轻小说 目录 A-AA+

             

第六十七章 师兄,咱师傅呢?

    灵溪宗有八座山峰,北岸四座,南岸三座,正中间的……则是种道山,是灵溪宗外在力量的核心所在。

    平日里,灵溪宗掌门郑远东,就是在此地处理宗门一切事情。

    此刻,随着钟鸣的回荡,南北两岸各山之主,都挪身来临,端坐在大殿中,掌门也在其内,坐在正中间的位置上。

    不多时,李青候与欧阳桀带着白小纯来到了大殿外,让白小纯在殿外等待,他们二人踏入殿中。

    大殿外,还有四个弟子,这四人守护在两旁,一个个都好奇的看向白小纯。

    白小纯向着四人笑了笑,此地他是首次到来,环看四周,灵气浓郁,草木花香,如同仙境,且没有杂吵之音,很是僻静,远非香云山可比。

    这里是宗门重地,平日里其他弟子到来,每一个都是小心翼翼,可白小纯却仿佛没有任何压力,站在那里神色如常。

    这一幕,让四周那四个弟子都感慨,暗道不愧是为宗门立下如此大功的人物,单单这份从容的气势,就不是寻常人拥有的。

    实际上白小纯虽怕死,可他想到自己立下功劳,想到在这里自己绝对不可能死,自然就没有任何畏惧,昂首挺胸,满脑子都在期待,自己能得到什么样的奖励。

    “以我的功劳,怎么也得给我一颗增加百年寿元的丹药吧,再给我一百万贡献点,再给我一座最好的洞府,内门弟子的身份也少不了,哈哈。”白小纯越想越是兴奋,可等了半天,也不见大殿内传唤他。

    白小纯有些诧异,然后又等了好久,直至哈气连天时,才听到大殿内有无奈的声音传出。

    “白小纯,你进来。”

    白小纯精神一振,深吸口气,努力摆出可以为宗门赴汤蹈火的模样,迈着大步,走入大殿内,刚一进入大殿,他就抱拳一拜。

    “香云山弟子白小纯,拜见掌门,拜见诸位前辈。”

    一拜之后,白小纯抬起头,看到了正中间的一个老者,这老者不怒自威,穿着一身白袍,一身修为深不可测。

    在他的四周,环坐八人,六男二女,李青候与欧阳桀就在其内,此刻这些人都目中带着对白小纯能活着回来的惊讶,打量起来。

    对于白小纯身上的那件衣服,他们多看了几眼,以他们的目力,自然看出这些残缺口不是刻意撕开,而是真正的经历了惨战后留下。

    尤其是白小纯的模样白白净净,一看就很是乖巧听话,此刻又不亢不卑,神色从容。

    这一幕,让众人虽神色如常,可心中却对白小纯的印象,更好了,只是心底多少还是有些古怪。

    “白小纯,你详细的说一下此番去落陈家族的任务始末。”李青候看着白小纯,温和开口。

    白小纯神色肃然,平静的将这一路上所有的事情,从头到尾的说了一遍,没提黑袍老者,这是他自己的秘密。

    除此之外,他还提了冯炎的牺牲,还有这一路上的艰难,他本就聪明,此刻一点没说自己的功劳,反倒是一个劲的说冯炎、杜凌菲与侯云飞的好。

    “都怪我没用,冯师兄为了救我而死,都怪我啊……”

    他越是如此,掌门等人目中的赞赏,就越多,只不过这些人修行多年,心思如妖,从白小纯进来穿着那件衣服,就一个个隐隐看出了白小纯的性格,虽然如此,可终究还是欣赏。

    “昏迷后,醒了就痊愈?”掌门笑了笑,对于白小纯的解释,没有去在意,毕竟每个弟子都有一些自己的秘密,宗门要求的是归属感,不需要那种完全的掌控,不然的话,必定离心离德。

    “白小纯,你的奖励几个月前就发下去了,从几个月前,你就是我灵溪宗……荣耀弟子!”掌门说出荣耀弟子这四个字时,心底泛起阵阵古怪,这还是他第一次看到活的荣耀弟子。

    他们之前在大殿内也讨论过,彼此都非常为难,因为荣耀弟子的身份,太重要了,在这之前,给的都是战死之人,还从来没过活人,可如今白小纯居然活蹦乱跳的出现在自己面前……

    这让他们在刚刚知道这个消息时,一个个都愣了一下。

    而且这个身份还不好收回来,葬礼都办了,功劳也有了,这让他们所有人,都发愁,所以之前才让白小纯在外面等了半天。

    商议之后,还是没有办法改变,按照门规,只能继续给白小纯这个身份。

    “荣耀弟子?”白小纯一愣,他从来没听过这个称呼,站在那里等了半天,眼巴巴的看着掌门等人,发现这大殿内的前辈们,一个个都面色古怪,可却没有继续说出别的奖励后,白小纯忍不住了。

    “那个……没了?”白小纯问道。

    “没了。”掌门挤出一副笑脸。

    白小纯立刻急了,正要开口去讲讲道理,说说自己一路多么的辛苦,多么的九死一生时,李青候干咳一声,他最了解白小纯的性子。

    “还不快感谢掌门,荣耀弟子这个称号,至今为止,灵溪宗一共就出过十个,你是这千年内的第一个,也是如今唯一的一个。

    身为荣耀弟子,凌驾于内门之上,是灵溪宗至高荣耀,其血脉后人可享用整个宗门的资源,出生就是内门,并且灵溪宗会庇护血脉家族永久!

