轻小说 目录 A-AA+

             

第七十四章 原来是白小纯!

    周长老的声音传遍整个香云山,回荡四方,无数弟子在听到后,都神色古怪,这一天在香云山发生的事情,震惊了所有人……

    香云山的其他长老,也都触目惊心,只是那凤鸟是周长老的心爱之宠,其他人也不便强行去阻止,万一伤到了那只发狂的凤鸟,会引起周长老的不悦。

    最重要的是……整个香云山,养鸟的人只有周长老一个,所以无论怎么说,那都是周长老自家的事情,外人不好插手。

    至于灵尾鸡……李青候出门了,周心琪身为弟子,想要管也有心无力,尤其是那雄性凤鸟太强悍了,她白天时远远一看,羞的脸通红,怎敢上前。

    此刻周长老身体控制不住的颤抖,他痛心的看着那只还在嗷嗷大叫的凤鸟,环看四周那些萎靡不振的鸟群,欲哭无泪。

    “老夫一定会查出,到底是谁干的这件事!!”以周长老的药道造诣,他一眼就看出了自己的凤鸟被人下药了。

    白小纯躲在炼药阁的房间里,尽管此地对外最大程度隔绝了声音,可愤怒之下的周长老,他的怒吼之声具备了强悍的穿透力,即便是在这里,白小纯也都隐隐听到。

    他心头又颤,脸上露出委屈,他是真的觉得冤枉……

    眼下只能期望此事天衣无缝,周长老找不到自己……白小纯愁眉苦脸,脑子里却在思索炼制配合那发情丹,使得效果更好的丹药。

    一连研究了数日,他外出好几次采购所需的药草,还以贡献点换了一些外面很难买到之物,在炼药阁内不断地尝试。

    碎丹爆裂之声经常传出,从某种意义上讲,这是白小纯第一次去完整的创造一个药方,当初药徒试炼时,他虽明悟,可却是细微改变。

    不像是现在,完全凭空创造,难度之大,不可比较,若是换了晋升药徒时白小纯的药道造诣,他做不到这一点,可如今一年多的研究药道,他已经可以去略作尝试。

    虽还生涩,可他现在所走的路,已经不是其他药徒所想,而是药师才会去摸索的大道。

    时间一晃,半个月过去,白小纯在炼药阁内,沉浸在创造药方之中,不断地尝试下,已有了一些思绪。

    就在他神色振奋的再次开炉时,香云山顶,周长老脸上露出心痛,拿着一粒丹药,喂食给面前的一只蔫蔫的凤鸟。

    “安心修养,你之前所做的所有事情,都非你所愿,不是你的错,等你好了,带老夫去找那个给你下药之人,不管是谁,老夫都让此人付出代价!!”周长老神色中露出凶意,这半个月,他调查了整个香云山,甚至连南岸的其他山峰也都查了。

    可却没有找到任何的蛛丝马迹,眼下唯一的方法,就是等这只凤鸟修养一段日子后,亲自带着他去寻找。

    同时他也发现了,这半个月,整个香云山……没有任何带翅膀的鸟出没过,似乎从半个月前的惨案发生后,此地成为了所有鸟的禁区……

    仿佛半空里,都散发出惊人的气息,使鸟闻味色变,怎敢来临,就算是那些灵尾鸡,也都一个个整天颤抖,失魂落魄,看的那些饲养灵尾鸡的弟子,一个个哭丧着脸,敢恨不敢说。

    渐渐地,此事发酵之后,香云山慢慢出现了一系列的传闻……

    “还记得半个月前那只鸟么?我听到一个消息,说那只鸟是吃了周长老的药,才变得如此……就是不知,周长老那么大年纪,为何炼制这种药……”

    “嘘……小声点,知道为什么周长老喜欢那些凤鸟么……这里面有惨绝人寰的秘密啊,周长老一生没有道侣,咳咳……你懂得。”

    “天啊,丧心病狂啊,莫非那些鸟,因忍受不住周长老长期的折磨,所以才发疯!!”

