轻小说 目录 A-AA+

             

第三十八章 紫气化鼎

    白小纯神色兴奋,起身活动了一下身体,又操控小木剑在这院子里来回飞舞,时而快速呼啸远去,时而又骤然停顿,蕴有千钧。

    整个木剑,在这院子里变化莫测,很快就形成了阵阵剑气四散,仿佛凭空的掀起了大风,让白小纯这里更为激动。

    片刻后,他右手一甩,小木剑刹那消失,回到了他的手心内,看起来五颜六色很是不起眼,可实际上,这把被炼灵三次的小木剑,已从本质上出现了不同的变化。

    “举重若轻与举轻若重如都能掌握,那么相互结合之下,就可以凝聚出……紫气驭鼎功内,唯一的一个神通之法!”白小纯深吸口气,目中露出期待。

    “紫气化鼎!”白小纯收了木剑,闭上眼站在院子里,许久之后,他右手突然抬起,向着半空一指,立刻在他前方半空中,原本看不到的体内灵气,竟闪动光芒出现,仔细一看,灵气如丝,正飞快的勾勒出一个鼎的样子。

    似有某种神秘的力量引导,使得这尊鼎,快速的成型。

    与此同时,阵阵惊人的威压,也赫然从这鼎上扩散出来,灵压之大,竟比之前飞剑时,还要强悍。

    而白小纯这里,面色也飞快的苍白,体内的灵气正急速的消耗,直至耗费了近乎八成,那尊鼎才彻底成型,在半空中散发出更为强烈的灵压,随着白小纯向前一指,此鼎猛地冲出,狠狠一砸。

    碰触地面的刹那,鼎先碎,可有大量灵气扩散爆发。

    轰鸣之声更为强烈,甚至传遍四周,方圆百丈内的地面,立刻出现了咔咔声,竟有一道道裂缝瞬间出现。

    好在这香云山有阵法守护,那些裂缝很快就恢复消失,可这震动之力,依旧让不少外门弟子听到,纷纷诧异。

    白小纯倒吸口气,他也没想到这紫气化鼎,居然如此强悍,这一击,甚至给他一种哪怕自己都无法对抗之感。

    “紫气化鼎,不愧是紫气驭鼎功内,唯一的神通,且需举重若轻与举轻若重都明悟后,才可施展。”白小纯双眼露出明亮的光芒,但很快就皱起眉头,此神通虽强悍,可消耗实在太大了。

    白小纯不知道,实际上他只是消耗了八成,这还是因为他的灵力精纯,若是换了其他弟子,即便也明悟了这个神通,但凝气八层以前,极难施展,体内灵气会被消耗一空,唯有到了凝气九层之后才可真正展开,不过也有不小的消耗。

    “紫气驭鼎功内对这神通有介绍,分为上中下三品,此刻我所凝聚出的鼎,只是下品而已,若到了中品,可凝聚两尊鼎,到了上品,不但鼎会出现三尊,而且还可以融合在一起,形成一个大鼎!”白小纯若有所思,盘膝坐下后开始吐纳,当明月高挂时,他睁开眼,目中露出灵芒,体内修为已回复的差不多。

    “这一式神通,可以作为我的杀手锏了,这样的话,那些周心琪的倾慕者若是惹急了我,我就砸他们一下。”白小纯刚刚觉得放心,但却想到了那位钱姓内门弟子,眉头再次皱起。

    “能成为内门,至少也是凝气八层以上……”白小纯顿时觉得不放心,沉思时看了看自己的皮肤,双眼一闪,起身向前走出几步,速度飞快,右手抬起拇指与食指黑芒闪耀,向旁刹那一扣。

    虚空传来咔咔之声,甚至隐隐有爆裂之感,白小纯这一捏之力,仿佛无坚不摧,他看向自己的两指,迟疑了一下,但很快就平静下来。

    “这是杀招……保命用的。”白小纯沉吟少倾,觉得这种保命的杀招,威力越大越好,只是对于不死长生功,白小纯是真的怕了。

    他之前不死铁皮成了后,也尝试继续修行不死长生功,可只要一修炼,那种饥饿的感觉就再一次出现。

    而这灵溪宗南岸,灵尾鸡只剩下了鸡崽,实在没吃的了,单单依靠平日里的灵食,白小纯很肯定,自己一定会被饿死。

    他也满山都找过其他可以吃的灵兽,可自从偷鸡狂魔名声大噪之后,南岸三山本就不多的饲养灵兽的几处区域,已防护的极为严密。

    白小纯也发愁啊,此刻又想起这个问题,顿时愁眉苦脸,正琢磨着有什么办法解决饥饿的问题时,忽然想到了当初的那枚延年益寿丹。

    “对啊……”白小纯眼睛一亮,灵药有很多种,不仅仅增加修为,还有的可以补充元气,而白小纯经历了不死铁皮后,也已经发现,修炼不死长生功,实际上需要的就是元气。

    “我现在草木造诣大成,虽没有去晋升,可完全可以自己炼药了,且宗门内虽然成品灵药价格不菲,可在草木上却便宜很多。”白小纯越想越觉得这是个办法。

    “这样的话,我提前接触炼药,等之后去考核晋升时,把握也会大很多,日后炼制出筑基丹也会更轻松。”白小纯立刻有了决断,拄着下巴目中露出思索,直至第二天清晨,他身体直接跃起。

