轻小说 目录 A-AA+

             

第六十一章 绝命一击!

    白小纯的速度太快,此刻绕着陈恒,根本就不给他任何反应的机会,一拳一拳,一脚一脚,形成了一片狂风。

    陈恒面色难看,掐诀间全身防护之光扩散,更有大量雾气散开,与白小纯在这丛林内,在这雷雨中,不断地交战,传出连成了一串的轰鸣声。

    越战,陈恒越是心惊,对于眼前这个灵溪宗的外门弟子,他之前已给出了极高的评价,可如今亲自感受,还是明白自己低估了对方。

    能连续击杀十多位族人,灭杀凝气八层并非困难,这种本事,绝非寻常凝气弟子可以做到,即便是灵溪宗身为大宗门,弟子明显比外面的修真家族获得的资源要好很多,可也不至于差距这么大。

    “他的肉身太坚韧,这是什么炼体之法,居然能做到这种程度,而他的力气与速度,也都是炼体得到!”陈恒大袖一甩,身体外的雾气猛地扩散,要将白小纯逼开,可白小纯不顾伤势,再次冲上来,轰鸣间,陈恒的面色越发苍白。

    “而他最可怕的,是恢复力!若他的修为到了凝气八层……那么我不是他的对手!”陈恒无法想象一个人受了这么多伤势,居然还能有这种爆发力,要知道那些伤势无论换了谁,此刻估计早已昏死过去。

    可偏偏白小纯这里,虽已是快要油尽灯枯,可却还能坚持。

    “速战速决,早些杀了此人,免得节外生枝!”陈恒目中寒芒一闪,可就在这时,突然的,白小纯双眼闪动,身体蓦然后退,双手掐诀时,紫气化鼎再次出现,轰鸣间,这巨大的鼎直奔陈恒而去。

    陈恒眯起双眼,身体外所有雾气蓦然凝聚,化作一只大手,向着大鼎阻挡,在双方碰触的刹那,大鼎竟没有任何力道,一碰就碎。

    陈恒眼看如此,知道上当,可神色却没有什么变化,只是目中凌厉。

    “红魔**!”他淡淡开口,全身上下竟在这一瞬,出现了大量的血色,眨眼间,他整个人就成为了一个红皮人。

    几乎在他成为红皮人的刹那,白小纯的左脚直接绕出一个半圆,向着陈恒一脚卷来,掀起破空的风声,力度之大,已是全力。

    陈恒冷笑,在白小纯左腿来临的刹那,他右手猛地抬起,向着身边一甩,直接就与白小纯的左腿,碰到了一起。

    轰!

    巨响传出,如同闷雷滚滚,其内更有咔咔之声回荡,白小纯痛的眼泪流下,身体蓦然后退,他睁大了眼看着陈恒,心底咯噔一声。

    “这家伙的力量,怎么一下子这么大了,红魔大发,这全身变成了红色,竟使得他这么厉害!”白小纯痛的心头发颤,他的左腿此刻已扭曲,皮肤虽没有破,可血肉已被碾碎,骨头断裂,此刻大口喘着粗气,这一路上他疲惫不堪,伤势越来越重,很多次白小纯都觉得自己要不行了,可却发现自己的身体,竟无时无刻都在飞快的恢复,那种惊人的恢复力,他也极为诧异,仿佛再重的伤势,都会慢慢痊愈,在他看来,或许这就是不死长生功的作用?

    陈恒那边,他的右手看似如常,可仔细去看,可以看到他的手在颤抖,身体外的皮肤更红了,至于内部,骨头弥漫了裂缝。

    “你有炼体之法,我落陈家族,一样也有!”陈恒身体向前冲出,速度之快,竟比之前快了不少,甚至超越了白小纯,仿佛此刻他换了一个人,力大无穷。

    二人眨眼间在这丛林内,再次激战起来。

    轰轰之声回荡,在这激战中,白小纯右腿有伤势,左腿又碎裂,身体不稳,节节后退,那种死亡的危机,越来越强烈,而眼前这陈恒,更是白小纯至今为止,遇到的最强敌人。

    眼看危机,白小纯眼中血丝弥漫,右手突然抬起,手掌漆黑,碎候锁之力展开,如同一道黑色的闪电,直奔陈恒脖子而去。

    陈恒目中露出强烈的光芒,这一招他之前就看到过,早就提防,此刻全身红光一闪,在白小纯右手靠近的刹那,他一把抓住白小纯的右手,狠狠一捏,咔嚓一声,白小纯的整个右臂骨头顿时碎裂。