    这消息越传越是夸张,到了最后,香云山的弟子,几乎大都听说,且每个人对外传开时,都不由自主的幻想了一下,于是最终散开后,各种传说都出现了。

    周长老听说了此事,气的差点喷出鲜血,有心去解释,可每个人看到他,都明显神色变化,让他无论怎么去开口,似乎都于事无补,即便表面敬畏低头,可暗中传言更多了……

    直至又过去了半个月,这一天,周长老全身煞气滔天,神色前所未有的狰狞,右手抬起一挥,立刻那只休养了一个月的雄性凤鸟,蓦然飞出,它的个头竟保持在了强壮的模样里,甚至明显气息都强大了一些,显然是因祸得福……

    原本周长老看到这一幕,心底略微好过了一些,可他心中的那口气不吐不快,一想到这一个月,宗门内无数弟子在看到自己时的畏惧样子,还有同辈之人在自己面前干咳的古怪模样,尤其是那些传言,让周长老这里七窍生烟,此刻带着凤鸟立刻飞出。

    “去给我找,找到给你下药的那个人!!”周长老咬牙切齿。

    凤鸟发出一声鸣叫,在半空中向前急速飞去,周长老在后跟随,全身煞气越来越强,引起了香云山不少弟子的关注,甚至还有一些好事的弟子,遥遥的跟在后面。

    很快的,只见那只雄性凤鸟直奔白小纯所在的居所,到了后,在那居所的半空中转悠,侧头看向周长老,目中露出委屈,发出阵阵嘶鸣,似乎在告诉周长老,它就是在这里被下药的。

    这一幕,立刻被四周跟来的那些弟子看到,一个个睁大了眼,先是愣住,当意识到这里是谁的洞府后,一个个全部眨眼,神色更为古怪。

    “这里……似乎是白师叔的宅子。”

    “的确是白师叔……”

    “咳咳,这事要是别人做出,我是不信的,可若是白师叔嘛……情理之中!”

    周长老站在半空,浑身哆嗦,眼珠子都红了,狠狠地一咬牙。

    “白小纯!!”他终于找到了罪魁祸首,此刻神识一扫,察觉宅子内没人后,他右手一挥,拿出玉简凭着自身的权利去追查。

    很快的,他就查出,白小纯在炼药阁。

    此刻脸上露出狞笑,周长老平日里多么一个温和的人啊,此刻怒吼中带着凤鸟,直奔炼药阁,四周的香云山弟子,一个个立刻振奋,赶紧传唤好友,将消息瞬间扩散整个香云山。

    “快来,让那只鸟丧心病狂的幕后黑手,找到了!”

    “是白师叔干的!!”

    无数外门弟子,甚至还有一些内门弟子,在听到了这个消息后,一个个立刻全身一震,神色露出兴奋,赶紧冲出。

    白小纯当初对他们的折磨,此刻化作了激情,折磨的痛苦越大,激情就越是强烈,陈子昂瞬间冲出,脸上露出感兴趣之意,赵一多也快速飞奔,二人对望,竟都放下了彼此的不顺眼,此刻全身心的要去看白小纯遭殃。

    人群内,有一个大汉流下眼泪,他正是那自称狼爷的刘二狗,此刻他非常想扬天大吼一声:“报应啊!”

    就在这整个香云山都出动的同时,炼药阁内,白小纯神色一样激动,他看着面前的丹炉,此刻丹炉震动,一股浓郁的香气扩散,丹炉内出现了几枚白色的丹药。

    这丹药没有名字,也不可吞食,稍微用力一碰就会碎开化作飞灰,作用只有一个……对雄性凶兽,能产生冲动的诱。惑。

    这里面,白小纯用了数十种可以产生刺激的药草,甚至还不惜代价,换来了北岸的一些灵兽材料,耗费良久,这才成功炼出。

    至于效果强弱,他不是特别清楚,但心中多少有些猜测,觉得不会太差就是,甚至为了担心效果不好,他还多加了数倍的量,甚至每一竹药草,都被他炼灵之后再来炼药。

    此刻白小纯带着期待,看着手中这几枚白色的灵药,脑海里幻想这丹药与发清丹配合后的一幕,口中不由的呵呵一笑。

    “就叫做雌香丹好了,这名字好啊,之前的红色丹药,就叫发。情丹!”白小纯想了想后,索性将这几粒丹药,都炼灵三次。

    如此一来,这丹药立刻不一样了,不再是下品,而是达到了佳品!!

    其药效……白小纯想象了一下,双眼更亮。

    “哼哼,不管什么凶兽,以后看到我白小纯,我让它向哪扑,它就要向哪扑!”白小纯干咳一声,将丹药收起,心满意足,正要出门溜达溜达,可刚刚走出炼药阁。

    就在这时……

    一声怒吼从半空清晰的传来。

    “白小纯!”

    ------------

    白小纯呆呆的看着推荐榜,心肝都颤了:“推荐告急啊,诸位道友,我伟大的药师白小纯,用发。情丹,换推荐票!!!”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