轻小说 目录 A-AA+

             

第五十六章 相依为命

    此刻已是第二天黄昏,白小纯三人飞奔疾驰,不时拿出传信玉简尝试,可始终无法联系宗门,尽管心急,可却没有办法。

    好在丹药足够,落陈家族被白小纯击杀的七人储物袋内,也有一些,虽然不如灵溪宗,可在如今这个时候,总比没有好。

    在丹药的维持下,杜凌菲与侯云飞打起精神,压下伤势,与白小纯一起在夜色中前行。

    一路上白小纯胆颤心惊,任何风吹草动都会让他出一头冷汗,心神始终绷着,双眼血丝更多,尤其是身体上丝丝咧咧的疼痛,更是让他不时的呲牙咧嘴。

    这疼痛不是不可忍,与他修行不死长生功时比较,远远不如,只是不死长生功的痛是为了修行,可如今,他看着自己身上很多地方血肉模糊,他担心伤势恶化,会危及生命,不由得愁眉苦脸。

    若是换了往常,杜凌菲一定轻蔑不屑,越发看不起白小纯,可眼下她态度完全逆转,目中露出柔和,在白小纯身边不断的安慰。

    “没事的,白师弟不怕,这点伤看起来严重,可实际上不会伤害性命的。”

    “你别动,我给你擦一些药膏……”

    看着白小纯呲牙咧嘴的样子,哪怕在这危机中,杜凌菲也都掩口轻笑,那笑容里带着一丝说不清的思绪。

    她知道白小纯怕死,可越是知道这一点,她就越是被白小纯之前的回归撼动心神,她觉得眼前这个白小纯身上,有一种远超旁人的勇气。

    这种勇气,凝聚出了一个铁血的身影,在她的难以忘记。

    在杜凌菲的安慰下,白小纯心底也忍不住得意起来,暗道自己这一次拼命,似乎还不错的样子,这杜凌菲小美人,居然对自己这么温柔。

    侯云飞看着这一幕,目中也有笑意,在这逃遁中,他们难得的拥有了一丝温暖,尤其是这种相依为命,更是让三人对彼此,关系更深。

    “若我们能回到宗门,白师弟,杜师妹,此恩,一生不忘!”侯云飞凝重的说道。

    “若能回到宗门……”杜凌菲目中露出憧憬,可很快轻叹一声,望了白小纯一眼,心底苦涩,她明白,自己三人此番能活着回去的可能……真的是微乎其微。

    白小纯也沉默了。

    时间流逝,一晃两天过去,三人几乎没有任何休息,全力疾驰,途中多次拿出传信玉简尝试,始终失败。

    侯云飞的伤势加重了,杜凌菲也是面色渐渐苍白,疲惫加上伤情,使得二人心神憔悴。

    “可惜我们无法躲藏,要尽快传信给宗门,那落陈家族的仪式按照我的估算,就快完成了,一旦完成……那位筑基老祖就会亲自出现,我们躲的在严密,也都必死无疑。”侯云飞轻叹,向着白小纯与杜凌菲说道。

    就在这时,白小纯忽然神色一变,拉着杜凌菲与侯云飞,直奔一旁山坳,猛地蹲下。

    侯、杜二人面色变化,立刻收声。

    没过多久,忽然的,天空上有一道长虹呼啸而过,那长虹是一片血雾,雾气内有一个凝气八层的落陈家族的族人,正低头四下打量,因白小纯之前躲避的及时,这落陈家族的族人没有在此地停留太久,远远离去。

    白小纯心脏怦怦跳动,看着对方远去的身影,目中血丝更多,可他明白自己不能出手,除非可以瞬杀此人,不然的话,怕是用不了多久,更多的落陈家族的族人就会出现。

    “他们追上来了……”杜凌菲心底轻叹,看着白小纯,犹豫了一下,正要说些什么时,却被白小纯一把拉住,向前疾驰。

    一路三人越发沉默,四周的天地仿佛都压抑起来,让人心底升起强烈的不安,似乎死亡的阴影,越来越大,要将三人压垮。

    “我们还有希望!”侯云飞忽然说道。

    “那落陈家族的老祖身为筑基修士,虽强大远超我等,但他的阵法,不可能无边无际,我侯家老祖也是筑基修士,我曾有幸看到他老人家布置过一个阵法,可覆盖方圆万里,这还需要提前去烙印一些节点才可。”

