轻小说 目录 A-AA+

             

第七十一章 活着的荣耀苗子

    对于炼灵,因有龟纹锅,所以白小纯更为关注,早就知道宗门内紫鼎山上,就有一位筑基长老,擅长炼灵。

    宗门也有弟子去他那里,缴纳一定的贡献后,让那位长老相助,一两次还好,超过两次,成功的几率就骤减了。

    眼看这两样法宝自身就蕴含三次炼灵,倒也省下了白小纯的三色火,而且也不用太去掩饰,可以在人前施展。

    回到香云山,白小纯连忙去熟练金乌剑与神鹤盾,尤其是金乌剑,在白小纯的灵力融入下,顿时散发出强烈的高温。

    “这才是宝贝!”白小纯深吸口气,掐诀向前一指,嗡鸣传出,金乌剑化作一道金光,瞬间远去,一路更有炙热扩散,使得四周出现一串扭曲波动。

    白小纯再次掐诀,体内灵力大量的涌入,那金乌剑的光芒猛然间扩大数倍,竟隐隐幻化成一只金乌鸟。

    此鸟样子模糊,虽只有轮廓,可在出现的瞬间,一股强烈的威压蓦然散开,使得四周的温度,一瞬间更高,且在这威压下,就连白小纯都觉得心神震动。

    他呼吸急促,直勾勾的望着金乌剑,眼中的光芒越来越亮,到了最后,高兴地大笑起来。

    “这把剑可比我的小木剑好太多了,有师傅真好啊。”白小纯身体一晃,直接跃起,踏在了那只虚幻的金乌上。

    这金乌鸟虽模糊,可白小纯踩在上面,竟如平地般,尤其是此剑依靠他自身灵力催发,使得他有种如自己身体一部分的感觉。

    此刻踏着金乌,掐诀一指,立刻身体在这半空中呼啸而去,绕着香云山一大圈,速度飞快,在人群多的地方,他赶紧慢下来,昂首挺胸,引起下方阵阵惊呼后,白小纯这才得意的加快速度。

    “我白小纯,终于可以飞啦!”白小纯神采飞扬,兴奋的在心底大笑,离开万药阁,正要去其他山峰转一转时,突然的,他脚下的金乌突然黯淡,瞬间消失,金乌剑也骤然掉落,白小纯身体一个踉跄,吓的尖叫一声,身体摔下。

    好在下方不是深渊,而是宗门小路,他自身速度又飞快,这才在落地后站稳,他看了眼一旁的香云山下,此地距离山底很高,若是掉了下去,他不知道自己的不死皮,能否真的让自己不被摔死……面色都苍白了一些。

    “太危险了!!”白小纯身体哆嗦了一下,捡起金乌剑,感受到体内灵力消耗一空,知晓了方才跌落的原因。

    御剑飞行,对于凝气修士而言,消耗太大,若是换了其他凝气七层的弟子,最多坚持十几个呼吸就不得不停下飞行,即便白小纯这里,体内灵力精炼很多,也坚持不到百息。

    担心被摔死,白小纯不敢继续尝试,连忙四下瞅了瞅,想要看看是否有人察觉自己出糗的一幕,立刻发现在不远处,有一个大汉,此刻正呆呆的望着自己,张开了口,似被方才那一幕惊道。

    “呀,这不是狼师侄么。”白小纯一眼看到对方,立刻瞪起了眼,赶紧跑过去。

    那大汉此刻也反应过来,一听狼师侄这三个字,身体哆嗦了一下,哭丧着脸赶紧抱拳。

    “弟子刘二狗,拜见白师叔……我,我方才什么都没看到。”这刘二狗,就是当初火灶房卖外门弟子名额时,那位自称狼爷的家伙。

    白小纯哼哼几声,又吓唬了一番,确定刘二狗不会将此事说出去后,拍了拍对方的肩膀,又许诺了一番好处,这才走远。

    刘二狗擦了下额头额汗,赶紧离开。

    白小纯一路庆幸只有刘二狗看到了自己出糗,暗道这要是在万药阁,自己正出风头时掉了下来,那么一世英名就彻底毁了……

    “唉,人啊,就是不能太出名,出名也是一种烦恼。”白小纯感慨唏嘘,背着小手,回到了院子里。

    踌躇一番,他目中露出果断。

    “不行,还是要修炼,不然的话,飞不了多久还是小事,万一以后逃命时,没被敌人灭杀,反倒是自己摔死了,那才冤枉。”白小纯想到这里,又看了眼金乌剑与神鹤盾。

    “而且为了以后考虑,还两件法宝还是掩饰一下为好,这样的话,别人只会认为这是我的嗜好,等日后我拿出其他炼灵的法宝时,也就不会关注太多。”白小纯想了想,取出他一直有准备的那些花花绿绿的植物液体,涂抹在了金乌剑以及神鹤盾上。

