轻小说 目录 A-AA+

             

第七十章 嗨,李师兄

    青峰山靠近山顶的地方,有一处单独的小路,路的尽头,存在了一处水潭,里面有金色的鱼在游走。

    水潭旁是一处洞府,此地独门独院,很是幽静,灵气更是浓郁远超其他同门居所。

    此刻在这水潭旁,坐着一个青年,这青年穿着外门弟子的长衫,样子俊美,一头黑发披肩,看起来神俊非常。

    皮肤白皙,甚至会让女弟子看到后也都自叹不如,尤其是他的双眼,虽是凤目,可眼中却有一抹精芒时而闪过,使得整个人的气质,极为特别。

    他的手中拿着一些小鱼,时而扔到水潭内,被那些金色的鱼儿争先恐后的撕碎吞食。

    此刻,顺着小路,那被白小纯扇了一巴掌的中年男子,面如铁青的快速来临,到了此地时,他不由得放缓了脚步,神色内露出恭敬,在青年面前抱拳一拜。

    “见过少主。”

    “少主,那白小纯不识抬举,我已将话说的很明白,让他过来拜见,可此人却飞扬跋扈,仗着身份嚣张的不得了。”中年男子咬牙说道。

    “那就罢了,一个小人物,我让他来拜见,也是一时兴起。”青年没有抬头,毫不在意,淡淡开口。

    “少主说的是,一个小人物而已,荣耀弟子是给死人的,至于掌门师弟,这身份真的可笑,拜一个死人为师。”中年男子点头,冷笑时忽然心神一颤,发现眼前这青年此刻抬起头,冷冷的望着自己。

    “少……少主……”中年男子有些害怕。

    “他是小人物,不用在意,可掌门师尊,宗门曾经老祖,岂能是你直接称呼的,去寒潭自罚掌嘴三个月。”青年收回目光,继续给金色的鱼儿喂食。

    中年男子心底颤抖,连忙点头,赶紧告退。

    解决了钱大金的事情,白小纯回到了香云山,对于那上官天佑,白小纯毫不在意,他有功劳在身,除非叛宗,否则生命不会有任何威胁。

    只是眼看自己身为师叔,如今慢慢的却找不到那种被称呼的感觉,众人都是躲着他走,白小纯有些感慨,直至他一次无意中路过讲经殿时,他忽然振奋。

    他发现自己只要到来,立刻就会被赐座,与讲述经文的长老坐在一起,俯视下方无数弟子。

    这种事情,白小纯经历了一次后就立刻喜欢了,于是身影总是出没在各个山峰的讲经殿内。

    甚至坐在那里时,还不时的含笑点头,时而看向下方的弟子,目中与身边的筑基长老一样,都露出赞赏欣慰。

    这一幕,不但他身边的筑基长老哭笑不得,下方的那些各山峰的弟子,一个个都郁闷到了极致,看向白小纯时,纷纷恨恨,可却没办法。

    同时,白小纯也找到了新的卖弄自己掌门师兄的方法,他开始频繁的出现在宗门各个筑基修士的身边,每次都是享受一样的待遇。

    看到那些筑基修士,他就立刻上前一口一个师兄师姐,很是乖巧,看的那些筑基修士一个个也说不出什么,只是次数多了,难免神色古怪,而身边的弟子,纷纷无奈之下,只能连带着称呼白师叔。

    这种状态持续了一段日子后,白小纯一次看到了李青候,竟没忍住,亲切的喊了一声。

    “嗨,李师兄。”

    李青候神色有些憔悴,直至今日,他终将九绝丹练出,此刻正要出门,闻言一愣,四下看了眼,在看到了白小纯后,面皮抽动了一下,这段日子有关白小纯的事情,他虽炼丹,可也有耳闻,很头疼,眼下发现这白小纯居然如此称呼自己,李青候一瞪眼。

    白小纯喊完,自己就后悔了,此刻看到李青候瞪眼,他顿时倒吸口气,这宗门内他最怕的,就是李青候了。

    “李叔……我……我错了。”白小纯哭丧着脸,哆嗦的连忙开口。

    李青候看着白小纯,心中升起阵阵无奈,狠狠的再次瞪了一眼,对于最近关于白小纯的那些事情,他训斥了一番。

    “我要出门一趟,短则数月,慢则一年,你这段日子莫要贪玩,勤加修行才是正道。”李青候又叮嘱了几句,这才转身离去。

    白小纯长松口气,看着李青候的背影,他的目中虽有畏惧,可更多的却是一种对长辈的温恭,他听杜凌菲说了,自己失踪后,李青候独自寻找了自己两个月,归来时拿着他的一些衣服碎片,很多时候都在自责。

    这种温暖,是白小纯这一辈子,自从父母病逝后,就很少体会到,他的心里,早已不知不觉的,将李青候当成了自己的亲人。

    有了李青候的训斥,白小纯消停了半个月,不再总是见人就咳嗽,只是时而去周心琪的洞府外,想着整个宗门,自己熟悉的人里,就周心琪没喊自己白师叔了。

    直至又过去了数日,他再次看到了周心琪,依旧是踏着蓝绫,急速而去,白小纯无法飞行,眼巴巴的望着对方飞远,他心底郁闷。

    “能让凝气弟子飞行的法器,宗门内只有少数人才有,除非是陈恒那样自身有些特殊的功法,否则的话,就只能是依靠法器。”

    “不公平啊,这些法器不应该都是师傅给的么,我……我的师傅……”白小纯连连叹息,走了几步后,他忽然一顿,目中转动了几下,转身直奔种道山。

    以他掌门师弟的身份,进入种道山没有任何阻碍,很快就到了山顶,到了掌门郑远东所在的大殿前。

    “掌门师兄,掌门亲师兄!!”

