轻小说 目录 A-AA+

             

第九十二章 公孙婉儿的绝望

    “太……太强了!”

    “这鬼牙,怕是就连内门弟子,都可以直接碾压,真真正正的筑基下第一人!”

    “这种凝气战力的巅峰,一定是触摸到了念的境界,一定是这样,只有具备那神秘莫测的念,才可以拥有这种恐怖之力!”南岸也好,北岸也罢,在短暂的寂静后,都传出低声的议论。

    仿佛没有人敢在这个时候大声开口,北岸的其他天骄一个个都复杂,任谁也不愿同一个时代里,有这样的强者出现,南岸这里,上官天佑沉默,他的心不平静,这鬼牙击败天骄的感觉,如同天骄去击败寻常弟子。

    很显然,鬼牙与天骄之间,根本就不在同一个层次。

    白小纯也看的心惊肉跳,对方只出手两次,可每一次都震撼所有人。

    此刻前六已抉择出来,北岸四人,南岸二人,分别是上官天佑,白小纯,鬼牙,公孙兄妹以及徐嵩。

    对于天骄战有过了解的弟子,此刻都明白,接下来的第三轮,也将是最后一轮,这一轮里,前六的所有人都要分别与对手交战,根据胜利的次数,来抉择出前六的名次。

    若能五场全胜,自然就是第一!

    以往的千年,每一次都是北岸中出现这种横扫一切的弟子,取得桂冠,这一次,所有北岸的外门弟子都明白,鬼牙……就是这种人,而且明显比以往的那种横扫一切之人,还要强大太多太多。

    南岸沉默,若没有鬼牙,他们觉得上官天佑还是有希望的,可如今看去,上官天佑很难去争夺第一。

    “第二也好……”南岸弟子纷纷感叹,也有不少目光落在白小纯身上,对于白小纯,他们每个人都说不出是什么感觉,甚至他们无论如何去想,都没有白小纯出手的印象,仿佛他从进入山门开始,就没怎么与人打斗过。

    唯独的印象,是对方在落陈家族的追杀中活着回来,除此,就没了……

    沉默中,不少人心底已放弃,他们知道,这一次的南岸,又输了,输了前十的总人数,也输了第一。

    相比于南岸,这一刻北岸的外门弟子,一个个都振奋,目中露出期待,更有凶残,他们都盯着白小纯。

    “前六的规则应该不会改变,这一次,白小纯必定凄惨!”

    “没错,按照规则,他要和所有人都战一次,也就是说……我北岸所在的四位骄阳,每一个都可以狠狠的蹂躏他一番,宣泄此人对我北岸造成的羞辱!”

    不但是北岸的寻常弟子这么想,徐嵩与公孙兄妹,一样冷笑,看向白小纯时,已志在必得。

    白小纯一缩头,心底感慨。

    “修仙是为了长生,干嘛打打杀杀……”他很是无奈,看着全部怒视自己的北岸弟子,唏嘘摇头时,欧阳桀的声音,蓦然传出。

    “第三轮天骄战,规则照旧,以胜利场次计算,第一场,上官天佑,徐嵩上台,鬼牙,公孙云其次,白小纯,公孙婉儿最后,同时展开!”

    话语回荡时,一道光从上方露台落下,直奔战台,刹那间就将这战台分成了三个区域,彼此有隔膜存在,封印开来。

    上官天佑双眼猛地露出精芒,身体瞬间冲出,刹那上了战台第一处区域,几乎在他出现的同时,北岸徐嵩一样飞出,二人目光对望,都看出了彼此的凝重。

    二人没有废话,目光在对望的瞬间,徐嵩挥手,立刻四周有凶兽怒吼传出,三尊凶兽出现,样子各异,但却都狰狞无比,直奔上官天佑的同时,在上官天佑的上空,瞬间出现了一个巨大的鲸鱼口,向着他蓦然吞来。

    更是在他的脚下,地面咔咔声中,一条条触须钻出,缠绕而来。

    与此同时,鬼牙缓缓走出,一旁的公孙云沉默,眼中蛊虫似都在震动,他知道鬼牙的强悍,可他不愿认输,目中露出精芒。

    “你就算再厉害,我也要一战!”他深吸口气,衣袍翻滚,与鬼牙一起上了战台第二处区域。

    公孙婉儿冷哼,也走了出来,瞪向白小纯。

    白小纯最不怕的就是这个,于是也狠狠的瞪了过去,二人就这样彼此瞪着,上了战台第三处区域。

    几乎在白小纯上台的刹那,北岸的外门弟子,立刻传出了吼声,不在去关注另外两个区域之战,而是全部看向白小纯这里,一个个目中带着愤怒。

    “公孙师姐,灭了这该死的白小纯!”

