轻小说 目录 A-AA+

             

第八十九章 你认输吧

    几乎在白小纯抬头的瞬间,北岸五大天骄里的北寒烈,忽然微微一笑,他本就俊朗,此刻这么一笑,竟让南岸这里的不少女弟子,也都目中露出异彩。

    他面带笑容,拍了下趴在身边,样子狰狞凶残的夜行兽,向前走去,那夜行兽脑袋一晃,眼中露出幽芒,站起了身。

    在这大狗站起的刹那,南岸不少人立刻传出惊呼。

    夜行兽的身体,在站起时,足有一丈多高,全身粗壮,似蕴含了无穷之力,头颅硕大,牙齿露出时,还有口水从嘴角流下,黑色的毛发膨胀,使得这大狗看起来更为凶猛。

    尤其是它的四肢,更是比寻常人的大腿都要粗,还有一根根骨刺露出,一跃之下,就跳到了战台上,仰天一吼。

    这一吼,化作音浪,翻滚八方,使得不少北岸弟子身边的凶兽,一个个都颤抖,仿佛遇到了王者一样,不敢抬头。

    北寒烈带着笑容,走上了战台,目光扫过南岸众人。

    “北岸,北寒烈,不知与我对战之人是哪位同门?”

    随着他话语传出,他身边的那头大狗,口水不断地滴落,眼中有冰冷残忍之芒出现,牙齿似乎在这一刻都肉眼可见的生长了一些,换了任何人,看到如此凶兽,都会失去战意,尤其是它的舌头伸出,凶残之意,格外明显。

    南岸众人沉默,看向在众人前包括白小纯在内的没有出战之人,白小纯看了看北寒烈,又看了看那条大狗,眼珠一转,神色露出古怪,干咳一声,傲然走出。

    他刚一走出,身后的南岸弟子,全部目光凝聚,露出期待。那巨大的夜行兽,此刻绿幽幽的眼睛,正锁定了白小纯。

    白小纯摆出一副高手的样子,抬起下巴,走上战台,远处天空,周长老的那只鸟,似也关注了白小纯这里。

    “南岸,白小纯!”上了战台,白小纯话语刚说完,那夜行兽突然低吼一声,目中的残忍化作了一股似要吞了白小纯的煞气。

    “白小纯?听说你是这一次南岸资格战的第一?”北寒烈看了眼白小纯身上的装扮,目中毫不掩饰的嘲讽。

    “你叫北寒烈是吧,我给你一个机会认输!”大狗的煞气看的白小纯心头狂颤,可他的神色却依旧保持高手的样子,傲然如天空白云。

    “认输?”北寒烈闻言一愣,随后仰天大笑,似乎听到了什么可笑至极的笑话,眼中渐渐起了煞气。

    “有意思,这么多年来,你还是第一个敢这么对我说话的外门弟子。”北寒烈右手抬起,掐诀正要操控夜行兽。

    “北寒烈,这是你最后的认输机会,我白小纯一旦出手,自己都害怕,我劝你……还是不要让我出手的好。”白小纯轻叹,仿佛绝世高手,寂寞天下,看向北寒烈时,露出一丝同情。

    这个时候,南岸的众人,都傻眼了,他们看着白小纯,又看了看北寒烈,尤其是那条凶残的大狗,无论把二人怎么对比,似乎都是北寒烈声势更强。

    可白小纯的话语,却让南岸众人心底不由自主的升起了一些希望,可一想到白小纯以往的劣迹,南岸众人都患得患失。

    至于北岸,这一刻哄堂大笑,嘲讽之声络绎不绝。

    “这家伙傻了吧,北寒师兄是五大天骄之一,虽不如鬼牙,可就算是鬼牙师兄,也都承认北寒师兄的实力,这白小纯是谁啊,如此嚣张。”

    “北寒师兄不但自身实力强大,他的那尊夜行兽,就连长老都赞叹不觉,属于兽中王者,肉身强悍,力大无穷,平日里一声低吼,都可以震慑心神,这白小纯……瘦瘦小小,估计一口就得被咬断了大腿!”

    “北寒师兄,必胜!”

    北寒烈被白小纯逗笑了,目中寒芒一闪,打定了主意,定要让这白小纯皮开肉绽,不死也掉层皮,掐诀间正要出手。

    “我真的一旦出手,自己都害怕。”白小纯叹了口气,在话语传出的同时,他右手猛地一拍储物袋,立刻手中出现了两枚丹药。

    与此同时,北寒烈狞笑,掐诀一指,立刻在一旁等的不耐烦的夜行兽,大吼一声,直奔白小纯而去。

    而北寒烈这里,也身体一晃,速度飞快,眉心太阳印记散出光芒,冲向白小纯。

    可就在这一人一兽冲来的瞬间,白小纯身体速度暴增,刹那跃起,一枚丹药飞速弹出,直奔夜行兽。

    夜行兽目中凶芒闪耀,低吼时本可以轻松避开,可却身体一顿,表情有些变化,竟毫不闪躲,一口直接将那丹药吞了下去。

    吃下这枚丹药后,这大狗身体猛地颤抖,双眼瞬间就血丝弥漫,全身上下传出轰鸣巨响,本就粗壮的身体,这一刻竟再次膨胀起来,眨眼间就庞大了一倍。

    骨刺更多,牙齿更长!

