轻小说 目录 A-AA+

             

第五十七章 我们都要活下去!

    巨响回荡,石块激射,被白小纯挥散时,随着外面寒气的涌入,火堆摇晃,借助火光,可以看到山洞外,站着一个大汉。

    这大汉极为魁梧,手持一把长枪,眼中露出寒芒,一身修为凝气八层,看起来比那陈越还要强悍一些的样子。

    “少主判断的正确,如此寒雨天,你们有伤势在身,受不得寒气,定会躲避起来,陈某一连搜寻上百座山峰,果然找到了你们。”

    几乎在这大汉开口的瞬间,白小纯身体蓦然冲出,他眼睛露出凶残之意,瞬间就与这大汉交手,轰轰之声回荡,大汉看似狂傲,可心中始终警惕,根本就没进山洞,身体立刻后退。

    眨眼间,白小纯就追出了山洞,在那雷雨交加中,在那雨水的洒落里,与不断退后的大汉战在了一起。

    可明显的,这大汉根本就不攻击,全力防护,白小纯眼见如此,内心咯噔一声,知道不妙,咬牙之下,不惜受伤,疯狂的厮杀过去。

    寒风顺着山洞吹来,火堆熄灭,侯云飞挣扎要站起,可却再次喷出鲜血,杜凌菲银牙一咬,勉强操控飞剑,起身追出,在山洞外掐诀一指,帮助白小纯一起激战这大汉。

    片刻后,一声凄厉的惨叫在这雷雨夜里传出,那大汉的胸口,被一把木剑直接穿透,而他手中的长枪,也在临死之前,刺入白小纯的右腿,尽管没有穿透,可却刺入了小半。

    “你们逃不掉,少主很快就会到来!”大汉死死的盯着白小纯,口中吐出鲜血,脑袋一歪,气绝身亡。

    白小纯面色苍白,身体颤抖,为了尽快击杀此人,他不得不以伤换杀,此刻右腿传来阵阵剧痛,低头时雨水落在他的身上,整个人湿漉漉的,血水染红脚下地面,他半个身子都寒冷了。

    杜凌菲踉跄的跑了过来,看到白小纯的右腿,她的眼泪流下,到了近前,慢慢的帮白小纯将那把长枪缓缓的拔了出来。

    这中间的过程,如同是在撕裂血肉骨头,白小纯身体颤抖,可却没有哼出一声,对方死前的话语,还有明显拖延的举动,让他的心早已深深沉了下去。

    他甚至都感受到了四周风声的波动,他明白,要不了多久,此番追杀来的所有的落陈家族族人都会出现。

    不多时,在杜凌菲的搀扶下,二人回到了山洞内,那把长枪被白小纯收走,山洞内,白小纯呼吸急促,他右腿酸麻,好在没有伤到骨头,此刻被包扎住,虽有影响,可如今生死危机,这些也算不得什么了。

    “我们现在就走,落陈家族随时会来!”白小纯深吸口气,站起身。

    再看侯云飞,此刻已是奄奄一息,数日的折腾,他的伤势压制不住了,杜凌菲整个人憔悴,她的经脉这一路严重下,已断了一些,之前帮助白小纯时,她是颤抖中咬牙才完成,此刻抬头,凝望白小纯。

    夜色下,她的双眸很美,有种特殊的神采。

    “白师弟……”

    “不要管我们,你的速度快,你自己……走吧!”杜凌菲柔声开口,一旁的侯云飞也挣扎的坐起,疲惫的望着白小纯,点了点头。

    “还有三天我们就可以逃出万里外,你们闭……”白小纯眼睛通红,话语还没说完,就被侯云飞虚弱的打断。

    “白师弟,你逃出去后,传信给宗门,我和杜师妹或许还有一丝生机……”

    白小纯惨笑,这种谎言,他又不是三岁孩童,岂能相信,他很明白,等自己逃出去后,等宗门到来时,哪怕再快……侯云飞与杜凌菲,也都必死无疑。

    “也好,我死了,你就能走了。”眼看白小纯似要拒绝,侯云飞忽然笑了。

    白小纯内心一颤,眼看侯云飞全身不多的灵气震动,似要自碎经脉。

    “白师弟,你走,还是不走!”侯云飞平静的望着白小纯。

    白小纯悲哀欲绝,身体退后几步,望着侯云飞与杜凌菲,他的苦涩复杂到了极致。

    “如果……还有希望,如果……还有来生,我希望能有一个重新认识你的机会……白师弟……活下去!”杜凌菲挽了一下被寒风吹起,漂在面前的发丝,别到了耳后,秀脸在这一刻尽管苍白,可却有比以往更动人的美丽,凝望白小纯,轻声喃喃。

