轻小说 目录 A-AA+

             

第三十六章 小乌龟称霸!

    白小纯对于筑基的渴望,被许宝财的话掀起后,在之后的几天,他陆续的去了藏经阁好多次,甚至还去了神武殿。

    神武殿内,专门讲述了修真界内很多的常识,对于筑基也有较为详细的描述,当看到里面所写,的确与许宝财所说的差不多后,白小纯顿时燃了。

    他觉得,只要能筑基,那么自己的长生之路,将会迈出一大步。

    尤其是当他了解到,筑基居然有三种方式,且增加的寿元都不一样后,更为激动,随着他不断地钻研,数日后,他终于对于筑基,有了清晰的明悟。

    “天地人,三种筑基……”

    “人道筑基,需服用筑基丹,几率不大,若能成功,顿增百年寿元。”

    “地道筑基,融入地脉之气,成就惊天之力,几率更小,可一旦成功,增加二百年寿元!”

    “最后就是传说中的……天道筑基,罕见至极,可遇不可求,但一旦有此机缘筑基成功,则增五百年寿元!”白小纯仔细的研究,觉得天道筑基缥缈不可求,而地道筑基需要在特定的地方才会有地脉之气。

    那么摆在他面前最简单的,就是人道筑基,此法需要筑基丹。

    “我现在就要对未来规划了,需要作完全的准备,稳妥打算,筑基丹必须要有……”白小纯深吸口气,放下玉简,目中露出光芒。

    “筑基丹价值昂贵,而且为了以防万一,我需要多准备一些筑基丹,那么……最好的方法,自然就是自己能炼制!”白小纯眼中光芒一闪,他本就是立志要成为炼制出长生不老丹的伟大药师,此刻对于自己的这份理想,更为执着。

    “药童,药徒,药师……我现在就是药童,想要成为药徒,去真正炼丹,需要去晋升考核……考核需要至少掌握草木五篇,可这样不稳妥,我要把灵兽五篇也都了如指掌,就稳妥了。”白小纯眼中露出坚定,拿出草木第三篇的玉简,仔细的看了一遍后,确定都牢牢记住,立刻起身冲了出去。

    但很快就又跑了回来,在院子里沉思片刻,拿出不少衣物,把自己乔装打扮一番,这才放下心来,快速走出。

    “那些周心琪的倾慕者太可怕了,对外传出声音,要将我大卸八块……害的我不得不低调。”白小纯内心不忿。

    “哼,等我以后筑基了,一定要万众瞩目下,告诉所有人,我白小纯就是龟爷,到时候看谁敢来卸我!”白小纯衡量了一下那些自己与周心琪的那些倾慕者之间的差距,发下誓言。

    万药阁,一向都是人山人海,不但香云山的外门弟子在这里,青峰山与紫鼎山中,对于草木知识有所渴求的弟子,也会来到这里。

    此刻白小纯钻入人群内,趁着四周人没注意,走进了草木第三篇石碑下的木屋中,片刻后他推开门,快走几步融入人群内。

    有心立刻离去,可还是忍不住翘首等待,没多久,惊呼之声传出,此地所有人都看到了草木第三篇的石碑上,一个小乌龟的图案,骑在宝瓶上面。

    白小纯暗自得意,没忍住,在众人惊呼时,也摆出诧异吃惊的模样,跟着吼了几声,可很快周心琪的那些倾慕者就出现了,一个个凶神恶煞的样子,让白小纯这里握紧了拳头。

    “就是这些人,害的我必须如此低调。”白小纯愤愤的瞪了那些人一眼,转身赶紧离去。

    之后的日子里,有关小乌龟再现的消息,传遍香云山的外门,人人议论,毕竟这一年来,小乌龟的图案,在那石碑上很是显眼。

    可就在这议论刚刚消散,一个月后的一天,万药阁的弟子突然看到,第四座石碑上,小乌龟居然又一次出现了,依旧是骑在宝瓶上面,成为了第一。

    哗然顿起!

    “就快要超越周心琪师姐,这小乌龟已是四碑第一!”

    “他是四碑,周心琪师姐是五碑,这小乌龟到底是谁……”人群内的白小纯,尖叫起来,心底暗自舒爽,眼看周心琪的那些倾慕者发狂而来,他干咳一声,带着不忿,低头隐藏。

    数日后,周心琪出现在了万药阁,望着那四座石碑,她的神色露出凝重,走入第十座石碑内,出来时,第十座石碑的第一,已被她占据。

    到了这个时候,香云山的所有外门弟子,都在关注万药阁了,周心琪六碑,小乌龟四碑……

    他们都在猜测,那小乌龟是否下个月会再次出现,拿下第五碑,与周心琪并驾齐驱。

    甚至这些外门弟子都开始了下注,去赌小乌龟能不能五碑第一,即便是香云山的那些长老,也都留意此事。

    白小纯也发了狠劲,每拿下一个第一,换取了玉简后,他都没日没夜的去研究,再加上他恨那些周心琪的倾慕者,所以每个月去万药阁拿下第一后,都会在人群里尖叫一番,抒发自己对小乌龟的崇拜之意。