    “侯师兄的意思,是说哪怕这落陈家族的老祖再提前准备,就算超过万里也不会太多!”杜凌菲目中露出光芒,立刻说道。

    “没错,所以我们距离落陈家族越远,使用传信玉简联系宗门的机会就越大,只要把消息传回了宗门,我们就得救了!”侯云飞坚定的说道。

    “万里范围,按照我们的速度,差不多还需要**天……”白小纯喃喃,咬着牙,继续前行。

    一路上他们躲躲藏藏,一连遇到了数次落陈家族族人的身影,每一次都在白小纯对危机特殊的敏锐中避开。

    可这种精神的高度集中,再加上不停歇的飞奔,又拉着杜、侯二人,他的疲惫感越来越强,面色也慢慢苍白起来。

    而侯云飞与杜凌菲的伤势,也越来越严重,速度逐渐缓慢,到了最后,几乎是白小纯一个人拉着他们两个在前行

    这一次白小纯更谨慎小心,他性格稳妥,心细如发,又对危险有敏锐,在他的警惕中,这一次一连熬过了三天。

    这三天,三人躲躲藏藏,白小纯疲惫不堪,神色憔悴,在进入一处山谷时,没走出几步,白小纯心神忽然一跳,立刻带着杜、侯躲在一处大石后,可却慢了一下,有呼啸之音瞬间从天空传来,白小纯猛地一推二人,身体急速后退。

    轰的一声,一道白光刹那从半空落下,直接轰在了这块石头上,大石崩溃四散,侯云飞喷出鲜血,杜凌菲也嘴角鲜血溢出,就在这时,一声冷哼从天空上传来。

    “原来你们躲在这里!”

    只见一个凝气七层的弟子,站在血雾上,左手拿着一片镜子,此刻右手一拍储物袋,手中出现了一枚玉简,正要传信。

    “不能让他传信!”侯云飞焦急,杜凌菲面色苍白,正要勉强施展飞剑。

    就在这时,后退的白小纯面色苍白,身体颤抖,眼珠子红了,狠狠的一咬牙,身体在后退时猛地一踏,他的右腿哆嗦,全部气血凝聚,轰的一声,他身后的地面直接碎裂,他的身体拔地而起,整个人飞跃,速度之快,化作一道长虹。

    在那落陈家族的族人要传信的瞬间,白小纯已呼的一声,直接冲到了此人的面前,这罗陈家族的族人面色一变,来不及传信,立刻后退,掐诀间左手拿着的镜子突然光芒一闪,数道白光飞出,冲向白小纯。

    白小纯双目露出凶芒,竟没有丝毫闪躲,任由那几道白光轰在了身上,身体一个前冲,在那落陈家族族人骇然的瞬间,到了他的近前,右手双指黑芒一闪,直接卡住了他的脖子,狠狠一捏。

    碎候锁!

    咔嚓一声,这凝气七层的族人睁大了眼,口中鲜血喷出,气绝身亡,直至死亡,他也没来得及传信。

    白小纯此刻嘴角也溢出鲜血,一把抢过对方的储物袋,回到了杜凌菲身边时,他身体一晃,险些摔倒,咬了一下舌头,强打精神。

    “走!”他一把拉向杜凌菲与侯云飞。

    “放开我!”侯云飞忽然开口。

    “你们两个走,这样你们的速度会快上不少。”侯云飞望着白小纯与杜凌菲,果断开口。

    “白师弟,你自己……”杜凌菲深深地望着白小纯,侯云飞的这句话,在数日前她就想说了,此刻正要开口。

    “闭嘴!我这么怕死的人都拼命了,你们不能让我白白拼命,要走一起走!”白小纯怒吼,打断侯云飞与杜凌菲的话语,拉着侯云飞与杜凌菲,猛地冲出,二人沉默,没有继续开口,可那种感动,已深深在了心底。

    白小纯更谨慎了,不断改变方向,数次避开了落陈家族的追杀,在又过去了三天后,黄昏时,天空有闪电划过,乌云弥漫,渐渐雨水落下,豆大的雨水洒落大地,使得整个天地都传来哗哗之声。

    更有寒气扩散开来,侯云飞与杜凌菲身体一颤,被这寒气一激,面色更苍白了,白小纯焦急,知道二人熬不过寒气,于是找到了一处山洞,升起了火。

    堵住火光不让光芒露出后,白小纯盘膝坐在那里,望着杜凌菲二人。

    火堆发出啪啪的燃烧声,散出的温暖,渐渐驱散了外面的寒冷,杜凌菲与侯云飞面色渐渐恢复了一些,可还是苍白。

    在这山洞里,三人沉默不语,都望着火,每个人的心中都升起疲惫。

    “还有三天,我们就可以逃出万里之外了,哈哈,等我们回到宗门,立下这种大功,你们说宗门会怎么奖励我们?”白小纯呵呵一笑,打破了沉默。

    杜凌菲望着白小纯,目光柔和。

    侯云飞想要笑,可张开口时,一口鲜血喷出,面色更为苍白,身体摇摇欲坠。

    这数日的逃亡,丹药都用完了。

    白小纯立刻站起,刚要过去查看,忽然他神色一变,袖子猛地一甩,挡在了二人身前时,挡在洞口堵住火光的那些石块,此刻被人在外以大力,直接轰开!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