轻小说 目录 A-AA+

             

第九十章 北岸公敌

    随着北寒烈师徒二人的离去,战台两旁的南北两岸弟子,此刻全部目瞪口呆,一个个脑海嗡鸣,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满脑子都是那条大狗爬在北寒烈身上这一幕的画面……

    不但是他们此刻懵了,就连露台上的掌门以及各峰掌座,还有那些长老,此刻也都一个个傻了般,呆呆的望着下方战台上,一脸无辜模样的白小纯。

    周长老也在里面,他身体颤抖,眼珠子都鼓了起来,神色复杂……至于半空中那只凤鸟,此刻也喊了几声,大有一副要告诉所有人,自己当初没污蔑白小纯的模样。

    许久,南岸传来无数的吸气之声,所有的南岸外门弟子,在这一刹那,看向白小纯时,都露出古怪与结舌。

    所有的女弟子,都一个个脸通红,看向白小纯时,一个个神色都古怪到了极致,更有不少直接红着脸呸了出来。

    可相比于她们,最感同身受的,是那些男弟子,几乎所有人,在这一瞬,都下意识的夹了一下腿,觉得额头有冷汗,甚至心中都同情北寒烈了。

    “白……白师叔……神人!!那北寒烈……估计这辈子都留下心理阴影……”

    “千万不能招惹白师叔,他……他实在是太邪门了!”

    “这丹药,不就是周长老的凤鸟吞下的那枚么,如此丹药,可以让凶兽发情……我实在无法想象白师叔到底基于什么原因……炼制此丹!”

    很快的,哗然之声从南岸中爆发,不管白小纯用了什么手段,可毕竟是代表南岸获胜,要知道这是天骄战开始以来,南岸的第二次获胜,这让所有南岸弟子在心里别扭的同时,也都为白小纯欢呼喝彩。

    上官天佑擦了下冷汗,看向白小纯时,他无论之前再怎么鄙夷,如今也都倒吸口气,他一想到方才北寒烈凄惨的一幕,琢磨若是换了自己……他不敢继续想了。

    周心琪早已膛目结舌,此刻脑海嗡嗡。

    可紧接着,更为强烈的哗然声,如同天地雷霆一样,从北岸弟子中强烈的爆发出来,这种哗然,这种轰鸣,前所未有,哪怕是北岸之前连胜多场,气势如虹时,也远远不如现在。

    “丧心病狂!!那是什么丹药,该死的,这种丹药怎么会存在于世间,要灭了白小纯,灭绝这丹药!!”

    “天啊,北师兄居然被他的凶兽给扑了,这……这……”

    “打倒白小纯,他带给我们北岸无数年来,最大的耻辱!!那种丹药,要列为禁药,但凡拥有,都要被彻底灭绝!!”所有北岸的弟子,哪怕是那些前来观望的内门弟子,也都在这一瞬,疯狂起来,双眼通红,嘶吼滔天。

    他们无法不疯狂,南岸男性弟子觉得感同身受,甚至可怜同情北寒烈,可对于北岸来说,他们才是真正的感同身受啊……他们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战兽,甚至这一刻,在这愤怒疯狂的嘶吼中,他们每个人都下意识的看了一眼身边的战兽,想起北寒烈,顿时觉得整个人都不好了……

    于是,更为疯狂的嘶吼,从北岸更多人的口中,惊天而起。

    “北岸公敌,白小纯!!”

    “打倒白小纯,此人若在,我北岸永远耻辱!!”

    “该死的,我要杀了他,我要灭了他,他给我们北岸,留下了永恒存在的阴影!!”可以想象,从此之后北岸的弟子,每个人在面对自己的战兽时,都会忍不住想起北寒烈的凄惨。

    公孙兄妹,此刻也都倒吸口气,看向白小纯时,露出前所未有的忌惮,更有滔天的怒火,受伤的是北寒烈,可这种受伤,带来的是整个北岸的耻辱。

    还有徐嵩,他微胖的身体,此刻颤抖起来,神色激愤,尽管他与北寒烈相互看不顺眼,可如今他心底无比的同情,甚至在这同情的深处,更有恐惧。

    “北寒烈只有一尊兽……我……我有五尊……”想到这里,徐嵩都快哭了,咬牙切齿,红着眼怒吼白小纯。

    哪怕是穿着黑袍的鬼牙,此刻也都身体微微震动,看向白小纯时,目中露出凝重。

    眼看自己如捅了马蜂窝一样,引起了这么大的反应,白小纯觉得无辜,站在台上,他看向北岸的那些激愤的弟子,连忙解释了一句。

    “不怨我啊,我刚才上场时就提醒北寒烈了,让他认输,可他不听啊,我都说了……我一旦出手,自己都害怕啊。”白小纯是真的觉得很委屈,可他不解释还好,这么一解释,如同是火上浇油……

    “白小纯,你居然叫白小纯,该死的,你一点都不纯!!”

