轻小说 目录 A-AA+

             

第五十九章 你死我活!

    几乎在陈恒声音传出的瞬间,被钉在了大树上的白小纯,猛地抬头,他目中露出悍戾,左手抬起,竟一把抓住了右肩外的箭尾上,不顾此箭于体内有倒刺,向外狠狠一拽。

    鲜血大量的喷洒出来时,那只箭被他带着几块血肉一把拽出,白小纯痛的身体强烈的哆嗦,但却没有任何犹豫,紫气驭鼎功在这一刻全面爆发,凝聚为举轻若重,向着来临的那位凝气八层的落陈家族族人,直接一甩而去。

    尖锐的破空声在这一刻蓦然传出,回荡四方时,这支箭以更快的速度,呼啸直奔凝气八层的落陈族人。

    举轻若重之下,这支箭的力度之大,如同山岳。

    与此同时,白小纯身体坠落,双手掐诀一指,立刻木剑呼啸飞出,形成双杀,顿时肃杀之意惊天,这段日子与落陈族人一次次的厮杀,白小纯的战斗经验以一种他自己都没察觉的速度,急速的攀升,仿佛他在他的骨子里,原本就存在了这种对于战斗的天赋,平日里没有显露,如今被连续的生死刺激,彻底的爆发出来。

    那位正要开弓射出第二箭的落陈家族人,此刻面色大变,他没想到白小纯这里居然这么狠,甚至此刻回想,方才对方选择中箭,避开了血肉缠绕,如今又急速反击,或许本就存在了这个目的。

    他身体猛地退后,作为凝气八层大圆满的族人,他常年在落星山脉内与凶兽交战,经验丰富,此刻虽失去了主动,处于危机,可他在这后退时,竟没有立刻施展防护,而是用这闪瞬即逝的宝贵时间……将那拉开了一半的弓,完全拉开!

    “你挡不挡!”他低吼时,第二支箭呼啸而出,直奔白小纯,目中露出狰狞。

    在他看来,白小纯必定会用木剑去阻挡,如此一来,他这里面临的就不是双杀,就可以化解危机,从被动变为主动。

    可就在这时,白小纯双目发赤,他不能留给对方丝毫机会,一旦被缠上,很快其他人就会临近,到了那个时候,自己必死无疑。

    他一咬牙,没有操控木剑去阻挡丝毫,任由那支箭临近,从自己的腹部穿透而过,而他的箭,也在这一瞬大力爆发,从落陈族人的胸口猛地刺入,带起鲜血时,这凝气八层的族人发出凄厉的惨叫,目中露出震惊,身体借力正要后退。

    可就在这时,白小纯的木剑,如索命一般,刹那来临,在这凝气八层的族人脖子上一绕,眨眼间,头颅掉落。

    做完这些,白小纯喷出一口鲜血,没有丝毫停顿,转身直奔身后丛林冲去,很快消失在了丛林中。

    也就是十几个呼吸的时间,一道道从四周直奔此地的落陈家族的身影嗖嗖而来,一个个纷纷心惊,他们方才亲眼看到了那一幕幕,对于白小纯的狠辣,以伤换杀,他们触目惊心。

    落陈少主陈恒,也身体一晃,出现在了丛林边缘。

    他望着失去了头颅的那位凝气八层的族人,又看了眼化作血肉绳索的那位,沉默下来,目中露出更强烈的杀机。

    “陈风,陈古,你们两个去搜寻其他范围,防止被此人调虎离山,其他人……跟我进去,不取出此人头颅,绝不回来!”陈恒袖子一甩,当先踏入丛林内,在他身后,五个落陈家族的族人,三个凝气八层,两个凝气七层。

    那两个凝气七层倒退,遵从陈恒的命令,外出搜寻,而那三个凝气八层,则是一个个目中凝聚杀意,随着陈恒冲入丛林。

    无名山脉丛林内,白小纯头晕眼花,他的肩膀,腹部,右腿,此刻全部都有严重的伤势,在这雨夜中寒气侵入,使得他本就颤抖的身体,更哆嗦了。

    “要死了么……”白小纯惨笑,他看着自己身上的众多伤势,那种入骨的刺痛,让他的眼泪在眼圈里。

    他的脑海中浮现了当初爹娘病逝前,自己望着他们逐渐冰冷的尸体,害怕的一幕幕。

    或许,是从那个时候起,他开始特别的害怕死亡。

    “我要活着!”白小纯抬起左手擦去眼角的泪,他狠狠地咬着冰冷的牙,在这丛林内急速飞奔,他不知道要去什么地方,也不知道以后会如何,他脑海里此刻只有一个强烈的念头。

    “活下去!”