    这一幕让陈恒皱起眉头,他没想到会这么简单,可紧接着心头就震动,想起之前与白小纯交手时,对方以伤换杀的狠辣手段,此刻立刻后退,脖子更是向后狠狠一扭。

    与此同时,白小纯的左手带着黑光,蓦然临近,从陈恒的脖子前呼啸而过,没有停顿,而是一把扣在了陈恒的肩膀上。

    碎候锁之力爆发,咔嚓一声!

    陈恒面色立刻苍白,汗珠流下,左侧肩膀的骨头,在这一刻全部碎裂,那种剧痛,让陈恒发出低吼。

    他全身红光闪耀,传出一股大力,一把抓向白小纯的左手,白小纯想要收回,但此刻的陈恒,速度一样飞快,一把就抓住白小纯的手掌。

    “死!”他眼珠血丝弥漫,低吼时左手掐诀,正要一指白小纯眉心。

    白小纯目中狠辣之意浮现,身体竟猛地一抖,咔嚓一声,任由左手手掌的手指断裂,轮起身子,使得右腿掀起破空之音,轰的一声卷在了陈恒的身上。

    陈恒喷出鲜血,身体倒退开来,抓着白小纯的手,也不由得松开,使得白小纯快速后退。

    这一退,二人之间空出十多丈的范围,白小纯双手已废,整个右臂碎裂,虽左臂还可以抬起,可手指都扭曲,无法施展碎候锁。

    尤其是他的双腿,此刻更是颤抖,左腿完全变形了,右腿鲜血弥漫,方才那一脚,使得他右腿的伤势更严重了。

    此刻站不稳身子,只能靠在一颗大树上,狠狠咬了下舌头,强忍着不昏迷,气喘吁吁,他已到了极限,此刻全身上下,只有左臂可以动,其他的地方都麻木了,但却摆出一副依旧可以再战的样子。

    而陈恒这里,此刻双眼赤红,他的左侧肩膀彻底碎灭,左手无法抬起,已然废掉,而胸口内更有几根骨头断裂,使得鲜血从嘴角不断溢出。

    “我小看你了!”陈恒盯着白小纯,沙哑的开口,他没想到以自己的修为,击杀这重伤的白小纯,居然这么艰难,对方的炼体,在他看来近乎不死秘法一样,如此伤势,竟还没死亡。

    而他这里也都几乎施展了所有术法,就连红魔**都展开了。

    “不过,这场斗法,该结束了!”陈恒深吸口气,全身上下的红色,眨眼间如气化一样,从身体内升起,凝聚在半空,化作阵阵血雾,而他的身体也快速恢复正常的肤色,整个人似虚弱了不少,这场生死斗,就算是陈恒也都觉得艰难,眼前之人的求生**太强了,尤其是恢复力更是惊人,那种以伤换杀,让人触目惊心。

    “红魔秘法,血刀……斩!”陈恒咬破舌尖,喷出一口鲜血,瞬间那鲜血就化作血雾,融入他四周的雾气内,雾气立刻翻滚,眨眼间竟化作了一把血色的长刀!

    此刀虚幻,足有一丈多大,其内赫然有无数面孔幻化,一个个发出痛苦的嘶吼,随着陈恒一指,这血色的长刀直奔白小纯!

    施展这秘法后,陈恒整个人再次虚弱,扶着一旁的大树,他面色苍白,头发都花了一些。

    “死吧!”他望着白小纯,目中露出残忍。

    一股前所未有的强烈危机,在这一刻从白小纯的体内轰然爆发,甚至他有种强烈的预感,无论自己如何闪躲,都无法避开,如同被冥冥中锁定。

    甚至他前方的地面,此刻都裂开了一道缺口,他身后的大树,都刹那枯萎,那把血色长刀,迎头……直接斩下!