    盖住了那几道黯淡的灵纹,又挥舞了一下,神色满意。

    “等以后我药道造诣高了,需自己炼制一些涂抹的灵液,这才更为把握。”白小纯性格谨慎,即便是如今有了掌门师弟这个身份,虽横行四方,可心底却有一根线,不会过界。

    “可惜修为还是不够啊,那周心琪我上次观察,似乎到了凝气八层的样子,也只有修为提升,才可以更长时间的去驭剑飞行。”白小纯有了决断,落陈家族的事件里,他深刻的体会到了修真界的残酷,也明白了逃命的速度快慢,是多么的关键。

    若那个时候他可以御剑飞行,即便是带着杜凌菲与侯云飞,落陈家族想要追上,也绝非易事。

    “还是要炼丹!”白小纯目中露出坚定,以他如今的身份,虽草木方面,宗门不会无偿提供,可一些丹方,已经不需要花费什么贡献了,于是在之后的日子里,整个香云山都安静下来,很难再看到白小纯的身影。

    他弄到了大量的药方,又用从落陈家族族人那里收获的灵石与物品,在山下坊市换取了不少药草,去了炼药阁,开始了闭关炼药。

    时间一晃,数月过去,距离白小纯归来,此刻已有了半年之久,这半年里,整个南岸经历了谈白色变,如今一下子安静了,还有不少人有些不太适应。

    同时,有关白小纯荣耀弟子的身份,也在这半年里,逐渐的扩散开来,从宗门中扩散到了整个东林洲。

    东林洲内,有大量的修真家族,这些修真家族都与灵溪宗存在了千丝万缕的关联,如侯家,落陈家,都是其中之一。

    对于灵溪宗的弟子而言,耀荣弟子虽是极高的称呼,可实际上在心里认为,不如掌门师弟这个名头大。

    可对于那些修真家族来说,却是恰恰相反,他们重视荣耀弟子的程度,远远超出掌门师弟,可以说,一个掌门师弟,他们不在意,可一个荣耀弟子,却是让所有修真家族,彻底疯狂。

    他们在得知了白小纯是荣耀弟子后,一时之间大量的修真家族内的老祖,全部都激动起来,白小纯在他们看去,分明就是一座金山一样,那是活着的荣耀苗子。

    无论哪个修真家族,只要是与白小纯成为了亲家,等待白小纯的血脉后人出现,这个孩子的未来近乎无限,而且繁衍而出的家族,在灵溪宗的扶持下,也将辉煌。

    那么作为辅佐的修真家族,也会飞黄腾达,鱼跃龙门。

    要知道如今的灵溪宗,荣耀家族一共也才九个而已,这九个家族,甚至可以在某些方面左右宗门的一些决策,尽管不多,可也能体现重要的程度。

    属于是庞然大物,让其他修真家族,在忌惮中又羡慕到了极致,在这之前,他们无力去改变什么,也做不到去颠覆,只能让自己的族人拜入灵溪宗,为宗门立功,争取可以在有生之年,获得荣耀的身份。

    可如今……白小纯出现了。

    最美妙的,是他并非任何一个修真家族的族人,是从凡俗而来,且……他还没有道侣,这就是**裸的第十个荣耀家族的招牌,让东林洲内所有修真家族,全部激动。

    “去将我周家相貌最美的族女,都带着,随老夫去拜见白道友!”

    “菲儿,你是我赵家的明珠,这一次一定要讨好那白小纯,若能让他看中,那么我赵家危机,立刻就化解!”

    “我孙家女子虽并非出众,但我们有资源,给老夫准备一份厚厚的大礼,去拜见白道友!”

    大量的修真家族,全部运转起来,各有手段,甚至发动在宗门内的族人,去尝试接触白小纯,甚至北岸那边,也都动了起来,一时之间,整个东林洲内,白小纯的名字,传遍所有地方。

    侯家,一样如此。

    “云飞,你与白小纯关系非同寻常,此事……你要帮助家族啊,你妹妹那里,我看她心中早就属意白小纯了,你找个机会撮合一下。”侯家老祖,是一个中年男子,他特意将侯云飞与侯小妹召回,语重心长的开口。

    侯小妹脸刷的一下红了,娇嗔一声,赶紧跑开。

    侯云飞心底有些发愁,硬着头皮点头答应。

    数日后,渐渐的这些修真家族的人,陆续的到来,都聚集在了香云山上,白小纯的宅子外,还有一些消息灵通的,索性堵在了炼药阁的外面,眼巴巴的等待白小纯的出关。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