    渐渐地,他在人群内都认识了不少一样对小乌龟崇拜之人,当然这里面也有他的功劳,他几乎是不放过任何一个去宣传小乌龟的机会,如侯小妹那里,此刻对于小乌龟已是崇拜到了极致。

    终于在一个月后,风和日丽的一天,第五座石碑的宝瓶,蓦然一闪,竟落下了一位,在宝瓶的上面,那只小乌再次出现。

    这一刻,香云山的外门弟子轰动,无数人赶来观望,甚至彼此之间在之后的日子里,所谈论的也大都是这小乌龟。

    “这小乌龟必定是草木造诣到了无法形容的程度,才可以如此惊人。”

    “厉害,这小乌龟与周师姐不相伯仲……”

    人群内,也不是没有人猜测对方是白小纯,甚至周心琪的那些倾慕者,在发狂之下,一切可疑的目标都不放过,自然也对白小纯这里重点关注。

    白小纯心底更为不忿,为了洗去嫌疑,只能唉声叹气的故作姿态,当着所有人的面,去了一趟第四石碑,在里面发呆片刻,发誓以后一定要让那些人好看,这才走出。

    多次之后,渐渐那些倾慕者又将怀疑的目标落向了其他人,毕竟这种事情,没有证据,真的很难找出答案。

    可狠言却数次放出,告诉所有人,这一次若找到那小乌龟,不是大卸八块的问题了,是准备大卸八十块!

    白小纯知道后,想了一下自己被卸成八十块的样子,哆嗦了一下,可咬了咬牙,狠劲又上来了。

    “你们不是不高兴么,你们越不高兴,我就越是要这个第一!”白小纯咬牙,与对方隔空,直接以这种方式干了起来。

    一个月后,第六座石碑,小乌龟第一!

    又一个月,第七座石碑,小乌龟再次第一!

    七碑全部第一的瞬间,整个万药阁四周,爆发出了强烈的欢呼之声。

    “七碑第一,小乌龟加油,开创一个周师姐都没有达到的十碑第一!”

    “哈哈,我看好这只小乌龟,他一定能成!”

    在这无数人欢呼时,四周有十多个青年,面色阴沉,尤其是里面有几个内门弟子,更是目光阴冷,其中一人,脸上有不少麻子,穿着内门弟子的长衫,他的目光最是凌厉。

    “诸位师弟,若有人知晓这小乌龟是谁,告知钱某,钱某承诺一个人情!”这麻脸青年,忽然开口,声音带着某种震动,一下子把所有人都压了下去。

    不少人立刻看向这麻脸青年,认出了他的身份,连忙避开眼神,可还有不少,虽露出愤怒,只是却不敢多言。

    “是加入执法堂的内门弟子钱大金,钱师兄……”

    “听说此人对周师姐以及杜凌菲,都在追求……”

    白小纯也在人群内,目睹这一幕后,与身边人一起,一脸义愤填膺的怒视那位麻脸青年,直至回到了院子,白小纯一想起对方,就心中来气。

    “反正你也找不到我,我偏偏要和你斗一斗!”白小纯抬起下巴,灵兽五篇,他在研究时更是执着,随着了解那些灵兽体内可以炼制灵药的材料,他的草木造诣,精进了不少。

    尤其是相互结合后,触类旁通,白小纯的草木造诣,与日俱增。

    一个月后,第八座石碑,小乌龟的图案代替宝瓶,成为第一!

    随后又一个月,第九座石碑,小乌龟再次第一!

    至此,九碑第一!

    此事让万药阁的外门弟子,全部都沸腾起来,纷纷振奋,渐渐呼唤小乌龟去十碑第一的声音,越来越多。

    即便是周心琪的那些倾慕者,也都无法阻止,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小乌龟的声望,被掀起到了超越周心琪的高度。

    终于在最后一个月,白小纯于晌午时,万药阁弟子最多的时候,乔装打扮一番,神色内露出坚定,趁没人注意,排队等待片刻,悄然踏入第十座石碑下的木屋中。

    在踏入的刹那,白小纯盘膝坐在木屋内的碑文下,右手抬起,按在上面,脑海轰鸣间,出现在了熟悉的虚无里。

    他看着面前闪烁出的上百万的草木以及灵兽的残片,目中露出执着,双手瞬间飞舞,开始进行考核,刹那一株株完整的药草与灵兽材料,就被他组合出来。

    一千、五千、一万……

    三万,五万,八万……

    这是他所经历的所有考核中,最难的一次,渐渐他额头出了汗,双眼有了血丝,整个人如疯魔一样,忘记了一切,沉浸在这草木灵兽的组合上,甚至双手都刺痛,甚至大脑翻江倒海,可他依旧咬牙坚持。

    不知过去了多久,当这第十碑的考核结束的一瞬,白小纯右手微微颤抖,将最后一株药草拼凑出来,整个人如虚脱一样,眼前模糊,再次清晰时,已回到了木屋内。

    他呼吸急促,眼中却露出满足,擦去汗水,用力的握了一下拳头,目露振奋。

    ----------

    今晚,继续约!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