轻小说 目录 A-AA+

             

第六十九章 白小纯,少主让你去拜见

    一个月后,紫鼎山上的外门弟子,都要抓狂了,这一个月来,白小纯的出现,让他们知道了什么叫做把做师叔当成事业。

    他们发现,无论在任何地方,只要是在这紫鼎山上,都会看到一个白白净净,身体有些瘦小,脸上露出想要去掩饰,可却分明掩饰不住的得意,大摇大摆的少年,见人就咳嗽一声,若有人不认识他,他还会主动的去介绍自己……

    白师叔这三个字,他们都已快要说破了嘴皮,可偏偏……他们没办法,白小纯是掌门师弟,辈分超过一切弟子,若有弟子敢对他不敬,那么就是触犯了门规。

    最终还是众人找到了张大胖,让张大胖出面劝说,这才把白小纯送祖宗一样的送走,去了……青峰山。

    又过去一个月,青峰山的弟子……也都疯了。

    尤其是陈飞三人,更是在这一个月,失魂落魄,白小纯在这青峰山上,经常出现在他们的门前,每次若陈飞三人不连续喊出上百声白师叔,就不算完。

    甚至在白小纯的找茬下,那副只要陈飞三人有半点不恭敬,就会被他禀告执法堂的样子,让陈飞三人心惊胆颤,整日小心翼翼,最后几乎是哭诉哀求,说出了钱大金,又被折磨的不成人形,白小纯这才放过他们,叹着气离开了青峰山,他自己也有些自责起来。

    “外门弟子都认识我了,可内门弟子还有人没见过呀,尤其是那个钱大金,还真以为我忘了?”白小纯琢磨半晌,深深的点了点头,觉得人生从此又多了乐趣,赶紧去寻找内门弟子。

    之后的一段日子,三座山峰上,白小纯的身影虽还是出没,可大都是在内门弟子居住的区域,以他的身份,这灵溪宗几乎所有地方,都可以进入。

    只是很快的,白小纯就没了兴趣,那些内门弟子大都闭关,他几个月也都没看到多少身影,尤其是钱大金,洞府外无数阵法全部开启,被吓的不敢出门,白小纯在钱大金门口一连堵了一个月,也都没看到对方,怎么喊话,都没有回应。

    “我就不信了!”白小纯站在钱大金的门口,试图去轰开阵法,可内门弟子洞府的阵法,轻易很难强行打开,白小纯眼看不行,就要去找人过来,一起合力轰开钱大金的洞府。

    就在这时,突然有两道身影从远处快速来临,那是两个内门弟子,一高一矮,临近后他们看向白小纯,没有拜见,而是平静开口。

    “白师叔,有关钱大金之事,可否给我家少主一个面子,就此放过。”

    “我家少主,上官天佑。”这高个内门弟子,特意强调了一句。

    上官天佑,那是整个南岸三峰,三大天骄之首!

    甚至资质可谓灵溪宗南岸千年罕见,尽管是外门弟子,可必定日后会成为筑基修士,使得宗门不少长老,对这上官天佑都与旁人不同,尤其是此人被南岸看成是可以压过北岸的希望所在,更是大力培养。

    而这上官天佑的追随者,在这青峰山上更是众多。

    白小纯神色如常,若是换了以前,他会害怕,可他虽怕死,却不代表胆小,只要是与死亡没关系的事情,他的胆子大的很。

    如今他的身份,已让他在宗门,几乎不会有死亡的事情发生,此刻傲视看向说话的二人,白小纯微微一笑。

    “看见本座,居然不拜见,你们两个胆子不小,是谁给了你们底气如此嚣张,目无尊长,是那上官天佑?”白小纯小袖一甩,淡淡开口。

    他话语一出,这两个内门弟子面色变化,其中高个的内门弟子,目中瞬间露出凌厉。

    “白师叔,说话要小心一点。”

    他话语刚说到这里,还没等继续,眼前的白小纯身影就瞬间消失,这高个的内门弟子一愣时,狂风扑面,白小纯已出现在了他的面前。

    速度之快,绝非他们可以看清,甚至还没等二人反应过来,白小纯的右手抬起,一巴掌掀起破空天雷之音,落在了这高个内门弟子的脸上。

    这高个内门弟子的衣袍,顿时散出防护之光,这是身为内门弟子的法器之一,可这光几乎刚起,在与白小纯的巴掌碰触的刹那,立刻崩溃的四分五裂,竟无法阻挡丝毫,任由白小纯的手掌,蕴含了无穷之力,如一座山岩,骤然落下。

    轰的一声,那高个内门弟子眼中冒出金星,脑海瞬间嗡鸣,只觉得好似被一座山狠狠的撞了下,喷出鲜血,身体猛地被抛出,如断了线的风筝,直接被扇出数十丈外,连惨叫都没传出,直接痛的昏迷过去。