    “无耻之徒,卑鄙至极,你竟还来羞辱我们!!”

    “打倒白小纯!!”

    北岸弟子疯了,一个个红着眼,竟全部都上前几步,这数万人的同时前行,仿佛全部要冲上战台去干掉白小纯。

    这一幕立刻让白小纯心惊肉跳,赶紧退后,快走几步靠近了南岸这里后,他叹了口气,抬起小下巴,小袖一甩,摆出高手寂寞的模样。

    “我本纯良,奈何世人污蔑,罢了罢了。”白小纯轻叹,赶紧跳下战台,他的身后,爆发出北岸无数人更强烈的怒吼,那一双双眼睛,如果目光能杀人的话,这一刻白小纯已死了几万次之多。

    白小纯干咳一声,回到了南岸众人前,所有南岸的弟子都神色古怪,他们是真的感受到了白小纯这里具备的吸引愤怒之力,是多么的恐怖。

    这一刻,北岸的所有人,他们的敌人已经不是南岸了,他们的敌人只有一个,那就是白小纯!

    甚至可以想象,这一次就算是北岸真的胜利了,可有北寒烈那一幕,北岸胜了也是输……

    上方的露台上,掌门面色尴尬,低头狠狠的瞪着下方的白小纯,心底泛起阵阵无力感,他觉得,似乎只要有白小纯出现的地方,无论是多么严肃的事情,最终都会变了味道……至于此刻还在这里的五座山峰的掌座,北岸的三人,一个个都不知该露出什么表情,他们这一辈子也没见过这样的事情……

    李青候面色青红不定,眼神内也有茫然,方才的那一幕,太震撼了,以至于种道山山顶的四位太上长老,此刻神识也都波动了一下,分不清如今的情绪是怎么样的起伏。

    眼看北岸激愤,似有些控制不住局面,欧阳桀的声音,蓦然从天空传来,随着声音出现的,还有一股大力,轰在战台上,使得那些靠近战台的北岸弟子,纷纷被推开。

    “第七战,开始!”欧阳桀也无奈,话语传出后,北岸具备出战资格的数人里,立刻冲出一人,这是一个大汉,他眼珠子通红,上了战台后,怒吼起来。

    “白小纯,我要向你挑战!”

    “等你进入前十,就有与我一战的资格了。”白小纯抬起下巴,摆出高手的样子,淡淡开口,那北岸大汉低吼,双眼血丝弥漫时,在上官天佑身边,一个南岸资格战前十的弟子,硬着头皮走出,上了战台。

    这一战,轰鸣不断,北岸疯了……尤其是这北岸大汉,是白小纯之后最先出现的,那种对白小纯的愤怒,此刻全部发泄出来,使得南岸的弟子节节败退,最后不得不认输。

    此后第八战,第九战……北岸弟子如打了鸡血一样,一个个都煞气滔天,上了战台就疯狂的出手,他们每个人心中都憋着一口气,要打入前十去,要去与白小纯一战,雪洗耻辱!

    “一定要赢,然后在前十战中,去干掉白小纯,让他也尝试一下,被战兽扑的凄惨!”

    “他奶奶的,老子宁可触犯门规,也要废了他!”

    “灭了他,师尊都不会处罚太深,因为无论是谁灭了这白小纯,那就是北岸的英雄!”这些出战的北岸弟子,一个个用出了全部手段,一时之间战意滔天。

    至于第十战,因北岸多了两个人,所以这一战是北岸之间的战斗,虽也激烈,可却明显柔和不少。

    很快的,这第一轮的最后一战,开始了,周心琪深吸口气,脚下紫光闪耀,飘然落入战台上,与北岸的最后一位具备资格的弟子,最终开战。

    此战没有惊心动魄,周心琪毕竟是天骄之一,北岸的出战弟子,尽管也有不俗之处,可与周心琪比较还是差了不少,二人出手,也就是十个呼吸的时间,那北岸弟子立刻鲜血喷出,黯淡不甘的认输。

    周心琪获胜,淡然归来时,南岸爆发出强烈的欢呼声,这欢呼声听的白小纯也都心里有些酸酸的,暗道自己也赢了啊,为何没有周心琪的欢呼多。

    至此,南北两岸外门天骄战的第一轮,结束,还剩下十一人,其中北岸八人,南岸仅有三人!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