轻小说 目录 A-AA+

             

第六十六章 为宗门赴汤蹈火

    丛林内,随着不断地前行,白小纯渐渐看到了一些蛛丝马迹,他心底的猜测更为确定,直至出了山脉,数日后,在这种极致的速度下,他回到了落星山脉,发现了成为一片废墟的落陈家族。

    “看来杜凌菲与侯云飞,的确将消息传回了宗门。”白小纯回想之前的惨烈,满是唏嘘,许久转身,风行舟出现,他跃起盘膝坐下,操控风行舟。

    呼的一声,此舟化作一道长虹,直奔远方。

    “回宗门啦!”白小纯目中露出期待,他琢磨着自己如今应该是给宗门立下了很大的功劳,这次回去,宗门一定会有赏赐。

    想到这里,他更为兴奋,低头看了看储物袋,这一路他整理了一下从落陈家族的族人手中拿到的储物袋,里面物品不少,灵石也有一些。

    最重要的,是他忘了到底是谁的储物袋内,居然发现了一个拳头大小的种子,如心脏一样砰砰跳动,似有生命蕴含,可却正在挥发,越来越微弱。

    此物白小纯看了后,以他的草木造诣,也都想了半天,才吃惊的认出这是一枚传说中早已灭绝,极为珍贵的的灵种,其名育兽种!

    传闻此种,吸取灵兽精华后,可以自行孕育出来,对于那些强悍至极,可却难以留下后代的凶兽而言,这育兽种,几乎无价。

    尤其是那些身边有强悍灵兽的修士,他们希望能获得灵兽的后代,可往往只是单个拥有,而这个时候,育兽种的价值,再次体现。

    虽不知这种珍贵之物,为何会在追杀自己的落陈某个族人手中,可想来很有可能是各有造化,毕竟落陈家族居住在落星山脉内,而落星山脉……充满了神秘。

    而且他都是辨认好久,那么获得这育兽种的落陈族人,应该并不认识,所以在保存上,也有一些不妥之处。

    白小纯一路选择了一些有灵气的木头,削成一个木盒,将这育兽种装在里面,育兽种的生命波动才慢慢稳定下来。

    将木盒收起,白小纯深吸口气,操控风行舟,在这天际呼啸,顺着来临时的原路,向着灵溪宗越来越近。

    时间一晃一个月过去,来的时候,因灵石不多,三人只在夜晚才以风行舟赶路,可现在白小纯口袋鼓鼓,他才不在乎灵石的耗费,所以只用了一个月,就遥遥的看到了灵溪宗南岸的山门。

    “这次出去,来来回回半年多,终于回来了。”白小纯在风行舟上站起,头发飞扬,摆出绝世高手的模样,然后突然想起了什么,觉得这幅神情不恰当,于是赶紧换上与落陈家族血战时那件已残破的外门弟子长袍。

    摆出一副为了宗门视死如归,凄惨无比的样子,长袍上血迹斑斑,可以看出每一个残破口,都是一次生死危机。

    他这才觉得满意,操控风行舟前行,在靠近山门,正要穿透而入的刹那,突然的,一道无形的壁障蓦然出现,瞬间就将风行舟弹开。

    “啊?”白小纯身体一晃,差点摔下去。

    与此同时,他前方南岸山门,有一道长虹蓦然飞出,这长虹内是一个青年,神色淡然,走出后平静的看向白小纯。

    “道友何人,不知来我灵溪宗所为何事。”这青年刚说到这里,忽然皱起眉头,看了眼风行舟,又看了看白小纯身上的衣着。

    “拿着我灵溪宗的风行舟,穿着外门弟子的衣袍,却被山门大阵阻挡在外!你是谁!”这青年眼中寒芒一起,右手掐诀时,立刻修为散开,竟是凝气八层。

    “这位师兄,这是怎么了,为何不让我进宗门了,我是香云山外门弟子白小纯啊。”白小纯退后几步,看着这一幕,有些搞不清楚状况,连忙开口。

    青年皱起眉头,正要说话时忽然一愣。

    “你是白小纯?”他仔细打量了一下白小纯,越看越觉得眼熟,白小纯的葬礼他去了,看到了墓碑上白小纯的画像,此刻身体猛地一震,尤其是白小纯身上血迹斑斑的衣着,更是让他倒吸口气。

    “你……你不是死了么!!”

    “我没死啊。”白小纯怔了一下,那青年立刻神色振奋,一把取出玉简,顿时传信宗门。

    关于白小纯的消息,传入宗门的瞬间,香云山上,闭关的李青候双眼猛地睁开,他身体一颤,蓦然走出。

    与此同时,这消息传入掌门那里,灵溪宗掌门一愣,但很快神识扫过南岸山门,看到了白小纯,他先惊后喜,通告全宗。

    宗门内,也就是几个呼吸的时间,顿时传出阵阵不可思议之声,这声音哪怕是在山门外都可以隐隐听到,与此同时,更有钟鸣蓦然回荡。

    “白小纯?他不是死了么,怎么又活了!!”

