轻小说 目录 A-AA+

             

第四十六章 执法堂的任务!

    这令牌漆黑,唯独在中间的位置,有一个凸起的“法”字,使人看去时,不由得会升起一股肃杀之意。

    就在白小纯愣住的同时,一个冰冷的声音,蓦然间从这令牌内传出,回荡整个房间。

    “外门弟子白小纯,经执法堂查探,你入门数年,只完成一次种养灵植任务,触犯门规,故强征参与三天后外出任务,不得有误!”

    声音森冷,透出阵阵冰寒,似乎若白小纯敢拒绝,那么等待他的,将是执法堂的严酷责罚!

    “执法堂!”白小纯眼睛猛地瞪起,内心更是咯噔一声时,这令牌化作一道黑芒,消失无影。

    四周寂静,白小纯面色不断变化,取出自己的身份令牌后,发现在里面强行出现了一个自己要去完成的任务。

    他的确是疏忽了宗门内每年需要至少完成一次任务的事情,可这执法堂的令牌来的突然,白小纯无论怎么想,都觉得此事蹊跷。

    他沉默片刻,走出房间,离开了炼药阁后,直奔山顶。

    “此事不对劲,总感觉背后凉飕飕的……我上山多年,从来没主动找过掌座,此番要去拜见一下,问清到底怎么回事。”白小纯一路心事重重,可到了山顶后问了李青候的道童,却得知李青候在数月前外出,至今没回。

    白小纯内心叫苦,心里不安,转身离去时没有立刻回炼药阁,而是去找许宝财,毕竟对方百事通,白小纯琢磨着或许能从对方那里,得到一些线索。

    许宝财身为香云山外门弟子,居住的院子在山的另一面,白小纯一路疾驰,此刻黄昏,天色渐暗,一路上倒也没看到几个人影,很快就到了许宝财的院子外。

    这里不如白小纯的院子那般僻静,而是与七八个院子挨在一起,此刻夜色中,可以看到这些院子里都有烛火之光散出。

    白小纯低头,没有敲门,身体一晃直接飞跃进去,立刻就看到了许宝财正低头在一个小本上写着什么。

    “许宝财。”白小纯低声开口,他话语一出,许宝财被吓了一跳,猛地抬头看到白小纯后,才反应过来。

    “白师兄。”许宝财诧异,赶紧起身,让白小纯进了房间。

    “白师兄不是在炼药阁闭关么,怎么到我这里来了?”许宝财好奇的问道。

    “许宝财,你对执法堂了解多少?”白小纯立刻开口。

    “执法堂?分为南北两堂,各自有权监察所属区域的所有外门弟子与杂役,不过一般不会出面,除非是犯下了一些严重的门规。”许宝财觉得不对劲了,眼看白小纯面色阴沉,他连忙开口。

    “可一旦出面了,他们的权利极大,强行安排一些事情不说,对于叛逃宗门者,更可直接击杀,这么说吧,执法堂就是一把刀,一把悬在外门弟子头顶的刀,使得任何一个外门弟子,都不敢去触犯门规。”

    “一旦触犯门规,被执法堂盯上,不死也要被拔一层皮下来……”

    “不过执法堂虽权利不小,可限制也极多,只要不触犯门规,那么就没必要理会执法堂。”许宝财说的很详细,把他所了解的有关执法堂的消息,都告诉了白小纯。

    甚至说着说着,他还将自己听到的所有关于被执法堂盯上的弟子,最后的凄惨,也都告诉了白小纯。

    “五百年前,我灵溪宗出了一个叛徒,被执法堂追杀七天灭杀,身魂俱灭!”

    “三百年前,一位外门弟子犯下大过,执法堂给予机会,可却不知悔改毫不理会,结果被执法堂禀告宗门,被责罚在黑风口,整日受裂风撕割,至今还在受罚。”

    “一百年前,周山道叛乱,执法堂警告后对方依旧不知悔改,故而出动,灭杀周山道除凡人外所有修士,轰动四方。”

    白小纯越听面色越难看,内心不断地咯噔咯噔的。

    “你的意思是说,执法堂做事,一般先是警告,若不知悔改,就会严加处理?”