    对于死亡的恐惧,在这一刻同样也激发出了无穷的力量,支撑着白小纯,在这雷雨夜里,急速前行。

    甚至他慢慢发现,自己的修为在这几次的生死交战后,竟出现了松动,似乎距离突破凝气六层,已经不远。

    渐渐地,远处的天边出现了初阳,一束束阳光穿透树叶,落在林间的雨珠上,折射出美妙的光芒,只是雨水却始终没有停下。

    白小纯的身后,丛林内陈恒四人,也在急速飞奔,陈恒的面色越来越难看,对方的速度太快,哪怕是有重伤在身,可于这丛林内,自己等人竟始终无法追的上,甚至此刻追了一夜,居然有些找不清对方所在的方向。

    尤其是这场雷雨,洗去了所有的痕迹,就算他们身为居住在落星山脉的修真家族,常年在丛林内与凶兽打交道,于这大雨天,也都无法看出踪迹。

    “分散寻找,此人重伤,逃不出太远,你们三个间隔百丈,一旦发现此人,不要开战立刻后退,传信给我!”陈恒咬牙,一字字开口时,他身后的三个凝气八层的族人心底迟疑了一下,纷纷点头,各自散开。

    时间流逝,一天后,白小纯全身的疲惫,已到了一个临界点,若非是强烈求生的意志在支撑,早就倒下了。

    他双唇干裂,面色憔悴,就连速度也都慢了下来,又前行了一炷香后,忽然的,他面色一变,猛地看向右侧时,他看到了一道身影从那里飞跃而起,不是冲向自己,而是向后逃遁。

    这是一个长脸青年,正是三个凝气八层的落陈家族族人之一,他此刻后退时,右手拿着一枚玉简,狠狠一捏,立刻传信出去。

    白小纯心底一沉,身体猛地加速,向着丛林深处疾驰。

    长脸青年面色变化,对于白小纯这里,他已心存忌惮,正迟疑是否追击时,立刻眼中露出喜色,只见在两侧百丈外,此刻有两个身影,正急速而来。

    这二人都是凝气八层,而更远处,一道长虹飞天而起,正是陈恒。

    三人向着这里,呼啸临近,看他们的速度,那两个凝气八层的族人,十息就可临近,而陈恒,最多二十息,也会出现。

    长脸青年大笑,有了决断,全身修为轰然爆发,更有大量的防护之光出现,右手一拍储物袋,立刻手中出现了一把大剑。

    这大剑足有七尺之长,外表看起来很是古朴,被长脸青年拿在手中,挥舞时划破四方,锋利无比,他目中杀机一闪,狞笑中展开全速,直奔白小纯追击。

    “灵溪宗的天骄,杀起来定然很让人愉悦,比杀那些散修应该更有成就感!”长脸青年笑声传出,手中长剑向前狠狠一斩,顿时一道剑光划破四方,形成了破空的风声,左手掐诀时,向前一指,立刻一个拳头大小的火球出现,飞向白小纯。

    轰的一声,尽管雷雨,可这火球依旧在爆开时,散出炙热,使得四周掀起冲击,白小纯身体一顿,转头时眼中露出杀机,他知道若不解决了对方,自己无法继续逃走。

    但就在白小纯转身的瞬间,长脸青年忽然后退,目中露出讥讽,他绝不会给白小纯机会,也绝不会靠近,他的目的只有一个,牵扯白小纯。

    白小纯握紧了拳头,身体一晃再次疾驰,可很快的,那长脸青年又来干扰,几个呼吸后,另外两个凝气八层的族人,也都临近,看到了白小纯后,二人全身修为爆发,直奔白小纯。

    与此同时,那长脸青年大笑一声,不再避开,而是速度全部展开,与另外二人一起,从三个不同的方向,杀向白小纯。

    三位凝气八层,此刻在这击杀下,远处飞来的陈恒,也都心底松了下来,知道这一次,对方即便是再有什么手段,也都必死无疑。

    “可惜,你没有成长起来的可能了。”陈恒淡淡开口,可眨眼间,他面色突然一变。

    只见远处的白小纯,他的四周三道身影呼啸临近,各自展开神通术法杀来时,白小纯右手掐诀,木剑呼啸而出,直奔其中一人,同时右手握拳,向着另一人一拳轰去。

    巨响回荡,木剑被阻挡,他的那一拳落下,使得一个凝气八层的族人嘴角溢出鲜血,身体虽退后,可白小纯这里一样鲜血喷出,伤势裂开,可还没等他后退,长脸青年蓦然靠近,手中的长剑散出锋利之芒,一剑刺来。

    危机关头,白小纯勉强避开心脏的位置,那把长剑瞬间从他的胸口穿透,剧痛使得白小纯全身汗水控制不住的泌出,他哆嗦了一下时,长脸青年笑声传出,正要抽回长剑,突然的,白小纯一把抓住胸口的长剑,身体竟猛地向前一冲,任由长剑在身体内摩擦而过,只没剑柄。

    以此为代价,他整个人,直接就出现在了长脸青年的面前,在这长脸青年一愣之后骇然,头皮都要炸开,被强烈的生死危机笼罩,猛地松开手要后退时,白小纯闪烁黑芒的右手,一把抓住了长脸青年的脖子。

    “你……”长脸青年睁大了眼,可话语没等说完……

    咔嚓一声!

    直接捏碎!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