    白小纯身体颤抖,瞳孔收缩,他不想死,他害怕死亡,可眼下不死长生功的恢复,也都难以逆转乾坤,此刻身体颤抖时,眼看那长刀来临,他忽然脑海如有灵光一闪,没有任何迟疑,抬起左臂,向前一挥,这一挥之下,立刻一道乌光从他体内蓦然飞出,眨眼扩大,阻挡在了他的身前,化作了一口……大锅!

    正是龟纹锅!

    在这大锅出现的一瞬,那血色长刀直接就斩在了锅上,传出了震耳欲聋的惊天之声,在这声音回荡时,那血色长刀颤抖,竟……寸寸碎裂,砰的一声,化作无数碎片崩溃开来。

    而那龟纹锅,甚至连一道细微的裂纹都没有出现,只是被这股大力撞击,化作一道乌光,消失在了白小纯的体内。

    “不可能!!”陈恒身体一颤,鲜血大口喷出,他无法置信自己看到的这一幕,他施展此法本就虚弱,此刻功法被破,体内反噬之下,灵力顿时枯竭,眼前都有些昏暗了。

    “那是……那是什么东西!!”

    “那是你龟爷!”白小纯死里逃生,嘴角溢出鲜血,站不稳身体,顺着身后的大树滑到下来,坐在那里,他笑了,笑声带着惨烈。

    “可惜,没有武器了……”他已感受到体内的生机正飞快的黯淡,眼前的一切,实际上都已模糊了,他想要再召唤木剑,却没有了力气,想要召唤龟纹锅,却发现就连召唤的灵气,也都没有了,更不用说打开储物袋了。

    “不管你有什么秘密,死亡后,一切都是我的。”陈恒气喘吁吁,一样在此刻油尽灯枯,可终究是比白小纯好了一些,他盯着白小纯,沉默几息后,勉强直起身子,从储物袋内取出一把长剑,向着白小纯走去。

    白小纯也望着他,沉默不语,目中露出茫然,他想到了村子,想到了大胖,想到了李青候,想到了灵溪宗,还有好多身影,杜凌菲,侯云飞,侯小妹……

    一步一步,陈恒走到了白小纯的面前,低头望着整个人死气弥漫的白小纯,他看出了白小纯全身上下已废了,就连储物袋都无法打开,体内灵气更是枯萎。

    “记住我的名字,杀你者……落陈家族,陈恒。”陈恒缓缓抬起手中的剑,这在平日里他甩袖就可飞出的剑,此刻拿在手中都觉得沉重。

    “杀死一个天骄,这种感觉非常好。”陈恒忍着要昏迷的疲惫感,目中露出凶残,右手拿着长剑,向着白小纯的胸口,狠狠刺去。

    可就在他刺去的瞬间,白小纯唯一能动的左臂,猛然间向着一旁的地面狠狠一戳,咔嚓一声,手臂的骨头顿时碎裂,一截锋利的骨尖穿透了皮肤,蔓延出来足有三寸多长。

    他的身体,在这一刻骤然撑起,左臂挥舞,速度之快,爆发出生命中最后一丝力气,在长剑刺入自己胸口的瞬间,他的手臂也落在了陈恒的脖子上,骨尖……直接刺入陈恒一侧咽喉。

    做完这一切,白小纯身体倒下,气若游丝,整个人彻底的昏迷过去。

    陈恒身体一震,这一切太快,快到他没有任何准备,快到他此刻疲惫的身躯,根本就无法避开,口中,脖子上,鲜血大量的喷洒出来,染红了四周的地面时,陈恒想要去捂住,可却止不住鲜血的喷洒,他怔怔的看着白小纯左臂上染血的骨尖,他觉得荒唐,觉得不可思议,目中露出不甘心,他的未来,他的追求,他的一切,在这一刻,化作了一声惨笑。

    “临死一击么……”陈恒踉跄的退后几步,缓缓倒下时,气绝身亡,直至死亡,他的双眼内都睁着。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