    “我要去给师傅上香!”白小纯大摇大摆的走了进来,大声的喊道,大殿内,郑远东从盘膝中睁开眼,叹了口气。

    这段日子,太多的人找到这里,向他诉说白小纯的所作所为,他的心底早已后悔,可木已成舟,没有办法,只能装作没看到,毕竟白小纯虽有这种恶趣,但却没有任何害人之心,这就足够了。

    此刻听到白小纯的呼喊,郑远东缓缓走出,咳嗽一声,神色肃然。

    “行了,听到了。”

    “师弟见过掌门师兄。”白小纯模样乖巧,看到郑远东后连忙一拜。

    看着白小纯的样子,郑远东心底一叹,他如今算是真正的了解白小纯了,摇头苦笑时,带着白小纯去了后山禁地。

    在那后山的一处洞府内,墙壁上挂着一张画像,里面有一个中年男子,面带微笑,凝视远方,整个画像充满了一股很特别的气息,使得画中人,仿佛并没有死亡,栩栩如生。

    画像下是贡台,上面放着灵果与灵烛,整个洞府虽素雅,可却给人一种庄严之感。

    白小纯一进入洞府,就立刻来到画像下,噗通一声跪在那里,神色恭敬的磕头,一连磕了九个头。

    “师傅,弟子给您请安。”白小纯望着画像里的师傅,他的目中露出虔诚。

    郑远东在一旁暗自点头,觉得白小纯虽顽劣,可这忠孝之心,还是具备的,以他的阅历,自然一眼看出白小纯的神情,是真的虔诚,没有丝毫刻意做作之态。

    可紧接着……白小纯又开口了。

    “师傅,徒儿苦啊,都不会飞……别的弟子,他们的师傅都给法宝,又给保命之物,只有我这里没有……”

    “师傅啊,徒儿不在乎那些外物,只要能给师傅您上香,就心满意足了,说不定师傅您在天之灵,也能变个法宝托梦给徒儿……”

    听着白小纯这番话语,一旁的郑远东猛地睁大了眼。

    “师傅,徒儿当初为了保护宗门,为了万年传承不断,为了宗门大义,一路被追杀,九死一生,所有法宝都在那个时候爆掉废弃了,现在回到宗门后一无所有,口袋干瘪,所有的东西都没了,连杂役都不如了……”

    “师傅,您不要有压力,没事的,徒儿哪怕没有护身法宝,哪怕没有能飞的法器,也一样为宗门赴汤蹈火,义不容辞!只是万一我有段时间没来给您老人家上香,那就说明我因为没有保命法宝,因为没有飞行法器逃的不快,小命丢了……到时候我亲自去找您,和您老人家,在下面相聚。”白小纯一边说,一边侧头眼巴巴的看着身后的掌门亲师兄。

    郑远东面部抽动,他这一次真的被白小纯这里惊呆了,他修行这么多年,这还是第一次遇到白小纯这样奇葩的弟子。

    此刻他心底苦笑,抬头时看着画像内的师尊,想到了很多往事,尤其是当初自己刚刚拜入师尊门下,师傅也曾送了自己一些护身法器。

    想到这里,郑远东叹了口气,看向白小纯时,目中慢慢柔和。

    不多时,白小纯跟着郑远东走出洞府,一路他眼巴巴的看着郑远东,直至到了种道山的大殿外,郑远东脚步一顿,转头看向白小纯,右手抬起一挥,顿时他的手中出现了一金一白两道光芒。

    那金色的,是一把飞剑,巴掌大小,可在出现的同时,四周的虚无竟有一些扭曲,散出高温,看起来极为不俗,剑身上,还有一些复杂难懂的符文,正在慢慢的闪耀,每一次闪动,都会让这四周出现细微的波动。

    至于白光,则是一面小盾,这盾牌一样巴掌大小,通体如白玉一样,上面雕刻一只仙鹤,活灵活现,阵阵温暖之感,从这白玉小盾上不时的散出。

    这两样物品,白小纯看到后立刻觉得不凡,他眼中冒光,呼吸都急促了,但很快他就看出一丝不同,无论是剑还是盾,居然在上面都有三道银纹。

    “金乌剑,此剑封印一只金乌,具备炙炎之力,金乌可幻化出,堪比使用者等同修为,擅飞行,最高可到筑基初期,若爆裂,威力更大。”

    “神鹤盾,取一只仙鹤魂,凝聚出此防护法器,可为你阻挡一次筑基以下,生死危机。”

    “这两样物品,都被我曾经拿去让大师炼灵三次,可惜不敢继续炼灵,这是当年我入门时,师尊送我,今日我代师尊送给你。”郑远东望着白小纯,神色更为温和,目中露出勉励之意。

    “谢师尊,谢掌门亲师兄!”白小纯激动,连忙接过,爱不释手。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