    活下去这三个字在传出的刹那,白小纯身体猛地震动,仿佛是被一个重锤,轰在了胸口,让他觉得胸口很痛,他怔怔的望着杜凌菲,望着侯云飞,沉默下来,半晌后他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思绪,一言不发,身体蓦然后退,消失在了二人的面前,出了山洞,在那雷雨中直接飞跃到了半空。

    眼看白小纯选择了离去,侯云飞心底一松,杜凌菲默默凝望,目中露出祝福与诀别,她真的希望……可以时光倒流,回到当初第一次看到白小纯时,那样的话,她就可以重新的去……认识白小纯。

    四周寂静,可就在这时,突然的,侯云飞与杜凌菲,凝望山洞外半空中白小纯时,面色猛地大变。

    只见半空中的白小纯,他的修为在这一瞬,轰然爆发,体内灵气不断的释放出来,向外扩散时,就连那些雨水都被扭曲。

    如同是黑夜中的熊熊燃烧的火把,就连冰寒的雨水也都无法将其浇灭,距离很远都可以清晰的感受。

    天空闪电雷霆轰鸣而过时,这四方冲向此地的落陈家族的族人,全部察觉。

    尤其是陈恒,更是目光一闪,这一刻所有人都被白小纯吸引。

    白小纯身体一晃,蓦然向着远处疾驰冲击,飞跃山洞所在山峰时,杜凌菲与侯云飞的身边,传来白小纯低沉中带着坚决的声音。

    “我引走他们,你们找机会……快走!”

    杜凌菲眼泪流下,她的心底此刻翻起滔天大浪,侯云飞更是身心全都在颤动。

    与此同时,白小纯速度之快,爆发出了全力,向着另一个方向,呼啸而去。

    “都死了,都死了,落陈家族,我灭不了你们家族,可灵溪宗,一定会到来灭你全族!”白小纯一边飞奔,一边发出凄厉的惨笑,疯狂的声音,在这一刻蓦然传出,他冲去那处方向,看起来似乎一样可以逃出万里范围,且他给人的感觉,明显是同伴全部死亡,已然歇斯底里,哪怕自身灭亡,也要冲出去传出信息,为同伴复仇的模样。

    这一幕,让陈恒面色一变,哪怕知晓或许有诈,可白小纯速度太快,他不敢去拿家族的命运来赌。

    “先集全力击杀此人,至于他的同伴,就算真的没死也必定重伤,杀了此人后再去寻找!”所有人都爆发全部速度,轰轰间,在这雷雨内向着白小纯,全部追杀过去。

    雷雨交加,天地闪电轰鸣,片刻后,漆黑的山洞内,杜凌菲狠狠一咬牙,擦去眼泪,她的目中露出强烈的坚决。

    她知道唯一救白小纯的方法,就是自己冲出这片范围,将消息传回宗门。

    此刻她看向侯云飞,侯云飞目中露出一样的坚定。

    “不用扶我,我们分成两路,无论是谁第一个冲出去,都立刻让宗门来救白师弟!”侯云飞已决定,哪怕自己死,只要有最后一口气,也要冲出去,让宗门救白小纯。

    二人深吸口气,冒雨冲出,在山洞外分开,向着远处拼了一切的飞奔而去,他们的身体已到了极致,可他们的意志,在这一刻似乎超越了身体的界限,成为了一股强烈的执着。

    雷声轰鸣,闪电划过,白小纯此刻全力狂奔,右腿早已失去了知觉,此刻他眼睛通红,死亡的危机充斥全身。

    他害怕,他怕死,他觉得死亡已快要追上自己,要将自己拖入深渊。

    他不知道自己方才的举动是不是冲动了,也不知道自己会不会后悔,毕竟他修仙的目的,是为了长生,这些他没有答案。

    甚至在这一路上,他的心底也有一个声音在告诉自己……独自逃走吧……

    他只是忘记不了这段日子的相依为命,同生共死,忘记不了脑海里,侯云飞以死来要挟自己,让自己逃命的身影,忘记不了杜凌菲苍白的脸上,那比往常更美丽的笑容。

    在怕死与情谊之间,他选择了后者!

    “杜师姐,侯师兄,我们都要活下去!”白小纯咬了咬牙,玩命的飞奔。

    “落陈家族,你们如此赶尽杀绝,那么就来吧!”白小纯眼中露出凶芒,好似绝境之中伸出利爪的野兽。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