轻小说 目录 A-AA+

             

第四十章 追求极致

    哼着小曲,白小纯很是愉悦的踏入宗门,回到院子时,他还感慨了一番。

    “修仙是为了长生,这些人啊,总是打打杀杀,脑袋有毛病。”

    在院子里,白小纯整理了一下陈飞三人的储物袋,这三人并非富有,口袋干瘪,白小纯收获不大,但也没太在意,他取出自己购买的那些草药,拿在手中仔细的观察,每一个都看的很认真。

    虽然他有深厚的草木基础,但却没有太多机会接触真正的草药,此刻随着观察,渐渐与脑海里的知识结合,甚至他还时而轻轻划开草木,细致的观察内部的结构。

    一一印证后,白小纯若有所思,又取出了买来的两个散方,补充灵气的散方他只是一眼扫过,重点放在了可以让凡人强身健体的药方上。

    “长寿香……”白小纯喃喃低语,这药方需要的药草不多,只有七种,在搭配上也没有什么独到之处,只是用相生相克的原理,激发出这七种药草之力,化作粉末,凝聚成香。

    尤其是里面有两种,还是有毒之物,虽不是什么剧毒,对修士来说最多拉半个月肚子,但对凡人而言,也是要命。

    “天地间草木灵植众多,有的可以直接服用,有的可以炼丹使得效果更好,可也有不少因有毒,所以只能炼香。”白小纯沉吟中,把炼制长寿香的药草一个个都仔细的观察,直至对于这七种药草了解到了入微。

    “还是不稳妥,炼药的重点,是成药的几率,虽然是最简单的一阶灵药,可依旧存在了很高的失败率。”

    “我的这些药草每种只有十份,不可浪费了。”白小纯性格谨慎,一切求稳,背诵草木时就已入微,此刻在炼药前,他一样如此,没有立刻炼制,而是研究药方。

    时间一天天过去,七天后,当他对这药方已经完全吃透后,闭上眼在脑海里不断地分析推演,直至黄昏时分,才睁开眼,想了想后,又取出了补充灵气的药方,再次研究。

    直至半个月后,白小纯双眼都有了血丝,这两份药方以及所有需要的药草,都已被他彻底明悟,这才沉吟片刻,猛地起身,走出院子。

    炼药需要丹炉,可丹炉的价格不菲,白小纯换不起,好在宗门内有专门给弟子炼药配备的炼药阁,只需花费一些不多的贡献点,就可以在里面炼药。

    炼药阁在香云山的东面,距离白小纯所在的地方并不是太远,此地平日里不像万药阁那样人山人海,较为安静,毕竟有资格炼药的人,即便是香云山上,也没有太多,且有不少都获得了属于自己的丹炉,也不需要来这里。

    缴纳了一定的贡献点,换取了在这炼药阁一个月的时间,白小纯走了进去,此地被分成了上百个单独的房间,每一个四周都有阵法封印,使炼药之人不会受到外界丝毫的打扰。

    拿着换来的木牌,白小纯走到序列十三的房间,目光一扫,这房间不大,四周空荡荡的,中间有一口丹炉,丹炉下似有火焰微微燃烧。

    盘膝坐下后,白小纯深吸口气,目光落在丹炉上,仔仔细细的观察一番,又看向下面的火焰,尝试有灵气一催,顿时火焰一下子强烈起来,整个房间内热度攀升,丹炉更是肉眼可间的微红。

    连续多次尝试,以白小纯能凝聚出紫气化鼎的境界,很快他就对控制火的力度,熟悉起来,觉得可以灵活操控火焰后,他一拍储物袋,将草木取出。

    “长寿香对我现在来说非常重要,不可先去炼制,需要对炼药熟悉后,才可去炼,那么现在就拿补灵丹练手好了,此丹一阶,适合凝气五层以下。”白小纯有了决断,神色极为认真,脑海将补灵丹的药方再次回忆一下后,开始炼药。

    他取出补灵丹所需的一株药草,拿在眼前右手一挥,立刻这株药草的叶子全部落下,白小纯双眼凝重,体内灵气散出,形成一股大力狠狠一揉,顿时那些叶片被挤压在一起,挤出了九滴汁液,落在了丹炉中。

    碰的一声,丹炉内立刻升起阵阵青雾,白小纯的精神高度集中,在这雾气出现的刹那,双手飞快的将手中的药草茎脉剥离,一一扔入丹炉内,又不时的去控制火焰,使得丹炉内的雾气更多。

    但偏偏没有散开,而是凝聚在一起,不断地翻滚时,白小纯取出第二株药草,在手中催化,使得这株药草立刻开花,取下花瓣扔进丹炉。

    时间流逝,白小纯全身心的投入进去,不断地拿出药草,直至放下了八种后,他目中露出明亮的光芒,盯着丹炉,操控地火缓缓改变温度,只是额头的汗水却在这精神的高度集中下,顺着脸颊滴落。

