轻小说 目录 A-AA+

             

第七十三章 是谁干的!

    白小纯感慨的离开了侯云飞的居所,回到了自己的院子,他看着天空,看着大地,先想了想传承序列,随后又想起那些修真家族,觉得掌门师兄太霸道了,可转念一思索……似乎这样一来,自己虽然无法继续收礼,可收到的那些,也就不用退了。

    “对啊,这不怨我呀,是掌门师兄的法旨!”白小纯想到这里,觉得安慰了一些,整理了自己这些日子收到的礼品,下山换取了炼制二阶灵药所需的大量药草,回到了炼药阁,开始继续修行与炼药。

    实际上,有关白小纯与那些修真家族之间的事,原本郑远东是不想出面的,可他是真的被震撼到了,白小纯前面的九个荣耀弟子,都是被追封的,的确都已战死,也都是修真家族的族人,即便没有子嗣留下,也有同族至亲存在,所以没有出现如今的问题,都顺理成章的,成为了荣耀家族。

    而宗门对于这样的家族,也会全力庇护,重点栽培。

    可如今,白小纯是活着的荣耀弟子,这种身份的可怕性,在刚开始还没有体现,可随着时间流逝,半年的扩散后,包括郑远东在内的很多人,都忽略了一个活着的荣耀苗子,对于那些修真家族强烈的诱。惑。

    当无数修真家族到来时,郑远东也只是观望,在他看来,白小纯选择任何一家,都是可以的,只是他没想到,那些修真家族在僧多粥只有一口的情况下,居然甘愿让族女做侍女,要的只是一个血脉后人。

    他可以想象,一旦白小纯定力不够同意了,那么……用不了多少年,说不定会有数十上百个白小纯的血脉后人出现,按照宗门的门规,荣耀弟子的第一代后人,他们全部都是内门弟子,且每一个人宗门都要大力去培养,且……连带着,这数十上百人不断地开枝散叶,将出现数十上百个耀荣家族,怕是几百年后,灵溪宗都是白家的了……那后果太严重了。

    且……白小纯还活着啊,他只要是不断地让自己的下一代出现,那么就永远不会结束这场对宗门而言的噩梦。

    为了此事,郑远东连夜召开长老会,甚至上禀了太上长老,众人一致决定,白小纯百年内,不得有任何道侣,此事虽然霸道,可郑远东也没办法,他不敢去赌白小纯的定力,只期待百年后白小纯长大了,会成熟起来。

    时光一晃,一年过去。

    这一年来,白小纯在南岸近乎失踪一样,很少有人再看到他,他的全部时间,都放在了炼药与修行上,在那炼药阁内,发狠了炼制二阶灵药。

    修为也在这不知不觉下,慢慢提升了一些,到了凝气七层的中段,而在他的如此刻苦努力下,二阶灵药在炼制上的一个又一个问题,渐渐被他一一解决。

    实际上他的炼药,换了其他药徒,早就自认为可以炼制二阶了,可他这里,有种近乎偏执的执着,不解决所有问题,绝不开下一炉。

    终于,在一年后的这一天,他觉得自己除了不同的二阶丹药有不同的需要临时解决的问题外,在二阶灵药的基础上,已经再没有任何问题后,终于又开了一炉。

    “紫气升灵丹!”白小纯目中带着血丝,这二阶丹药适合凝气八层以下,正是他如今所需要的,此刻取出一样样草木物品,熟练的整理中,不断地扔到丹炉内。

    一边控制地火,一边观察丹炉,不时送出灵气,直至三个时辰后,整个丹炉猛地震动,一股药香瞬间扩散,白小纯眼睛一亮,连忙起身走到丹炉旁,一拍丹炉,顿时三枚红色的丹药,瞬间飞出。

    “成了!”白小纯振奋,一把抓住这三枚丹药,看去时却怔了一下,轻咦一声,又仔细的观察一番。

    “不对啊,紫气升灵丹,按照药方的描述,应该是紫色啊,怎么我炼出的,是红色?”白小纯挠了挠头,拿到鼻前闻了一下,药香很浓,灵气蕴含,隐隐有一丝怪味,且颜色不对,他不敢尝试吞下。

    沉吟中,白小纯仔细的回想之前炼制的过程,直至一个时辰后,他猛地睁开眼,苦笑起来。

    “是放入多瑙花的时候,那株多瑙花的花粉,多了一些,沾染到了其他草药上,形成了一些奇异的变化。”白小纯把三枚红色的丹药放在一旁,再次炼制。

    这一次,随着丹炉震动,药香出现,一枚紫色的丹药飞出,白小纯仔细的辨认后,神色露出满意。

    于是再次开炉,一连炼制了数日,一共炼出了十几粒紫气升灵丹,这才疲惫的坐在一旁,休息时,他又取出那三枚红色的紫气升灵丹,目中有些迟疑,觉得扔了可惜,毕竟每一枚紫气升灵丹,价值都不菲,他如今草木也都耗费的差不多了。

    “按照炼药的说法,只要成丹,就算是灵药,这三枚红色的紫气升灵丹,因多瑙花粉多了一些,颜色改变,不知功效如何。”白小纯迟疑,左手一拍储物袋,立刻手中出现了一根针。

    此针青色,是一根竹针。

    这是白小纯从宗门换来的炼药需具备之物,可以简单的判断灵药是否有害人的毒素,他将竹针慢慢刺入红色的丹药内,半晌后取出时,竹针如常,没有发黑。

    “没毒!”白小纯松了口气,可还是谨慎的没有服用,拿着丹药,离开了炼药阁,此刻外面是清晨,他走在宗门的小路。

    天空上,还有一群五彩凤鸟,正在优雅的飞行,发出阵阵清脆的鸣叫,白小纯没理会那些凤鸟,去饲养灵尾鸡的地方要了一只灵尾鸡,回到居所的院子后,取出一枚红色丹药,向前一扔,放在了灵尾鸡面前的地上。