    我灵溪宗内有九大家族,都是荣耀家族,这是开创一个辉煌的耀荣身份。”李青候解释道。

    白小纯听到这个解释,愁眉苦脸,整个人的气势一下子没了,可怜兮兮的看着李青候,又看了看掌门。

    他不知道自己该说些什么了,这个荣耀弟子的身份,他算是明白了,看似很不错,可实际上是给死人准备的,其赏赐完全是留给后人,可他还活着啊……此刻白小纯悲痛的发现,自己居然沦落为当爹的去嫉妒儿女的程度上了。

    “谢……掌门……”白小纯哭丧着脸,有气无力的开口。

    “从今天开始,你可以称呼老夫为掌门师兄。”掌门郑远东干咳一声,心里要多别扭有多别有,他之前提出拜师,是因为白小纯已牺牲,可如今对方活着回来,他一想自己这么大年纪了,与一个不到二十岁的小子称兄道弟,心底连连叹息。

    “啊?”白小纯睁大了眼,他此刻心情起伏太大,进入大殿时满怀期望,而后现实太残酷,心情一下子跌落谷底,可紧接着,又出现了这种变化。

    “鉴于你的功劳,再加上你还没有师尊,所以老夫做主,让你拜老夫的师尊为师,所以从此之后,我就是你的师兄了。”掌门心里更别扭了。

    白小纯深吸口气,目中刹那露出激动,他觉得宗门对自己太好了,一想到掌门的师尊,那必定是宗门内的太上长老一个级别的,他立刻就兴奋,双眼冒光。

    “这从此之后,谁敢欺负我啊,我师父老厉害了,哈哈!!”白小纯心中狂喜,连忙抱拳深深一拜。

    “多谢掌门师兄,师兄,咱们师父呢,我这就去给他老人家请安。”白小纯带着期待,美滋滋的说道。

    “不急,他老人家坐化前的画像供在后山,我已安排人去准备,稍后会带你过去。”掌门神色古怪,缓缓开口。

    “坐化……供在后山……”白小纯整个人如被天雷轰击,呆在那里,满脑子都是这六个字,半晌之后他才反应过来……自己拜的这个师父,已经……故去了。

    “我……”白小纯只觉得七窍生烟,脑海嗡鸣更多,他的心再次跌落谷底,欲哭无泪,他甚至都没注意自己是怎么离开的,一路失魂落魄的跟着掌门去了后山,拜了一张画像为师后,茫然的出了种道山,回到了香云山。

    在香云山上,不少看到他的弟子,一个个都连忙拜见,目中露出好奇,甚至还有人好心的带着茫然的白小纯去看了眼他的墓碑。

    望着墓碑,白小纯觉得天都黑了。

    “我……我拜了一张画像为师……”白小纯不知自己怎么回到的院子里,呆呆的坐在木屋前,悲愤起来。

    一连数日,他这里都愁眉苦脸,直至半个月后,他才从这打击中恢复过来。

    哀伤叹气的走出屋舍,准备去找张大胖叙叙旧,可刚刚走出,迎面遇到的外门弟子,在看他后,立刻抱拳深深一拜。

    “拜见白师叔。”

    白小纯走出几步忽然一顿,转头双眼冒光,一把拉着那位外门弟子。

    “你叫我什么?”

    “白师叔啊,您是掌门师弟,弟子……弟子自然要称呼您为白师叔啊。”那外门弟子一愣,赶紧说道。

    白小纯松开了手,双眼光芒越来越亮,心脏砰砰跳动,他发现自己这个身份,并不是一无是处,辈分大的吓人……

    他舔了舔嘴唇,忽然大笑起来,笑声回荡,吓的那位外门弟子赶紧后退,不知道白小纯发了什么疯。

    白小纯赶紧收起笑声,干咳一下,摆出前辈的模样,向着对方微微点头,不再去找张大胖,而是满怀期待的去了任务处。

    因为……那里人多。

    与此同时,香云山顶,李青候归来后,立刻闭关,他盘膝坐在闭关之处,沉思良久,大袖一甩,神色凝重,开始炼丹。

    “小纯这孩子性格顽劣,需要帮他准备一件保命法宝,可惜我不擅长炼器,只能开一炉九绝丹,去与丹溪宗交换……这种给凝气弟子准备的法宝,一看就是为子侄之辈,丹溪宗定会大开口。”李青候摇头,没有去在意这一点,哪怕九绝丹对他而言,也需付出很大心血才可炼出,可一想到白小纯这一次的九死一生,他便定气凝神,准备开炉。

    -----------

    今晚12点!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