    它的口水流下,尤其是双腿之间,此刻竟有一根棍……猛地立起!

    整个身体在这一瞬,狰狞无比,难以形容。

    它的眼睛都紫红了,穿着粗气,神智似乎都模糊起来,双爪挠地,仰天传出惊天动地的古怪吼声,嗷嗷之音传遍四周时,战台外的所有外门弟子,全部都倒吸口气。

    “这是……这是什么丹药!!”

    “不对劲,我怎么觉得这大狗的样子,有些眼熟……”南岸弟子惊呼出声。

    而北岸那边,则是所有人都睁大了眼,看着吞下了丹药后夜行兽的变化,明显的,他们感受到了这大狗的气势,以恐怖的程度暴增,不但肉身更为强悍,甚至这种发狂,让不少北岸弟子都惊喜。

    “这丹药竟有如此效果!”

    “可以让凶兽发狂!!”

    这一幕,让四周不少人吃惊,就连北寒烈也都愣了一下,有些摸不清状况,虽明显感觉夜行兽强悍了太多,可他不知为何,总是感觉有些不妙。

    “再劝你一句,认输吧。”白小纯抬起下巴,淡淡开口。

    “本打算这一场断你一只手臂也就罢了,既然你装神弄鬼,这一场,我要断你四肢!”北寒烈眼中煞气弥漫,天骄战虽不可取性命,可骨断筋伤在所难免,此刻话语中身体猛地冲出,直奔白小纯。

    白小纯叹了口气,右手抬起一甩,他炼制出的雌香丹,直奔北寒烈而去。

    扔出丹药,白小纯速度飞快,赶紧后退到了战台的边缘,站在那里,紧张的关注北寒烈。

    北寒烈双目收缩,正要闪躲,可这丹药却自行崩溃爆开,化作无数粉末,笼罩四周,任凭北寒烈如何避开,也都沾了不少在身上。

    他面色一变,以为是毒丹,急速退后,赶紧检查时,却没有发现任何异常,反倒是有一股奇香,很是好闻。

    他皱起眉头,越发觉得古怪,正要速战速决时,忽然听到身边有低吼传出,余光一扫,立刻面色大变。

    只见那只正在嗷嗷大叫的夜行兽,此刻猛地转头,穿着粗气,目中露出强烈的红光,竟死死的盯着北寒烈。

    北寒烈被看的心惊肉跳,正要去操控时,一声大吼惊天动地,那夜行兽直奔北寒烈而来,速度太快,北寒烈闪避不及,直接被夜行兽扑的爬倒。

    “该死的,你疯了!!你要干什么!”北寒烈面色阴沉,刚刚怒吼,立刻就被那大狗死死的按住了后背,这夜行兽力大无穷,此刻疯狂,竟让北寒烈无法动弹,一股不妙的预感,让北寒烈面色瞬间苍白。

    这一刻,四周所有外门弟子,全部不由自主的靠前一些,目瞪口呆的看着这一幕,就连露台上的那些掌座与长老,也都看了过去,甚至山顶的太上长老的神识,似乎也都关注起来。

    紧接着,让所有人倒吸口气,甚至骇然的一幕……随着北寒烈一声凄厉的惨叫,出现了!

    “不……不……你!!啊!!!”北寒烈惨叫惊天动地,他表情痛苦,目中更有茫然,仿佛不敢去相信这一切事情的发生,全身颤抖,声音凄厉到了极致。

    “天啊!!这是什么丹药,不是发狂,是发……情啊!”

    “这……这……”

    “北师兄居然被自己的战兽给……办了?!”北岸所有弟子,全部轰鸣起来,一个个都无法置信,甚至大半弟子,全部呼吸急促,眼中露出前所未有的惊恐与震撼。

    而北寒烈此刻的挣扎,已到了抓狂,他的惨叫不断传出,凄厉无比,这一幕惊天动地,开创了灵溪宗前无古人的先河。

    就算是鬼牙,此刻也都愣了一下,睁开双眼看去时,他身体一颤,眼睛睁大老大,露出不可思议。

    南岸的所有弟子,此刻只觉得脑海轰鸣,连思绪都没了,上官天佑懵了,觉得整个世界似乎都不好了,周心琪脸瞬间红了。

    白小纯站在战台上,也一样心惊肉跳,这是他第一次尝试把发情丹作为斗法之物,没想到竟如此惊人……此刻望着凄惨抓地的北寒烈,他都不忍了,叹了口气。

    “我都说了,我一旦出手,自己都害怕,也劝了你好多次,可你……执迷不悟啊。”白小纯不忍,很是无辜。

    “白小纯!!”就在这时,一声怒吼从天空上传来,北寒烈的师尊,整个人煞气滔天,轰鸣而来,大袖一卷,立刻趴在北寒烈身上的那头夜行兽大狗,身体被直接卷起,扔出老远,他一把抱起没脸见人的北寒烈,有种不真实的荒谬感觉,甚至他自己都觉得不愿在这里多逗留,愤怒的瞪了白小纯一眼,赶紧离去。

    至于北寒烈,身体的创伤与心灵的痛苦重叠在一起,让他眼睛一闭,不得不昏迷过去,他都不知道自己以后该怎么见人,那种痛苦,让他觉得这一切,仿佛噩梦。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