    紧接着,无数身影从宗门内呼啸而出,最前方的赫然是侯云飞,他急速来临,出了山门后一眼看到白小纯,神色露出无法置信,他经历了落陈家族的追杀,尽管一直不愿承认白小纯会死,可实际上在心底,已明白没有哪个弟子,能在那种惨烈的追杀中活下来。

    此刻整个人激动的眼泪流下。

    “白师弟!!”他大笑,身体瞬间来临,一把抱住白小纯,激动的都说不出话来。

    “侯师兄……”白小纯眨了眨眼,此刻也明白过来,知道宗门以为自己死了,此刻看到侯云飞无碍,也颇为高兴。

    “走,我们回宗门!”侯云飞激动,拉着白小纯,直奔山门,有他带领,这一次白小纯顺利的进入了山门,他身后那位青年也跟随,看向白小纯时,露出强烈的震撼,他亲自参与了灭绝落陈家族的事情,看到了丛林内的一处处惨烈的战场与落陈家族族人的尸体,对于白小纯居然活着回来,无比震惊。

    几乎就在白小纯踏入山门的瞬间,更多的身影从四面八法呼啸而来。

    “九胖?!”张大胖,黑三胖,还有杂役处的那些胖子师兄,此刻一个个都激昂颤抖,全部来临,尤其是张大胖,上前狠狠的抱住白小纯,眼泪流下。

    白小纯心中感动,他望着四周的众人,这一刻,他忽然觉得自己之前所付出的一切,是值得的。

    此刻,一道长虹来临,长虹内正是李青候,他无法置信的望着白小纯,他的怀中有一个包裹,里面装着白小纯带血的衣服碎片。

    他可以说是所有人中,最了解白小纯遇到的危机,是多么的致命。

    “拜见掌座!”白小纯赶紧上前,向着李青候一拜。

    “活着就好,活着就好。”李青候平日稳重,这一刻却不知觉的颤抖起来,右手抬起,放在白小纯的头上,目中露出激动。

    “这里是我的家,弟子愿为宗门赴汤蹈火!”白小纯昂首挺胸,大声说道,还故意把小袖一甩,露出衣服上一个个血窟窿。

    南岸三座山峰,不断有人来临,遥遥的看到白小纯后,都被白小纯身上血迹斑斑的衣服所震撼。

    尤其是此刻白小纯说出的话语,更是传遍四周,让所有人听到后,都心神一震,看向白小纯时,都觉得这……才是真正的宗门天骄。

    眼看来人越来越多,一个女子喜极而泣的声音,从远处传来,正是杜凌菲,她这些日子天天以泪洗面,整个人憔悴到了极致,此刻听人说起白小纯回来了,她心神顿时嗡鸣,转身不顾一切的跑来。

    此刻看到白小纯的身影,她的泪水更多,上前一把抱住白小纯,又哭又笑,那种不敢去相信这一切都是真实的样子,让白小纯心中温暖。

    他的手下意识的就要向翘起的地方摸去,可一想到四周这么多人,于是生生忍住。

    “杜师姐,我说过,只要我白小纯还有一口气在,绝不会让你受到丝毫的伤害。”白小纯淡淡开口,抬起下巴,一副傲视天下的模样,说出这一句极为肉麻的话语。

    偏偏杜凌菲听到这句话后,觉得身子都要软了,双眸内的眼泪深处,藏着深情,浓成蜜。

    很快的,就连执法堂的身影也都出现,当首之人正是欧阳桀,他看向白小纯时,也是心惊,目中露出强烈的兴趣,尤其是白小纯身上的衣着以及刚刚对李青候说出的话语,更是让他暗自点头。

    “白小纯,老夫执法堂欧阳桀。”

    白小纯听到执法堂三个字,顿时内心一颤,可想到自己立下大功,于是继续挺起胸口,向着欧阳桀一抱拳。

    “有关落陈家族之事,你随老夫一起去见过掌门。”欧阳桀脸上少见的露出一丝笑容,右手抬起向着白小纯一指,立刻白小纯的脚下出现了一片灵雾,带着他的身体,随着欧阳桀前行远去。

    李青候目中露出欣慰,也化作长虹一同前往。

    至于其他弟子,此刻眼看白小纯离去,大都在阵阵惊叹与议论中慢慢散了,不过有关白小纯没死的消息,却是以更快的速度传开。

    到了最后,整个灵溪宗几乎都知道了此事,有人欢喜有人忧,钱大金在自己的洞府内,颤抖起来,神色内露出恐惧。

    “该死的,他怎么没死!!那么危险惨烈的追杀,怎么可能不死!”

    “他应该不知道是我安排他去的这次任务……对,他应该是不知道……”钱大金面色阴晴不定,到了最后长叹一声,患得患失——

    今晚,约起~~~~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