    这一幕太突然了,旁边矮个的内门弟子目瞪口呆,脑海嗡鸣,身体下意识的后退,看着被白小纯一巴掌扇的昏迷的同伴,又看了看白小纯,他倒吸口气,使劲咽下一口唾沫。

    “你……你……”他指着白小纯,身体颤抖,脑海发懵,他怎么也没想到,白小纯的肉身之力,居然如此骇人听闻。

    要知道,那可是凝气八层啊……

    “长辈,是你一个内门弟子可以这么指着的么。”白小纯转头看向那位矮个的内门弟子,开口时向前走去。

    这矮个内门弟子发出惨叫,身体猛地后退,可还没等他退出多远,风声呼啸,白小纯瞬间临近,再次一巴掌呼了过去。

    就在这时,一个声音带着阴冷,蓦然间从山下传来。

    “住手!”声音传出时,一道身影急速而来。

    白小纯看都不看一眼,手掌更快,轰的一声,这矮个内门弟子无数牙齿飞出,鲜血喷洒,整个人脖子都快扭了,直接飞出,倒在了一旁昏迷过去。

    做完这些,白小纯这才一甩小手,抬头看向从山下急速临近之人,这是一个中年男子,修为竟是凝气九层,与陈恒不相上下。

    他盯着白小纯,怒笑起来。

    “你没听到我方才说的话么,该死的,白小纯,你……”

    “这位师侄,你也想挨一巴掌?”白小纯抬起下巴微笑开口,之前的两位,加上眼前这位,白小纯一眼就看出他们对自己根本就没有丝毫尊敬,甚至骨子里都带着轻蔑,仿佛高高在上,这样的内门弟子,他很是反感。

    他话语一出,中年男子面色阴晴不定,声音嘎然而止,白小纯这里的肉身之力,让他心惊,方才也是气急,此刻回想起来,顿时深吸口气,再加上白小纯的身份,之前的所作所为,就算是执法堂也都说不出什么。

    “白小纯,我家少主让你过去拜见。”中年男子盯着白小纯,半晌之后深吸口气,强行压下怒火,说出了他此番到来的目的,他是奉上官天佑之命,前来让白小纯过去。

    在他看来,自家少主有些小题大做了,这白小纯只不过是个侥幸立功的弟子,小丑般的人物罢了,杀了几个修真家族脆弱的族人,若不是运气好,也不可能让宗门去如此宣传,实在不值得必定会飞黄腾达,甚至日后有一丝金丹希望的少主派人来传话。

    哪怕只是让这白小纯过去拜见,在这中年男子看去,也是有**份。

    “一个外门弟子,就算是天骄又如何,让我去见?应该是他来见我!”白小纯从这一件事情里,就清晰的感受到了那上官天佑的高傲,以自己的身份,对方不亲自来也就罢了,不亲自传讯也就算了,居然还让自己过去拜见。

    袖子一甩,一股大风吹开,中年男子眼中立刻露出怒火。

    “白小纯,我家少主让你去拜见,是给了你天大的面子,多少人想要去拜见都没机会,你……”他刚说到这里,神色一变,猛地后退,可还是晚了一步,白小纯的身体瞬间就出现在了他的前方,依旧是一巴掌轰然落下。

    “你敢!!”中年男子凝气九层的修为,全面爆发,掐诀间一道道风刃幻化,阻挡在身前,可就在这些风刃出现的瞬间,轰鸣之声滔天,那些风刃在白小纯的手掌下,势如破竹,全部崩溃,竟无法阻挡丝毫。

    白小纯的巴掌,瞬间崩溃一切阻碍,落在了这中年男子的脸上。

    轰的一声,惨叫传出,这中年男子身体被抛出,在数十丈外才勉强站稳,

    “连陈恒都不如,难怪会认人做主,滚!”白小纯小袖一甩,傲哼一声。

    中年男子骇然的望着白小纯,身体瑟瑟发抖,他左脸高高鼓起,带着牙齿的鲜血溢出时,急速后退。

    直至对方走远,白小纯转头望着钱大金的洞府,眯起了眼,他性格怕死,所以对于任何想要弄死自己的人,从来都是睚眦必报。

    这钱大金哪怕找来了上官天佑,此事白小纯也不会放过,这段日子,他看似在宗门内随意,可实际上早就对钱大金展开调查。

    “以为躲在里面,我就拿你没办法了?”白小纯冷哼,转身离去,以他现在的身份,没过多久,一道任务玉简就从执法堂飞出,穿梭钱大金的洞府,出现在了钱大金的面前。

    与当初白小纯一样,都是强制安排的危险任务,钱大金苦涩许久,不得不外出执行……也有外出避祸的念头存在。

    可他小看了白小纯的睚眦必报,这样的任务,他已为钱大金安排了数十个,且暗自联系了侯云飞,侯家是修真家族,有筑基老祖,底蕴深厚,对于白小纯这里极为看重,再加上侯云飞与侯小妹的存在,属于天然的盟友。

    自然会相助此事,保证可以让钱大金在这一次次的执行中,意外的陨落。

    关于钱大金的事情,执法堂不是不知道,只不过当时白小纯毕竟陨落,且此事不宜传开,所以尽管没有立刻追究,但已记录在案。

    如今白小纯归来,想要处理,执法堂没有半点阻止,隐隐有亏欠之意,所以任由白小纯去动手,甚至在内部,已将钱大金列为死亡之中。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