    “是啊,这就是对执法堂的限制之一,不然执法堂岂不是权利大的没边了。”许宝财看了白小纯一眼,心底隐隐猜到对方或许被执法堂盯上了,但此事太敏感,许宝财明哲保身,说些消息可以,但却不敢过多参与进去。

    只是最后,在白小纯临走时,许宝财迟疑了一下,想起白小纯的草木造诣,低声向白小纯说了一句话。

    “白师兄,你可知道青峰山的内门弟子……钱大金?他是陈飞的表兄,此人也是执法堂的成员之一。”

    一炷香后,白小纯离去,走在宗门的小路上,看着天空的明月,白小纯想着许宝财说的那些,与自己之前所了解的一一印证,确定属实后,长叹一声。

    “宗门内我没得罪谁啊,若真说有,陈飞算一个,再就是那些周心琪的倾慕者了……钱大金,钱大金!”白小纯咬了咬牙,回到了炼药阁后,盘膝坐在房间里,望着面前的丹炉,他面皮抽动了一下。

    “差不多明朗了,我没有完成每年的任务是一个诱因,这等事情,实际上若没人来查,算不得大事,毕竟不可能只有我一个人没完成,那钱大金身为执法堂一员,这是公报私仇!”白小纯沉默,半晌之后,眼中有了血丝。

    “我若去执行任务,此人必定会在途中有所行动,不然的话,不会费这么大的心思,可虽然如此,但毕竟是藏着的,他不敢让宗门知晓,总体来说,他是被动的。”

    “可若是我不理会,那么正中他下怀,他不在被动,而是可以凭着执法堂的身份,主动对我责罚!”

    思索许久,左也不是,右也不行,白小纯拿出身份令牌,仔细的研究了一下任务,很快的,就在里面看到了一个熟悉的名字。

    “侯云飞?”白小纯一愣,想起了自己刚刚成为外门弟子时,正是侯云飞带着自己详细的介绍了宗门,当看完后,他闭上眼沉思。

    这任务不难,侯云飞在数年前接下一个任务,外出执行,每个月都会固定向宗门传回信息,这是任何一个接下长期任务的弟子,都需要做的事情。

    可在两个月前,却失去了联系,没有信息传回。

    所以才有了这一次的任务,让三个外门弟子出动,去调查此事,可却没有一定要求必须找到全部线索。

    这种任务,在宗门里很常见,一般来说只是搜寻一下,调查一番,找到些线索就够了,回禀宗门后,宗门自会处理。

    况且一个外门弟子失踪,对于宗门而言,算不上太大的事情,可毕竟也是宗门弟子,所以对于失踪的事情,也需处理。

    这才有了此番的任务。

    白小纯沉吟片刻,衡量之后一咬牙。

    “这任务,去了!”白小纯呼吸急促,红着眼,立刻炼丹,他要在外出执行任务时,让自己的不死铁皮大成。

    两天后,白小纯全身轰鸣,震动时他全身的皮肤,在这一刹那漆黑一片,那黑色的皮肤很快就恢复如常,可仔细去看时,隐隐能看到有一丝红,在皮肤上一闪而逝。

    “黑为铁,红为铜!”

    白小纯按了一下自己的皮肤,竟传出阵阵金铁之声,起身一晃,速度之快更超从前。

    又尝试了一下力量,最后他身体瞬间一跃,拇指与食指狠狠一捏,碎候锁展开,虚无传出的不再是咔咔声,而是闷闷的轰鸣之音,虽然不大,可白小纯明显感受到了自己的碎候锁,威力比曾经大了何止一倍。

    “不死铁皮,大成!”白小纯振奋,对于外出任务的事情,把握更大了一些。

    “可惜我如今只能炼适合凝气五层以下的一阶灵药,即便是炼灵,服用的效果也不是很好。”白小纯站在房间里,觉得有些可惜,只是时间紧迫,他还无法炼出适合凝气八层以下的二阶灵药。

    所以在修为上进展不多,只是到了凝气六层大圆满。

    “明日清晨,就要外出了……”白小纯心底紧张,他拜入灵溪宗后,这还是首次真正意义上的外出,心里觉得没有安全感,于是将口袋里从陈飞那边获得的盾牌,也炼灵三次,甚至觉得还是不稳妥,他将小比时穿着的那几件皮衣,也都去炼灵。

    最后又想了想,连夜去找了张大胖,借来他的那口据说有地火阵法的大黑锅,可依旧还是不放心,但没别的办法了,白小纯愁眉苦脸,没有回炼药阁,坐在他的院子里,等待天亮。

    “钱大金,等我到了筑基,我一定让你好看!”白小纯越想越紧张,渐渐眼睛红了,他怕死啊,如今他已不是刚刚入宗门之人,对于修真界已经有了一定的了解。

    一夜胡思乱想……渐渐,天亮了。
上一篇