    灵尾鸡原本蔫蔫的,可在看到这红色的丹药后,身子瞬间颤抖,猛地站起,没有丝毫迟疑,一口向着丹药啄去。

    可就在这时,突然的,天空上有一声强烈的鸣叫蓦然传来,狂风横扫,那灵尾鸡还没等啄到丹药,身体就被这大风卷到了一旁。

    白小纯吓了一跳赶紧后退,看去时,只见原本从天空上路过的那些五彩凤鸟,此刻一个个直了眼,直奔这里而来,途中居然相互都争斗起来,很快就有一只明显粗壮一些的雄鸟,压过同伴,刹那而来,一口就啄在了丹药上,猛地吞下。

    吃完后似还轻蔑的看了一眼被卷在一旁的灵尾鸡,这凤鸟优雅的飞起,白小纯哭笑不得,可紧接着他眼珠子就瞪了出来,呆呆的看着天空。

    只见在半空中优雅飞出的那只凤鸟,突然身体一颤,竟嗷嗷尖叫起来,眼睛直接就红了,无数血丝刹那扩散,全身毛发都竖立,仿佛身体内有一团火要爆发出来。

    更为惊人的,是这雄性凤鸟,居然全身肌肉膨胀,咔咔声下,整个身体比之前要膨胀了一倍,尤其是两个爪子中间的腹部羽毛处,居然在这一刻,出现了一根硬邦邦的棍……

    这雄性凤鸟眼神都不对劲了,猛地看向四周其他的凤鸟。

    四周的凤鸟一个个颤抖,正要四散时,那只雄性凤鸟发狂一样,瞬间扑了上去,紧接着,有凄厉的鸟叫,骤然传出。

    白小纯目瞪口呆,倒吸口气,站在院子里呆呆的看着天空上这一幕,他亲眼看到,那只体型膨胀的凤鸟,竟将其他的凤鸟,全部……蹂躏了一番,最后依旧红着眼,全身似要冒火,直奔他这里来临。

    吓的白小纯赶紧后退,差点尖叫出来。

    好在他发现这凤鸟不是冲向自己,而是一把抓走了那只灵尾鸡……

    好半晌,白小纯看着那只雄性凤鸟一路嗷嗷叫唤,一路飞向山顶,他这才擦了擦额头的冷汗。

    “太可怕了……这是什么丹药!!”白小纯低头看着还剩下的两粒丹药,觉得心头发颤,猜出这两枚丹药,应该是类似发。情丹的效果,且明显的……这效果不是一般的好。

    这一天,对于香云山的弟子而言,终生难忘……

    因为整个香云山,所有的鸟,不管是什么鸟,都全部被周长老的一只发狂的凤鸟,蹂躏了……当着无数弟子的面,他们都亲眼看到那一只只鸟发出惨叫,不断地想要逃出魔掌,可却不如周长老的凤鸟力气大,难逃毒手……

    甚至那只万恶的凤鸟,居然连灵尾鸡都不放过,更不用说周长老所养的其他此鸟的同类了,全山上下,只要有翅膀的……在这一天,如同噩梦。

    所有的弟子,全部都在议论纷纷,看着发生的那一幕幕事情,每个人都心颤,就连紫鼎山与青峰山,也都听到了这个消息,甚至还有不少人好奇的前来观看。

    “听说了么,香云山周长老养的一只凤鸟疯了,见鸟就扑啊……”

    “我亲眼看到,那凤鸟太凶残了,连路过的喜鹊都不放过……”

    “周长老到底干了什么啊,居然让这凤鸟这样了……”

    “令人发指啊,我还看到那只凤鸟,似乎亢奋打了极致,有的鸟被它扑了一次又一次,那个惨啊!”

    白小纯走在宗门内,听到了无数人在低声议论,他心中哆嗦了,他心虚啊。

    “这不怨我啊,真的不怨我……我本打算是给灵尾鸡吃的……是那只鸟它自己来抢走的!”白小纯委屈,赶紧去了炼药阁,琢磨着此事应该没人知道。

    在炼药阁内,他叹了口气,拿出那两枚红色的丹药,若有所思。

    “这丹药居然如此厉害,说不定可以成为我的一个杀手锏……以后遇到凶兽,就不怕了。”

    “如果要当成杀手锏,那么还需要炼制一枚能散发强烈的雌性气息的丹药配合才可。”白小纯脑海里幻想一下画面,两枚丹药配合,遇到凶兽直接扔出,再把另一枚扔在别的地方,就可以把凶兽引走了。

    于是心动了,可没有这种丹药的药方,他冥思苦想,脑子所有草木知识浮现,一一查找,准备自己创造一个药方出来。

    就在白小纯于炼药阁内琢磨创造一个药方时,香云山的山顶,周长老外出归来,呆呆的看着面前绝大多数的凤鸟都蔫了,不远处,那只雄性凤鸟正压在一只灵尾鸡的身上,不断地嗷嗷大叫。

    周长老只觉得脑海轰鸣,浑身颤抖,仿佛天地都在旋转,发出了一声惊天动地的怒吼。

    “是谁干的!!!”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