与那些晚辈争这个虚名,奈何周长老这里出现的不是时候。”白小纯淡淡开口,摆出一副前辈高人的模样,似在感慨。

    若是换了往常,白小纯这么说,许宝财尽管表面上不敢露出什么表情,可心底一定是鄙视的,但眼下,白小纯在他的眼中已是天骄中的天骄,此刻连忙开口。

    “白师叔一向低调,可白师叔你这样的天骄,哪怕再低调,也会不经意间的挥手时,散发出瞩目的光芒!”

    这番话听的白小纯心花怒放,可表面却还是矜持,但心底巴不得许宝财多说几句,所以看向许宝财时,神色露出赞赏与鼓励。

    许宝财感受到了白小纯的鼓励,更为激动的开口。

    “这一次由白师叔代表我们南岸与北岸进行天骄战,定可一扫我南岸多年来的弱势,必定让那北岸震撼!”

    “那什么北岸五大天骄,被传闻筑基下最强,一个个凶神恶煞,好不嚣张,这一次要让他们明白,真正的天骄,在我南岸,在香云山!”许宝财振奋不已。

    “五大天骄?”白小纯表面神色如常,可心头却一跳。

    “是啊,那北岸有五大天骄,其中落日峰的北寒烈,此人冷傲狂妄,修行的是灵溪宗十大秘法之一的落日决,更有一头罕见的夜行兽,凶猛狰狞,力大无穷,生撕活人,曾一人一兽,直接灭杀过数个凝气九层的强敌!被称之为落日峰外门第一人!”

    “生撕活人?”白小纯睁大了眼。

    “这还不算什么,还有一人,是穹顶峰的许嵩,此人天生具备通神体,当年拜入山门时,被穹顶峰掌座付出大代价收为弟子,对于凶兽的掌控,已到了炉火纯青的恐怖境界,传闻他能同时操控五尊凶兽,曾有一个凝气散修招惹了他,被他追杀三个月,最终操控五尊兽,将对方生生吞食三天,最后只剩下了骨头!”

    “只剩下了骨头?!”白小纯心头一震。

    “还有比他更凶残的,那第三、第四天骄,是兄妹二人,均来自鸢尾峰,女的名为公孙婉儿,相貌绝美,擅长猛禽,曾与周心琪约战,不知谁胜谁负!

    男的名为公孙云,擅长虫蛊之道,喜穿黑袍,以自身饲养灵虫,据说他的身体里,都是虫卵,极为诡异,与他对敌者,往往最终全身爬满蛊虫,钻入体内,吞噬血肉,痛不欲生,若反应慢一些,会被噬的干干净净,连骨头都不剩!”

    “骨头都不剩?!!”白小纯倒吸口气,脑海里幻想了一下画面后,只觉得头皮发麻。

    “最后一人……是北岸五大天骄里,据说最神秘的一位,此人无名,是二十年前被鬼牙峰掌座带回,身世神秘,起名鬼牙,他来自鬼牙峰,擅长鬼道之法,修行了灵溪宗十大秘法里,传闻最难修行的与水泽国度齐名的……鬼夜行!据说已到了百鬼的程度,有人说,他是北岸第一天骄……”许宝财将自己所了解的,全部告诉白小纯,听的白小纯心头狂震。

    他发现,这北岸的天骄,似乎一个个都要比南岸凶煞太多太多,虽然北岸以驭兽为主,难免接触血腥,可这差距未免太过巨大。

    “我们南岸,多少年来始终被北岸压一头,每一次的天骄战都失败,甚至上一次,听说前十里九位都是北岸,此事耻辱,我们……”许宝财正激昂的说着,忽然发现白小纯的面色不太对劲,怔了一下,看向白小纯。

    “白师叔,你怎么了?”

    白小纯赶紧抬起小下巴,正气凛然的开口。

    “我身为南岸的一员,听闻我南岸如此,心底激愤!”

    “白师叔不必激愤,这一次有白师叔出面,定让那北岸知道,我南岸的厉害!”许宝财握住拳头,振奋说道。

    “北岸算什么,我白小纯挥手间,让他们灰飞烟灭。”白小纯被抬了上去,有些下不了,此刻强挺着,抬起下巴,小袖一甩,傲然开口。

    许宝财激动,又说了几句,最后才带着狂热,告辞离去。(加在这里吧,放在章节后面会被删掉,最近微博,公众微信里,好多读者说,自己在某某网站,某某神器上给我留言,催更,我能不能看到,统一回答,我看不到呀,请来留言,这是唯一正版,我在这里,才能看到你的留言)

    此刻深夜,院子里只有白小纯一个人,他回想之前许宝财说的那五个人,山风吹来,只觉得背后凉飕飕的。

    “北岸都是一些什么人啊,养兽的,养虫的,养鬼的……听起来就很可怕的样子……”白小纯倒吸口气,回到木屋时脑子里还在浮现许宝财对北岸的介绍。

    “那周长老一定是故意的!”白小纯越想越觉得不对劲,最后彻底想明白了。

    “我这一生,最厌烦的就是与比我厉害的打打杀杀!”白小纯心里打定主意,这一次的天骄战,自己说什么也不去。

    可第二天清晨,还没等白小纯想出什么办法不参与这次的天骄战,一道法令玉简从香云山传下,化作一道黑光,飞入到白小纯的木屋内,蓦然散开,传出李青候的声音。

    “白小纯,南岸资格战第一,半个月后,与其他九位,一同参加南北两岸外门天骄战!不能不参加,否则扔入万蛇谷!”

    “又来这套……”白小纯哭丧着脸,听着法令内李青候的声音,他觉得自己被周长老坑了……

    随着法令内李青候的声音消散,光芒一闪,玉简消失,一个镯子凭空出现,落在了白小纯的面前。

    白小纯一愣,拿起镯子后仔细看了看,灵力融入,立刻这镯子竟化作了黑色的液体,瞬间覆盖白小纯的右手,蔓延之下,竟扩散全身。

    与此同时,白小纯的耳边,也传来了李青候留下的此物的操控之法,并且点明此镯,能抵抗筑基初期修士,全力一击!

    白小纯全身一震,他此刻不是刚入宗门的新人,清楚地知晓这样一个护身之物的价值,这甚至比掌门送出的神鹤盾还要珍贵太多,他不由得抬头,望着香云山顶。

    尽管李青候没有对此物有太多描述,可白小纯在这手镯上,感受到的是深深的温暖,他想起了当初的小比,想起了李青候的期待。

    沉默许久,白小纯一咬牙,目中有坚定。

    “这天骄战,我参加了!”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