    “灭了他!”阵阵吼声回荡时,公孙婉儿眼中寒芒一闪,没有召唤出她的七彩凤鸟,而是右手掐诀一指眉心,立刻她的身体竟出现了七彩之光,更有冰寒的寒气,瞬间扩散开来,使得地面都有了霜。

    “你认输吧,我一旦出手,自己都害怕。”白小纯眨了眨眼,好心的开口。

    他这句话一出口,公孙婉儿脑海里不由的出现了北寒烈的那一幕,顿时面色通红,起了煞气。

    “闭嘴,你这登徒子,这一次定要让你付出代价!”她说着,右手蓦然一挥,一道冰刃瞬间出现,直奔白小纯。

    白小纯一脸无辜,他只不过是好心说了一句,也不知道怎么就成了登徒子,此刻叹了口气,右手一拍储物袋,立刻无数符咒出现,被他很是熟练的直接拍在了身上。

    轰轰之声瞬间出现,一道道防护之光,竟足有一丈多厚,五彩斑斓,更是惊人,这还没有结束,白小纯拿出了神鹤盾,立刻此盾光芒一闪,环绕白小纯四周,又多出了一道光。

    还有他的手腕上,李青候送他的手镯,在这一刻也被激发,直接蔓延全身,使得他整个人看起来,已成黑色。

    配合背后的大锅,这一刻的白小纯……让所有人都目瞪口呆。

    偏偏白小纯做出这些时,无比的快速与熟练,让人一眼就能看出,他是经常这么干……

    北岸所有弟子,全部睁大了眼,呆呆的看着那道冰刃,在碰到白小纯身上的防护之光后,层层削弱,到了最后,砰的一下崩溃。

    防护之光内的白小纯,毫发无损。

    若仅仅如此也就罢了,所有的北岸弟子都愤怒的看到,光幕内的白小纯,居然背着手,抬起下巴,看着天空的云朵,一副高手的模样。

    “太弱了,我从不与打不破我防护层的人交手。”白小纯小袖一甩,继续背着手,淡淡开口。

    公孙婉儿眼珠子都快瞪出来,整个人都呆了一下,她与人斗法太多次了,不是没见过擅长防护的,可如眼前这白小纯一样防护的,这还是人生的头一遭。

    她看着那至少有数十层的防护之光,看着里面的神鹤盾,看着白小纯身上的黑色之物,又看着他背后的大锅,甚至她还依稀看到了白小纯的身上,似乎还穿着好多件皮衣。

    她觉得整个人都不好了,神情都恍惚了一下。

    “无耻!!居然这么多防护符咒,还有防护法宝,该死的,这是天骄战啊,不是比谁有资源!”

    “公孙师姐一定要灭了他,我要炸了,我看到这白小纯,就想去揍他!”

    北岸怒吼的同时,南岸也都傻眼了,可里面香云山的一些弟子,此刻却心里感慨很多,尤其是里面有一个大汉,更是看到这一幕后,眼中有些泪花,他万分的理解北岸,因为他就是当年小比时,被白小纯的防护之光,生生折磨的脱力的那位。

    就连露台上的掌门等人,也都无言了,面面相觑,纷纷苦笑。

    战台第三区域,公孙婉儿银牙一咬,双手掐诀,立刻她四周冰刃大量的出现,形成了漩涡,直奔白小纯而去,轰轰之声在这一刻滔天而起,那些冰刃极为锋利,一层层的轰开防护,可眼看轰开了不少,神鹤盾一闪之下,立刻就全部化解。

    “还是太弱。”白小纯傲然开口,他的心里都乐开花了,大有一种身为强者的自豪感。

    这一幕让北岸众人更为怒吼,若非是不敢触犯门规,怕是所有人都有出手一起虐杀白小纯的冲动。

    公孙婉儿眼中煞气弥漫,咬牙再次出手,这一次,更多的冰刃出现,甚至她没有结束,始终维持术法,使得冰刃连绵不绝,直奔白小纯而来,气势惊人,很是恐怖,白小纯也心头一跳,他四周的防护在坚持了数息后,立刻崩溃,神鹤盾急速运转,眨眼就防护的严密,这才让白小纯心底松了口气,再次抬起下巴,刚要开口时。

    公孙婉儿披头散发,发出一声尖叫,全身传出轰鸣,嘴角溢出鲜血,眉心的位置赫然出现了一个血色的冰花,四周天地之力,轰然涌来,气势非凡。

    与此同时,北岸传出惊天动地的欢呼,不少人都振奋的狂吼。

    “是公孙师姐的血冰花!”

    “这血冰花是公孙师姐的杀手锏,就连凝气九层都无法阻挡,这白小纯防护再多,也都败定了!”

    这冰花急速飞出,竟散发出阵阵恐怖的气息,改变了四周的温度,瞬间直奔白小纯飞来,势如破竹,那些防护之光全部崩溃,神鹤盾刚要阻挡,这血色冰花居然分成了两份,一份被阻,一份却扭曲间,出现在了白小纯的面前,狠狠的印在他的胸口。

    砰的一声,白小纯诧异的低头,感觉好似被一个雪球打了一下,轻轻一抖,抬头时,看着披头散发,目瞪口呆的公孙婉儿。

    “你慢慢打啊,我去看看比赛。”说着,白小纯转身,看向第一区域与第二区域的争斗,看的有滋有味,甚至还不时的高呼加油,那模样,怎么看,怎么欠揍……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