    一个时辰后,一声闷闷的轰鸣从丹炉内传出,与此同时焦黑的雾气扩散,虽然很快就被这房间内的阵法吸走,可白小纯依旧被呛得咳嗽起来,面色难看的望着丹炉内的黑色残渣,皱起眉头。

    “失败了……”白小纯坐下后拄着下巴,目中露出思索,仔细的回忆炼药的所有细节,没有继续炼丹,他的性格谨慎,所以无论是在背诵草木还是炼药,都追求最大的保险。

    这一想就是三天,三天后他在脑后里将首次炼药的过程回忆了至少上千遍,找出了不下五十多处问题,这才深吸口气,略作休息,再次开炉。

    真正炼丹的时间实际上不长,两个时辰后,丹炉再次轰鸣,依旧有雾气散开,炉内的残渣再次出现。

    白小纯性格中执着劲上来了,他捞出那些残渣仔细的研究后,结合脑海中炼制炼药的过程,又研究药方,研究草木,这一次竟研究了十天的时间,才红着眼,开了第三炉。

    只是这第三炉,在开始的过程中都很平稳,可就在要成丹的瞬间,再次碎裂,轰鸣闷闷回荡时,白小纯跳了起来,死死的盯着丹炉的残渣,沉默了很久很久,坐在一旁闭上眼,再次沉思。

    这一次,他思索了差不多半个月,直至在这药方的时间快要结束时,才睁开眼,咬牙之下,开了第四炉。

    最终,在炼丹房的时间截止时,这一炉依旧失败了。

    这一幕若是被其他药徒看到,定会觉得不可思议,一个月的时间,换了其他人,至少可以炼出数十炉,无论如何,也都可以炼出成果。

    哪怕只炼成一粒,也都是收获。

    因为在几乎所有人看去,炼药的确是非常非常难,不然的话也不可能真正的药师,整个东林洲就两位而已。

    即便是药徒,也并非特别多,且往往大都一生没有希望进阶成为药师。

    可实际上,造成这一切的主要原因,就是……没有那么的资源去让一个人药徒成长,若是资源足够,在不断地尝试下,不说必然可以成为药师,可至少几率会大了太多太多。

    所以,炼药的成功几率,在所有人看来,想要提高的办法只有一个,那就是不断地练习,增加熟练度!

    而众人所追求的,也都是这种熟练度。

    只有达到了足够的熟练,便可以使自身成功的把握增加,故而对于炼药失败,药徒都觉得是正常的事情,总结教训后,再次炼制,会慢慢的提高,尤其是这种寻常的丹药,材料又不贵,正是勤加练习的时候。

    可白小纯这里,虽然路子是与所有人一样,可在速度上却慢了太多太多,每一次失败,他都是用无数倍炼丹的时间去不断的分析,不断地推演。

    这与他的性格有关,他性格谨慎,更是心细,这种心细在他学习草木时只体现了一部分,可在接触炼药后,却是无限的放大,占据了最主要的心态。

    因为心细,所以他失败后察觉出的问题比别人多,甚至不是多的一星半点,因为他想的多,看的细,哪怕别人认为不是问题的地方,在他看去,却觉得不对劲。

    又因为谨慎,所以哪怕一个细微的问题,他都必须要攻克后才可以去继续炼丹,所以,他思考的时间,才会是炼丹的无数倍。

    一个月时间结束,白小纯披头散发,脸上都是黑灰,疲惫的走出炼药阁,回到院子后他沉默了很久,脑海里不断地回忆。

    “还有九处地方有问题,这九处只有都解决了,才可以继续炼药。”白小纯咬牙,坐在院子里闭目思索,脑海里不断地分析,时而还拿出药草入微观察。

    直至半个月后,他猛地冲出,再次花费贡献点进入炼药阁内。

    第五次……失败!

    他用了七天去分析原因,找出问题,解决问题,再次炼制。

    第六次……失败!

    白小纯眼睛通红,耗费了二十天的时间,终于觉得再没有问题了,开了第七炉。

    一个时辰过去,轰鸣没有出现,却又丹香扑面而来,白小纯振奋,看着丹炉内的两枚青色的丹药,他深吸口气,这是第七次,他成功了!

    随后再次炼制,第八次……成功,出丹三枚!

    第九次……成功,出丹五枚!

    第十次……依旧成功,只是,这第十次出现的丹,只有一枚,且颜色不是青,而是黑色,没有任何香气散出,甚至闻起来,还有一股怪味……

    在白小纯诧异时,整个炼丹阁内,顿时有了躁动。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