    “炼药需要药方,这个也简单,不需要晋升药徒才可以得到,山下的坊市内,就有贩卖一些零散的药方。”白小纯摸了摸口袋,他到了香云山后,几乎没有花钱的地方,身为外门弟子每个月都可以拿到一些灵石,如今也攒了不少。

    对于这些身外物,他从来都不在意,此刻飞奔,顺着小路下了香云山。

    从来到香云山后,白小纯这还是第二次下山,当年第一次下山是去买药草换丹药,此刻他几乎刚刚离开香云山,立刻在青峰山上,就有两道身影直奔一处院子。

    “陈师兄在不在!”

    “陈师兄,白小纯下山了!”这两道身影都很强壮,修为不俗,都是凝气四层,此刻二人目中有兴奋,进入这院子里,一眼就看到了盘膝坐在院子内的一个大汉。

    这大汉身体更为魁梧,虎背熊腰,闻言双目开阖,有一抹精芒闪过。

    “白小纯?他终于下山了么!”大汉狞笑,身体蓦然站起,整个人如一座小山,气势不俗,更有凝气五层的修为之力,化作灵压散开。

    他正是当年监事房的陈飞。

    当年三人在监事房好好的,在那里几乎要什么有什么,不但有杂役伺候,更是克扣之下,还有灵石补充,却没成想被白小纯等人强行推上了山,成为了外门弟子,这两年的苦日子,让他们对于白小纯等人恨之入骨。

    可觉得张大胖不好惹,黑三胖更是难缠,唯有这白小纯,虽当初实力不俗,可总体感觉是最弱的,本打算找个机会报仇,但一来白小纯几乎从不出宗门,二来在这宗门内,陈飞虽然有些来头,可却不敢触犯门规。

    毕竟他最大的来头,也就是一个内门弟子的表哥而已,且平日里对他也不太搭理,在杂役时照顾,已是极限。

    故而始终都在等待白小纯外出之时,这一等就是快两年,如今终于等待,且陈飞很有自信,他修为头段日子突破到了凝气五层,也打探了一下白小纯那里的修为,知晓了对方小比虽是第一,可却是取巧胜出。

    “当年被他的举重若轻唬住,还真以为他明悟了举重若轻,哼,逼得我等成为外门弟子,这口气,此番要狠狠地吐出!”陈飞眼中露出厉色,他倒没打算击杀白小纯,可却打定主意,要让对方骨断筋伤,至少躺一年才可。

    而这种事情,宗门虽还是会追究,可一不是当场抓住,二没有出现死亡,三他陈飞也有来头,就可以大事化小,小事化了。

    “技不如人,怨不得我等!”陈飞身体一晃,直奔山下,他身后二人也跟随,三人很快下了山,找到了一处从坊市归来的必经之路,在这里等待起来。

    坊市不大,白小纯在这坊市内没用多久,便找到了两张一阶散方,一个是补充灵气,一个是滋养元气,这种滋养元气类的药方,高阶的罕见,可低阶的却有不少,大都是给凡人服用,强身健体。

    对于别人来说没用,可白小纯却如获珍宝,他有龟纹锅,寻常的丹药炼灵三次后,效果立刻不同。

    又用余下的灵石买了多份炼制灵药的草药后,白小纯美滋滋的一拍储物袋,哼着小曲离开了坊市,走在回宗门的山间小路上,脑海里幻想自己炼药有成的一幕幕,更为开心。

    可就在他在这山间小路走了没多久,忽然神色一动,脚步蓦然停了下来,凝气六层之后,他的感觉敏锐了很多,立刻就察觉出前方有三个人的呼吸,这三人藏在草木内,在看到自己时,心跳略加快了一些。

    眼看白小纯停顿,陈飞三人身影蓦然冲出,站在了白小纯的身前。

    “白小纯,当年的恩怨,今天也该了断了!”陈飞盯着白小纯,内心笃定,狞笑开口,他身后二人一样狞笑,快速散开,形包围之势。

    --------------

    求推荐票!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